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万族至尊 > 正文
第25章 邪物现
作者:紫云白沙  |  字数:3012  |  更新时间:2014-08-15 11:30:01 全文阅读

按着陈家庄众人之前总结出来的规律,秦雀来的那一两天那东西又该出来祸害了,不想如今一连四天过去了,那东西没有丝毫动静。

虽说没有抓到处理掉,陈家庄子众人对一直守在场院大群牲畜旁的秦雀却更信赖了几分,私下都在议论上仙人物果然有本事,往那里一坐,便可以镇压邪物鬼怪,让它们不敢造次。只是提及到一直没有出现的东西时候,又免不了一阵担忧,若是上仙离开后那东西再出来祸害,岂不还是麻烦?

秦雀心中同样有些着急,本想着将所有牲畜集中到一起,等那东西一出现,自己直接将它灭杀就算完成任务,不想如今却是拖在这里。

虽然无法证实,秦雀也能猜出那东西肯定是感觉到了危险,许多时候,动物有着比人更敏锐的直觉。这几天中,为了不让自己气息吓到那不知名邪物,秦雀晚间就没怎么修炼功法、修习法术,自己待的位置也越来越远,从场院中间牲畜旁边一路退到如今憨牛房子后房檐下,想退也没地方可退了,但那东西还是不出现。

一时间,秦雀也没更好的办法,想着再等两天还没动静的话是不是该四处转转主动去寻探一番。

看着远处安静吃草的一众牲畜,没有哪一只有半点惊慌之意,秦雀心中不由想起了比斗之事。

算算时间来回不过十几不到二十天,就算赶不到东方翼前面,也肯定就在伯仲之间,谁曾想这里会是这样的情形,想必东方翼如今早该猎杀了犵狼兽踏上归程了吧。

无论实力差距多么明显,与人比斗输掉都不会有什么好感觉,想起东方翼到时候不定如何张扬,秦雀暗暗骂了几声。

暗骂的秦雀却没有想到,此刻远在千里之外的东方翼并没有他想的那样已经踏上返程,而是和他一样郁闷不已。

一片乱石滩中,一只二品妖兽犵狼兽尸体还在冒血,东方翼站在妖兽尸体旁边,眼中没有半点欣喜,反倒在喝骂不已:“靠,怎么会这样,还得再去找一只?”

自从青离刺经由林晓寒师兄出手,从原本的三符法器晋升到了五符,威能大大提高之后,东方翼手中就没松开过这件宝贝,离开宗门后更是时时摆弄,一路上不知多少躲闪不及的鸟兽被青离刺斩杀。

催动纯熟之后,东方翼对自己的任务半点都不放在心上,不要说二品妖兽犵狼兽,就算再强点的三品妖兽,凭着青离刺东方翼都有信心去会上一会。

结果也如他所愿,依着任务线索找到了犵狼兽后,轻轻松松便将之斩杀,只是最后时候,出了一丝小小偏差,欣喜之中的东方翼耍帅的一个花招,正好迎上了临死反扑的犵狼兽独角。

东方翼得到的任务需要猎杀一只犵狼兽,但猎杀犵狼兽并不是他的任务目标,确切的讲,东方翼需要的是一只成熟犵狼兽的独角。

如今东方翼顺利斩杀了一只犵狼兽,但额头上那只独角被青离刺斩断成两截。也就是青离刺这样的五符法器,再弱点的法器恐怕还难得能将犵狼兽身上最硬的独角生生斩断。

成也青离刺,败也青离刺,东方翼心中无限怒气却不知道该往哪里发,只能在这里冲着天地怒骂不已。不仅仅是因为一只犵狼兽独角,更重要的是那一场原本必胜的比斗。

呼喝几声后,满腹郁闷的东方翼迈开步子,继续寻找另一只犵狼兽去了,嘴里还不停低声喝骂,隐约能听到‘秦雀’‘倒霉’什么的词语传来。

盘坐在陈家庄的秦雀自然听不到东方翼的低声喝骂,就算知道了也不会生气,说不定还会哈哈大笑几声庆祝一番。

这会儿的秦雀依旧守在憨牛家后房檐下。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忽然一阵脚步声响起,无需回头,秦雀也知道是憨牛过来了。

“上仙大人,您的酒菜。”憨牛捧着托盘送来了秦雀的晚餐,只是走到跟前,却又没有将托盘放下来。

“憨牛?”

