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万族至尊 > 正文
第34章 反劫
作者:紫云白沙  |  字数:3017  |  更新时间:2014-08-19 17:30:01 全文阅读

虽不清楚龙玄道人究竟什么修为,秦雀也知道比自己这个初入修真世界个把月的菜鸟要高不少,想试试与修士交手的感觉不假,但秦雀也没打算找死,之所以一直没动用神行符急急逃遁,便是这最后的底气所在,阴尸环中的两名尸兵。

在那山谷之中以及那空旷洞府之中,阴尸环便汲取了大量的煞气,第二天时候,两名尸兵终于恢复过来,沐浴在阴尸环浓郁煞气之中又修养了几天,虽然还比之前最厉害时候还要差些,但已经可以出来与人一战,至少秦雀相信对付龙玄道人这个花架子绰绰有余,若再不成,秦雀唯有动用神行符了。

没有让秦雀失望,尸兵刚刚露出身形,龙玄道人便惊呼出声。“啊?尸兵,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难怪,难怪。”

显然龙玄道人想起了之前秦雀应付煞气时候的情形,难不成不是因为心法,而是因为这两名尸兵?

秦雀可不管龙玄道人作何想,也没那么多废话,一个瞬间,早已明令阿大阿二朝龙玄道人扑了过去,同时挥动手中青乌剑狠狠朝双腿间那道金丝斩杀下去。

阿大阿二,加上劈开法术禁锢的秦雀祭起鱼骨钉寻觅机会偷袭,瞬息之间,情形反转,刚刚还自觉稳操胜券的龙玄道人当即便陷入了四面皆敌的境地,就连那柄法器短剑也顾不得催动,唯有仗着手中五符飞剑支撑。

阿大阿二两名尸兵身体比不得五符法器的锋锐,奈何两人是尸兵,浑然不惧受伤之苦,数息之后,龙玄道人便稳稳落到了下风。原本为秦雀准备的地方这会儿成了他的绝地,想要脱身必须先穿过一人两尸拦截才行。

龙玄道人眼看情形不妙,再没有先前的霸道,一边挥剑抵挡,一边大声呼喝:“秦雀道友,有话好说。”

秦雀手中不松,催动鱼骨钉再次袭杀过去,嘴里回一句:“龙玄道友,这会儿想到有话好说了?”

“哼,不要以为有两个尸兵就稳操胜券。若我拼着受伤,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发现秦雀也动了杀心,龙玄道人神色一厉狠狠说道。

“那就试试看。”如今不是与猛兽搏杀,秦雀依旧是依着以往的经验来行事,如此胶着时候,争的是一股气势,就算对手要讨饶,也要让他气势全无之后再说。

龙玄道人垮的比秦雀想的还要快,一剑劈断阿二新近长好没多久的右臂,发现尸兵全无感觉,继续冲自己撕咬过来,当即便软了下去:“秦雀道友,是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你究竟要如何,划出道来就是。”

按着秦雀以往的行事风格,如此时候自然是一劳永逸永绝后患才对,只是如今面对的是一名修士,情形不能与猛兽相提并论,听到龙玄道人服软的话语,秦雀手中法器不停,嘴里已经提出了条件:“你手中的飞剑……”

“不成,要飞剑那我就只能拼命了。”

“着什么急,我说的是,你的飞剑我不要,但那柄短剑,以及你从胡不二那里得来的聚元丹,还有你腰间那只葫芦留?”

“什么,小子,你不要欺人太甚?难道真以为不敢拼命?”

秦雀话音未落,龙玄道人已经怒不可遏大吼出声。

秦雀撇撇嘴淡淡说道:“哼,你要拼命拼就是了,难道我两名尸兵还怕你与你拼命不成,两名尸兵换一件五符法器,怎么算也不吃亏。”

“你,你……”饶是龙玄道人一向自认擅长斗嘴,这会儿也被秦雀话语噎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口舌之争中,双方手上都没停半分,龙玄道人一个分神又被尸兵阿二击中一次肩胛骨,还顺手扯掉一块衣袍,再顾不得坚持了,连连说道:“好,我答应你,赶紧将这两个尸兵收起。”

秦雀摇摇头:“我信不过你,将东西扔出来再说。”

龙玄道人气急,呼喝一声:“你?”顿了一顿,旋即黯然说道:“终日打雁今儿反被雁啄了眼,罢了,给你就是。”

说话间,伸手从怀中掏出两个瓷瓶甩了出去,紧接着又将腰间青葫芦和那柄短剑也通通扔了出去:“可满意了?”

