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三国征天下 > 群雄逐鹿
第两百三十九章 韩馥的心思
作者:皇甫大少  |  字数:2569  |  更新时间:2014-10-30 10:00:01 全文阅读

第二天一大早,此刻的邺城经过昨天的大战,百姓们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生怕遭遇歹人。

冀州府衙,韩馥坐在主位上,李忠则是坐在韩馥右边,而冀州军将领,文官和一众幽州军将领都聚集在这里。

“邓展,此战结果如何?”,李忠先开口问道。

一身销甲的邓展出列抱拳道:“启禀主公,我军一共歼灭黄巾军近七万人,其中俘虏近五万,我军将士死伤超过五百人,而黄巾军大将程远志,邓茂等人被阵斩”,这可是大胜啊,但是一想想幽州军的战力和黄巾军的战力,也就不会感到那么别扭了。邓展乃是虎豹骑的统领,在这所有武将里面他的官职是最高的,由他整理这些实物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而一众冀州文武则是有些惊讶,他们手握三万冀州精锐,却是差一点被攻破了邺城,这让他们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和幽州军的强大。

“主公,我军将士死伤超过一万五千人,其中战死者超过八千人”,冀州大将潘凤出列说道。

韩馥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友若(荀谌字),叔治先生被黄巾军贼人所害,我命你为冀州别驾,管理冀州之事,另外要尽快恢复民生,不得怠慢”,韩馥看着堂下一文人说道。

荀谌,字友若,荀彧的同胞兄弟,在三国志中出场极少,却留下了诸多迷题。

几句话就说得韩馥把翼州拱手相让,别的不说,说客本领不可谓不高2.官渡之战,袁军谋主(袁绍)又以中子熙为幽州,甥高干为并州。

众数十万,以审配、逢纪统军事,田丰、荀谌、许攸为谋主,颜良、文丑为将率,简精卒十万,骑万匹,将攻许。——《袁绍传》袁绍麾下人才济济,让他当谋主(而且别人也认了)总是要有相当能力的。

可是!大家都知道,官渡一战前后,田丰沮授许攸,甚至审配逢纪郭图都干了些啥,唯独不见谋主之一的荀谌的一谋一计,这是为何?

3.兄弟莫辨彧弟谌及同郡辛评、郭图,皆为绍所任。——《荀彧传》荀氏家传曰:衍字休若,彧第三兄。彧第四兄谌,字友若,事见袁绍传。——《荀彧传》裴注

4.不知所踪陈群与孔融论汝、颍人物,群曰:“荀文若、公达、休若、友若、仲豫,当今并无对。”——同上这应该就是三国志中最后一次提到荀谌了:他就像一团迷雾,在诸侯并起之时,为袁绍谋得了一大块地盘,却在袁绍最关键的战役时失踪了。

而在此之后,他是降了曹操,还是顽抗到底,是死于乱军,还是归隐山林?都无法探知了,恐怕是三国里除了左慈之类,最神秘的人物了吧。

“是,主公”,荀谌回答道。

“李历,闵纯,你二人辅助友若尽快消除黄巾对邺城乃至冀州的伤害,让百姓们知道黄巾军已经被剿灭”,韩馥说道。

“是,主公”,两人回答道。

闵纯(?-191年)字伯典,东汉末期的人物,韩馥别驾,在韩馥企图让冀州于袁绍时,曾和耿武及李历一同劝谏韩馥,认为韩馥可以利用军粮把袁绍玩弄于股掌之间而不必寄人篱下,韩馥拒绝采纳。在袁绍将来到冀州时,以刀杖抗拒袁绍而被袁绍命田丰杀害。三国演义中此人被更名为关纯。

“潘凤将军”

