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三国征天下 > 幽州牧
第六十四章 被埋没的人才5,6
作者:皇甫大少  |  字数:2066  |  更新时间:2014-06-26 17:39:20 全文阅读

“这是邓展”,李文笑眯眯的看着李忠说道,听李文说完后,李忠又是吃了一惊,看着李文的眼神都有些凌厉了,好像要把李文的心看透一样,李文也觉察到,于是微笑的看着李忠,李忠无奈只得收回了眼神,看着眼前的又一个牛人,就你小子还想跟我斗,哼,李文在心里有些得意的笑道。

这邓展和王越两人一样,都是差不多30岁的样子,但是邓展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练家子,而且武艺很高的那种人,让李忠心里是又惊又喜,心中对李文又多了一丝疑惑,总觉得那里不对劲,但却又说不出来,李忠摇了摇头,哎,不去想这些了。

三国曹魏将领(在《三国志·武帝纪》中曾被误记成“乐乡侯刘展”)。建安中,官任奋威将军,受封乐乡侯。建安十八年,邓展与刘勋、刘若、夏侯惇、王忠、鲜于辅等众将上书劝曹操进爵魏公。

汉书叙例【颜师古作】记载:诸家注释,虽见名氏,至于爵里,颇或难知。传无所存,具列如左:.......邓展、南阳人,魏建安中为奋威将军,封高乐乡侯。

邓展注过汉书,可见他还是有一定的文化素质的,不是一般的粗鲁武将。

邓展精研武术,擅于运用各种兵器,而且还能空手入白刃。曹丕一向听说邓展有武艺,就和邓展谈论起剑术,谈着谈着曹丕说:“我过去对剑术曾经有过研究,而且也得到高明的传授,我觉得你刚才所说的某处是不对的。”邓展听了曹丕的话,很不服气,要求和曹丕在实战中较量一下。此时,正是酒酣耳热之后,大家正在吃甘蔗,于是就以甘蔗为剑,下殿后对打起来,几个回合下来,曹丕连续三次都击中邓展的手臂,左右皆大笑起来。邓展不觉脸红,更不服气,要求再来一次。曹丕就故意说:“我的剑快而集中,很难击中对方的面部,因此只是打中了你的手臂。”邓展说:“别说了,我们再来一次吧。”曹丕知道这次邓展一定会突然间向中路猛攻,就装假不经意地向邓进击,邓展果然如曹丕所料,猛地冲杀过来,曹丕却迅速退步闪过。出手如风,从上方截击,一下打中邓展的额角,这一下使得一同喝酒的人都禁不住惊叫起来。

这一幕比剑结束后,曹丕和邓展二人还座继续畅饮,曹丕笑着对邓展说:“从前有一个名医叫杨庆的,他曾叫淳于意将自己的旧秘方全部抛弃,另外教授他的秘术,我看邓将军还是把旧技抛弃,接受新的重要的击剑方法吧。”话音刚落,满座都不禁欢笑起来。

在官渡之战时作为曹操的贴身护卫。在平定袁谭之战中,袁军背水一战,曹军初时因为轻敌而节节败退。这时曹操下令全军出击,邓展提刀直冲向前,曾被一百多人围住也不伤一根毫毛,最终一人斩杀数百袁军,使曹军士气大振,最终获得胜利。

约在建安末,邓展卒。

对于这样的人才,李忠当然是不想放过了,看李文好像也是要把他给自己,李忠心里一阵暗喜,这次可赚大了,哈哈。

“怎么样,这回不用问我他是谁了吧,恩”,李文看着李忠笑眯眯的说道。什么叫我不知道他是谁,我能不知道,等等,他,怎么知道我知道的,难道,不可能,李忠放弃了刚才内心的想法,因为他自己也被他的这个想法吓了一条。

李忠回过神来对李文摇了摇头,然后看着邓展。

“邓展拜见主公”,邓展向李忠下跪,然后说道。果然如此,李忠在心里想到,但是手上却没有停下来,连忙扶起邓展,不住的点头,然后又拉过来王越,握着两人的手真诚的说道:“以后忠的性命就托付给两位了”,“主公放心,属下就是死也会保护主公周全”,两人郑重的对李忠说道。李忠高兴的点点头,看着两人。

“王越”,突然李忠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对王越喊道,“主公有何吩咐”,王越躬身答道。“你有没有一个叫史阿的徒弟?”,王越听到李忠如此问他,先生转头看了李文一眼,见他摇摇头,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他这才转过头一脸诧异的回到道:“是”,恩,李忠点点头,“你觉得此人可信吗?”,“主公放心,若主公要用他,属下敢用性命为其担保”,李忠看着王越一脸郑重的对自己说也是点点头。

关于史阿,历史上的记载很少,但却无可否认,此人也是一名被埋没了的人才。

曹丕在《典论·自叙》中说:“余又学击剑,阅师多矣,四方之法各异,唯京师为善。桓、灵之间,有虎贲王越善斯术,称於京师。河南史阿言昔与越游,具得其法,余从阿学精熟。尝与平虏将军刘勋、奋威将军邓展等共饮,宿闻展善有手臂,晓五兵,又称其能空手入白刃。余与论剑良久,谓将军非法也,余顾尝好之,又得善术,因求与余对。

只说了他是王越的徒弟,昔日曾经教过魏帝曹丕剑术。

李忠思索了一阵后,对王越说道:“既然你如此信任他,那这样吧,你先叫他到我的身边做一护卫,不知他可愿意”,王越一听李忠要史阿做他的贴身护卫,也是很高兴,这表明李忠信任他,于是对李忠说道;“主公放心,我想史阿他是愿意的”,李忠笑着点点头,然后对两人说道:"两位先下去休息一下,我等会儿在找两位“,“是,主公,我等告退”,两人点点头,朝李忠和李文行了一礼,然后离开了。

“父亲,孩儿心中有些疑惑,不知父亲能否为我解惑”,等两人出去后,李忠对李文说道。李文又那里不知道李忠想问什么,看着李忠,然后站了起来,没有与他说话,只是往外走去。

“以后你会知道的,哈哈哈哈”,等走到了门口,李文头也不回的说道,然后大笑着离开了。只留下满脸疑惑的李忠一个人站在那里看着李文远去的背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