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万族至尊 > 正文
第17章 初入宗门
作者:紫云白沙  |  字数:3014  |  更新时间:2014-08-11 11:30:01 全文阅读

这里就是宗门地?这里就是修真界?

心中暗自嘀咕一句,终于穿出迷雾,秦雀抬眼朝四周望出去,脸上一阵疑惑神色。

没有想象中的空中楼宇,也没有飞来飞去的高人,只看到不远处有两间茅草屋子,比秦家寨子自己家房子还要简陋几分,茅草屋子前面是几片园子,园子里长满了各式各样花草,一阵阵草木花香扑鼻而来。

再朝远处看,四周都是朦朦雾气笼着,透过雾气,依稀能看到一圈山岭环绕。

秦雀正想出声询问一二,却看到已经快走到茅草屋子旁边的白咎师兄正在招手:“秦雀,快些。”

小跑几步还没有追到跟前,茅草屋子那边先响起一声清亮声音:“白师兄?怎么就回来了,咦?这是猴儿酒的味道,你没有下山,而是去后山那群猴子那儿偷酒了?”

“嘘。”

“嘘什么嘘,你个死胖子,可真有你的,师叔再出来之前,可不要再找我替你打掩护了。”

“哈哈,不用你打掩护了。”

“嗯?”

“哈哈,秦雀,过来拜见你路丘师兄。”

寥寥几句话,秦雀已经明白,这两人不是一般的熟悉,听到白咎师兄话语,秦雀紧走几步,转个弯来到茅草屋前,便看到白咎对面的人,和胖子一样相仿的青色长衫,只是身形消瘦了不少,比起白咎那样一个胖子,要丰神俊朗的多。

“秦雀见过路师兄。”抱着礼多人不怪的想法,秦雀迈前一步躬身施礼。

没有回话,路丘只是摆摆手,上下打量了几眼便朝一旁的胖子白咎说道:“既然你已经回来了,我也就可以走了。”

“嗯,好。”

白咎应了一声,等了片刻,却看到路丘嘴里说着要走,脚下却没有动静:“路丘?”

“你个死胖子,猴儿酒难道就不分我点?”看着白咎装傻的神情,路丘怒了,喝骂出声。

看着路丘说话间递来一个葫芦,知道蒙混不过去,白咎一阵肉痛神色,磨蹭了半天才打开自己装酒葫芦,一边倒酒一边嘴里还念叨不停“说好是烧酒的,早知道我晚两天,再去趟山下镇子了,娘的,亏大了,亏大了,半天功夫不到,就要分我的猴儿酒,亏大了。”

一旁的路丘不理会白咎的啰嗦,问着扑鼻酒香,眉开眼笑:“亏什么亏,若不是我,你还不定什么时候才想起这回事来,等到师叔出关,啧啧,要你点酒算便宜你了,诶,再来点,再来点,你个死胖子,再给我倒点。”

若非先前见识了胖子的手段,后来又有那悬崖边上的修士布置,还有这里的天地灵气做不得假,秦雀都要以为自己碰到了骗子了。原本碰到白咎后,懵懵跟着他来到这里,秦雀心中还有些恍惚,自己就这么拜入了宗门?根本不用再冒险用那方牌子了?却没想到先后碰到两名修士都是如此不着调,先前白咎胖子的猥琐模样不提,眼前这位路丘也强不到哪儿去,看着两人为一葫芦酒争的面红耳赤,秦雀都忘了之前的不安,心中直摇头:“区区一葫芦酒而已,至于吗。修士就算不是仙人般高高在上,也不该为一葫芦酒便如此吧,这和自家叔伯有什么两样。”

等到路丘收起酒瓶兴高采烈走远,还捧着自己的葫芦叹息不止的白咎胖子,眼角忽然瞟到站在一旁的秦雀脸上一阵古怪神情,连忙将葫芦往怀中一揣,作出一副一本正经模样。

惹得秦雀心中又一阵摇头。

撇到秦雀神色,白咎瞪了一眼:“还不过来。”随即转身朝茅草屋窗下一副竹制桌椅走过去。

秦雀没说什么,一脸恭敬跟了上去。

“你应该贯通了两三条经脉?”

“回白师兄,两条。”

“不用这么拘束,我们这里没那么多规矩。”白咎点点头道:“能在世俗界贯通两条经脉,也算不错了,不知你修炼了什么心法?”

