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灭世道劫 > 第一卷 风起南域
第0063章 一年
作者:苍月夜  |  字数:3021  |  更新时间:2014-09-23 19:23:28 全文阅读

深夜,索古族人走后,索月依然站在先前火焚索巴辛的地方,泪水不止。

楚云缓缓走了过去,没有多言,静静陪在她的身边。

许久,索月止住了泪水,对楚云哽咽说道:“楚云,你知道么,阿爸走了,我没有亲人了。”

“也许他同样守护在你的身边,就像你们先祖的祝福一样,伴随着你的一生。”楚云闻言,上前安慰道。

“你也会离开这里,对么?”索月说着,美目闪动,一直盯着楚云。

“我还有必须要完成的事情,所以…”楚云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知道索月不会强留他。

索月闻言,默默点了点头,原本动人的脸庞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看着楚云。

“天凉了,早点回去吧。”

“恩。”索月说着,跟在楚云身旁,向着草屋走去。

……

春夏秋冬,四季交替。

离索巴辛的逝世至今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

按照楚云的打算,他本来打算在四个月前就离开索古部落,可是因为索月的关系,他才一直拖到现在。

一年以后,楚云脸上的青涩明显要淡了很多,而索月也更加的妩媚动人。

这天清晨,楚云正站在索古部落山林中的一块巨石面前,双眼闭合,一直手对着那山石,嘴中默默念叨。

“起…”

随着楚云的话落,那原本巨大的山石正以极缓慢的速度慢慢上,直到上升到天际上空时,楚云才大喝道:“破!”

“轰!”

一声巨大的声响瞬间传遍整个山林,原本在天际上的巨大山石此时也变得破碎不堪。

“哈哈,不亏是地玄气的一种,算上我体内的肃杀之气,这已经是我掌控的第二种地玄气了。”楚云看着面前破碎不堪山石长笑道。

经过一年对信仰之力的钻研,楚云终于知道索古部落这股力量的玄妙。

所谓的信仰之力,不过是地玄气的一个分支,因为索古部落的人自出生以来,就一直信奉自己的先祖,久而久之,这种情绪开始影响他们的身体,诞生出了地玄气。

只是信仰之力和楚云自身的肃杀之气相比,却又差了很多,楚云这一年中也曾尝试过控制自己体内的肃杀之气,可依旧很难,不能像信仰之力一样,随心而欲。

“练气在半个月前已经突破九层,就连炼体也快要突破八重了。”楚云说着,叹了口气,他在索古部落的一年多里,并无修炼过体技,所以炼体没有半点进步也十分合理。不然以楚云现在的身价,无数丹药在身,一年的时间很容易突破到炼体九重。

“是时候该回幽明谷了,也不知道牧光师兄和冥岳他们如何了,现在的贺州还在动乱么?”

楚云一想起贺州的局势,他就头大。当初在他和牧光冥岳三人自从开启天道宫殿之后,贺州的格局就彻底乱成一团,现在过去快两年的时间,也不知道有没有好转。

“一年多的修行,我的实力也是今非昔比。”

楚云想着,暗暗点了点头,现在就是他遇见先天境的修士,也并非没有还手之力了。

就在楚云感慨之时,忽然间,四周一股强烈的灵气的波动向着他席卷而来。

“噌!噌!噌!”

楚云见状,连连后退两步,只见在他刚刚站的林地上,留意一个巨大的深坑。

“索月…”楚云跳到一旁后,有些不满的对着山林的一个角落说道。

“哎呀,又让你发现了,一点都不好玩。”

随着楚云的声音落下,不远处一颗巨树身后,索月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探出脑袋,吐舌说道。

楚云见索月出来后,无奈摇头,自从索月练气突破四层后,就一心钻研道法,现在也勉强可以祭出三道灵枪,只不过威力要弱很多。

“不是告诉过你,道法不是用来玩的么?”楚云语重心长的说道,因为他本身不怕灵枪到也无所谓,可是在索古部落,那些人可经不住这一道灵枪的冲击。

“哎呀,我知道了。”索月说着,嘟囔着小嘴,然后一脸无辜的看着楚云。

“真是拿你没办法。”楚云笑着摇头,注视着索月,然后久久说道:“索月,那个,我可能过两天就要走了…”

“要走了…怎么这么快,不是说要等几个月么…”索月小声嘀咕道。

她还记得在几个月前,楚云就说要离开,她挽留了,现在,她同样想挽留,可是她终究明白,自己是不可能一辈子让楚云待在这里的,他也有自己的世界,自己的信仰。

“那你什么时候走…”索月说着,水汪汪的眼睛注视着楚云,一脸失措。

“越快越好!”

