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众神王座 > 众神王座
序章
作者:无罪  |  字数:3480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距离魔族上次降临大陆已经过去两百六十多年,加尔加隆大陆上的气氛已然有些紧张,人们也难得享受着这最后四十年的安宁。

加尔加隆大陆最西之地。天空灰蒙,热气溢腾,大地布满天堑,深不知道多少里,一条条深渊相连,相隔数米乃至数千米不等,呈一种骇人的暗红色。

俯瞰这片大地,难免生出疮痍不忍,憾人心魄之感。

这样的世界,称为神弃之地,没有哪一个种族愿意生活在这里;这样的环境,连生命力最顽强,要求最低微的赤炼蝼蚁,都难以生存。

和往日略显平静的腾腾热气不一样的是,从地底腾升起来的时候,其中夹杂无数细微的暗红色颗粒,最开始只有芝麻般大小,等到了正午的时候,那些颗粒已如黄豆大小。

……

古德学院最中央那座高塔的顶层,一位头发稀松,皮肤褶皱得跟橘子皮一样老者正在翻阅一卷羊皮书……

忽然,他心神一紧,骤地站立起来,透过窗户,遥遥的看向西方。

同时,一声声细微的吟唱从他嘴中发出,他身前几尺之外的空中,迅速聚拢成一个透明的圆球,眨眼间圆球成形,表面光华得能够反射出他自己的身形,球面上迅速掠过一些景象。

如果有人看见的话,一定会惊呼出声,这不是炼金大师制作出来的那种,随随便便吟唱一两句咒语就可以开启的四级魔器——观影水晶球,而是连一般魔导士都无法听懂的晦涩咒语,用强大的魔力能量构筑而成,其成像与移动速度,远胜观影水晶球,达到魔器的最高等级——六级,而六级的魔法最少得封号魔导士才能发出。

这样强大且耗魔厉害的辅助魔法,是魔法师最不愿施法的,因为魔力是所有法师的第二生命,但此刻老者也顾不得那么多。

随着景象的移动,老者原本和蔼的神色,逐渐变得郑重与严肃。

倏地一下,圆球上的景象停了下来,正是极西之地的虚无深渊。

天地之间,像是画者用笔墨勾勒出无数道暗红色的屏障,屏障下方是望不到尽头的深渊。

当影像逐渐放大,老者脸上布满了惊骇之色,“这…,这…,这才两百六十三年啊,怎么会…,怎么可能…,这……”

与此同时,大陆上一些隐匿的超凡强者纷纷动容,齐齐望向西方……

……

“嘭!”“轰隆隆!”

虚无深渊最中央裂痕最大的那条,突然嘭的一下,毫无征兆的从地底喷涌出一道暗红色的火柱,火柱冲天而起,瞬间穿透灰蒙的云层,冲向更高处,云层与火柱乍一接触,瞬间被恐怖的高温烫得燃烧起来,消失殆尽,而后一个中空的圆圈迅速扩大。地底下,火柱四周的那些裂缝争先恐后的飙射出一道道同样的火柱,喷涌出来的火柱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一些孤立的礁土被这样恐怖炙热且能量强大的火柱,冲得崩塌解,体四分五裂,最后化作火柱的一部分,一同冲向高空。

盛怒的暗红色火柱与其产生的滚滚浓烟,将天地间浸染得昏天黑地,黑色浓稠的烟雾迅速取代原本灰蒙的云层,在空中一团团的纠结碰撞,不多时,一道道紫色而狰狞的雷电在空中叫嚣,一声声震耳欲聋的轰鸣由远及近的响彻起来。

异象初现,末日来临!

这样毁天灭地的动静,在雷电与轰鸣交际之刻,让大陆上所有种族,无不心悸,无不恐惧。

……

古德学院内一处郁郁葱葱的树林旁,一位身穿白色衣袍,嘴角微微扬起,看上去总像在微笑一样的少年,此刻也扭头看向西方,那边传来的魔法波动大得可怕,慢慢地让他的血液都开始燥热,身上泛起一股说不出的烦闷。

“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样可怕的事……难道……是那事?”少年突然想到了什么,非常吃惊道。他皱着两条如女孩子那样纤细的眉毛,神色很是凝重,使他原本那种处变不惊的气质陡然变得肃瑟起来。

他压抑着心中的悸动,长长呼出一口气,纵身一跃,翩若惊鸿雁般的从十数米的树枝上飘落。

落地的一瞬间,他脚下的泥土像是一条土龙穿过,迅速隆起,然后恢复如初,围绕着他滚动一圈后,才在他右边停下,随后一阵肉眼可见的黄色魔法气息闪动,一位身材瘦小,不及他肩高,尖头尖嘴,形似穿山龙的人形少年出现在他身边。

“桀桀!”他先是一声不像人类的怪笑,而后才隐隐的透露着一种兴奋:“异象出现,恶魔即将降临大陆。”

“米特尼克,希望你能活下来,那时候,我们之间再分出个胜负。不过,你晕血的毛病是个大问题,真期待你见血时候的样子,桀桀。”

白衣少年米特尼克整了整衣袍,轻轻吐出两字:“有病!”

“哈哈哈,风之使者米特尼克会晕血,这是多么有意思的事!到时候你要怎么斩杀魔族之人?蒙上眼睛?要我去给你偷女生宿舍那边带有馨香味的蕾丝布条么?哈哈哈!”