“心法?”秦雀微微一愣,随即将从秦俭长老那里得来的太上玄天化清真诀念了出来。至于为什么没有将青木句神诀说出来,自然是心里存着自己的心思,眼前这位装着一本正经的胖子虽然看起来为人不错,不像是什么恶人,但秦雀也没有初次见面便掏心掏肺的道理。

听了心法名号,白咎神情一变,等再听几句之后,脸上便显出恍然神色,等到秦雀将功诀念完,白咎就这剩下连连不屑摇头了,撇嘴道:“分明是普通的修炼法门,偏要起这么大的名头。不是心法的缘故,那就是另有机缘了,秦雀,你应该是因为吞服过什么天材地宝,或者得到过什么灵物才修炼出森森木意真元吧。”

“啊?”秦雀神色微微一变。

“呵呵,放心,我只是有些好奇,还不至于想要抢你的东西,若不想说就不用说了。拿着这个,这是宗门基础心法引气诀,比你修炼的那太上什么诀要强些,不打算该变心法也可以相互对照一下。”

听到白咎如此说,再感觉一下周围浓郁的天地灵气,秦雀倒有几分不好意思了:“白师兄明见,我确实得了件灵物。”

“行了行了,不用掏出来了,免得我眼馋,你自己收好就行。”看到秦雀动作,白咎摆摆手制止道。

秦雀听后,看白咎神情不似作伪,也就没有再坚持,心中对这位便宜师兄倒是多了几分好感。

“修炼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就好,唯有一个要求,尽快洗练出一条经脉来,然后开始修炼这门法术,等你能施展时候,我便可以为你申请成为内门弟子,到时候才是名正言顺的师兄弟。”

“内门?白师兄,这内门又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秦雀问话,白咎先是一愣,随即才想起眼前这位师弟是自己从后山外捡回来的,摇摇头后朝秦雀讲解了几句。

听了小半个时辰,秦雀这才知道自己似乎捡了个便宜。

正常来讲,所有初入宗门的弟子都该在一处叫做朝天坪的地方开始修炼,这些弟子有一个身份便是禾山外门弟子。

等到修为足够,通过了宗门考核,才可以到灵气更为浓郁精粹的三峰一谷修炼,这个时候身份也有所变化,是为禾山内门弟子。

内门弟子外门弟子一字之差,差的不仅仅是修炼地方,更重要的是因为身份带来的许多东西,比如可以修炼更高深精妙的功法,可以用更低的代价换取到宗门内各种丹药,法器等等,事实上,内门弟子才能算是真正的禾山弟子,外门弟子不过是储备而已,若觉得修炼无望,大可自行离去。

没有哪个外门弟子不想拜入内门的,但并非所有人都有这个机会,想要进入内门,除了勤加修炼,能够在十八岁洗脉大圆满或者二十五岁之前踏入通窍境后期之外,还有一条路子,那就是因为天赋异禀,被内门某位长老看中直接收归门下。

眼下的秦雀显然是属于第二种情况,虽然秦雀并不知道自己究竟哪一点被人所看重,只不过秦雀虽然身在三峰一谷之一的青谷修炼,却还算不上是正式内门弟子,因为看重他的不是某位长老,而是胖子白咎。

想要正式入门,还需要一个条件,就是能够依白咎所言,催发出一门名叫春风化雨的法术来。

知道了内门外门区别,秦雀岂有不愿意的道理,没有二话,便翻开了一本翻得有些破旧的薄薄册子——春风化雨术。

看着秦雀已经上了心,一旁的胖子白咎露出几分猥琐笑意,瞬息间似乎感觉自己这般神情有些不妥,旋即又一本正经说道:“秦雀,不要着急,修炼之事来不得半点虚,唯有夯实的基础……”

说道这里,白咎忽然一顿,两眼睁大一副不能置信神色,旁边的秦雀忽然一挥手,几丝水气瞬间显现,转瞬间,几滴莹莹翠色水滴凭空出现,滴落下去,每一滴之中都有丝丝轻灵气息,只是没过数息,原本已然凝聚的水气忽然散开,露出紧皱眉头的秦雀。

再熟悉不过的法术,白咎已然催发过千万遍,虽然眼前的秦雀施展起来还有些磕磕绊绊,聚成的雨云还不成形,但的的确确是春风化雨之术无疑。

“白师兄?”忽然看到白鹭胖子不顾形象张大嘴巴盯着自己,秦雀疑惑出声。

“哈哈,哈哈,好好好,秦雀,你等着。”

白咎猛的回过神来,留下几句话后便急急离去。

看着高人形象早已垮塌的白咎如此这般模样,秦雀又摇摇头,虽然白咎说得有些没头没脑,秦雀却能猜出十有八九是为自己的内门弟子身份去了。

无论事情是否如此,将这门法术更纯熟都不会错,刚刚那次施法时候的感觉非常美妙,只可惜到了最后出了点岔子,再来一次自己一定可以做的更好。

秦雀闭起眼睛,心底暗自模拟一遍之后,再次伸出右手,试着催动起体内真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