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笑傲之西岳灵风 > 以武会友
书友同人:刘菁订亲前后那些事儿
作者:燃冰  |  字数:8796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书友同人

作者:别让孤独太寂寞

刘家既是一方豪门,自是该有身为大户人家特有的标志--大宅子,刘家大宅很大,非常大,外面看朱漆红瓦,阁楼林立,内里看亭台水榭,长廊小院,错落有致,时值暮春,入眼尽是一派生气勃勃姹紫嫣红的缤纷景象,置身其中,便仿佛身处一片花的海洋。

刘府大宅的设计建造颇有些后世园林的感觉,清幽静谧,一派宁静祥和之意。

此时正值刘正风在前院招待岳不群夫妇,并就儿女婚事进行初步商谈,而在宅子深处的后院里,这里却不同于前院,穿梭于楼廊之间的尽是些丫鬟婆侍,家丁仆役是绝然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此处确是刘府诸多女眷的住所了。

在这深深庭院的西角有一栋双层小阁楼,与其他阁楼的安静不同,这栋小楼里却是隐隐地会不时传来几段琴声,轻快婉转,甚是动听。

离得近了,才发现那琴声竟是从绣楼东面的窗子里悄悄溜出的,那扇窗窗前隔着薄薄地一层帘子,看不清内里,但从那淡粉的帘子却不难知道这屋子的主人显是个女子。

晨间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纱帘子洒进里屋,暖洋洋的感觉,室内洁净明亮,木质地板打扫得一尘不染,这房间不大,布置得却甚是温馨,淡粉的基调辅以青色的点缀,无不透露着主人青春活泼的性子。

这小楼便是刘府千金刘大小姐的香闺绣楼,那传出悦耳琴音的屋子自然便是女儿家的闺房了,琴声正是出自刘大小姐之手。

此间也正是刘大小姐的晨练时刻,身为刘正风之长女,在其爹爹的耳濡目染之下,刘大小姐自是自小就对音乐喜爱有加,但和她爹爹不同的是,刘大小姐却是独独钟爱琴曲而非洞箫,所幸的是,刘正风在抚琴一途也颇有造诣,因此也就随了爱女的喜好教她琴技,如此,寒来暑往,刘大小姐自懂事起,便会每日晨间小练上一个时辰。

终于,那琴声在一段悠长的尾音之后渐渐地停歇了,又过了小一会儿,绣楼向阳的窗帘却是被一只洁净白皙的小手给掀了起来,从里露出一张温柔秀美的脸庞,细细地眉,小巧精致的鼻子,樱唇小嘴,一双眸子格外灵动,默默顾盼间隐有荧光流动,那少女手扶帘子,细细的打量着院子里的风景,嘴角挂着灵动的笑容,忽然,她突地没来由狡黠一笑,下一刻小手便放下了纱帘,娇小的身影也随之消失在了窗前。

顺着她刚才的目光看过去,却是见着远远的长廊里,向着绣楼地方向急匆匆地行来一个小丫鬟,兴许是走得急了,小丫鬟小脸红扑扑的,配上她娇小精致的面容,可爱极了。一路上,不断的有往来的其他丫鬟姐妹向她打招呼,她却是只点头示意,蹙着秀眉,模样甚是着急,不消片刻,小丫鬟并冲进了刘大小姐的绣楼,刚蹬上楼梯便开口急急唤道:“大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如此唤了几声,却不见有人回应,上得楼来冲进房里,却哪里见到她口中的大小姐人影,小丫鬟在闺房里寻了一圈,还是没找着大小姐,急得额上隐隐有香汗沁出,她边寻边自顾自地喃喃自语:“奇怪了,大小姐不是每日此间都刚好练完琴的吗?”

她正转身准备下楼去寻,背后却是一阵香风传来,接着便是一双玉手蒙上了她的眼睛,小丫鬟猝不及防,下意识地吓得惊啊了一声,下一刻便又急叫道:“大小姐,你又吓我,讨厌死了!”

