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灭世道劫 > 第二卷 乱世之州
第0153章 斩因果
作者:苍月夜  |  字数:3572  |  更新时间:2014-11-20 12:37:41 全文阅读

“不必谢我,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要斩断你我之间的因果,此事一了,你们就会彻底忘记我的存在。”神秘男子说着,一脸轻松的看了岳宗等人一眼。

这也就是楚云他们实力低弱,否则要是换做上三天境的修士,他想要斩断因果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此刻,尽管血公子听的云里雾里,不过还是再三屈身道谢,什么奉承的话都挂在嘴巴。

他没有经历过斩因果时的痛苦,所以自然不知道眼前男子所说的到底是什么,只以为自己得了天大的好处。

其实事实也正是如此,如果没有楚云在人群之后虎视眈眈,血公子此行得到最贵重的物品怕就是手中的金色玉简了。

不过此刻有了楚云的惦记,他注定要与此物失之交臂。

随着神秘男子递给血公子玉简之后,在众人脚下的老屋内忽然开始散发出一股玄奥的灵气波动,这波动无形无念,却不停的楚云等人身上徘徊。

“你们脚下的法阵就是通往太古遗迹的传送阵,我已经完成所履下的承诺,此后,我等因果已断。”

那人轻哼一声,老屋的波动瞬间化作一柄无形的长刀,向着众人袭来,欲要将他们之间那一丝无形的连线斩断。

“斩!”

长刀率先从血公子身上略过,紧接着便是岳宗。凡是被长刀波及过的人,此时一个个目光无神,脑海失去意识,愣愣的站在原地。

无形长刀的速度很快,只是一个眨眼的功法,就来到楚云的面前,欲要将两人之间的无形的连线斩断。

咻——

长刀斩过,无声无息的将楚云二人身上的连线斩断。

与此同时,在楚云脑海中,开始缓缓将有关神秘男子的一切淡忘,目光也逐渐变得无神。

“嗡~”

忽然间,在他脑海深处,一道晶蓝色的光点随着长刀拂过莫名一闪,硬生生的将有关神秘男子的一切记忆拉回到他的脑海深处,眼看着已经被斩断的因果线也慢慢愈合。

“什么!竟然还有斩不断的因果?”神秘男子见到如此一幕后,心跳加速。

别说是楚云等人只有先天境,哪怕是上三天境的修士在付出足够的代价也都能斩断因果。

“莫非是我付出的不够?可是其他凡灵也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啊?或者说此人隐藏了实力,导致我预判错误。”神秘男子说着,目光忽然看向楚云。

楚云只感到全身忽然一颤,下意识的想要退后两步,却发现全身动弹不得。

“果然是因为没有斩断因果而被注意到了么?”楚云心中无奈苦笑,他还以为对方会像当初在贺州遇见的那人一样很快离去,没想到此人竟如此心思。

“不知会不会将我身上的秘密暴露出去…哪怕就算他在太古年间实力强横,可是在见到异神的传承也会动心吧。”楚云额头留下一滴冷汗,不确定的看着对方。

“你好像很紧张的样子,莫非以为我会对你身上的秘密有兴趣?”那人见到楚云的神情后,哑然笑道,“谁人身上没有几个秘密呢?修道到了我般种境界,哪怕在珍贵的宝物我也不会出手对你一个后辈抢夺。”

听闻此言后,楚云原本紧张的心情这才放松下来,他最怕的就是对方不顾及颜面直接出手抢夺,那他可就真没一点办法。

“让我看看你身上到底有何秘密,也好断去这一因果。”神秘男子说着,手中一道蕴含着无数大道气息的光点瞬间凝聚在他指尖,最后一指点向楚云的额头,顷刻间无数大量的信息便浮现在他的眼前。

他看到,在一个巨大的格斗场中,一名瘦弱的少年热血厮杀。

看到在黄道子的带领下逐渐走向修道宗门。

看到在无数化灵境高手尽出的情况下得获本源之道,流离在索古部落学会信仰之力…

“此子如果不是生在这个时代,注定会成为和我一样的存在,为那惊天一战先出薄弱之力,只是生在这个时代…却…”

神秘男子此刻心中也深深折服楚云的机缘和道运,暗叹的同时也不得不惋惜。

画面一闪,紧接着,他便看到一名身穿青龙道袍的男子,虽然那男子的身影十分模糊,可是在他面前最终还是显露出来。

“竟然是他…熬青!他怎么可能还活着,莫非当初那一战他也选择了退避?可是青龙世家怎么可能允许他如此懦弱?”

神秘男子在得知楚云遇见过穿有龙纹道袍的男子后,脸上更是不多时露出一抹冷笑,“哼哼,当真是岁月无情,想不到你的实力竟然退步了这么多,连如此因果都无法斩断!”

