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万族至尊 > 正文
第9章 肚兜娃娃
作者:紫云白沙  |  字数:3618  |  更新时间:2014-08-07 12:15:01 全文阅读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雀被一阵响动惊醒过来。

“真的来野兽了?”

心中一凛,秦雀立刻收住功法,一边将搭在腿上鬼头刀擎住,循声望过去,一边感应自己身体。

稍加感应,秦雀立刻心中大定,暗道一声“还好。”一番修炼之后,自己丹田内真元之力似乎又增长了一丝,虽然其它伤处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但也不用再惧怕一只两只寻常野兽,就算是与尸兵再周旋,也多了几分自保之力。

秦雀抬头没有看到凶猛野兽,只看到一个肚兜小娃娃站在枯树桩子旁。

心中生疑,秦雀连忙朝左右望去,看到方石台上两名尸兵一动不动,一具无头尸体也立在那里,秦俭老鬼原本光洁的皮肤不知何时变成了皱巴巴模样,周围方圆几十丈的山坳中,再没有一个人影,这才心安不少。

再回头仔细看那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娃娃,三四岁模样,光头无发,却顶着三片细细绿叶,浑身上下没穿衣服,只在胸前挂着一片翠色肚兜,正怯生生看着自己。

看到小家伙可怜模样,秦雀心生怜意,伸手招招:“小弟弟,过来。”

秦雀不动还好,手刚刚一动,肚兜小娃娃如同惊到的兔子一样,立时倒蹦跳上身后的枯树桩子,两只小眼睛露出满是惊慌。

看到小家伙这样反应,秦雀才发现自己右手里还拿着鬼头刀,将刀重新放下,又微微笑笑:“放心,我不会伤害你,过来吧。”

秦雀招呼了几声,肚兜小娃依旧站在枯树桩子上,一副想要过来,却又不敢迈步的样子。

看着小娃娃神情,自己若起身过去,说不定要吓成什么样子,秦雀只能关切一声:“不愿过来就在那边呆着吧,小家伙,可不要跑出山坳去啊,外面有猛兽。”

不知道是不是听懂秦雀话语,肚兜小娃朝秦雀猛的点了几下头,旋即似乎想到什么,脸上一阵惊惧神色,惹得秦雀又一阵心怜。

再招呼一声,小家伙依旧不愿到跟前,也没有开口说话后,秦雀摇摇头,重新闭目催动起了功法。

又过了许久,秦雀再次停住了修炼。

这一次不是因为周围有什么动静,而是手中灵玉忽然碎裂开,经过两个月的汲取,其中蕴藏的天地灵气终于消耗一空了。

早先时候发现灵玉颜色变淡,秦雀便料到会有今天这个结果,不过等到它真的碎了,还是有些可惜。

好在先前看到长老手中也握着一枚灵玉,但愿他身上还有更多,否则,秦雀都不知道该如何贯通剩下的经脉,并且将它们洗练出来了。

“咦?”

睁开眼,正打算到方石台上看看死鬼长老留下些什么东西时候,秦雀忽然看到肚兜小娃娃凑近了许多,当即又朝他招招手。

这一次,肚兜小娃娃没有再蹦回去,迟疑了片刻之后,小心翼翼迈出了一步。

“小家伙,不要怕。”

秦雀柔声细语,生怕再将肚兜小娃吓跑。

走一步看一眼,一步一挪,大有一见不妙便逃之夭夭的样子,看得秦雀一阵好笑。

即使这样,肚兜小娃最后也没走到跟前,就在秦雀身前三尺处站定,任凭秦雀再柔声细语,也再不肯迈出一步了。

看着小家伙仰头打量了自己半天,脸上神色也逐渐放松下来,秦雀觉得自己可以再开口问问了。

没等秦雀开口,倒是小家伙先出声了,只是第一句话就吓了秦雀一大跳。

“阿爹?”

只当身旁又来了人自己竟然没有丝毫感觉,秦雀连忙扭头朝周围看去,却看到山坳中和先前一般无二,根本没有任何旁人。

秦雀回头过来,便看到肚兜小娃一脸希冀望着自己。

“阿爹。”

又一声阿爹声响起,没有了上一声的疑问语气。

终于肯定小家伙就是再冲自己说话,只是这爹爹称呼从何而来,秦雀一脑门子黑线,不知道他爹娘怎么教的,怎么会冲别人喊爹,看到小家伙欣喜的还要再喊,连忙出声喝止:“停,停。”

“嗯?”小家伙似乎有些不明白,仰头一脸疑惑的看着秦雀。

“要叫哥哥,不能叫阿爹。”

“哥哥?”

“对,哥哥。”

小家伙知错就改,三两句之后,便依着秦雀的教导改成哥哥了:“哥哥,呵呵,哥哥。”

一番简短交流之后,小家伙陌生之意尽去,不仅凑到秦雀身旁,还伸出小手摸了摸秦雀脸颊。

“你倒是不认生,来,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夭夭。”想了想,小家伙奶声奶气说道。

“夭夭?”念了念小家伙的名字,秦雀又问了一声:“夭夭,你爹娘呢?”