后面那人先是嘻嘻一笑,然后背着小手从她身后转出,小嘴一撇嘀咕道:“谁让你这丫头那么笨,我每次都用同一招,你却每次都被吓得半死。”

语声清脆,如银铃般悦耳动听。“才不是,我,我只是胆儿小嘛,我又不像大小姐你这般的武林高手。”小丫鬟低头弱弱地辩解着,有些不服气。

“高手?你这小丫头片子就会埋汰我,我哪里能算是高手了。”大小姐听亲如姐妹的贴身小侍女赞她是武林高手,觉得有趣有些想笑,同时又有些丧气,她伸手拨弄床前的流苏,语声带着淡淡的失落。

“啊,像大小姐你这般高来高去的,也不能算作高手吗?那真正的高手岂不是更厉害?!”小丫头睁圆了骨碌碌的清澈眸子惊讶问道。“那是自然,听爹爹说,连他那样的身手在江湖上也不敢托大,更何况是我这两下子,怕是离着那境界还差上十万八千里呢。”

大小姐点点头,接着又是叹了口气,她迈开小脚,在闺房里无聊的跺着步子。“天哪,老爷已经那么厉害了,那真正的高手不是更骇人,大小姐,我好想见一见他们哦,江湖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小丫头手捧胸口满心的憧憬。

“得了吧你,尽做些白日梦,就你那小胆儿,怕是还没走近江湖,就要被吓哭了,爹爹说了,江湖太凶险太血腥,整日里都是不断的杀伐与阴谋算计,不适合我们女儿家,即便学些功夫,也只是为防身之用。”

大小姐看小丫鬟样子有趣,给了她一个小板栗,轻笑道。“这样啊,那还是不要见了,我最怕见血了。环儿这辈子就给大小姐你当小丫鬟,哪也不去,大小姐你可不能丢下我!”

小丫头听大小姐说江湖如此可怕,忙一把抱紧大小姐胳膊,皱着可爱的小脸蛋怯怯的央求道,那模样,仿佛下一刻便要被抛弃投身那吃人的江湖。

“看把你吓的,我还能赶你走了不成,就没见过你这么胆小的。好了,好了,不谈这些了,那江湖离着我们不知有多遥远呢,你怕些什么。对了,环儿,看你刚才慌慌张张地样子,又怎么啦?”看小丫头没来由地怕成这样,大小姐啼笑皆非,却也只得细声安抚,随后想起刚才她急匆匆跑进来寻她的样子,又疑惑地问道。

“哎呀,差点忘了,大小姐,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儿了!”经大小姐这一提醒,迷糊的小丫头环儿这才想起正事儿来,她一拍额头,摇晃着大小姐手臂,急急叫道。

“到底何事?把你急成这样,和你说了多少遍了,我们女儿家要矜持,你总改不了这性子,将来看你怎么嫁人。”大小姐摇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这闺中小姐妹总是这般,一惊一乍的,静不下来。“哎呀,大小姐,你弄错了啦,不是我要嫁人,是你要嫁人了啦!”环儿听大小姐这般说,却是更急了,急急地纠正她道。

“你这丫头,说你嫁人,怎么无端端地扯到我身上来了。你不愿嫁人,我不说便罢,你却还要拿我开玩笑,找打是吧?”大小姐却是不信她话,自以为她是像平日里一般和她玩笑,轻嗔着薄斥道。小脸蛋却是晕上些粉红,煞是好看,毕竟还是个待字闺中的小姑娘,这般敏感的话题,即便是此时房中就只她姐妹二人,也是有些羞涩。

“大小姐!不是玩笑,是真的!我方才在前院听家丁们议论说,老爷已经把你许了人啦!”环儿见大小姐兀自羞涩低头,却是不信自己,急得团团转,拉着她手匆匆解释。

“啊?!真的?!”大小姐有些信了,倏地抬头,惊问道,小脸却是刷地绯红似血。

“嗯,嗯!”小丫头睁着大眼睛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应她。

“呀!”见环儿表情如此认真笃定,大小姐却是一下子惊得懵了,她睁大眼睛,愣愣地立在原地,脸儿时红时白,时而羞涩时而惊恐时而又茫然无措时而又隐隐地有些期待,却是不知哪一种心情才是她此时此刻内心里的真实写照了。

“大小姐,大小姐,你怎地了?你没事吧?你别吓环儿呀。。。”环儿在边上看着大小姐如此像失了魂儿般一动不动,心里害怕,急忙摇着她手臂不停唤她。

“无事,环儿,你别担心,我没事。”大小姐回过神来,见着环儿担心的样子,勉力一笑,拍拍她小手,轻声安抚她。接着,她转身走向自己的绣床,轻抚裙摆沿着床檐缓缓坐下,低着头,也不知在想着些什么,只是那脸上殷红,却是一刻也不曾褪下。

环儿见着大小姐这般,虽是仍有些担心,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说到底,她也只是个黄花闺女,对此哪里有一丝一毫的经验。只得走过去大小姐身旁,弱弱地问道:“大小姐,你,你是害怕吗?”

