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千成道 > 正文
第一章 神秘山林
作者:风狂笑  |  字数:3618  |  更新时间:2012-09-17 18:15:22 全文阅读

新书《锻神》已经在纵横发布,永远的日更一万,望大家收藏支持,QQ群号,20973977,验证打书名就好,谢谢大家,鞠躬。

夕阳西下,整个世界都仿佛披上了一层金黄色,美丽的让人心安。

这么美丽的风景,正是预示着劳作了一天的人们开始回家休息的时候。

但是荆平还是继续向着山林深处前进,他不能就此回家,因为家里人已经整整三天没有饭吃了。

想着家里的困难,荆平双眼中充满着决然,继续向着林子的深处走去。

这片林子自从三年前就出现了怪事,整片山林中的动物渐渐变得稀少,直到去年,一个活着的猎物都不曾出现过,起初靠着打猎为生的猎人们还不信邪,纷纷进入山林中一探究竟,但是,进去的,都再也没有回来。

于是这片山林,就成为了整个村中的禁地,村中的长辈已经严厉禁止人们再去一探究竟。

靠着打猎为生的猎人们,也断了生计,荆平的家中更是如此。

荆平是被老猎人在打猎之时发现的,本来王雷打了几只野兔正打算回村,却突然发现了一头奔跑的野狼,狼嘴里叼着一个包裹,包裹里还隐隐传来了婴孩的哭声。

王雷心中一凛,以为这头狼是饿极了,跑到村里叼走的孩童,于是弯弓搭箭,射死了野狼,走到了婴儿的身边,婴儿身上只有简陋的包裹,小脸冻的通红,但却停止了哭闹,睁着黑亮的大眼睛看着老猎人。

包裹极为简陋,与其说是包裹,还不如说是布片,王雷看着这个幼小的身体在寒风中不停的发抖,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把婴儿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解开婴孩身上的包裹,发现婴孩脖子上挂了一块木牌,木牌上刻了荆平两字。

王雷抱着荆平,在村子里四处打听了一天,直到天黑,也没有发现有人来认领,于是王雷就把荆平抱回了家,往后的几日,王五就做了一个简单的背篓,把小荆平背在后面,一边打猎,一边四处询问,但却一直没有发现他的亲生父母前来寻找。

于是王雷就收养了他,用木牌上的名字,叫他荆平。

王雷有着一个温柔的妻子,一男一女二个可爱的孩子,小荆平加入了这个家庭之中,成了家中的老三。

王氏夫妇没有隐瞒他的身世,荆平从很小知道自己是捡来的,可是这并未给他带来什么困扰,不过是名字不同而已,更何况王氏夫妇待他如亲生,王雷更是把一身的打猎本事都教给了他,他认为自己就是这个家中的老三。

没过了几年,他又多出了一个小妹。

王家本来的生活就比较清苦,多了荆平和小妹之后,本来勉强温饱的条件更是急剧下降。

又过了几年,山林中也没有了猎物,王雷早年打猎所撂下的伤也开始发作,一个美好的家庭,到此,已经真正进入了真正的困境。

山里的孩子早当家,荆平虽然年龄小,但却非常懂事,在知道了家里的困境之后,他便偷偷拿上了自己的弓,跑到了这片村中的禁地,希望可以有所收获,以期能帮助自己的家人。

缓缓踏入了林子,荆平小脸紧绷,双眼更是左右扫射不停,虽然年龄只有十二岁,但看他此时的神情动作,完全不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该有的表现。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只有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他停下了脚步,不知为何,就是突然的,他的心中有种想逃离此地的感觉。

“呼”深深呼出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两桶箭,手上的长弓,腿上的双刀,腰间的绳子,看着自己的武器,荆平终于平静了下来,继续缓缓前进。

一阵大风刮起,使的他不禁眯了眯眼睛,好不容易平复的情绪,再一次冒了出来,这一次的恐惧来的更为猛烈,这种恐惧,竟然使得他能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心跳。

但是,想了想枯瘦如柴的妹妹,不停咳嗽的王雷,荆平狠狠一咬牙,又继续向前走去。

此时,天空美丽的霞光已经变成了如墨的黑夜,由于从小接受王雷的猎人训练,使得他在夜色下也能看清楚道路。

一个时辰过去了,他还是没有找到任何一个猎物,而且随着一个时辰的深入,他已经有些认不清来时的路。

虽然他从小就就开始接受猎人的训练,但是他才十二岁,能学多少?而且练习所遇到的情况和真实遇到的情况相比,差别犹如天地之隔,仅仅是在真实的情况下应用,就需要很长时间的练习与适应。

荆平心中涌起了一阵后悔,但受过训练的他非常清楚的知道,这些后悔的情绪,根本无法帮助他脱离现在的困境。

努力平复着心中的恐惧,仔细思考着来时的路线,根据模糊的感觉一步一步后退。

由于心中紧张,他的脚步缓慢之极,可是每一步落在地上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可怕的林子中,都无疑是一声巨响。

他的步伐更为缓慢了,每次抬脚,都仿佛有千斤之重,如此的心理压力,就算换成一个成年人,也难免会情绪失控,但是,荆平,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却还能勉强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情绪,不得不说,这是非常出色的,若是给他时间成长,在日后必然会成为顶尖的猎人。

