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三国征天下 > 群雄逐鹿
第一百八十章 文采风流
作者:皇甫大少  |  字数:2634  |  更新时间:2014-10-02 10:00:01 全文阅读

李忠带着大队人马经河间,安平,清河到魏郡,在邺城见过韩馥之后,第二天便继续往南而去。

两天后到达了濮阳县。

在城外十里按扎营寨后,李忠便带着秀儿,贾诩和王越等五十名铁卫便朝濮阳县城而去。

“主公,在下有一疑问”,走在路上,贾诩对李忠说道。

李忠笑了笑对贾诩说道:“先生是否想问我为何不魏郡向东直入河内,而是绕道东郡?”。

贾诩点点头。

“实不相瞒,我觉得咱们的人才还是太少,我想要到这里看看是否有大才,借以招揽之”,李忠说道。

‘多谢主公为在下解惑“,贾诩抱拳道。

李忠摆了摆手道:“先生不必如此”。

濮阳县乃是东郡治所,又地处中原,因此颇为繁华,但是比起洛阳,长安等大城市,还是有很大差距。

一众人走进了一家酒楼。

李忠今天和秀儿一样都是一身书生打扮,李忠英俊不凡,秀儿绝美动人,虽然是男扮女装,但是丝毫掩盖不了哪一张倾世容颜。

牵着秀儿的手,两人在一张靠着窗户的桌子旁坐了下来。

“几位客观要吃点什么”,店小二殷勤的招呼道,一看李忠的打扮,已经王越率领的如狼似虎的铁卫,就是用屁股想都知道李忠的身份不一般。

“把你们这里拿手好菜都上来,另外给我的随从也上几桌好菜,再上十坛好酒”,李忠对店小二说道。

“好嘞,客观您稍等,马上就给您上菜”,小二说完便小跑着离开了。

“文和先生,你也坐吧,王越,你也坐这边”,李忠对王越贾诩两人说道。

两人似乎有什么顾虑似的,却是愣在哪里。

李忠哪里不知道两人心里的想法,臣子怎能同主上同桌而坐,对此李忠也毫无办法。

“好了,这是命令”,李忠无奈的说道。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朝李忠行了一礼坐了下来。

“好了,你们也别站着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哪家的姑娘在抛绣球呢?都坐吧”,李忠对那些铁卫说道。

铁卫们闻言,想笑又不敢笑,也不敢违抗李忠的命令,只好坐了下来。

“先生你看这天下还能太平多久”,过了片刻,李忠看着窗外若有所思的问道。

“主公说得可是外面那些头裹黄巾之人’,贾诩问道。

李忠点头不语。

“其实主公大可不必担心”,贾诩对李忠说道。

“不知先生有何见解”,李忠问道。

“其实栩也关擦了这些人很久,栩发现他们似乎都是有组织的人,并不是零散的,而且我们一路从幽州过来也看到了很多这样的人,但是却不知道他们的意图是什么”,贾诩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好像有所隐瞒。

李忠看了贾诩一眼道:“先生因该知道我这人虽然没有太大的智慧,但是功高震主在我这里是行不通的,还请先生以后多多指教”,知道这老狐狸哪里是不知道,其实还不是为了自保。

李忠的话好像是击碎了贾诩心里的屏障一般,贾诩叹了口气道:“是,主公,在下明白了”。

“你要记住,如高祖那般狡兔死走狗烹的事情我李忠自问是不会做的,希望先生能够明白”。

贾诩沉默的点点头。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李忠叹了口气道。

“主公好文采,但不知还有下文否?”贾诩问道。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李忠轻吟道。

“公子好文采”,大厅内一名儒生模样的男子听完后笑道。

李忠望去,只见这人旁边还坐了一人,两人都是一副儒生打扮,但是另外一人却显得有些瘦弱,此刻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李忠,好似发现了什么一般。