“呵呵,道友客气,不过还得请道友稍待片刻。”秦雀收手纵身一跃,俯身将被龙玄道人甩出去好远的短剑抄起,又回身回去将聚元丹和那只青葫芦通通拿在手中,这才动念让两名尸兵也收住了手闪开了通路。

眼看自己小小算计又被秦雀识破,龙玄道人眼中满是恨恨目光,只是看了看护在秦雀身侧的两名尸兵,跺了跺脚跃身出去,远远飘来一句狠话:“小子,下次让我再碰到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确认手中短剑再没有半点蠢蠢欲动的感觉,知道龙玄道人真的远去之后,秦雀撇撇嘴,暗道一声:“下次遇见你,还不定谁杀谁。”

走了几步找个平坦地方就地盘坐下去,也没让阿大阿二回去阴尸环,让他们自己身旁站定警戒四周,秦雀直接催动真元祭炼起刚刚得来的短剑。

这可不比白咎师兄送给自己的鱼骨钉,早就将其中印记抹了去,如今里面龙玄道人印记尚在,若是被他觑到机会再偷回去,那可就冤枉大了。

片刻之后,秦雀脸上显出几分笑意:“这枯叶子颜色的短剑居然还是一件二符法器?”

这边秦雀不知道自己刚刚催动真元,数十里之外龙玄道人便一阵咬牙切齿,不过即便知道,秦雀也不会有半点迟疑。

抹掉龙玄道人印记之后,秦雀没急着再去祭炼直接收归己有,虽说枯叶子短剑比鱼骨钉威能强了不少,正好现在正面厮杀使用,但有了四符的青乌剑,秦雀早已不像离开宗门时候那样随便看着一件法器就两眼冒光了。

伸手拿起葫芦,秦雀微微一顿,先前握在手中都没有觉察到波动,不想这只葫芦也是一件法器。

秦雀再次催动真元进入青葫芦中,才发现这件仅有一道符文的法器之中根本没有龙玄道人的印记,根本就是一件无主之物,一符的法器容易祭炼,不大功夫后,这只葫芦已经打上秦雀的印记。

祭炼之后,秦雀才发现小小葫芦之中另有乾坤,其中居然被分割成了两份,而且其中空间比自己眼睛看起来要大了不少,一份空间之中是空的,另一份之中却装着些液体。

“原来还可以这样搞,这倒是个妙东西。”

暗叹一声,秦雀伸手将葫芦塞子拔开,一股浓浓酒香瞬时飘进秦雀鼻孔,原来半边葫芦里装着的是美酒。

想起初次见面时候,自己那位猥琐师兄便是从一群猴子那里偷酒喝,这倒正好,出来一趟,正好给他带些礼物回去,这酒闻起来不错,不知道味道如何。

倒出来抿了一小口,一股舒爽直冲肺腑之中,秦雀又是一愣,酒是美酒不假,醇厚绵甜,就算秦雀以往甚少饮酒,也能分辨出这酒比自家叔伯平常喝的苞谷酒要好上百倍,若仅仅是好酒也就罢了,让秦雀吃惊的是这酒中居然还蕴藏了浓郁天地灵气,自己先前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这些天地灵气已经彻底融入美酒之中,论起来,这样的美酒已经可以称之为灵酒了。

秦雀将葫芦盖好挂在腰间,就地催动起青木句神诀,这些灵酒蕴含的天地灵气没聚元丹那么精粹,更比不得木灵精,秦雀这会儿修炼也不为冲击那尚未贯通的十八条经脉,只为补充自己刚刚与龙玄道人争斗还有刚刚祭炼两样法器时候耗去的真元,正好。

半个时辰之后,感受到灵酒蕴藏的天地灵气彻底被自己炼化,丹田经脉之中已经恢复充沛的真元流淌,秦雀收住了功法,神念一动让两名尸兵回到阴尸环中继续修养,随即自己也站起身返身出了这处绝地山谷。

或许是被秦雀与尸兵打怕了,又或者因为越来接近禾山宗山门,一路没有再遇到龙玄道人,数天之后,秦雀再次回到了那道山岭悬崖边上。

伸手掏出自己身份玉符微微催动真元,随即一步跨入悬崖,进入护山大阵之中。

刚刚踏入大阵,还没来得及选择自己要去的方向,忽然传讯玉符传来波动,不是一道波动,短短数息间,足足十几道。

“嗯?我什么时候这么红了?”

秦雀嘀咕一声掏出玉符,催动真元进入其中,师兄传来一道消息让自己回来去见他就够奇怪了,更奇怪的是后面这十几道自己通通都不认识的同门,传来的消息居然都一模一样。

收起玉符,秦雀脸上满是讶异之色:“怎么有这么多人想要挑战我?”

耽搁了这么多天,早就对赢东方翼不抱希望,如今又有白咎师兄的传讯,摇摇头想不通究竟的秦雀更不急着去东来峰交还任务了,摸了摸一直挂在腰间的灰蝙蝠,秦雀迈开步子径自朝着青谷方向的通路走了进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