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罗浮 > 正文
第一章 七彩龙舟、湛蓝珠华
作者:无罪  |  字数:4543  |  更新时间:2009-12-01 11:12:18 全文阅读

新月如钩,几只老鸦拣尽寒枝不肯栖,在夜幕中悚然哀号。

乱葬岗,一对消瘦身影在一座座黄土堆砌的简陋坟头之间移动,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背着个差不多年纪的女孩,趴在后背上的女孩面容枯黄,饥寒交迫下唯独那双眸子尚且仅剩几分灵气。背负女孩的少年一脸的忧色,双手尽量不去触碰到女孩被野狗咬伤的大腿伤口,他和她都是几十里外的乞儿,白日沿路行乞,夜晚就靠寻找坟头的祭品果腹,蜀中之地有此风俗,下葬当日在坟上放些馒头糕点,一说是让生魂黄泉路上食用,二说是收买附近的游魂野鬼不与下葬者的生魂为难。

“兴,百姓苦,都变作了土。亡,百姓苦,都变作了土。”因为身处累累荒冢间,女孩只能用声音壮胆,她虽然脸色苍白,但嗓音极为轻灵,这是她偶尔听说书人嘴中吐出的东西,灵犀一动,便让她用独特的糯软腔调吟唱出来。小小年纪,身陷乱世,不懂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这些堂皇大道理,只是胡乱将道听途说二来的《骊山怀古》和张养浩的《山坡羊》杂糅在一起,从她稚嫩嘴中唱出,若能听在有心人耳中,想必也别有一番辛酸滋味。

已经背负女孩行走许久的少年已经被汗水朦胧双眼视线,野坟乱冢间弥漫的森严鬼气也让他毛骨悚然,但是他却连喘气也不敢大口,最大程度掩饰自己的害怕和疲倦。但是这个女孩与他朝夕相处,加上本身聪慧灵秀,哪能不知道他的心思。轻轻的帮他擦拭了一下汗水之后,望着眼前的乱葬岗,女孩忍不住又幽幽的问了句:“我们也会死吗?”

“不会的。”少年挤出一个笑脸,安慰女孩。

“戏里都说人难逃一死,吴爷爷也死了。”女孩黯然道,她是个很聪慧的孩子,虽然没办法像富人家孩子接触琴棋书画,但哪怕只听过一次的诗词,便能朗朗上口,她所说的吴爷爷是个算命先生,与他们相处过一段时日,一有空老头便说些神仙志怪,或者教女孩一些张冠李戴后的词曲,最后冻死于一个大雪纷飞夜,这让少女对死有一种刻骨铭心的忌讳。

“神仙不会死。”少年张开嘴,嘴唇干裂,绽出鲜血,悄悄舔掉血迹,他有一口雪白的牙齿,与那张黝黑的脸庞构成鲜明对比,他搂紧少女,望向远处黑魆魆的高山,“吴爷爷说那山里就有神仙,等你病好了,我带你去那边山里,说不定我们遇到神仙,就不会死了。”

遇仙求不死,这寥寥几个字,说来简单,可难于蜀道何止千百倍。也许老人也就是随口一说,满足两个孩子的好奇,对于穷苦人家来说求仙修道之人尚且高不可攀,何况虚无缥缈的仙神。

“找到了!”突然之间少年眼前一亮,苦苦寻觅祭品大半晚的少年终于看到一座新坟上摆放有一碗糕点,碗是破碗,糕点也注定冰冷僵硬,但在他眼中却比什么都宝贵,因为他不确定再挨饿下去背上的她是否还可以继续撑得下去。

小心翼翼将她放下离新坟远远地地方,找了块石头铺上几把干草,让她坐上,蹒跚着走去,因为老话说抢生魂食物是大不吉的事情,是会折寿的,少年虽然自幼孤苦,已经被困苦的日子磨砺出坚韧个性,但肯定也会忌惮鬼神,所以他在坟头结结实实磕了九个响头,似乎觉得还不够,又磕了九个,这才从碗中拿出馒头,转头望向女孩,偷偷在四五个馒头上啃微不可见的一小口,喃喃自语道:“这馒头是我拿的,妖魔鬼怪要找就找我一个人,我也咬过,就是我的了,折寿也折我一个人的。”

跑回女孩身边蹲下,他将馒头悉数交到她手中。

“有四个。”少女雀跃道。

她将三个递还给少年,自己留下一个,笑脸灿烂如夏花,道:“我胃口小,吃一个就饱了,你吃两个,剩下一个我们留着路上吃。”

