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市邪王 > 正文
第二章 美女集中营!
作者:烈焰滔滔  |  字数:4436  |  更新时间:2012-08-29 15:38:24 全文阅读

王铮坐着奔驰S600驶出首都市区,一直开到天平山别墅区。

这里是首都有名的富人区,每一套独栋别墅动辄都要上千万,最贵的甚至可以破亿,这里绝对是普通人仰望的地方。据说即便这样贵的价格,楼盘还是供不应求,毕竟能够住在这里就是身份的象征,整个华夏有钱人可是越来越多了。

汽车在一幢极为奢华的别墅门前停了下来,高大男子拿着遥控器输入了几个密码,合金院门便缓缓打开。

王铮一脸艳羡地说道:“真豪华啊,这样的房子怎么说也得几百万吧。”

高大男子不着痕迹地撇了撇嘴,道:“现在的首都,几百万够干什么用的?”

看来王铮这个乡下人的打扮已经深入人心,就连这个刚开始彬彬有礼的男子现在也对王铮起了轻视之心。

别墅的客厅奢华之极,地板上一尘不染,可以清晰地照出人影,王铮站在门口,当他穿着自己这双脏兮兮的人字拖踩上这光洁昂贵的地板时,心中竟然有了一种莫名的爽感。

一个身着睡裙的少女正背对着王铮,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王铮只看到了那束成马尾的辫子,还有那粉嫩的脖颈,耳根也很是晶莹,让人有想咬上一口的冲动。虽然还没有见到正面,但就这背影,已经足够秒杀大多数男人了。

“看背影,也就七十五分吧。”王铮撇了撇嘴,心里暗暗说道。

“大小姐,按照老爷的吩咐,我把王铮先生给您带来了。”高大男子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大小姐,老爷说王铮先生从此就是您的高级保镖。”

“有你们就行了,本小姐还要什么高级保镖!我爸也真是的,他难道就这么想监视我的生活吗?”

高大男子低着头,也不敢还嘴。

“整天活在这样美其名曰的保护里,我上官诗诗实在受够了!”少女转过身来,露出一副堪称惊艳的容颜。

大大的眼睛,挺翘的琼鼻,红润的嘴唇,搭配在一起恰到好处,穿着睡裙的身体显着充满了青春活力。

“九十分!”王铮在心中迅速地把之前的打分提高了不少。

上官诗诗看到了王铮,脸上怒气冲冲的表情忽然停滞,随后一声尖叫,换上一副惊恐的神情:“天啊,你是什么人?穿的这么邋遢,你弄脏了我家的地板!”

高大男子心中忖道:“大小姐的洁癖又犯了,若是发起飙来,王铮这个保镖可是干不成了。”

王铮见此,心里微微不爽,这女人真没素质,你老爹请我过来保护你,不请我进去坐沙发就算了,还嫌人家弄脏了你的地板,这算个什么事?

王铮无所谓地说道:“你想要是嫌我脏,那我就把鞋子脱了好了。”

说罢,王铮直接抬脚把他那双人字拖甩到一边,光着他那沾满泥点的脚踩在了地板上,还低着头使劲踩了几下,点点头,说道:“这地板是竹子的吧,真凉快。”

“天啊!”上官诗诗已经感到自己要疯了,这个男人怎么给自己带来如此强烈的视觉污染!他究竟是从哪个角落里滚出来的!这个土包子!

“张勇,我不管这个人是不是我爸请来的,你给我让他离开我家,他不离开,那你就离开吧!”上官诗诗已经涨红了脸,看起来已经愤怒地不行。

张勇也有些奇怪,老爷一贯严肃靠谱,这次怎么会找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家伙给大小姐当保镖?而且这家伙看起来虽然有点肌肉,不过还是整体偏瘦,估计自己一记重拳就能放倒了,这样的人怎能当小姐的保镖?

当个保姆还差不多,呃,恐怕当保姆更不够格。

不过此时已经容不得他多想,大小姐的怒火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张勇也不敢讲话,只是低着头。

王铮倒是丝毫不怒,笑眯眯地直视着上官诗诗的眼睛,说道:“你月经不调有很久了吧,每当这个时候更不要轻易动怒,不然情况会更加严重的。”

“啊!”上官诗诗再次发出一声尖叫,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

这个看起来邋里邋遢的男人,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有这方面的难言之隐?他居然还当着下人的面说了出来,还要不要人家活了!

上官诗诗俏脸通红,晃动着白皙的小腿跑上楼,留下一路尖叫!

