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三国征天下 > 征乌丸
第一百四十八章 袁绍1(求收藏,求打赏)
作者:皇甫大少  |  字数:2567  |  更新时间:2014-09-17 18:55:01 全文阅读

蹇硕心里疑虑不安,写信给中常侍越忠、宋典等人说:“大将军何进兄弟控制朝政,独断专行,如今与天下的党人策划要诛杀先帝左右的亲信,消灭我们。只是因为我统率禁军,所以暂且迟疑。现在应该一起动手,关闭宫门,赶快将何进逮捕处死。”

中常侍郭胜与何进是同郡之人,何太后及何进能有贵宠的地位,他帮了很大的忙,因此他亲近信赖何氏。

郭胜与赵忠等人商议后,拒绝蹇硕的提议,而把蹇硕的信送给何进看。庚午,何进令黄门令逮捕蹇硕,将他处死,于是把禁军全部置于自己指挥之下。

“你有什么事?”,灵帝刘宏面色不悦的问道。

蹇硕唯唯诺诺,答道:“陛下,属下听说前将军李忠不日前大破高句丽十万余大军,不知陛下可知?”,提起这事,刘宏叹了口气道:“没想到我大汉竟然还有如此人物,朕自然是听说了”。

“你怎么想起说这事了”,刘宏问道。

蹇硕皱了皱眉头道:“陛下可知现在天下人都在谈论李忠”,忠心的他提醒道。

“这有什么不妥吗?我大汉有如此能征善战的将军,朕高兴还来不及呢?”,说完刘宏哈哈大笑了起来,显得很是欢喜。

“陛下,那李忠尚且年少,如今有如此声势,难免不会做出什么错事”,蹇硕不无担忧道。

刘宏皱了皱眉头,沉思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那爱卿有何计策”。

“陛下,微臣以为可招李忠入京,如果他没有此意,必定前来,咱们也好将他留在洛阳,如果他有此意,必定不敢前来,咱们也好早做准备”,蹇硕道。

刘宏道:“此计不妥吧”,蹇硕急忙道:“陛下,切不可犹豫啊!一旦那李忠有反意,如等他做大的话,那对陛下来说可就是养虎为患啊“。

思索再三,刘宏点点头道:“好吧,就依你吧”。

蹇硕闻言大喜,连忙道:“陛下英明”,刘宏摆了摆手道:“你看着办吧,别错怪了他,使我大汉臣民寒心”,蹇硕一愣,随即点了点头。

“陛下,那微臣去了”,蹇硕道,刘宏点点头。

来到了尚书台,取了圣旨,蹇硕立即找来了一个亲信,交代了一番,然后望北而去。

“嘿,你听说了吗?前将军又击败东部的胡虏了”,洛阳茶馆内,一名青年兴奋的说道。

“是啊,是啊,我也听说了。前将军真是替咱们大汉出了一口气啊”,他的一名同伴接着说道。

随即整个茶馆都知道了这事,高句丽大胜,使得所有大汉百姓欢呼不已,可是却有人担心了。

洛阳司空府。

“大哥,你对这个李忠怎么看”,一名文士对身边一人说道,此人年纪同他差不多大,但是那双有神的双眼,却透露出一丝森寒。

此人就是袁逢,袁绍,袁术的父亲,而刚才那人乃是他的弟弟袁槐,官至师徒,袁家可谓是大汉第一家。

袁逢字周阳,东汉大臣。后汉汝南汝阳人,袁彭之侄,袁绍和袁术的生父,以宽厚笃诚著称于时。灵帝时任太仆,后为司空、执金吾。朝廷以逢尝为三老,死后赐赉甚厚,谥曰宣父侯。

“李忠小儿甚为可恶,竟然撤掉了咱们在幽州的许多门生,此人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却颇有本事,先是败乌丸于塞北,这次再败高句丽于辽东,此子声势以起,想要对付他颇为不易”,袁逢分析道。

