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锻神 > 正文
第一章 日食
作者:风狂笑  |  字数:3905  |  更新时间:2014-02-28 15:10:07 全文阅读

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在天空下伸展着,曲折蜿蜒,起伏不定,就像是那虚无而又伟大的创造之主,凭空缔造出来的一般,仅仅是看着,就足以让人生出一股震撼。

“亚瑟……”

动听的呼唤声从远方传来,在这曲折蜿蜒的山脉之下,引起了阵阵回音。

山脉的下方,站起了一个小孩子,他的个头并不高大,面貌也很是平凡,唯有那一双漆黑瞳孔的双眼还算明亮,似乎蕴含着一股不符年龄的冷静。

他转头看了看那晴朗的天空,轻轻的叹息一声,然后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带着关心的问道,“亚瑟,你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

“妈妈,该做的事情我都做完了,所以到这里来待一会儿。”亚瑟乖巧的说道。

“哎,回去吧。”

爱琳拉着自己儿子的手,向着自己的家中走去。

亚瑟是爱琳的唯一儿子,从一出生就特别的聪明,基本上没有让她这个女人操过什么心,不过随着亚瑟的成长,他也越来越像他的父亲,是以每次看着亚瑟的脸庞,爱琳都会有着一种心痛的怀念。

他们一对母子生活在奥列图,纳斯卡多男爵的庄园之中,虽然男爵是整个神圣帝国之中最为低等的爵位,领地不大,但是对于他们这种平民来说,奥列图男爵就是他们能够见到的最大贵族了。

在五十年前,这里本来是一片荒凉的地域,正是奥列图男爵的父亲,在战场上获得了足够的功勋,被神圣帝国赐予了男爵的爵位之后,才带了数十位残疾的帝国战士,来到了这里,花费了十几年的时间,才建立了一片属于他们的家园。

男爵的父亲逝去之后,奥列图就继承了父亲的爵位和这片领地。

在这里,除了奥列图男爵和他的家人之外,剩下的就是像爱琳一样的平民了。

当然,平民们为了生活,也经常在奥列图男爵的家中做些事情,以图能够换取足够的报酬。

好在的是,男爵很和善,并不是一个黑心的贵族,每一次做完应该做的活之后,人们总是能够得到足够的酬劳,养活自己。

在这里,只要够勤奋,就可以吃得上饱饭。

爱琳是五十年前的一个残疾战士的女儿,她从小就在没有母亲的情况下生活,养成了独立坚强的性格,最后成家,生子,早就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但让她悲伤的是,在怀孕的时候,自己的父亲因为当年在战场上的伤痛发作,去世了,而自己的男人,也因为得了哮喘死亡。

没办法,在这个偏僻而又贫瘠的地方,吃饱饭就已经是恩赐,至于哮喘,那就相当于绝症,谁也没办法治疗的。

不过让她欣慰的是,自己的孩子,亚瑟,勤劳又懂事,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帮妈妈干活了,减轻了她的不少负担。

可亚瑟有一个让她不能理解的习惯,那就是太过孤单,根本就不和其他的孩子交谈,闲暇的时候,总是会跑到那山脉之中待着。

如果艾琳不去呼喊的话,亚瑟甚至能够一天一夜不回来。

爱琳经常在想,如果亚瑟能够多和其他的孩子玩耍一些,开朗一些,那么她就再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拉着儿子幼小的手掌,朝着自己的家中走去,可就在这时,爱琳和亚瑟的眼前,突然昏暗了下来,母子二人下意识的抬起头,顿时就看见原本散发着强烈光芒的太阳,竟然渐渐的被黑色覆盖,好像被一张漆黑恐怖的大嘴,疯狂的吞噬着。

爱琳的身体发起了抖,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未知和茫然的恐怖,大脑一片空白,但或许是母亲的本能发挥了作用,她一把就抱起了自己的儿子,向着家的方向飞快跑去。

就在爱琳奔跑的时候,数声惊恐慌乱的大叫也开始传出,无数的平民,在此刻全都露出了害怕之色,慌张的向着他们的家园方向奔跑着,甚至有的人,已经瘫在了地面上,一动不动,似乎被吓傻了。

亚瑟幼小的身子被母亲抱着,不过他并没有半点的慌张和害怕,也没有哭泣和大叫,只是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天空,眼中闪过了一丝极为复杂的光芒。

昏黄黑暗的景象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时间的推移,天空再次晴朗了起来,一切似乎与之前没有什么区别。

而平民们的慌张和恐惧,也开始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所有的人都开始讨论,刚才那天空之中的昏黄景象是怎么一回事,并且在讨论的时候,神色间还有着一丝丝的恐怖余韵,似乎很是后怕。

不一会儿,奥列图男爵庄园中的护卫跑了出来,向着所有的人传递了一条来自于夫人的命令。

在男爵从帝国返回之前,任何人,都不许胡乱议论刚才的景象,有违者,罚一个银币。

一个银币!

