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三国征天下 > 群雄逐鹿
第两百一十三章 守户之犬(下)
作者:皇甫大少  |  字数:2694  |  更新时间:2014-10-17 10:00:01 全文阅读

刘备只得说:“方今天下分裂,干戈日起,机会定会再出现,又怎会有所终极呢?若果今后能把握机会,这回之事就不足以为恨了。”

不过,在诸侯争战中刘表始终持中立态度,而同时刘表也不再向中央政府交纳税收。

刘表的自守态度也使得荆州地区避免了许多战火,为当地经济和文化的发展提供了条件。

公元207年(建安十二年),曹操在稳定了中原的局势后开始向南方发展。荆州成为他的第一个进攻目标。

刘表在晚年时,未能妥善处理后嗣的事宜。刘表的两个儿子──刘琦与刘琮都牵涉到嗣子之争的问题上。

最初,刘表因为长子刘琦与自己的相貌长得相似,而十分喜爱他。

但后来刘琮娶了刘表继室蔡夫人的侄女,蔡氏就爱屋及乌,喜爱刘琮而讨厌刘琦。

蔡氏于是经常在刘表面前抵毁刘琦,刘表因为宠信蔡氏,于是逐渐信以为真。

另外,蔡氏之弟蔡瑁及其外甥张允亦得刘表信重,且又与刘琮相善,故此刘琦越感不安。

后来刘琦听从诸葛亮的建议,向刘表请缨代替战死的黄祖出任江夏太守,以求自安。

后来刘表病重,刘琦还归襄阳探望。由于刘琦素来慈孝,张允等人怕其父子二人相见而亲情相感,会令刘表确立刘琦为嗣,于是不许刘琦入内探望,并说:“主公命你镇守江夏,是个非常重任。

如今你留下众兵将于江夏而擅来襄阳,主公知道后必定会加以怒责。此举有伤亲情,最终只会使他的病情恶化,这实在不是孝敬之道啊。”

刘琦被拒诸门外,不能与刘表相见,刘琦只得流涕而去。

而据《英雄记》及《魏书》记载,刘表病危时曾想将荆州让给刘备,刘备不忍趁人之危而再三推却。

公元208年(建安十三年)秋初,曹操开始领兵出发,南征荆州。

同年八月,刘表因背疽发作而身亡,享年六十七岁。

刘表死后,荆州群臣拥立其次子刘琮为继承人。

而刘琮在继位一个月内,因为群臣大多主降曹,于是便在九月向曹操请降,正式结束了刘家父子在荆州的十九年统治。

陈寿曾经说过:“袁绍、刘表,咸有威容、器观,知名当世。表跨蹈汉南,绍鹰扬河朔,然皆外宽内忌,好谋无决,有才而不能用,闻善而不能纳,废嫡立庶,舍礼崇爱,至于后嗣颠蹙,社稷倾覆,非不幸也。”

“不知贤侄来我荆州有什么事吗?”,刘表笑眯眯的问道。

这种人虽然没有进取之心,但对于阴谋权术之类可谓的老来成精,典型的笑面虎。

李忠心里暗自啐了一口,表明却恭恭敬敬的说道:“承谋陛下厚爱,赐婚万年公主于在下,所以小侄前来拜见叔父大人”,李忠不紧不慢的说道。

刘表瞥了李忠一眼,暗自嘀咕,笑道:“前些日子荆州境内多股山贼聚众造反,所以没有去参见贤侄的婚礼,真叫老夫愧对贤侄啊”。

“叔父大人严重了,天下谁人不知叔父大人乃仁义君子,德高望重”,李忠说道。

“贤侄严重了”,刘表很是受用,但却摆了摆手说道。

“贤侄一路赶来定然劳累,我给贤侄准备了一座小院,贤侄可先去休息,稍后老夫再为贤侄接风”,刘表对李忠说道,说的不好听一点这就是要赶人了。

李忠也不是拿着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的人,随即起身道:“多谢叔父,那小侄就先行告退了”,说完还朝大厅里的荆州文武抱了抱拳,带着三人退了出去。

