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万族至尊 > 正文
第8章 劫后余生
作者:紫云白沙  |  字数:3211  |  更新时间:2014-08-06 17:01:10 全文阅读

“四爷爷?”盯着长老看了几眼,秦雀忽然出声招呼一声。

“居然没死?”听到秦雀呼声,秦俭长老眼中闪过一丝惊异。

嘴角微微翘起,秦雀应声说道:“侥幸挺过来了,四爷爷,那边你已经得手,是不是可以放我离开了。”

上下看看秦雀,秦俭长老同样嘴角微微一扬:“放你离开?你走了我去哪里再找一个拥有修炼体质的人去?”

秦雀眯眯眼睛,似懂非懂又问了一句:“四爷爷你是要教我继续修炼?”

秦俭长老忽然仰头大笑几声:“哈哈,若你没有被阴煞之气洗练,收你为徒也不是不行,不过现在嘛,我已经给你安排了另一条路,就和那边阿大阿二一样。”

说话时,秦俭长老眼角掩饰不住的得意。

秦雀神色微微一冷:“阿大阿二?我看着那两人好像是死人。”

根本没注意到秦雀神情些微变化,秦俭长老夸奖一般说道:“眼力不错,尸兵自然是死人了。”

秦雀又冷冷一声:“嗯?四爷爷,你这话可是你要杀死我?然后将我弄成什么尸兵?”

似乎感觉到秦雀语气有些不对劲,并没有本该有的惊惧,扭头看看秦雀,秦俭长老也收住了脸上笑意:“没错,你应该感到荣幸,别人想做尸兵还没这个资格。”

“是吗?去死吧,老家伙。”

一声呼喝声中,秦雀猛的挥出一拳,直直击向秦俭长老,从决定出手的一刻起,秦雀已经不将对方视作自己族人长辈,而是一个敌人。

只是秦雀见识过长老手段,也清楚自己实力,此刻用尽全力的一拳其实也只是想着能出一口胸中闷气,根本没想到自己真能将长老如何,却不想,自己拳头直直击中对方鼻梁,老家伙两道鼻血立时淌了出来。

秦雀心中讶异,被击中的秦俭长老更加吃惊,盯着秦雀连连呼喝:“你,你,怎么可能?”

秦雀知道长老惊讶什么,但也没想着要为对方释疑什么,唯一想做的就是再挥拳出击,最好能将他砸死才好:“没什么不可能的。”

既然对方不放自己一条生路,即便对方是长老,哪怕对方有诸多修士手段,秦雀也没有束手就擒的道理,暗道一声:“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一边又挥拳出去。

秦雀自己虽然没有独自杀过人,但跟着族中叔伯杀土匪的事情见过不止一次,这会儿将秦俭长老堪称土匪一样的敌人,即便重伤甚至杀死,秦雀也不会有半点不安。

这一次就没那么容易得手了,看到秦雀再次挥拳,秦俭长老冷哼一声:“哼,不自量力。”抬起右手迎了上去。

嘭一声脆响,拳掌相击在一起,盘坐的长老在石台上退出半尺,秦雀却直接被击飞出去。

“既然你着急找死,我成全你,阿大,将他拿下。”轻蔑瞥了一眼躺在方石台下的秦雀,秦俭长老呼喝一声。

随着长老一声令下,一侧方石台上盘坐的身影纵身飞扑过来。

从被击飞的一瞬间,秦雀便神情紧张的盯着方石台上的秦俭长老,直到自己落地,秦俭长老都没有如先前一样直接操控自己身体。紧接着听到他命令尸兵来对付自己,秦雀终于可以确定,就算不是青叶子吊坠彻底将自己后背上的符文消去了,至少现在对方无法操控自己的身体,而且长老体内残余的真元法力也应该没多少了,否则,不操控自己身体,他随手打出两道法术便足以让自己重伤。

秦雀原本就是优秀之极的猎手,一个瞬间便分析出了许多事情,无论尸兵实力如何,自己首要的对手是方石台上的秦俭长老,而想要对付秦俭长老,眼下恐怕是唯一的机会。

眼角瞟到尸兵阿大的身影已经到了近前,一双乌黑拳头瞬间朝自己砸来,秦雀就地一个翻滚险险避开后连忙跃身站起来,看都不看尸兵一眼,便登足朝一旁逃出去。

尸兵是什么东西,秦雀不清楚,但他见识过两名尸兵的实力,赤手空拳将山壁砸出几个大坑,秦雀自认做不到,好在并非无懈可击,至少他们动作发僵,远比不得正常人。

听到身后一声“嗷呜”怒吼声音响起,尸兵阿大又朝自己追来,秦雀又一个折身避开,一个纵身飞跃出去。

秦雀前面跑,尸兵后边追,左一下右一下,瞬息之间已经窜出数丈。

连续被秦雀躲开,尸兵阿大似乎更生气了,一声声嗷呜怒吼声不断响起。

一直安坐方石台上的秦俭长老看到秦雀动作,忽然神色大变,又一声厉喝声音响起:“阿二,拦住他。”