张勇转过脸来,愕然过后,一脸佩服之色,对着王铮竖起大拇指,低声说道:“兄弟,真看不出来,你还身怀绝技!有空可得给我传授传授经验!”

见到平日里彪悍无比的大小姐竟然被王铮几句话就逼得失态落跑,张勇心里佩服的不行。而且看大小姐的样子,王铮极有可能说到了她的痛处!

莫非大小姐真的月经不调?张勇恶寒地想到。

王铮笑眯眯地道:“大家都是兄弟,何必见外呢。不过我看张大哥黑眼圈有些重,脸色不好,是不是和嫂子房事行多了啊!身体要紧,身体要紧!”

张勇的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连忙问道:“兄弟连这个也能看得出来?我最近真的是有些感到精力不振,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解决方法?”

张勇这一下可是彻底服了,他最近的确是有些肾亏,某种行为的持续时间也明显变短,正苦于没有什么解决方法之时,王铮却一语道破了他的难言之隐。

“嘿嘿。”王铮拍了拍张勇的肩膀,说道:“以后咱们都是兄弟,等我有空给你治疗一下,包兄弟你夜夜雄风!”

“好好好,兄弟果然够意思!”张勇已经两眼放光!

王铮不着痕迹地笑了笑,小样,一个刚上大学的小姑娘也想跟自己斗?哼哼,咱会让你哭的很有节奏感!

对于新鲜的保镖生活,王铮突然充满了期待。

“兄弟,咱们现在先在这里等一等,估计大小姐待会还要下来。她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不用担心。”张勇现在对王铮的印象已经完全改观,态度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那敢情好。”王铮光着脚走到沙发旁,直接歪躺上去,说道:“真舒服啊,坐了一天的火车,还真有些累了。”

张勇见此,喉咙滚动了一下,却没有出声阻拦,反正这个家伙已经把大小姐彻底得罪了,那么坐一坐她的进口沙发,恐怕也没有什么事吧!

“张勇,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把诗诗惹哭了?”这时候,一个悦耳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就是,阿勇,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诗诗姐?”

“天啊!”又是一声尖叫:“张勇,你居然让他坐我的沙发!那可是艾瑞克限量版!我花了大价钱从欧洲托运回来的!”上官诗诗看到王铮脏兮兮的脚搁在沙发上,简直气得要昏过去了!

张勇听到声音,额头上的冷汗瞬间便滴下来了。

王铮一抬头,顿时大呼过瘾!

“九十分,九十分,九十分,全部九十分!”

要知道,我们的王大先生对于美女的评价是很苛刻的,能够让他评价为七十分以上的,已经是属于绝对美女了。

上官诗诗梨花带雨站在中间,旁边搀着她的是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女人,身着一身浅灰色职业套装,颇为精致的面庞,带着金丝眼镜,身材很丰满,显得充满了弹性与手感,一看就是属于那种男人梦寐以求的办公室OL类型!

那种干练与干净的气质,绝对会让男人们怦然心动!

不过这个女人的脸怎么会看起来有些面熟?王铮心下诧异,这个女人是不是自己曾经在哪里见过?

站在上官诗诗右边的则是一个“HelloKitty”,不,是一个浑身上下全部衣服都带着大大的HelloKitty图案的女孩儿,如果她再带上一只HelloKitty的帽子,那活脱脱就是一个现实版的“猫女郎”。这女孩儿看起来顶多也就十八岁,看起来有些婴儿肥,个子不高,可是身材却十分有料。粉粉嫩嫩的,绝对是属于清纯可爱学生妹中的极品!

王铮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呃,还好,自己的定力还不错,暂时没有鼻血流出来。

不过一次性遇到这么多美女,一般男人早就鼻血狂喷了。这别墅看来真是个好地方,莫非是传说中的美女集中营?

“兄弟,左边的叫盛霏,现在是蓝海集团的设计总监,跟大小姐是好朋友,老爷也很看重她。右边的小姑娘叫韩星夜,是从小跟小姐一块儿长大的闺蜜。”张勇小声地解释道。

“盛霏?”王铮听到这个名字,眼睛眯了眯,不着痕迹地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个叫盛霏的女人,心里好像有了点谱。

“阿勇,你快说,这个脏兮兮的家伙是谁?”韩星夜气呼呼地说道:“他怎么就把我家诗诗给惹哭了?”