看着女孩塞进自己手中冷硬的馒头,少年就如同握住了世界上最稀罕的珍馐。

“快吃吧。”女孩小口小口的咬着馒头,看着傻傻不动的少年,噗嗤笑了笑。

少年也已饿极,看着少女的笑脸,他故意啊呜一大口狠狠的在馒头上咬了一大口。一口慢头咬在口中,虽然还没咽下肚子,但是饿得发慌的肚子却似乎已经舒服了不少。抬起头正想对女孩笑上一笑的时候,少年的眼睛却一下子睁大了。

他突然看到,一道七彩华光从远处的天际飞掠而来,远看就像流星一样,但是片刻之间,就和少年和少女所在的位置近了许多。而且越靠近,那七彩的华光就越为明亮。就连背对着那道光华的女孩都发现了。“那是什么?”女孩满心震撼的深出手指,旋即让她不可思议的捂住自己的嘴的是,她和少年都看到,那道七彩的光华,竟然是一条在空中飞掠的七彩龙舟!

那龙舟通体好像紫玉雕成一般,通体散发着柔和的紫色光泽。身长数丈,船首最前的龙头口中衔着一颗拳头大小的红色宝珠,而船身之上也镶嵌着各色宝石,那些七彩华光就是这些宝石发出的。

华丽至极的七彩龙舟破空而行!

少年和女孩何曾见过这样的景象,一时间看着连呼吸都忍不住为之凝滞。

但更让两个人为之震撼的是,那七彩华光龙舟上,还站着女子,左首一人身穿紫色宫装,头上插着一根碧绿的簪子,肌肤胜雪,而右首的一人穿着鹅黄色的宫装,眉心贴着一点花黄,都是明目皓齿,艳丽不可方物。

少年和女孩看着这条出现在他们眼前的龙舟,一时间都惊得呆了,“原来是两个山野孩童。”左首那个宫装美人却似乎没有看到他们的存在一般,旁若无人的皱了皱眉头,“师姐,走罢,他应该不会藏在这种地方的。”

右首身穿鹅黄色衣衫的女子点了点头,“我也觉得他不会跑到蜀山附近来的,师傅偏要我们到此处查看。”

“师姐,你说那件东西真那么重要么?害得我们要大动干戈,出动那么多人来找?”左首的宫装女子问道。

“你什么时候看到师傅这么郑重过。”右首的宫装女子道:“走吧,省得被蜀山门人看见,纠缠不清。”

“啊”的一声惊呼,原来这个时候女孩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梦到了龙舟仙子。她不自觉的想要揉揉眼睛,却一不小心牵扯到了自己腿上的伤口,忍不住叫出了声来。

“咦?”正待离开的两个七彩龙舟上的两个宫装女子突然之间同时轻咦了一声,那女孩虽然面黄肌瘦,但骨骼却是极其精秀,像极了观相图谱中资质极高的九姹玄女之身。互望了一眼之后,两个宫装女子的七彩龙舟蓦然落下,“小妹妹,你可愿意跟我们走么?”

“跟着你们走?”小女孩天生的性情作怪,无比惊喜的叫了一句之后,她又看着两个宫装女子问:“两位姐姐你们长得真漂亮,衣服也漂亮,你们是仙女么?”

两个宫装女子都是微微的一笑,“我们带你去一个很好的地方,将来你就会和我们变得一样漂亮,穿一样漂亮的衣服。”

“真的?!”女孩几乎要跳起来,但是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她身边的少年,“那他是不是也一起跟我们走。”

“他?”两个宫装女子看了一眼少年,却都同时摇了摇头,“他资质太差,不能带他走。”

“那我也不去了。”女孩呆了一呆,顿时急了,转头再看旁边的少年之时,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笨蛋。你快答应她们啊。”少年听到两个宫装女子说不能带自己一起时,脑海中也只觉嗡的一想,但是听到女孩说不去,少年却比她还要急,生平第一次怒叱女孩。

少女还要再说不去,左首边那宫装女子却已不耐,长袖一卷,“走罢!”女孩子只觉得自己腾云驾雾一般飞起,等到反应过来之时,她发现自己已经在高空之中的龙舟之上,那底下的少年已经只有蚂蚁般大小,看都看不太清楚了。“放我下去。”女孩心里一急,顿时哇哇的哭出声来。左首边紫衣的那名宫装女子理也不理女孩,倒是鹅黄色宫装女子有些不忍,安慰道:“小妹妹,别伤心,等你大了些,你再自己来接他。”