这对于贵族来说可能连一杯酒都买不起,但是对于平民们来说,却是足够让他们一家人吃喝一个月的了。

是以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巴,表明了自己坚决不说的态度。

夜,月上中天,正是人们在睡梦之中最为香甜的时刻。

可就在这香甜的时刻之中,一道瘦小的身影,却突然出现在了贵族庄园的门前。

若是有熟人见到这瘦小人影的面貌,定然能够一眼认出来,这是亚瑟。

不过此刻的亚瑟,眼中却不停闪烁着紧张和凝重的光华,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当眼中的光华闪动到一个极限的时候,他的双目就微微的一闭,良久之后,才再次挣开。

再次睁开双眼,亚瑟本来的凝重和紧张,在此刻已经变为了冷静和坚定。

他瘦小的身影,一下就伏在了地面上,剥开无数的草丛,发现了一个不大的小洞。

然后他直接钻了进去。

一阵蠕动之后,终于,庄园的内部,迎来了一个瘦小的身影。

这个洞,是奥列图男爵庄园的宠物洞。

说得直白一点,就是狗洞。

奥列图男爵喜欢动物,这是整个领地的民众都知道的事情,而庄园之中的雪白小狗,可爱无比,更是博得了平民之中的小孩子喜欢。

为了时常能够见到可爱的的小狗,孩子们偷偷的在庄园的墙角挖了一个小洞,而亚瑟,就是当初得知这件事情,却一直没有参与的一员。

现在,他倒是参与了,而且参与的比谁都深刻。

这不禁让亚瑟有了一些苦笑。

但紧跟着,他脸上的神色就开始恢复平静,身影微微弓着,像是做贼一般,悄悄的靠近了一间房屋。

细微的摸索声开始出现,几乎是三下两下,本来固定无比的房门,就已经微微打开了一个缝隙。

这个缝隙,刚好就够一个小孩子进去。

没有犹豫,亚瑟的身体微微一动,就已经贴了进去,并且还专门拿了一块石头固定了缝隙。

又是向外看了看,发现一切安静,他瘦小的身影才转过了身躯。

映入眼前的,是在黑暗之中都散发着点点寒芒的成堆武器。

毫无疑问,这就是奥列图男爵庄园之中的护卫武器库了。

目光在武器上观察了一会儿,亚瑟突然叹了口气。

他似乎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东西。

可就在他摇了摇头,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道幽暗的光华,却突然闪动了一下。

亚瑟的身体顿时一震,随即深深的呼吸了几下,一点点的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他在对着自己的心里说,我不想再这样生活下去了,真的不想。

然后,他就缓缓的走到了那堆武器旁边,目中满是警惕的观察着。

唰!

又是一道光华闪过,而亚瑟的双目,也是在这一刻露出精光,迅速的确定了光华所处的位置。

他颤抖的伸出了自己的左手,向着那道光华闪过的地方摸去……

按理说,未知,总是让人感觉到可怕的。

而亚瑟现在的表现无疑也很害怕。

但是害怕,却依旧不能阻止他。

那到底是什么,给了他这种面对未知的勇气呢?

亚瑟的名字叫亚瑟。

但是在上一辈子,他叫的却不是这个名字。

甚至他的摸样,也不是现在的摸样。

唯一有些相同的是,两辈子他都生活在一个单亲的家庭。

上辈子的记忆,有些已经淡出了他的脑海,但有些,却还是让他记得很深刻,所以在这个世界出生之后,他经常回忆一些上辈子的事情,也并不喜欢现在平淡而又无聊的生活。

可是,当他想要努力改变现状的时候,却茫然的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努力的前提。

上辈子,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经历了一个普通人应该经历的东西,除了深沉的阅历之外,他没有任何多余的知识。

或许有,但在这个世界,却完全的用不到。

他不会打铁,不会种田,甚至连最基本的文字,他认的也是不全。

因为在这个偏僻的地方,是没有老师的。

而他的母亲,仅仅是一位勤劳善良的普通妇人罢了,虽然针线活在这个地方堪称第一,但他真的不想学习这种本领。

只是时局不同,处境不同,在现实生活的压迫之下,他最终还是选择了行动,整天跑到庄园的武器库之中,做一些擦拭武器的工作。

而每当一天的工作完毕之后,他就会前往那巍峨的山脉,看着那令人震撼的景象,回想着以前的生活。

或许他是在借着这种回想,来抚慰一下自己不甘而又无聊的精神。

可就在这一天,发生了日食。

虽然当地的人说这个代表了灾难,但是对亚瑟来说,这却是一个让自己振奋的机会。

因为在天地间一片昏暗的时候,他发现了从天而降的一道细微光华,坠入了这个武器库。

所以,他不惜冒着触犯贵族威严的风险,来到了这里。

为的,就是想要看一看,那道光华是什么。

甚至他的心里还在渴求,那道光华,会改变自己现有的生活状态。

一阵剧痛,突然间出现在了他的食指!

这让他忍不住想要大叫,但是理智,却拼命的压制了大叫的冲动。

平民私自潜入贵族武器库,按照帝国律法,是死罪!

就算奥列图男爵为人善良,但亚瑟也可以肯定,男爵不会善良到放过一个在夜晚偷偷潜入他庄园的家伙。

哪怕这个家伙,是一个小孩子。

所以,他拼命的忍住痛苦。

好在的是,痛苦来的快,去得也快。

当疼痛不在出现的时候,亚瑟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不敢再多想,甚至也不敢在有丝毫停留,向着来时的路线,原路返回。

哪怕有着再不甘心的情绪,但在面临这种事关生死的大事之下,他也要离开。

缓缓的推开了房门,发现母亲睡得熟。

见此,亚瑟轻轻的松了一口气,随即爬到了自己的床上,看向了自己的左手食指。

一切都很正常,皮肤上也没有破裂的痕迹,似乎刚才的剧痛,根本就是他的幻觉一般。

但是他可以非常的肯定,那股剧痛,绝对不是幻觉。

不过,他找不到任何证据而已。

“算了,不知道最好,以后冒险的事情,还是要少做。”

一个念头划过了他的脑海,紧跟着,就是紧张之后的疲惫,疼痛之后的困倦涌上,这让他渐渐的进入了梦乡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他,好像看到了一个人影。

不是自己的母亲!

在第一时间,亚瑟就知道了面前的人不是自己的任何熟人。

所以他谨慎的没有动作。

对方也没有动作。

僵持了一会儿,亚瑟的耐心渐渐失去,猛然挣开了双眼。

“你好,我叫神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