袁槐点点头道:“那大哥咱们就什么都不做吗?”。

袁逢摇了摇头道:“虽然咱们动不了他,但是有人可以啊”,说完便向上指了指。

袁槐猛地一点头,问道:“大哥说的是天子”,袁逢点点头,背着袁槐,双手背在身后,看着窗外道:“自古以来便是所谓功高震主,此子虽然聪明,但是却少了一些为人之道,处世之法。哎!”,袁逢叹了口气,不知道是为李忠呢还是为他自己。

“这样吧,让本初(袁绍字)到冀州做渤海太守,监视李忠”,袁逢道。

袁槐点了点头,道:“本初生性聪颖,定能当此大任”,虽然袁绍乃是庶子,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袁逢又是一阵叹息。

“本初最近在做什么”,袁逢问道。

“经常同曹操一些世家公子来往,”,“就是曹嵩的儿子”,袁逢问道。

袁槐点点头。

“来人”,“老爷”,袁逢府管家袁复进来抱拳道。

“将本初唤来,就说我有事找他”,“是,老爷”,应诺一声后,袁复快步离开了房间。

“公子,老爷叫你过去”,司空府一座小院,这就是袁绍的住处。

只见一青年面色颇为硬朗,棱角分明,身材高大,一身大红色长衫穿着身上颇有一点威武之气,整个人看起来虽然算不上帅气,但也颇为威武英俊,此人就是袁逢长子袁绍袁本初。

袁绍(?-202年),字本初,汝南汝阳(今河南省周口市商水县袁老乡袁老村)人。司空袁逢之子,汉末著名军阀。

袁绍出身于东汉后期一个势倾天下的官宦世家。从他的高祖父袁安起,四世之中有五人官拜三公。

父亲袁逢,官拜司空。叔父袁隗,官拜司徒。伯父袁成,官拜左中郎将,早逝。袁绍庶出,过继于袁成一房。

袁绍生得英俊威武,甚得袁逢、袁隗喜爱。凭借世资,年少为郎,袁绍不到二十岁已出任濮阳县长。不久,因母亲病故服丧,接着又补服父丧,前后共六年。之后,袁绍拒绝朝廷辟召,隐居在洛阳。

这时是东汉统治日趋黑暗的年代,宦官专政愈演愈烈,残酷迫害以官僚士大夫和太学生为代表的“党人”。

袁绍虽自称隐居,表面上不妄通宾客,其实在暗中结交党人和侠义之士,如张邈、何颙、许攸等人。

张邈是大名鼎鼎的党人,“八厨”之一。何颙也是党人,与党人领袖陈蕃、李膺(两人都为是三俊之一)过从甚密,在党锢之祸中,常常一年中几次私入洛阳,与袁绍商量对策,帮助党人避难。

而许攸同样是反对宦官斗争的积极参与者。袁绍的密友中,还有曹操,他们结成了一个以反宦官专政为目的的政治集团。

袁绍的活动引起了宦官的注意,中常侍赵忠愤愤然地警告说:“袁本初抬高身价,不应朝廷辟召,专养亡命徒,他到底想干什么!”袁隗听到风声,于是斥责袁绍说:“你这是准备破灭我们袁家!”但袁绍依然不为所动。

公元184年(中平元年),黄巾起义爆发以后,东汉朝廷被迫取消党禁,大赦天下党人。袁绍这才应大将军何进的辟召。

何进是汉灵帝刘宏皇后的异母兄,以外戚贵显,统领左右羽林军,对宦官专政不满。袁绍有意借何进之力除掉宦官,而何进因袁氏门第显赫,也很信任袁绍。

从此,两人关系非同一般。当时,宦官的势力仍然很大,中常侍赵忠、张让等并封侯爵。郎中张钧上书痛斥宦官专政之害,竟被捕杀狱中。

公元188年(中平五年),东汉朝廷另组西园新军,置八校尉。袁绍被任命为中军校尉,曹操为典军校尉。但大权掌握在宦官、上军校尉蹇硕手中,连大将军何进也要听从他的调度指挥。

公元189年(中平六年)四月,汉灵帝病重,太子未立。在皇位继承问题上,宦官与外戚何进的矛盾激化了。

汉灵帝有两个儿子:一个是何皇后所生,名刘辩;另一个是王美人所生,名刘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