“不过这样也好,让我知道此时的南域还有昔年的故人存在,也不至于一个人这么孤单…”

神秘男子感慨一声,继续翻开着楚云的记忆。

幽明谷的破灭,南牟的出现,还有神秘的羊皮纸,通天雷柱…

直到楚云进入到灾噩之地时,后面的画面便如同被乌纱阻隔,无法浮现。

“灾噩之地,异神陨落。真是没想到,你们这些后辈竟然还有人敢打如此险地的主意,不过还真让这小子活着出来了,单凭你这具肉身的强度,恐怕也应该在其中得到了不小的机缘…只是这一切和我无法斩断因果又有何关联?”神秘男子嘀咕一声。

他知道灾噩之地被天地不容,其内的记忆自然不会轻易所现,只是除了这些外,他并没有发现楚云的记忆中有任何有伤天和的事情,怎会无法断去因果。

想到这里,神秘男子的左手缓缓从楚云额头取下,模糊的脸上更是露出一丝尴尬的样子,想他一名太古时期的大尊,竟然无法浮现出一名先天境修士的全部记忆,这要说出去恐怕也会被不少同样存在的人取笑。

“恩?”

随着那人左手离开楚云额头,楚云只感到浑身一僵,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对方。

刚刚清醒的一瞬间,他便知道自己的记忆已经被对方窃视过一次。

“前辈,你这是…”尽管楚云此刻心中恼火,可此时也只能静下心说道。

他最不愿意让人发现的秘密无非是灾噩之地得到的异神传承,那等东西可不是他一名先天境修士能够拥有的。

“无碍,我只是探索了你部分记忆,有关灾噩之地以后的事情可就全然不知了。”那男子平静笑道,他自然是知道楚云在担心什么,只是现如今还有什么东西是真正能让他心动的呢?

“原来如此。”楚云点了点头,既然对方都说没有,那么以他的身份肯定不会欺瞒自己,只能是真的不曾探索过。

“老夫也没有想到,你年纪不大,竟然有如此道运,如果不是因为碍于天地的限制,我恐怕会亲自收你为徒,只是现在…却是不可以了。”那天叹了口气,语气中带着许丝怨恨,“罢了,这些不提也罢,我相信有朝一日你会自己明白的。”

收徒?

原本还愤愤不平的楚云听到收徒二字后一下子神情激动,这可是太古时期的大能啊,如果真能拜在其门下,整个大陆岂不是可以横着走?

不过紧接着楚云脸上便又失落起来,送到嘴边的肉却不能吃的滋味的确不好受。

“算了,既然你我二人间的因果无法斩断,那也只能说明你我二人还有缘分,日后终有相见之日,至于这些人,还望小友不要告知他们我的来历。”神秘男子冲楚云淡然笑道,却让人有一种无法抗拒的感觉。

“一定…”楚云郑重的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此事以了,我这便离开了,太古遗迹内凶险无数,小友道运过人,最好还是不要在里面冒险。”那人说着,四周浮现出一道水幕。

水幕散尽,神秘男子的身影也随之消失不见。只留下在原地暗暗错愣的楚云和一旁无数目光无神的九重天巅峰修士。

“恩?”

楚云目光看向血公子等人时,一下子停留在血公子的右手之中,在那里,此时正有一枚金色的玉简被后者牢牢紧握。

趁他病,要他命。

楚云想都没想,直接大步走到血公子的面前,一只手快速的放在那块被紧握的玉简上,就欲准备抽离。

可谁想就在这个时候,血公子原本失神的目光忽然变得清明起来,神智也已经恢复如初。

“可恶…怎么恢复的这么快!”楚云心中暗骂一声,可手中的动作根本没有丝毫停顿,奋力一拽!

刚刚转醒的血公子感受手中传来一股巨力,下意识的紧紧握住,可以他练气境突破先天的力量又怎么会是楚云的对手,整个人还没有站稳就跌倒过去。

“轰!”

一旁的岳宗几人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巨响,转头看去,这才发现血公子此时正狼狈不堪的跌倒在地,而在血公子身前,楚云则一脸悠哉的站在不远处,仿佛一切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咳咳!”血公子起身后脸色苍白的眺望四周,最后将目光落在楚云身上。

刚刚一瞬间他清楚的记得有人在抢夺他手中之物,只是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却是不记得了。

“楚兄,先前你离我最近,可是看到什么人从我身旁过去?”血公子注视着楚云大有深意道,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怀疑。

“没看见。”楚云直接否定的摇头,刚刚哪里有什么人过去,分明就是他在出手抢血公子手中的玉简。“或许是因为法阵的开启让你收到了波及吧。”

听闻楚云这么一说,血公子才恍然想起他们已经开启了通往太古遗迹的法阵。目光眺望之下,他果然发现此地四周已经出现了一个模糊的空间,而在他们眼前,则是一个古老的石门。

“哈哈,楚云兄弟说的是,或许是我开启了石门收到了波及,没有站稳。”此刻血公子哪还有心情管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通往太古遗迹的石门就在他的面前,他心思自然都在这上面。

岳宗几人同样看向不远处的石门,目光微微闪动,面露兴奋。他们准备了那么久,如今总算开启了前往太古遗迹的法阵了。

“石门…”

“准备了这么久,如今终于开启了。”

不少人暗暗感叹道,只要最终能前往太古遗迹,他们此行就没有白费。

“都已经忘记了么…”

血公子身前不远处,楚云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岳宗几人。他们因为太过关注太古遗迹的石门,甚至都没有发现此地早就已经变了样子,就连额头之上本该被空间裂缝充斥的虚无此刻也成了一个漆黑的屋顶。

“果然,因果一断,他们都就忘记了一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