可惜他喊的太迟,阿二还未从方石台上落下,秦雀又一个跃身已经站在一柄鬼头刀前,没有一丝停顿,一声刺棱脆响,秦雀已经将一柄鬼头刀拔在手中。

“啊?小子,我要杀了你。”那边方石台上秦俭长老一声怒喝声响起。

“好像我不这样你就不杀我一样。”听到长老话语,秦雀撇嘴应道,觉察到脑后拳风袭来,知道是尸兵阿大追到近前,秦雀反手扬刀迎了上去:“去死。”

鬼头刀砍中了阿大,却根本不是秦雀预料中的情形,好似砍中一块金铁之物一般,发出铛的一声闷响,阿大手臂不仅没有断掉,甚至连伤口都没有,仅有一道浅浅白色印记。

借力闪开的秦雀没料到尸兵强横至此,铜皮铁骨一般,心中一紧,瞟到那边阿二也冲了过来,不敢有丝毫停顿,举起鬼头刀,朝着方石台冲了过去。

“快,快,拦住他。”看到秦雀举刀朝自己冲杀过来,秦俭长老呼喝连连,只是没有了先前的怒喝,反倒带出几丝颤音。

听到长老声音,秦雀心生疑惑,不由抬眼看了一眼,看到长老不复先前镇定自若,只有一脸慌乱神色。

不管长老究竟如何,早已打定主意的秦雀脚下更快了几分,只是被两名尸兵追击,秦雀也更危险了许多,左突右闪,眼看距离方石台只有一丈多远,还是被其中一个追到了身后。

这一次终究躲不过去了,看看前面方石台,秦雀深深吸了一口气,随着背后重击,猛的一跃朝方石台而去。

之前被阴冷阴煞之气损伤了经脉,又与秦俭长老对击一拳,此刻又遭到尸兵一击重击,虽然朝前跃出卸掉几分力,秦雀终于压不住胸中翻腾,人在半空,又一口鲜血便喷了出去,尽数落在盘坐在地的秦俭长老脸上。

看着依旧盘坐的秦俭长老,刚刚落到方石台上,秦雀便举起鬼头刀砍过去。

秦俭长老神色大变,扬手格挡同时嘴中呼喝出声:“住手。”

只可惜秦雀根本不理会他的话语,鬼头刀没有半点停顿,直直落了下去。

“啊。”一声惨呼声随即响起。

“我以为你也是铜皮铁骨呢,原来不是啊。”看到秦俭长老被砍断耷拉下去的手臂,秦雀心中一松。

“秦雀,莫非你要欺师灭祖?”

听着秦俭长老连连呼喝,秦雀撇撇嘴:“先前你怎么不讲族人情分。”

说着话,又一次挥起鬼头刀砍杀过去。

“小子,等下尸兵过来,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另一条手臂也垂了下去,秦俭长老怒极,又呼喝一声。

“那就看看是他们先到,还是我先将你砍死了。”听着长老色厉内荏的威胁话语,秦雀同样大喝一声。

两名尸兵已经到了方石台下,眼看就要跃上台来,秦雀再次举起刀。

秦俭长老大惊失色:“秦雀,我可以收你为徒,传你功法,带你进入修真世界……不要啊。”

秦雀哪里会相信这些话语,挥手冲着秦俭长老脖颈斩了过去。

“啊……”秦俭长老声音戛然而止,一道血箭嗖的喷射而出,带血的头颅横飞出去落到方石台下。

秦雀斩杀了长老,同时两名尸兵也跃身上来了,觉察到两道拳风同时袭来,自知不可能再躲开,暗道一声:“真的要死了?”

闭着眼睛等了半天,秦雀发现该来的拳头没有来,自己并没有死。讶异之中扭头看去,看到两名尸兵愣愣站在自己身后,一动不动。

“嗯?哈哈,原来没人操控就不动了,我没死。”

劫后余生的秦雀当即大笑两声,心中惊喜莫名。

从开口出声,到被尸兵追杀,接着拔刀回来斩杀秦俭长老,前后不过十几息功夫,却是生死两重天。

生死就在一线间,虽然长老似乎没有办法起身迎战,但若他开始便命令两名尸兵同时出击,又或者后来让其中一人守卫在一侧,又或者秦雀应变差上几分,或许此刻死的就是秦雀。

几声大笑牵扯到了身上伤势,一阵剧痛立刻从胸腹之中传出,秦雀知道自己必须马上运功疗伤,否则不要说再来个修士,便是来一只野狼野狗,自己也没有了还手之力,没有死在尸兵手中却被寻常野兽吃掉,那才叫冤枉。

看看身后两名尸兵却是没有动静,身前长老死的不能再死了,秦雀还是有些不放心,跃身跳下方石台,勉力走出几步,这才伸手掏出灵玉盘坐下去。

刚刚催动起了功法,秦雀立刻发现,自己丹田之中的一丝真元之力居然壮大了不少,那一丝阴冷之力却是没了踪影。

难道都是青叶子吊坠的功劳?心中闪过一丝猜测,秦雀立刻全身心运转起了功法,随着一丝丝清凉之意涌入,犹如久旱之地突降甘霖,秦雀立刻感觉到久违的舒爽。

(求收藏,求支持,白沙拜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