“这个……”张勇有些为难地说道:“王铮先生是老爷给大小姐请来的保镖,刚才……”

“不用了,我来说吧。”王铮指着上官诗诗说道:“这位大小姐自己月经不调,脾气大得很,还不让人家把她的毛病给说出来,真是岂有此理。如果再不医治的话,恐怕要病入膏肓了,到时候满脸痘痘,根本没法见人。”

王铮话音一落,盛霏和韩星夜都一脸惊奇地看着王铮,尤其是韩星夜,这个童颜巨.乳的萝莉张着可爱的小嘴直接说道:“诗诗哎,居然有人能够一眼看出你的毛病!他真的好厉害哦!”

上官诗诗狠狠地瞪着韩星夜,她现在可是悲愤的要命,在场可是还有两个男人呢,这个胸大无脑的丫头,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盛霏姐姐,我不管他是不是我老爸请来的保镖,你快点帮我把他赶走呀!我实在不想看到他!”

盛霏看着王铮邋遢的样子,犹豫了一下,说道:“张勇,你带着王铮去客房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我们在客厅等他,待会还有事情要询问。”

“好的,盛霏小姐,我这就去办。”

张勇看着王铮的眼神还直勾勾地盯着盛霏,连忙用胳膊肘捅了捅他,连拉带拽地把王铮拖走了。

“盛霏姐姐,看来我没有说错吧,你绝对就是宅男女神!你看刚才那个家伙,一看到你就变得傻愣愣的,眼睛都挪不开了呢!”韩星夜拍手叫道,一脸的欢乐。

“小夜,不要胡说。”

在上官诗诗和韩星夜的面前,盛霏就像是个大姐姐,一直照顾她们,很是用心。

看着王铮的背影,盛霏陷入了沉默。

虽然表情木讷,但言辞锋利,平日里只有上官诗诗欺负别人的份,可今天却被这个小保镖气的完全失了态,只要一个稍微的小动作或是随便一句话,就能让诗诗陷入近乎癫狂的状态。

虽然穿着洗的发白的裤衩短袖,看起来邋里邋遢,但细心的盛霏还是能够认出,这套夏装是前年国际服装奢侈品牌依玛宁发行的限量款,全世界只有六百套,据说全部被各国政要或是富商买了去,在国际上根本就是有价无市。

就那双破破烂烂的人字拖,也是依玛宁成立百年时发布的典藏款!

或许别人不认识,但对于服装极有研究的盛霏却认得!因为她本来就是服装集团的设计总监!

盛霏没有想到,传说中的这些奢侈到极点的衣服,竟然会出现在一个农村来的小保镖的身上!

这,可能吗?

揉了揉眼睛,盛霏再次确信自己没有看错,心中对王铮的身份也更存了一丝疑惑,不,是很多疑惑。

如果让王铮知道了盛霏的心思,肯定会无语的要死。这身衣服其实是俄罗斯某富商送的,王铮只是觉得穿的还算舒服,便一直穿到了现在。当时他还嫌弃别人小气,就送了这么套短袖裤衩,怎么说也得送一套冬装,多费点布料不是?

“姐姐,快帮我把这家伙赶走,好不好?”上官诗诗摇晃着盛霏的手臂,一脸的哀求。

“为什么要赶走他呀?”韩星夜不解地问道:“多一个人我们岂不是很热闹?而且他刚才还一眼看出来诗诗的病呢!说不定他还可以治好呢!”

“那么多医生都没治好,找他又有什么用!”上官诗诗撅着小嘴道:“姐姐,我们把这讨厌的家伙赶走,好不好?”

盛霏思索了一下,说道:“诗诗,既然他是上官伯伯请来的,肯定身手不错,多一个人保护,说不定也不会发生上次你被别人绑架的状况了。”

顿了顿,盛霏继续说道:“而且他一眼就能看出困扰你多年的毛病,说不定真的有治好的可能性。”

“这次就听姐姐的吧。”盛霏溺爱地看着气呼呼的上官诗诗,后者撅着嘴点了点头。

韩星夜唯恐天下不乱地说道:“这么多年,我可是第一次见到让诗诗吃瘪的人呢!真是有趣!”

上官诗诗的眼睛里已经要喷火了:“胸大无脑的家伙,你到底向着谁?如果你再这样说,信不信我杀了你?”

韩星夜一愣,然后嗫嚅地小声道:“人家不就是年龄比你小一点,然后胸部比你大一点嘛,至于如此羡慕嫉妒恨么?”

“啊!”

客厅里再次传来上官诗诗抓狂的尖叫。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