……。

少年的视线之中,七彩龙舟那道光华越飞越远,终于消失不见。

“他资质太差,不能带他走….他资质太差,不能带他走….。”宫装女子的声音一遍遍的回响在少年的脑海之中,虽然平时性格已经被磨砺得极为坚韧,但毕竟只是十二三岁的山野儿童,那龙舟和宫装女子比他想象中的仙子模样还要真实,满心希望的他却被不屑的遗弃,甚至连给他多说几句话的机会都不给,又想到自己往日和女孩相依为命的种种,想到自己恐怕再也见不到她。再看到自己手中的几个冷硬的馒头,少年悲从心来,忍不住哇哇大哭。

“哼,想不到所谓统领天下正道的名门大派,也是这番的强盗行径。”突然之间,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在少年的耳边响起。“不过你放心,小女娃被她们看中,这种福气,别人求也求不来呢。”

这个声音,竟然是从旁边的一个荒坟中发出来的,哇哇大哭的少年顿时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

那墓已经破败倒塌,露出了小半个棺材,“咔”的一声,那破旧的棺材里,竟然是突然伸出了一只灰白色的手来。

啪的一声,棺盖掀起,一个人跟着坐了起来,鹰鼻,细眼,脸色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就连瞳孔都似乎没有眼黑,全部是灰白色的,一件鲜血般猩红的大红袍将全身都笼在内。

“咦?”看到止住了哭声的少年脸上虽然依旧挂着泪痕,但却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撒腿而逃,穿着猩红色大红袍的棺中人灰白色的眼珠子一转,看着少年道:“怎么,你不怕我?”

“不怕。”少年摇了摇头。

“为什么不怕?难道你不怕鬼?”棺中人奇怪的看着这个衣衫褴褛的少年。

“你有影子,鬼是没有影子的。”

“恩?”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在夜色中淡淡的影子,再仔细的打量了一眼衣衫褴褛的小丐,棺中人哼了一声,“想不到你先天资质这么差,胆子倒是不小。”

听到棺中人说自己资质差,少年又是浑身一震,忍不住望向七彩龙舟消失的方向。

“小娃儿。”看着少年痛苦悲怆的样子,棺中人忽然笑了笑,“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很多天没有吃饱过了吧?”

少年点了点头,若不是已然饿了很多天,连跑的力气都没有了,再加上女孩就此消失在自己的身边,悲由心生,就算发现棺中坐起来的是人不是鬼,光是棺中人这副全身红衣笼罩,脸色惨白的光景,也恐怕早已经掉头就跑,不会留在这里了。

“那你想不想今后都不用受这忍饥挨饿的苦?不用再到这荒坟野岭来吃这种东西,或者,能和她们一样自由来去?再见到那个小女娃?”棺中人灰白色的瞳孔转了转,说话之间手指一点,一道蛛丝般的红光突然射中少年手中干冷发硬的馒头。少年只觉得手心一烫,一呆之下,馒头已经变成焦黑细末,从手中纷纷飘落。

对于一个饿上几天都未必能饱食一顿的小丐来说,再没有什么比顿顿吃饱更有诱惑力。更何况这世上还有一种震慑人心的东西叫做力量,那能够架着七彩龙舟御风而去的宫装女子恰是展示了他脑海中想象中的仙人的力量,被弃之不理的少年却又见到这棺中人展示了这样的力量。现在这棺中人又说他能帮他和他们一样自由来去,并再见到女孩。少年又是害怕,又是惊喜,一时间看着这个诡异的红袍人,单薄的身体微微的颤抖,却是说不出话来。

轻易营造出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效果的棺中人看到少年的反应没有丝毫的意外,嘴角扯起一个微小的弧度,“佛说前生未修善缘,今世才遭饥寒业报,不过你信不信我可以帮你脱离这尘缘苦海?”

少年看着棺中人,从七彩龙舟出现到现在的事对于他来说是说不出的诡异离奇,原本不算特别聪敏的他呆了半响之后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在棺材里面的?”

“世间的人多为虚妄之物遮眼,我是什么人,为什么在棺材里面,又有什么关系?”棺中人看了少年一眼,依然在破败的棺材中端坐不动,却伸出了右手,平摊开来。少年不自觉的顺着他的手看去,眼前几尺的距离,却已经一下子亮了起来,只见一颗拇指指甲般大小的珠子光华涌动,在棺中人的手中发出一阵阵湛蓝色的光华,细看之下,那颗圆润的珠子里面好像有一圈圈的涟漪在不停的泛动,而光洁如玉的表面却又时不时的泛起一层淡淡的红色光华。

看着被手里珠子的光华拉长惨淡身影的少年,棺中人淡然道:“只要吃了这颗珠子,就永世不受饥寒了,天下万物都不脱因缘二字,我在这里,你在这里,这就是缘,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把这颗珠子给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