“偷?伟大的卡斯帕在此,保证手到擒来!”似乎说及到什么关键词汇,一阵清风乍然掠过后,一位长相憨厚,看上去肉嘟嘟的小胖子出现在两人周围,而且停下后,他身上的肥肉还颤颤巍巍地抖个不停。

“呀!呀!卡斯帕你这小偷!混蛋!还我东西!”

忽然,一阵尖锐的女高音响起,跟在声音之后的是一道火红靓丽的倩影,她手上舞着一道朱红的彩带,彩带翻飞卷动之间,赤红的火系魔法像决堤的洪流席卷向肉嘟嘟的卡斯帕。

卡斯帕身影一阵闪烁,化作无形,从原地消失,留下一句话:“薇薇安,我没有偷你东西,你就不要追我了,姑奶奶,这都三天三夜了,我都快被你整成疯子了。”

“砰!”卡斯帕的声音还未消散,他的身影如同受到剧烈冲撞般,骤然砸了在之前消失的位置。

“咳咳!”

卡斯帕剧烈的咳嗽起来,胸腔之内血气翻涌,几欲咳出鲜血。

与此同时,在这四人不远处,一位身材魁梧,面如刀削斧凿,年纪略大的青年伸手虚张,如提着什么物体一般悬浮于空中。

见到此人出现,其余四人如同见了猫的老鼠,立即噤声,如履薄冰,大气也不敢出来。

“队长!”四人沉声喊道。

被称作队长的青年,仿若从云端慢慢一步一步走下:“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这么正经,不要这么严肃,大家都是一个小队的,不要太见外!”

青年语重心长的说道,但听到其他四人耳中,却是毫无作用,他们仍旧负手而立,站得笔直。

“法克,谁不知道你马科斯是个暴力狂,一言不可,就非得见血不可!”被人称作圣手神偷的卡斯帕心底腹诽:“真不知道米特尼克怎么会加入你的小队,他不是晕血么?”

“魔族将要降临大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大家好好训练,争取进入神域后,能够走到最后。”青年遥遥的看向西方,心绪重重,用一种生怕惊扰了小动物一样的声音细细的道:“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这么闹腾,不然…,你们知道的……”

他这副样子斯斯文文,任谁也想不到,之前只是单手一扬一张,就能将消失不见的卡斯帕,从无形中抓出来,而且随意一丢,就将对方摔得那么惨厉。

这个家伙到底有多么的暴力,实力到底有多强悍,连他的队员都不知道!

……

在古德学院另一处高塔的顶层,这里四周都是透明落地的窗户,向外看去,除了院长那座高塔之外,其他的建筑物都要矮于它。

“队长…”此时,一声轻呼在这间房子内响起,像是从虚无中传来,却不见说话之人。

“嗯…?”

一位正在伏案翻阅书卷的黑袍青年,皱眉哼出一个音节。

“虚无深渊,异象初现,恶魔将临,众神神域,即将开启。”那声音意简言骇。

“知道了。”

“嗯…,还有…”似乎不愿提起,那声音顿了下后,才道:“马科斯出现了!”

“哦?”闻言,黑袍青年才来了兴致,“说!”

那虚无的声音,将米特尼克从树枝上飘落下来后发生的事,简单复述一遍后,又噤声下来,好似屋内从来就只有黑袍青年。

“呵!就凭马科斯与他那支草包队伍,也想在众神神域取得非凡成就?笑!”

……

靠近古德学院一处溪流的浅滩上,一位人族少年双手握着一柄双手阔剑,不住挥砍,每每落下的时候,一道气流顺着刀锋方向往两旁划开,如同一刀奋力的劈砍在水中一般,竟将空气也给劈划开来。

嘿!哈!每一次劈砍,少年都大声吼着,似乎这样能给他带来无穷力气。

汗水早就浸湿少年的衣裳,黏糊糊的贴合在他身上,他完全不受此影响,只是一下一下用力的挥出手中的阔剑。

细看之下,才会发现,少年每次劈砍最后的落点都与之前的一次完全一致,不管是与地面的距离,还是左右偏移的差距,不,应该说是没有一点点的偏移,完全的一致。。

“海格力斯,为什么不休息休息。”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骤然响在少年耳畔。

海格力斯并未为之所动,只是一刀刀的劈出,一声声的吼着嘿哈!

“海格力斯,你知道魔族将要降临了么?”

被称作海格力斯的少年这才停下,但随后却是更加大力的挥砍起来。

“唉!没救了,果然是沉默寡言的独行侠——大力神海格力斯。”

随着声音慢慢飘远的是一只长有七色绚丽羽毛的金丝雀,她歪歪扭扭的扇着翅膀,似乎随时有摔落的可能。

……

“我会用手中的剑,饮尽魔族之人的鲜血,让他们永远留在加尔加隆大陆,为我们逝去的祖先看守陵墓。”

“卑微、丑陋、嗜血的魔族,一次次被我们打败的魔族,终究被我们驱逐。

纵使手中的利剑卷刃,纵使鲜血流尽,纵使马革裹尸,我们也永不服输。

为了身后的家园,为了下一代的幸福,我用手中法杖,阻断他们的退路。”

不知何时,古德学院各处慢慢地响这样的声音,由小及大,到最后异口同声,直欲震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