这时一名州牧府仆役来到李忠面前恭敬的说道:“请将军随小人来”。

“多谢”,李忠笑道。

“你们看着李忠有何意图”,等李忠走后,刘表看着堂下众文武,老脸不禁有些傲然,就当今天下来讲,他荆州幅员辽阔,物产丰富,带甲之士数十万,自然是有资本。

众人低头不语。

”异度,你说“,刘表看着应文士说道。

那文士起身出列道:“主公,在下也不得而知,不过相信这李忠却是没有歹意,就算是有,这里不是幽州而是荆州,主公只需派人盯着他,只要他不惹事,咱们就不管,等他走了也就太平了”。

而这文士不是别人,正是刘表手下第一谋士蒯(这个字是kuǎi注音,给大家说明一下)越。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虽说他蒯越足智多谋,但想要猜测到李忠的意图怕还是力有未逮。

刘表想了想也对,于是说道:“张允,你去派人盯着李忠,有什么情况立即回报”,“是”,一名身着销甲的中年汉子起身回答道。

“好了,都退下吧”,刘表似乎有些疲倦,对众人说道。

“对了,李严回来了吗”,刘表转身问道。

“还没有,估计今天晚上就能到”,一名侍者回答道。

“嗯,等他回来之后让他来见我”,刘表说完便离开了。

“异度”,蒯越的弟弟荆州名士蒯良来到蒯越面前,“是兄长啊,有什么事吗”。

虽然是两兄弟,不过却早已分家,但关系却还是相当不错。

两人并肩朝外走去。

“异度莫非真不知道李忠此行的意图”,蒯良颇为疑惑的问道。

蒯越苦笑一声道:“你当我是神仙,只是这李忠的行迹很是可疑,不过我真不知道,单凭此人的为人,绝不可能千里迢迢来拜访主公”。

看这样子也倒不是装出来的,蒯良点点头,但是这疑问却是挥之不去。

蒯越(?-214年),字异度,襄阳中庐(今湖北襄阳西南)人。

蒯越是荆州南郡望族之一、蒯家的代表人物,年轻时颇具名望。

大将军何进也因为听闻他长于计略,于是聘请他作东曹掾。蒯越曾劝何进要先发制人,尽快把宦官杀掉,但何进犹豫不决。

蒯越因而预料何进必会败亡,于是便向何进申请出任为汝阳令。果不其然,何进最后为宦官所害,蒯越却转危为安。

公元190年(初平元年),北军中侯刘表应朝廷命诏赴任荆州刺史,却对当时的局势感到彷徨,因此就在宜城筵请蒯越及其兄长蒯良与同蔡瑁共谋大事。

刘表问道:“此时宗贼横行,民众不附,袁术在南阳又蠢蠢欲动,祸乱至今已经难以解决。我又希望在这里征兵,但怕民众不愿从军,两位有何对策?”

蒯良首先提出只要当政者能够并行仁义,百姓自然会乐于归附,征兵亦不再会是问题。

但蒯越不认同蒯良的说法,而表示:“太平盛世的统治者都是重视仁义,乱世的统治者则会重视权谋。士兵亦是贵精不贵多的,重点在于能够得到他们的忠心及支持。

袁术为人勇有余而智谋决断不足,苏代、贝羽都是一介武夫,根本不必忧虑;然而,宗贼的首领则大多贪婪残暴,其部下对他们也心存忧虑。

我手下有些具备修养及能力的人,只要派遣他们到宗贼首领处加以利诱,宗贼首领们必定率众而来。

然后阁下只要把握时机,诛杀那些残暴无道的,再安抚收编他们的部众。如此一来,本州的军民和百姓,都会因为阁下的恩德而扶老携弱而至。

届时阁下军民归附,就要占据南面的江陵,并且扼守北境的襄阳,那么荆州八郡只要传递檄书就可以平定了。以后,即使袁术等人再拥兵而至,亦无能为力了!”

刘表听完后即大加赞赏蒯越的计策有如臼犯的谋略一般,并采纳了他的计谋。

其后,蒯越总共诱使得五十五个宗贼头目(一说十五人),刘表依从蒯越之前的建议,把他们一并杀掉,吞并他们的部众。

然而,当时江夏贼党张虎、陈生仍然据守襄阳,刘表又派蒯越和庞季前往游说,张、陈二人被说服而答允出降。因此刘表大致得到了荆州的支配权,自此理兵襄阳。而蒯越也因功而被拜为章陵太守、封樊亭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