“嗯,是有一点。”大小姐轻轻点头,低低的应了一句。她小手一会揉弄衣角,一会又紧抓着粉红的床帘子不放,就连那娇小的玲珑身子,也是隐约可见地在轻轻颤抖着,十足地紧张到了极点的样子。

想想也是,这前一刻自己都还是个无忧无虑的云英姑娘,下一刻,便因着自家爹爹的一句话便已身有所属了,而自己与那许下的未来夫君却是连一面都不曾见过,对于那人,姓甚名谁,是丑是美,品性是好是坏,全然不知。这对于一个青涩的小姑娘而言,要是心里能不紧张不害怕,那才叫怪事。

“大小姐,你的脸好红好红的哦。”环儿就站在大小姐身边,把大小姐的一切小动作都看在眼里,她从未见过素日里恬静温柔的大小姐如此紧张无措过,感到好笑之余,顿起顽皮之心,于是俯下身子伸头凑到大小姐面前,促黠笑道。

“啊?有吗?”大小姐此时正值芳心大乱之际,哪里还能正常思维,闻言,双手不自觉地捂上面颊,却果真感觉脸上烫的不行,顿时嘤咛一声羞得又是低下头去。

“嘻嘻,大小姐,你怎地不问问我未来姑爷是谁啊?”见大小姐头都快低到胸口了,小丫头环儿却是不打算就此放过她,继续打趣道。

“什…什么姑爷,死丫头,说话没羞没臊的,小心我罚你。”乍一听到‘未来姑爷’这四个字眼,大小姐心头猛跳,又是一声嘤咛,嫀首终是埋进了胸口。

“嘻嘻,自然是未来姑爷,等大小姐将来过门了,那就得称作姑爷了呢!”对于大小姐羞涩得险些晕过去的样子,小环儿却是视而不见,依旧不依不饶,一边点头一边煞有其事地认真道。

“臭丫头,你还说!不准说!不准说!”大小姐羞得实在不行了,她一下捂住自己的耳朵,拼命得摇着头,似乎这样就能听不进小丫头的调笑似的。

环儿见着大小姐这般可爱的样子,终是忍不住咯咯娇笑起来,而大小姐自己也是停下身子扑哧一笑,接着便是身子一扑倒在了床上,用丝被捂住了脸颊。

“大小姐,你真就不想知道老爷给你选的夫婿是谁吗?”闹了一阵,环儿见大小姐只顾着羞涩,却始终不问其他,不由得疑惑问道。床上传来一阵窸窣之声,过了许久,才听大小姐低低的声音传来,“你…你且说来听听,那…那人是谁?”

“那人?那人是哪人?大小姐,你说得明白些,环儿听不懂你说的是谁。”环儿听大小姐终是忍不住问了,心里暗笑,却在床边故作疑惑的问道。“死丫头,你…你是故意的!我不饶你!你…你说不说,不说便罢,反…反正我也不想听。”床上传来大小姐一阵的轻嗔薄斥,却怎么听怎么有些言不由衷。

“咯咯,好了,好了,大小姐,别生气,我说就是了。嗯,大小姐,你可知道近日在我们刘家做客的都有谁?”

“这个自然知晓,不是华山派的掌门岳师伯和师伯母嘛?你我昨日里还拜见过的,无端端地你提这个做什么,呀!莫不是…爹爹把我…把我……呜呜,爹爹怎么可以这样!呜呜……”大小姐先听环儿提到正做客她家的华山掌门岳师伯夫妇,初始尚有些疑惑,接着便似一下子想到了什么,躲在被子里的一张小脸瞬间煞白无比,随后便呜呜的伤心哭泣起来。

环儿在床边见大小姐方才还好好的,转眼间便哭得如此伤心绝望,甚是茫然不解,急忙关心问道:“大小姐,你怎地了?好端端地怎么哭起来了?”“呜呜……爹爹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我…我才这般小,他…他那么老!……呜呜,怎么可以把我许给他,我…我不活了!”大小姐却是不理环儿,自个儿哭得唏哩哗啦,小嘴里还不停的断断续续地喃喃自语着。