李忠朝两人点了点头,举起酒杯对两人说道:“信口涂鸦之作,当不得兄台如此夸赞”。

“公子过奖了,此句虽然风格迥异,但却颇为顺畅,而且一语道破了现在的局势,在下佩服”,先前那名儒生说道。

“如两位兄台不嫌弃的话,请两位兄台过来一叙,不知两位兄台意下如何啊”,李忠对两人说道。

“既如此,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那名儒生对李忠道,说完便朝李忠走来,而他的同伴却是犹豫了下,也跟了上来。

一旁的铁卫见两人朝李忠走过来,都纷纷起身挡在李忠前面,冷漠的盯着两人。

先前那名儒生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却是看着李忠,没有说话。

“退下”,李忠喝道。

铁卫们听见李忠的命令,愣了愣随即退了下去,但却是没有坐下,眼睛一直看着李忠和那两名儒生。

两名儒生朝李忠抱了抱拳,然后做了下来。

“老子有不是美女,看什么看,都坐下吃饭”,见铁卫们还盯着他和两人,李忠笑骂道。

见惯了李忠的平日表现,铁卫们也都见怪不怪,愣头愣脑的做了下去。

但是同桌的王越却是握紧了手里的宝剑,只要一有不对,他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冲出去斩杀两人。

“让两位见笑了”,李忠对两人抱拳道。

两人摇了摇头,表示对此不在意。

“相逢即是有缘,我敬两位一杯”,李忠举起酒杯对两人笑道。

“多谢兄台”,两人也没有客气,举起酒杯同李忠喝了一杯。

“哈哈哈哈”,满饮一杯后,李忠哈哈大笑了起来,两人也跟着微笑,只不过没有李忠笑的那么夸张罢了。

贾诩依旧是那副不死不活的死人脸,一动不动的坐在角落,眼神有些空洞,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已经去见了佛祖了呢。

“不知兄台是哪里人”,先前那名儒生问道。

“在下幽州人士”,李忠回答道。

“哦”,那名儒生点点头,接着问道:“不知兄台到此何干”,“经商而已”,李忠淡淡道。

那名儒生却是露出怀疑的目光,但却是没有出言反驳。

“今日兄台真是叫我两人打开眼界,我敬兄台一杯,也算是借花献佛了”,那名儒生好像颇有兴致,看得他的同伴都有些不敢相信。

这名儒生平日里都是沉默寡言,哪里像今天这般简直就如同泼妇一般,唠唠叨叨的讲个不停。

几杯酒下肚以后,那名儒生对李忠说道:“不知兄台能否在作一诗”,好像他很看中李忠的才华。

李忠苦笑,他不过是窃取前人的诗词罢了,自己几斤几两还是明白的,但是他感觉得到这两人肯定不简单,因此沉默了片刻便道:“既如此,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希望两位兄台不要见怪”。

“兄台请”,那名儒生抱拳道。

李忠点点头,举起酒杯,沉思了片刻,轻吟道:“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好诗,兄台好文采”,那名儒生大声叫道。

他的同伴也是赞赏似的的点点头。

角落里的贾诩也是诧异的看了李忠一眼,据他所知李忠还没有过什么诗词,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这只老狐狸不禁在心里思索起来。

“兄台谬赞了”,李忠摆了摆手道,显得有些尴尬,只有他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是这次他却是失算了。

“哎,今日一见兄台果然文采非凡,实在是令我等汗颜”,那名儒生诚恳对李忠说道。

李忠干笑了两声,并没有说什么。

倒是一旁的秀儿捂着嘴,好像在偷笑。

李忠瞪了他一眼,然后说道:“秀儿,你可不乖哦,晚上可是要接收惩罚哦”,说完还朝秀儿眨了眨眼睛。

秀儿大羞,他哪里不知道李忠的惩罚是什么意思,心里暗道,我都不知道被惩罚多少次了,不过想到深处却还有一丝期待。

本来就通红的脸庞变得更加红了,就如同初升的朝阳一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