突然,一阵“丝丝,丝丝”的声音在荆平的脑后响起,荆平登时头皮发麻,脑袋一炸,顾不得许多,下意识眼光一扫,寻找躲避之处,看到了一旁的巨树,身体猛窜,蹭的一下就上到了树枝上,上了树之后荆平动作并不停止,身体一转,拉开长弓,伸手就摸了一只箭矢,搭在了长弓上,瞄准了声音的源头。

这时的他才看清楚了对面是个什么东西。

一条极为粗大的蟒蛇,通体赤红,三角的脑袋上隐隐长了两个突起,在夜色下,盘起身躯,吐着分叉的信子,一双阴冷碧绿的蟒眼,直直盯着树上的荆平。

大蟒的目光使荆平头皮发麻,心中极为惊惧,但他还是勉强的保持了一个猎人该有的冷静,他眼神紧紧盯住前方的赤红蟒怪,缓缓踩在粗大的树干上后退,而随着荆平的移动,蟒怪碧绿的眼中,光芒也越来越盛。

退到了树下,此时荆平距离大蟒已经有三十米左右的距离,他不敢在有所动作,因为他有种感觉,只要他一动,整条大蟒就会对他扑过来,毫不留情的一口把他吞掉。

拉弓的手臂在不停的发抖,浑身的劲力已经逐渐的流失,他知道,如果在这么下去的话,自己肯定完了。

就在荆平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忽然,一股震天般的吼声从远处传了过来。

声音传来过后,大蟒碧绿色的眼睛一闪,猛然间游动粗大的蟒身,飞快的向后退去。

终于抓到了逃跑的机会,荆平连忙松开了手上的箭,根本不去管是哪里传来的吼声,拔脚就想跑,可是却突地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体力的消耗与精神的紧张竟然使得他一时间无法动作。

三天没有吃饭的后遗症,在此刻,已经发挥了致命般的作用!.

一阵狂风刮起,正在快速后退的巨蟒仿佛撞到了一堵透明的墙壁上,“砰”的一声弹回了原来的位置。

这时,一只老虎,出现在了荆平的眼中。

单从花纹和身体形态来看,这只老虎与平常的老虎没什么不同,不同的是,身躯凭空大了三倍!同时后背处生出一双斑斓的翅膀!

荆平从小也不是没见过老虎,但从来没见过这种体型庞大的怪物,这一幕不禁让荆平震惊之极,不受控制的发出了一声低呼,虎怪猛然调转虎头,看向了跌坐在地上的荆平。

荆平真不知如何办才好,只是傻傻的盯着双翅虎的眼睛,令他奇怪的是,荆平居然在它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不屑的意味,虎怪一只翅膀微动,一阵狂风吹起,荆平整个人迎上了这阵风力,顿时就被刮的倒飞。

砰!的一声,百忙之中,荆平移动肩部,以侧面身躯撞到了粗大的树木当中。

“哇”一口血喷在了胸前,荆平只觉的浑身上下,连带着五脏六腑都被狠狠的震了一下。

血顺着衣服流了下来,流到了从出生就带在脖子上的木牌上,在身体的痛苦之下,荆平并没有注意到木牌闪烁出一丝光芒。

双翅虎扇一下翅膀之后,根本不管身后荆平的死活,把一双虎目看向了盘成一圈的蟒怪处,眼神之中充满了贪婪与凶残。

很显然虎怪的目标就是前面的大蟒,虎怪仰天咆哮了一声,声震四野,吐了一口血的荆平还没缓过劲来,就再一次受到了场中虎怪吼声的袭击,他痛苦的捂住耳朵,不停的蜷缩着身体。

吼过一声的虎怪,借着威势,后背处的翅膀猛一扇,闪电般的扑向了大蟒!

虽然刚开始时两物还有点距离,但是只有眨眼的时间,两怪就已经开始接近,随着双翅虎的向前移动,荆平暂时脱离了危险区域,视线与意识开始慢慢模糊,一股子想睡觉的感觉从身体中散发出来,但猎人的知识,使得荆平知道此时绝不能昏睡,他猛一咬舌尖,精神顿时一震,想努力爬起身来,但体力的消耗和脏腑间的疼痛,使他一时间无法拥有行动的能力,无奈之下,他只好看向了远处正在搏斗的两物。

视线里首先出现了双翅虎扑击的姿势,可就要扑到蟒怪的面前时,双翅虎骤然急停,反而围着蟒怪不停绕起圈子来,而蟒怪随着双翅虎的绕圈,也在不断的变换着自己的姿势,始终用它的蟒头牢牢的对着猛虎的身躯。

双翅虎在蟒怪四周不断的变换动作,突然奔跑,猛然急停,又忽然不动,似乎在寻找着蟒怪的破绽,而那蟒怪,却始终把头对向双翅虎,无论双翅虎怎么变换,它都能准确的瞄准。

看着两物的动作,荆平觉得自己已经忘了恐惧和震惊,有的只是纯粹的呆滞,自出生到现在,他还没有见过如此的情景。

他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进入这里的猎人都没有回去,如此凶猛而又狡诈的怪物,有谁能够逃脱?

一系列的试探过后,双翅虎眼中的狡诈逐渐被焦躁和凶残取代,双翅猛扇,以极快的速度围绕着蟒怪转圈,蟒怪碧绿的眼睛中居然出现了极为人性化的严肃的神色,就像是在忌惮双翅虎的速度,而下一刻,双翅虎已出现在大蟒的脑后,两对巨大的爪子如铁勾般呼啸着朝大蟒的脑后袭来,同时虎口大开,咬向了大蟒的七寸之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