环儿在床边撑着小耳朵听了半天,也只从大小姐嘴里听到什么“我小,他老,不要活了”的这些零碎的字眼,却是有些晕乎,她咀嚼了老半天才终于明白过来大小姐话中所指,顿时不由得翻了个白眼,甚是无语地道:“我的大小姐耶!你这是想到哪儿去了?我几时说过老爷要将你许给岳大掌门了,老爷那般疼你,怎会如此糊涂呢。你也不想想,就算老爷有意,人家岳大掌门能不介意吗,那不是平白无故地低了老爷的辈分了吗?他堂堂一派掌门又是江湖上素有威名的“君子剑”,怎会做如此自降身份的事儿。”

“啊?不是啊?不要就算了。。。”听环儿这么一说,大小姐止住了哭泣,靠在床头眨巴着水盈盈的眸子傻乎乎的道。环儿闻言又是一个白眼。

其实,这也不怪刘大小姐会想叉,实在是,在这个时代,老夫少妻这种事儿,太是稀松平常了,这样的搭配比比皆是,就算在后世的今天,也是日趋的流行,更何况是这个男尊女卑武技横行的时代,武艺内功虽不至于让人青春永葆,但能延年益寿却是不假,这就好比在后世一个常年运动的人比起一个从不锻炼的人总是要显得青春活力些是一样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如今的岳不群看上去绝对不像刘大小姐所说的那样显老,相反,还很年轻,比之比他还小上一些的刘正风还要年轻一些,这其实也是得益于岳不群一家所练的内功,像《九阴真经》这样的浩瀚武学,不论放在哪一世,那都是最上层的武学秘籍,而往往越是顶层的东西对人身体的效用那就越是突出。

这一点,在岳不群妻子宁中则宁女侠身上就完全可以体现出来,这些年来,其容颜就几乎没变化过,唯一变的却是那日趋美艳成熟的气质。总之,刘大小姐的误解,那也不是没有理由的。“那…那你到底说的是…是谁?”大小姐知道是自己想得叉了,甚是羞赫,默默低头了好一会儿,才续问道。

今日里的大小姐,实在是没有了往日里的兰质慧心,盖因她乍闻自己突然间被爹爹许了人家,芳心早已是乱成了一团乱麻,哪里还能猜出个所以然来,只得续问环儿。

“哎,大小姐,你这般茫然无措的时候,环儿却是不多见。还能有谁,你想想,既不是岳掌门,那自然便是令公子了。”环儿见大小姐这般失了平日的睿智,也不闹了,她叹了口气,坐到大小姐身边拉着她手,轻声道。

“岳师伯的公子吗?”大小姐终于得到了心里想要的答案,她靠在床头眼睛盯着床前摇摇晃晃的流苏,语气有些飘忽的自语着。“嗯,听说那岳公子是叫岳灵风,只是不知为何,却从未在江湖上走动过,所以也甚少有人知道。”环儿点头应道。“岳灵风…岳灵风,便是他了吗?”大小姐转头望向窗外,看着天空不断划过的飞鸟,嘴里喃喃自语,环儿竟也不知她此刻在想些什么了。

………………………

暮时,用过晚膳之后,大小姐方要去院子里散散心,便有丫鬟来传唤说老爷要见大小姐。

大小姐一听,心头便是一跳,知道是爹爹要告知关于自己的婚事了,想到此,她脸儿便又不可抑制地染上了朵朵红云。

跟着丫鬟来到刘正风书房,大小姐见爹爹满面红光,正摆弄着他那至爱的紫玉洞箫,心知定是爹爹今日里高兴喝了些小酒所致,看来爹爹确实对给自己定的这桩婚事甚为满意,只是爹爹也和自己一般从未见过那岳师伯之子,他怎地就如此轻率地把自己给许了出去呢?!大小姐心里有些小埋怨,却也不想坏了爹爹难得的雅兴,便站在了一旁静静等候。

刘正风擦拭完心爱地洞箫,见女儿俏生生地立在一旁等候,脸上泛起慈爱地笑容,开口问道:“菁儿,怎地来了也不向爹爹问声好,还嘟着小嘴儿,莫不是爹爹哪里惹你不高兴了。”

“哪敢,女儿哪敢生爹爹您的气,只怕是菁儿哪里惹了爹爹不高兴,让爹爹厌烦了菁儿,恨不得早些将女儿给嫁出去呢。”丫鬟送过茶来,大小姐忙接过,给刘正风沏了杯茶,撅着嘴儿递送给他。

