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三国征天下 > 群雄逐鹿
第两百五十九章 董仲颖(一)
作者:皇甫大少  |  字数:2615  |  更新时间:2014-11-08 19:30:01 全文阅读

洛阳城外十里处,一座巨大军营。

“主公,张白骑率领已经逃到了弘农城”,一名身材高大但颇为消瘦的儒生男子对身旁以为略显富态,面色丑陋的男子说道,言语之中颇为恭敬。

“哼,逃,他逃得了吗?传令华雄,李肃率领两万铁骑去给我干掉他”,那富态男子轻蔑道。

“主公不可,那弘农城乃是坚城,如果张白骑据城而守,骑兵更本就奈何不了他”,那儒生男子急忙劝道。

“文优,你有和计策?”,那富态男子一听,点了点头,问道。

这儒生男子沉思了一下,说道:“主公,我有一计可令主公成就大事,不知主公可愿听否?”,那儒生男子神秘的笑了笑,对那富态男子说道。

那富态男子急忙点头,那儒生男子在他耳边说了几句,那富态男子一听,两眼放光,好像见到了倾国倾城,绝世美女一般,哈喇子直接留了一地。

“不知主公觉得怎么样”,这个叫做文优的男子淡淡的笑了笑问道。

那富态男子点了点头,眉宇之间存在一丝忧色,问道:“文优,虽然此计甚好,但是如果稍有偏差的话,那我董家可就要遭受灭顶之灾了啊”。

文优点头说道:“按理来说是不会这样的,只要咱们占据东边的虎牢关,汜水关,南边的武关,西边的函谷关,潼关,这五关乃是天下雄关,具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再说了,我们在河东还有大军五万,可为援军”,那男子侃侃而谈,俨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那富态男子一听,也确实是这个样子,犹豫了片刻,对文优说道:“即使如此,那么文优就照此行事吧,记住,只许成功,不许失败”,那男子眼神里露出贪婪和坚定的目光。

“岳父大人放心,小婿定当全力以赴,助岳父大人完成理想”,文优郑重的说道。

“好,我有文优大事可成,哈哈哈哈”,那富态男子得意的说道。

原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奉旨进入司隶剿灭黄巾军的河东太守董卓,刚才那名叫做文优的男子乃是他的女婿,也是他的心腹谋士,李儒。

董卓(?-192年5月22日),字仲颖,陇西临洮(今甘肃省岷县)人。

董卓出生于殷富的地方豪强家庭。当时岷县属于边远地区,与西北羌人的居住地相邻。董卓自小养尊处优,少年时期便形成了一种放纵任性、粗野凶狠的性格。史书载,董卓“少好侠,尝游羌中”,“性粗猛有谋”。

董卓年轻时就曾经到羌人居住地游历,依仗地主豪强的出身和富足的资产,多与羌族部落酋长交往。

董卓不仅体魄健壮,力气过人,还通晓武艺,骑上骏马,能带着两鞋弓箭,左右驰射。他那野蛮凶狠的性格和粗壮强悍的体魄,使得当地人们都畏他三分。不仅乡里人不敢惹他,周边羌人也不敢有丝毫怠慢。

羌族首领豪帅为了保全自己,极力迎合趋附董卓,并且与他结为友好,以求暂时相安无事。地方豪帅们经常带着大量的牲畜和财物前来拜望,与董卓称兄道弟。

他十分熟悉那里的情况,见羌人如此敬畏自己,便寻思如何来利用和控制他们,在羌人中培植和收罗亲信,为自己以后的长远发展打下基础。

于是,在野心趋使下,董卓丝毫不吝惜花费自己的家产,每当羌人豪帅来家作客,他便杀牛宰羊款待羌人豪帅,以取得他们对自己的支持和拥护。

羌人一方面畏服董卓的凶悍,一方面感于董卓的“豪爽”,所以都归附他,愿意听候他调遣。一次,一个羌人豪帅见董卓家的牛羊宰得所剩无几,便从老远的地方赶来上千头牛,赠给董卓。