“上仙大人,这点东西实在有些寒酸,让外人知道了,会说我们陈家庄不懂规矩的。”

难怪憨牛有些臊得慌,托盘里简简单单两荤一素,外加一瓶土酿的苞谷酒,这已经是今天三顿饭里面最丰盛的一顿了,寻常待客也不会这么,何况款待的是一名上仙大人。

“跟你们说了,修士没这个讲究,吃饱就足够了,再像头两天那样烹牛宰羊,那东西没抓到,我反倒成了祸害了。”

头两天为了招待秦雀,陈家庄子众人可没少忙活,开始两顿秦雀生气,他们还当是上仙客气,直到第二天秦雀发怒说再下去自己就不管这破事儿了,众人才知道上仙似乎真心觉得浪费。饶是如此,昨天简单准备了早午两餐后,到了晚餐还是准备了四盘四碗八个大菜,不想又被秦雀一阵斥责。今天这是头一天一天三顿顿顿清餐,依着秦雀心思,便是眼前这些也用不到,给自己准备几个大馒头足矣,不过也知道这已经到了众人极限,再简单几分,说不定那族长老头真的领着族人都跪在自己面前了。

秦雀自然不是矫情,原本几个月前还是和众人一样的山中少年,对于饭食本就没有什么讲究,秦雀更知道庄子里人的辛苦,如今陈家庄子接连死了十几头牲畜,至少要一两年才能缓过来,再因为自己宰杀两头牛,那自己就真成了祸害了。

秦雀这么想,憨牛可不敢应承,连忙摇头道:“上仙可不敢这么说。”

看到憨牛紧张神情,秦雀摆摆手:“行了,憨牛,赶紧将东西放下,你打算让我饿肚子不成?”

“诶。”听到秦雀催促,憨牛终于将托盘放了下来。

几天来一直陪着侍奉左右,憨牛没了开始的拘谨,看着秦雀吃饭,按捺不住心中好奇:“上仙大人,您真的可以飞天遁地?”

“飞天遁地?呵呵,现在可不成,以后或许可以吧。”听到憨牛问话,秦雀笑笑答道。

“果真可以啊,那可真是神仙了。”听在憨牛耳中,却没了那个以后,能够凌空飞翔,那不是神仙又是什么:“幸好有上仙在,若不然这几天肯定又要死一两头牛马了。”

“杀不死它终究没什么用,不说我不能守在这里,这些牲畜也不能一直放在这里啊。”

秦雀摇摇头答道;“对了,憨牛,那天你一见面就说我是骗子,那骗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上仙可别提了,谁知道长的仙风道骨的家伙居然是个骗子啊。”听到秦雀问起那件事情,憨牛顿时就生气了,气呼呼的超秦雀说道:“那家伙来的时候显露了一手口喷烈火的本事,我们还当是上仙驾到,哪里想到他都是蒙人的,使了一个障眼法罢了,没抓到邪物不说,待了两天还将祖宗祠堂里的一盏油灯顺走了。不要再让我碰到他,再碰到他,我一定将他砸扁,扁扁的。”

“一盏油灯?”连续等待有些秦雀生出几分闲心,正要再问问究竟的时候,忽然牲口群里传出一阵骚动,一声嘶鸣声响起,一匹马随即倒了下去。

“不好,来了。”顾不得再和憨牛扯淡,秦雀脚下一蹬便跃了出去。

看着秦雀一跃落下时候已经在数丈之外,憨牛又一阵吃惊。

没有秦雀的命令,憨牛没敢凑到跟前去,只是远远看着那边,只看到秦雀身影在牲口群中窜上窜下,引得周围一群牛马更慌乱了几分。

盏茶功夫,憨牛只感觉眼前一晃,眨巴眨巴眼睛变看到秦雀站到了自己身前,憨牛欣喜问道:“上仙大人,好了?”

秦雀摇摇头反问一声:“憨牛,庄子西北是什么地方?”

听到秦雀问话,憨牛想了想才疑惑说道:“西北?哪里没什么东西啊,走不了十几里就是一道悬崖。”

秦雀闻言眼睛一亮:“悬崖?”

憨牛肯定的点点头:“对啊,除了成群的蝙蝠盘旋,那里没别的东西。”

秦雀微微思量,随即神色一喜,呼喝一声:“蝙蝠?哈哈,就是蝙蝠,憨牛,立刻带我去那道悬崖。”

憨牛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赶紧答道:“啊?好。”

应了一声,憨牛也不管收拾碗筷了,撒开脚丫便朝着庄子外面跑去。

十几里距离对于憨牛也算不得什么,不用说秦雀这个修士了。

小半个时辰不到,两人已经站在悬崖边上。

“上仙大人,就是这里了,你看还有些蝙蝠。”

“嗯,行了,憨牛,你回去吧。”

“那不行,我就守在这里等着上仙。”

“随你,记得不要出声引来什么东西。”

秦雀不再多言,手握鬼头刀纵身跃下悬崖。

看着秦雀将鬼头刀插入悬崖崖壁就那么直直滑了下去,憨牛差点惊呼出声,随即想起秦雀的上仙身份,才终于没有大吼起来。

(求各种支持,白沙拜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