“呵呵,你都知道了?”刘正风接过茶盏,浅尝了一口,笑呵呵的道。“知道?知道什么?爹爹,女儿不太明白。”看着爹爹那戏谑的眼神,大小姐脸儿一红,忙低下头去,轻声细语地道。

“哦?这倒是怪了,如此,爹爹便让你明白些。我来问你,你昨日里拜见过的华山岳师伯和师伯母,你可还记得?”刘正风见女儿与他故意装糊涂,也知她是小女儿家的羞涩,是以并不拆穿,只轻轻问她。

“这个,女儿自然省的。”大小姐低头扭捏着小手儿,低低应道。“省得就好,那爹爹再问你,你觉得你岳师伯和师伯母怎样?”刘正风点点头,续而又问。

“什么怎么样?爹爹你问这个做什么?”大小姐声音更小了。“自然是问你对他们印象如何?可还容易相处?”刘正风呵呵一笑,解释道。

“这个,女儿也未与两位长辈多做接触,如何回答得上来。”大小姐偷偷抬头看了父亲一眼,见爹爹正笑望着她,又忙垂下头去。

“自是让你说说那第一印象。”刘正风还继续耐心解释。

“啊?还…还好啊。岳师伯温文儒雅平易近人,师伯母温柔可亲美丽大方,昨日里对菁儿都是极好,想来应该是不难相处的。”见爹爹似乎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来,大小姐无法,只得老实回答。

“是吗?你也觉得挺好的吗?那,菁儿,爹爹让他们做你公公婆婆,你觉得可好?”刘正风听女儿话中之意,显是对两位长辈感官不错,他甚是满意,点点头,见女儿羞涩的样子,乐呵呵一笑,续而开口问道。

“嘤!”

只听得嘤咛一声,大小姐乍闻爹爹如此问她,虽说已有心理准备,却没料想爹爹会问得如此直白,她猝不及防之下,哪里承受的住,嫀首刹那埋进了胸口,脸红如天边彩霞,小手紧捏衣角,显些羞得晕了过去,却如何还能回答父亲的问题。

“爹爹!你怎地…怎地说话如此直白?!羞死个人了!”过了好一会儿,大小姐才缓过劲儿来,开口不依地低声嗔道。刘正风见女儿羞成这幅可爱模样,不禁开怀大笑,笑着安慰道:“菁儿莫羞,是爹爹不好,只是你们女儿家,迟早都要走上这么一遭的。你且先回答我,爹爹给你找的这个婆家,你可还满意?”

“爹爹…女…女儿还小,不想嫁人,菁儿还想多陪伴爹爹几年。”听爹爹问她,大小姐低着头怯怯地说道。

年纪也不算小了,本来爹爹也正谋划着准备为你寻觅个好婆家,正巧今日你岳师伯向为父提起这事儿,我看他夫妇二人都对你甚是喜爱青睐,而我衡山与华山又同属五岳剑派,本是一家,若真能自此结成亲家,实在是再好不过的姻缘了。”刘正风听女儿说要多陪他几年,心里暖暖,他起身绕过书桌,走到大小姐身前,伸手摸摸她头,慈爱的道。

“可是,爹爹,女儿都…都不曾见过那…那人一面……怎…怎知那人是…是好是坏……”大小姐躲在袖子里的小手捏了捏,终于鼓足勇气,抬头向爹爹问出了心中所想。

刘正风听女儿说话断断续续,待听完,先是一愣,接着才意会过来,忙大笑着道:“嗯?哦~~哈哈!原来菁儿你担心的是这个啊,乖女儿,这一点你自放心好了,你岳师伯和师伯母昔年可是江湖上人人羡慕的一对金童玉女,即便是时至今日,那也依然是风姿不减当年,想来这样的一对人中龙凤养育出来的儿女,自是不会差了,更何况,我观他夫妇二人在提及他们那小公子时,脸上颇多自豪,如此想来,你那未来夫君也定是个人中之龙了。

总之,菁儿,你放心好了,爹爹保叫你嫁个俊俏的美儿男。”

“什…什么…未来夫君!爹爹~~你坏死了!就会取笑女儿!再说了,女儿又岂会是那般以貌取人的浅薄女子,菁儿是担心不知那人的品性如何,若是心术不正,即便是生得再好看,又有何用。”大小姐听爹爹拿她玩笑,羞急得直跺脚。