除了结交羌人,董卓还注意保持自己在当地豪强中的地位和影响,凭着他非凡的才武,拉拢、兼并其他势力,不断巩固和扩大自己的力量。

他经常扮演游侠豪杰的角色,在当地享有“健侠”的美名。同时,董卓还收罗大批失意、落魄的无赖之徒,他们为董卓的义气所感动,后来都一直死心塌地地跟随他。

当时董卓就出任州兵马掾一职,负责带兵巡守边塞,维护地方治安。这样一来,董卓通过控制更多的羌人,为他今后势力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一时之间,董卓成为闻名陇西的风云人物,不管是在官府,还是在民间,董卓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随着自己势力的不断膨胀和地位的相继上升,董卓似乎已不满足于边远豪强的名分,认为自己需要更加广阔的政治空间。于是,他开始进一步蓄积力量,伺机发展。

不久,东汉朝廷急于解决西羌问题。这对于董卓来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发展契机。西羌问题一直是东汉政府最棘手的民族问题:自公元108年(永初二年)开始,羌人就不断发动反叛,涉及范围相当广泛,持续时间也很长久。

汉桓帝年间,西羌问题不仅没有得到丝毫平息,反而声势更加浩大。羌人不堪忍受汉朝地方官吏对他们的残酷剥削和压迫,不断杀死汉人官吏,侵占州县。

而面对羌人的反抗,内忧外患的东汉政府根本就束手无策,只得求救于地方豪强,想借他们的力量来缓解西羌危机。当时,深知董卓底细的陇西地方官吏便极力向朝廷推荐董卓。

公元167年(延熹十年、永康元年),董卓担任羽林郎,统管元郡(汉阳、陇西、安定、北地、上郡、西河)羽林军。不久,他升为军司马,跟从中郎将张奂征讨并州反叛的羌人。

征战中,董卓极力表现自己,充分发挥他勇猛强悍的优势,纵横冲杀,左右开弓,由于战绩突出,因功迁升为郎中,后来又因功升迁为广武(今山西省代县)令、郡守北部都尉(统治四川省汶川县西南大部分地区的官名)、西域戌已校尉(掌管西部各民族事务的官名),一直征拜至并州刺史、河东太守。

至此,董卓可谓平步青云。只是任中郎将后,他在一次镇压黄巾军的战争中惨遭失败,获罪革职,又被贬回陇西。

公元184年(中平元年)冬天,北地郡的先零羌和枹罕县的群贼反叛,拥立羌族北宫伯玉、李文侯为将军,杀死护羌校尉冷征。后来,伯玉和李文侯又劫持金城(今甘肃兰州市西北)汉人边章和韩遂。

在不断的兼并战争中,边章和韩遂势力迅猛增强,不仅杀死了金城太守陈懿,而且还于中平二年以讨伐宦官为名,率领大军,“入寇三辅,侵逼园陵”。

在东汉政权面临被推翻的紧急关头,汉灵帝急忙启用和征派几乎所有强将精兵抵御边章和韩遂的进攻。于是,董卓被重迁中郎将,拜破虏将军,和司空张温、执金吾袁滂、荡寇将军周慎等率领步兵、骑兵共十余万人屯兵美阳(今雍州武功县北),护卫园陵。

当时,边章、韩遂也正好进兵美阳。两军对垒,初一交锋,由于羌兵凶悍勇猛,而且士气旺盛,董卓所率政府军队便遭遇打击,情势不利。

张温等人心急如焚,生怕朝廷怪罪;而董卓却神色自如,劝慰他们说:“现在我们虽然处于不利地位,但只要我们等待时机,稳定情绪,一定能击退敌人。如果连我们当统兵将领的都惊慌失措,势必会动摇军心,给敌人创造进攻我们的机会!”

果然不出董卓所料,十一月中旬某天夜晚,皓月当空,群星灿烂。由于交战双方一直处于相互对峙的紧张状态,除了各自负责戒备的哨兵外,所有士兵都被战争拖累得精疲力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