“爹娘?”小家伙夭夭抬头看看秦雀,脸上满是疑惑不解,过了片刻伸出小手指指秦雀:“哥哥,阿爹。”

秦雀无语,眼看说不出一二三来,索性不再问了,站起身摸摸小家伙脑袋说道:“好了,夭夭,你先到那边玩一会儿,哥哥去那里那些东西,好了之后带你去找爹爹娘亲。”

小家伙乖巧的点点头退了回去,重新站在枯树桩子上,也不知道小家伙怎么就感觉那里安全了。

秦雀摇摇头,拿着鬼头刀朝方石台走了过去。

先前已经确认了一遍,秦雀也依旧小心翼翼,不为其他,只因为秦俭长老是一名修士,对于修士手段,秦雀不敢有半点大意,谁知道那两个尸兵会不会突然又活过来。

秦雀的担心似乎有些多余,从他用鬼头刀将无头尸身从方石台上推下来,将手中那块灵拿到手,又从尸身怀中摸出一堆零碎东西,那边站立的两名尸兵依旧没有半点动静。

心情大定之下,正要回身的秦雀忽然又看到尸身右手手腕上还有一只不起眼的灰色镯子。

秦雀刚刚伸手过去将镯子撸下来,还不等稍作打量,眼角处忽然两道黑影闪动。

尸兵活了?心惊之下,秦雀立刻甩手将手中镯子扔了出去,抄手拿起鬼头刀,嘴里同时呼喝一声:“夭夭,躲远点。”

正要挥刀迎击时候,却看到两个尸兵根本没有冲自己扑杀过来,双双纵身跃向那只灰黑镯子,落地瞬间,居然双双消失了踪影。

“嗯?尸兵居然是存身在那镯子里?”先后见过他们进出数次,秦雀也能猜测出几分来,只是究竟如何做到就不得而知了。

暗道一声修士手段果然不凡,秦雀便将心思收了回来,将一本小册子,几个瓷瓶,以及两块灵玉收在怀中,拿起鬼头刀,小心退了回去,至于那只古怪镯子,没弄清究竟前秦雀不打算再去碰了。

秦雀还没坐下,肚兜小娃夭夭便窜了过来,嘴里连连叫唤:“坏蛋没了,坏蛋没了。”

听到小家伙的语气,好像他认识尸兵,秦雀心中生出几分疑惑,不过看看小家伙欣喜的神情,也没去多问,就地盘坐下去,翻看起秦俭长老留下的这堆物件。

若说之前是被秦俭长老别有用心带进来,秦雀不得已开始修炼功法的话,经过这一番经历,秦雀早已经喜欢上了修炼之路,想想那些神仙一般的手段都令人向往。

只有两块灵玉让秦雀有些不满,如今没有了那道阵法,就算将两块灵玉通通用掉,自己也未必还能贯通两条经脉出来。

“原来也是个穷鬼。”秦雀又将瓷瓶打开看了看,除了两瓶都自己先前服用过的辟谷丹药外,还有两个瓶子里装的是另一种丹药,一瓶三颗,暗红色泽,闻起来清香扑鼻,却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将灵玉丹药放在一旁,秦雀伸手将那本册子拿在手中。还没打开册子,忽然一页纸从中掉了出来。

拿起这张纸看了几眼,寥寥几行字,秦雀却是一阵色变:“老家伙从头开始就存了这份心思,幸好。”

看了这张纸,秦雀才知道先前秦俭长老在自己背后做过什么,原来那些灼热是一道符文,与丹田之中那一丝阴煞之气一道,都是炼制尸兵的条件。若非有后来的变故,等体内阴煞力再增长几分,自己也会如阿大阿二一般成为存身于阴尸环中的行尸走肉,秦雀气愤之余也有后怕感觉。相比起来,自己是因为青叶子缘故有了几分修士气息,难以动用镔铁长刀这种收摄野兽临死时候煞气的古怪武器,就算不了什么。

将这页纸扯成碎片扬了出去,秦雀狠狠啐了那边无头尸一口唾沫,随即才翻开手中册子。

一页页翻过,秦雀脸色也逐渐平静下来,到了后来更露出几分喜色。

不出秦雀猜想,秦俭长老临死都不离身的册子果然与修士有关,但却不是秦雀心中所想的修炼后续功法,也不是有关阵法的介绍,而是关于法术、法器的记载。

“哦,原来老家伙那天那道火光根本不算什么法术,只是将体内真元催发出去而已,只要自己丹田内真元再浑厚些,我也能做到。”

翻看到册子最后,秦雀神色更欣喜了几分,先前那些是些基础认识,后来这些才是自己更想要的。

两样法术护身灵刺,鬼阴手,威能看得秦雀心痒痒,但任凭秦雀如何试验,都无法窥其门径,只能怏怏放到一旁。后面两样法器黑炎剑,阴风罩,光听名字威力也该不差,炼制方法介绍的也详细,只是所用到的材料秦雀不要说见,就连听都没听说过,什么精炎铁精,什么阴风蛛网,这都是什么鬼东西啊。最让秦雀不能接受的是,炼制这些东西需要用心火,心火秦雀倒是知道,先前在心法册子上有过提及,那是通窍境后期才有的神通本领。

“咦?黑狗钉?这个不用心火锻制,也不用什么特殊材料,只需要将普通钉子用黑狗血浸泡,然后真元之力在钉子上画出这么一道符文可以祭炼成功。哈哈,这个不错,十丈之内随心所动,好,好,可惜每动用一次便要重新淬血一次,麻烦的很。”

秦雀看到最后一样法器黑狗钉,终于露出几分满意,至少凝练真元比心火来的实际多了。

欣喜之余,秦雀忽然又一阵后怕,连连低呼:“幸好,幸好。”

到了现在,秦雀还是难以估量出秦俭长老修为,但黑狗钉这种法器定然能够轻松御使,大概是有了尸兵那样的强力手下,他并没有炼制出来。也幸好这样,否则先前的争斗还不定是什么结果。

没有找到有关桐木林阵以及三尸都煞阵的东西,秦雀也没什么不满意,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他很明白,何况还有可能被老家伙藏在家里,等回去后再想办法进去或许就能找到也不一定。

一边思量着,一边收起了册子,抬头看到站在身前的小家伙,秦雀忽然神色一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