“好,好,菁儿,你能有这样的想法,那是再好不过了。不过,你的担心倒是有些道理,那便这样,下个月便是爹爹的寿辰,想来你岳师伯定会派下令子下山来给我祝寿,届时,爹爹便和菁儿你一起考验考验那小子,你看可好?”刘正风见大小姐能有如此慧心,心里甚是欣慰,对于那小子人品如何的问题,他背手微一沉吟,便想出了法子,便开口对女儿说道。

“什…什么?!爹爹你说什么?!那…那人…岳公子下月要来?!”大小姐一听,却是急了起来,她急于向爹爹求证,开口便是“那人、那人”的叫着,终又觉得老是这般称谓,似是不妥,便改口叫“岳公子”,只是在唤的时候,脸儿却是不自觉地红了一下。

“是啊,岳丈大人过寿,那小子要是不来,她也就别想再娶我的宝贝女儿了!”刘正风与女儿谈了些这么多,见女儿似是对这桩自己给她安排的婚事并不抵触,心里大是欣慰,高兴之下便直接以岳丈大人自居了,只是他哪里知道,那远在千里之外的便宜女婿,对此一切都还茫然不知呢。

大小姐此时已完全沉浸在下月便要见到那未来夫君的害怕、羞怯与期待之中,哪还能听进去父亲的调笑,只见她迈着小步子在书房里走来走去,小嘴里不断的念叨着“怎么办…怎么办?……他下月便要来了吗?……”

此时的大小姐,已然是谁都难以体会她那复杂万般的心情了。

************************************

.........................................................................................................................................................................................好了,至此完。

首先声明:以上内容全是小女子闲得无聊写着玩儿的,没有任何目的,不是针对燃冰大哥,也绝对不是想影响燃冰大哥的正常创作!大家看过就行,不要多想,权当是等待更新之余的小小调剂。

下面交代下写出这些无头无尾东西的始末:小女子呢,是个酷爱《家丁》的书迷,喜欢里面的三哥,喜欢里面的每一个形象丰满的女主角,喜欢里面淡淡的温馨与感动。正因为这种喜欢达到了一种痴迷的程度,所以也是深受其“毒害”,嘻嘻,自从读过家丁这本书之后呢,小女子便患上了一种强迫症,看书时非感情戏充沛的书不看,因着家丁里的三哥与那每一位女子都是在经历了风风雨雨之后才终成眷属的,所以我喜欢温馨的感情戏,也是因为我是个女的吧。好了,以上的都是废话,言归正传,对《笑傲灵风》这书,也是我喜欢的书之一了,因为燃冰大哥对金庸大大的武侠世界真的如他所说的是很了解,非常了解,也因为燃冰大哥对打戏的精彩把握和情节安排时的思维缜密,还因着主角岳先生对亲人的维护以及对敌人的杀伐果断的完美性格,但是!嘻嘻,转折了,我独独对燃冰大哥的感情戏颇有微词,岳先生与第一女主刘菁的发展太快太那个了,前些日子,燃冰大哥不辞辛苦把那几章情节作了大改,感觉好多了自然多了,唯一的遗憾却是因着后面情节展开太多,无法添加太多内容,所以改动后的情节也甚是简略,前前后后刘菁与岳先生从首饰店相遇到确定爱慕关系再到分离在书中的对话竟然只有一句,这太让小女子寝食难安纠结欲死了,我是喜欢形象丰满的女主嘛,SO,纠结之下,也无心学习了,无奈只得拿笔自己写了,这也就有了这么一段无头无尾的东西。小妹笔拙,写出来的东西有些四不像,大家看过觉得恶心的请口下留情,不要抨击小女子。

另外,再次声明,这东西真的真的不针对燃冰大哥,毕竟每一个作者都有自己的风格和擅长点,像家丁的作者禹岩大大对感情戏传神细腻的描写就几入化境,而燃冰大哥对打戏的描写,以及人体经脉的了解和笑傲原著的钻研程度就是别的作者所无法企及的。所以,燃冰大哥,我永远支持你!!!

对了,还有一句,我必须要说,我不喜欢郁闷情节悲剧情节,不喜欢那些以牺牲女性幸福来让作品拥有所谓“遗憾美”的作者!

(哎,以上都是废话,本想再写点岳先生与刘菁首饰店相遇后的对手戏,无奈小女子身负考研重任,时间实在有限的紧,无法,写不了了,抱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