“主公”,一身戎装的潘凤沉声道。

“由将军尽快召集溃败的冀州军,加以训练,另外将军还必须要征召五万大军”,韩馥说道。

“是,主公”,潘凤回答道。

反正冀州的大半粮草物资都囤积在邺城,就算其他郡县被黄巾军劫掠一空,虽然会有损失,但却是不会弄到伤筋动骨的地步。

“好了,大家都下去吧,记住要尽快让冀州恢复以往的繁荣稳定”,韩馥最后说道。

“是,主公”,冀州军一系的文武齐声说道。

“韩大人,既然邺城之危以解,那我也该南下剿灭张角余孽了”,李忠起身对韩馥说道。

韩馥也没有拒绝,点了点头,对李忠说道:“这样也好,只是这次冀州军损失惨重,恐怕不能同李将军一起剿灭黄巾贼子了”,语气之中颇为遗憾,不过却带着深深的仇恨之色。

说来也是,大半个冀州被黄巾军攻占,百姓军队死伤惨重,而且黄巾军没攻下一城便犹如蝗虫飞过一般,每城都会被劫掠一空,最终要的是他颇为倚重的谋臣被黄巾军杀害,这让他如何能够释怀。

李忠也明白他的难处,点了点头,便欲离开。

“哦,对了,灵儿想见一见你,说是要感谢你的救命之恩”,韩馥似笑非笑的对李忠说道。

灵儿是谁,或许李忠以前还不知道,但是现在他还能不知道吗?

稍微犹豫了一下,李忠便点了点头。

“邓展,命令大军做好准备,两个时辰后出发,目标,广平”,李忠对邓展说道。

“是,主公”。

其余人见李忠和韩馥有事要谈,也纷纷告辞。

李忠则带着典韦许褚两人跟在韩馥身后朝后院走去。

后院一座凉亭,此刻韩馥的妻子周氏和爱女韩灵儿都坐在这里,只不过韩灵儿好像有些羞涩的模样,水嫩嫩的小脸蛋隐隐有些微红,身为迷人。

屏退了仆人,此刻凉亭里也只有李忠,韩馥,周氏,韩灵儿四人,许褚典韦两人则是在凉亭外站着。

“侄儿见过舅母,表妹”,李忠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们在搞些什么,但是礼数却不能失,于是起身抱拳道。

周氏目不转睛的盯着李忠,越看越是满意,颇有点丈母娘挑女婿的意味,韩馥则是装作没看见,在一旁喝着茶。

“那个舅母,表妹,不知道有什么事吗?”,李忠见每人说话,而且有点受不了周氏的目光,只得硬着头皮说道。

见李忠这副囧样,韩灵儿抿嘴笑了起来,颇有点玩味。

“表哥,灵儿叫表哥前来主要是为了多谢表哥的救命之恩”,韩灵儿也不在逗李忠,轻声说道。

李忠摆了摆手说道:“表妹说哪里话,都是一家人,何必这么见外,要是母亲知道舅舅,表妹有难,我如果救援不力的话,估计母亲也不会饶了我的”,没办法,李忠只得把他的母亲韩氏拿出来当了回挡箭牌。

“不知姑父,姑母怎么样了”,韩灵儿接着李忠的话问道。

“多谢表妹关心,他们都很好”,李忠回答道。

再一次的沉默,李忠有些受不了了,刚想告辞,这边周氏开口说道:“忠儿,舅母也知道你还有大事,也就不多留你了,不如你就留在这里吃一顿午饭再走,你看如何?”。

见韩灵儿那双水汪汪的眸子盯着自己,李忠还能说不吗?只得点点头。

虽然还没到吃午饭的时辰,不过为了好好招待李忠,一桌丰盛的午餐一会儿便摆在了凉亭的桌子上,一条蒸鱼,一只鸡,一盘肉,还有几碟蔬菜和一桶米饭(不要把这里的同当作打水用的那种木桶哦),但却是没有酒。

俗话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由此可见鱼在古代绝对是属于山珍海味级别的食物了。

一顿饭吃得有些沉闷,这就是古代的礼数,吃饭的时候是不能够说话的,尤其是大家族更为苛刻。

李忠也不管那么多,早饭没吃,他正饿着呢?

狼吞虎咽,直接干掉三碗米饭,看得周氏和韩灵儿都有些忍俊不禁,李忠这个样子就像是十辈子没吃过饱饭一样。

”咯“,打了个饱嗝,李忠觉得很是舒服,不过就是有点太憋屈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