楚云说着,柔和的摸了一下索月的额头,柔声笑道:“分离总是难免的,不过如果我有时间的话,一定还会来看你的。”

“那我等你…”索月闻言,咬着嘴唇,缓缓而道。

最后一个夜晚,楚云还是和以往一杨,默默的在索月身旁打坐,而后者,则在床上整夜未眠。

第二天早,索月陪伴着楚云和索古部落的人一一道别。

经过一年多的接触,索古部落的人也渐渐把楚云当做自己的族人,见面有说有笑。

“什么,楚兄弟要走了?”在索古部落一座草屋前,一名曾和楚云喝过酒的中男子愣愣的看着索月身旁的楚云,一脸吃惊道。

“在下的确是要离开了,这段时间多谢你们的照顾了。”楚云缓缓笑道。

“小兄弟这是什么话,要不是因为你,我们索古部落又怎么能有现在这么安逸的日子,要说谢谢,肯定也是我们感激你才是。”那名男子连连笑道,跟楚云告别。

一人,五人,十人…

直到最后,楚云来到当初费心治疗自己的医老屋中。

“小兄弟你这是要离开了?”医老听说楚云要走,皱了皱眉头,缓缓而道。

“我还有其他的事情,所以不得不离开这里,当初多谢前辈的赐药之恩了。”楚云说着,冲医老微微一笑。

“药草?你是说可是那些草药?”医老闻言,顺手指了指在他石碗中的草药。

“蝶云花!暗香草!”

楚云顺着老者的手指看去,身子一颤,这老头当初不是告诉自己这草药已经没了么,怎么现在又拿这么多出来开始研究。

“医老,这…你当初不是说着两种草药没了么?”楚云现在骂娘的冲动都有了,这可是天地灵草,整个南域都珍贵无比的灵草,你这么研究能研究出什么名堂?

“呵呵,老夫当初是忘记了,这两种草药在我的库存中还有很多,只是现在,却是真的没了。”医老说着,摊了摊手,笑眯眯的看着楚云。

“又没了?”楚云闻言,深吸了口气。

还好他几经得到了两珠,没有贪多,不然他非得把医老的草屋搜查一遍。

“既然没有了,那我就先告辞了,医老你们多保重!”楚云说着,无奈的看了一眼医老石碗中的天地灵草,然后默默的和索月向着索古部落的结界走去。

看楚云离开,医老这才一脸笑意的又从怀中拿出来一把蝶云花与暗香草。

“臭小子,骗了我们部落索月首领的心不说,还想骗老夫的药草,哼哼,这可是我们索古部落救命的东西,怎么可以随便给你,当初给你那两株老夫都心疼了很久。”

医老说着,赶紧将这一把草药放入石碗中打磨,生怕楚云再回来。

而此时的楚云,已经跟着索月走到索古部落的结界处。

看着眼前一层淡蓝色的屏障,楚云回过头看着一脸失落的索月。

“笑一笑么,你可是整个索古部落的首领,整天愁眉苦脸的做什么?”楚云缓缓笑道。

“恩,那我就笑给你看。”索月说着,冲着楚云嫣然一笑,美不动人,看的楚云身子一愣。

“以后有机会,我会带着先天境以后的功法过来的。”

“恩,那我等你。”索月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目送着楚云转身离开,消失在这层淡蓝色的结界中。

“你一定要回来,我等着你…”

索月看着楚云离去的背影,缓缓开口道,然后落寞的回到索古部落。

她知道,或许这一别,就是永远,可是她心中始终坚信着,楚云还会来回。

……

从索古部落的结界中出来后,在楚云面前的,是一片十分空旷荒芜的沙漠,四周炎热干燥,一望无际,看不到尽头。

回过头,楚云看到,原本索古部落的地方已经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处荒凉的沙坑。

“真是奇怪,索古部落竟然从外面回不去里面…”

楚云说着,看着面前的巨大沙坑无奈摇头,他在刚刚从索古部落出来的时候,就曾尝试过去如何回到里面,可最后的结果却是不了了之。

“也罢,既然如此,我下次在从高空坠落就是,虽然有些痛苦…”

楚云想着,身子不由打了个寒颤,然后脚步一动,转身默默的向着沙漠一个方向走去。

他不知道在那沙漠的尽头是什么地方,可是他只能一步步的前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