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重生之我欲纨绔 > 正文
第一章 这世界原来真的有重生
作者:君临如山倒  |  字数:3467  |  更新时间:2018-07-23 20:48:27 全文阅读

“以为只要每天微笑,就可以看不见烦恼;以为只要闭上了眼睛,就可以看不见整个世界;以为只要捂住耳朵,就可以听不见那些烦乱。只不过,我知道那些终究只是以为,一切的一切并不会因为自己的yy而有所改变,你能做的仅仅只是面对。”罗君在笔记本上写下最后的一段话。

站在天台上,罗君边喝着酒边大声嚷嚷着:“公平公正什么玩意啊,这就是我从小学的那些个所谓真理。今天我终于明白了,真理真理啊!原来真理就是没钱没势你屁都不是,原来我一直不懂谁是真正爱我的人,谁会在你背后冷不丁的给你一刀……”

锥形的往事让罗君感觉心脏一阵阵的绞痛,使得他为之呼吸不畅,头脑发晕,脚步虚幻的向栏杆边走去……

一切的悲剧根源是刚和自己这几天重新相见的那个小妹引起的。

“滚,什么玩意啊,你还真以为自己这个鸟样我会喜欢你啊,我要的仅仅只是你的这一份策划书,你也不看看你这个挫样,要身高没身高,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还想泡老娘,老娘耍你的。”沈媗一手打开罗君抓着自己衣服的手,边喝着红酒边骂着,“说起来你也真他妈的够蠢的,你的好妹妹早和你说了我是看不上你的,是有目的的,还天真的以为自己有多好我倒追你。这贱人真他妈的该死,也是一个悲催的娃啊,保留了20多年的清白身子却被几十个如狼似虎的男人轮流爆。真是给脸不要脸,方公子对她那么好却一点也不领情,结果最后还不是上了方公子的床,可惜这后续却是完全不同了。”

“我杀了你,原来你和那姓方的这么毒,我一定会让你们后悔的,你就去死吧!”罗君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一刀捅死了沈媗。接着装作没事人一般走出公寓,向平时和方林经常出现的小球场走去。

“方林,我过几天就要去新加坡了发展新项目了,到足球场再聚一场吧!酒我已经买好了,你人过来就好。”“嗯,那我这就过来。”方林看看躺在自己床上昏迷不醒的晴天,想想还是穿上衣服向小球场走去。

“来,方林再喝一瓶,过几天我走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了。”

“额,你说什么呢?现在交通这么发达,大家以后多的是机会见面啊。”“见面,见你妹啊,见你这虚伪至极的表情吗?”罗君将手中藏着的小刀捅向了方林。

方林无力的倒在地方,手捂着肚子,“你,你为什么这样,我自问没什么对不起你的,你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

“哈哈,为什么?为什么?姓方的,我不得不说你的演技确实很不错,到现在了你还在演,如果我不知道了事实,我绝对会被你现在表情所欺骗。可惜你还差一点,就是那么一点点,你失败了。”

“你,你知道了……”

“哈哈哈,方林妄我将你当成真正的朋友,可是我真的没想过你会这样对我,你既然这样对我,你就要有这样的觉悟,我一般不发怒,我一向来就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我们下辈子再见吧!”

“既然这样那就下辈子见吧!不过你先下去好好享受吧,老子就不陪你了。罗君不得不说你确实是一个非常有能力,非常能干的人,至少比我能干,可惜有一点你永远不如我,那就是你的心不够狠,放心,你的家人我会好好替你照顾的,哈哈。”

方林扔掉手中的啤酒瓶,对着倒下的罗君狠狠的吐了一口痰,“呸,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角色,还敢和我斗。”说完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说道:“小林啊,这里是飞宏足球场,这里有点垃圾,你来处理一下。”

“好的,少爷我马上过来。”

天空星辰褪去,突然亮了,又很快黑了下去,然后又亮起。速度之快,足以让这些飞梭的时光推移的天空影子在罗君的身上明暗不定。

周遭的一切在迅速的变化着,罗君眼睁睁瞅着旁边刚建起来的的高楼又慢慢完全不同了变回原状,从新建的七层楼高楼房在迅速的解体,从完成品到触目惊心的骨架,然后消失,随后是凹陷的地基,填满过后,变成一片空地,“长”出无数老旧的瓦房,墙面斑驳。

房子一直还在,木料和混凝土混合的主体,从最初泛旧的景象,逐渐变得焕然而光,越来越新。

头顶上本来空无一物的天空,逐渐被密密麻麻错综复杂的天线替代,路边也开始凭空的长出混凝土电杆,街道变的狭小,树木消失。

最后罗君干脆适应了整个世界在自己周围崩塌,改头换面,唯独让他感觉到心里面发毛的是,他自始自终看不到一个人!

没有一个人影!世界无声的变化着,像是一幕默剧,恐慌和恐惧感,在雕塑般一动不动的罗君心里面缓缓密布。

然后天光的推移逐渐慢了下来,慢了下来,越来越慢,像是最初之前他定格的那段时间,直到慢到再次的定格。

这个时候的周遭街区,早已经天变地换,像是倒退回了十几年前的那翻景象。

时间再度定格了有十秒钟之久。

回复正常!

“咳!咳!”心理作用下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呼吸的罗君第一时间是咳嗽出声,大口大口的呼吸,喘息乃至于咳嗽声响彻耳膜。

有了声音!终于有了声音,我的天呐!终于回到正常世界了!

然后涌入耳朵的是周围的繁杂的喧哗声,罗君眨了眨眼睛,看清楚周围之后,他正处于一片拥挤的人潮之中,具体来说,是学生的人潮之中。

不断有背着书包,或者推着车的男男女女,从自己身边错身而过,前方是更多的学生人潮,自己身处于一个放学的通道所在,不断有人从身边推攘而过,这让突然停下来的罗君像是遄流中的石头一样格格不入。

金黄色的阳光从侧面洒至,铺泻在大地之上,和之前的昏暗黄昏有截然相反的区别,旁边的杂货店小卖部不胜枚举,看的出来生意不错。

还没有九零后非主流的奇装异服,倒是一些看得出像是和自己当初读书同一个年代的太妹三五成群站在小摊边,旁边是热气蒸腾的油炸土豆摊。

罗君下意识的看表,却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哪?自己的手怎么会这么瘦小。难道真的是上天看不过去了让我重生了。!

自己穿在身上的衬衫与外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露出来的瘦弱手膀子,自己只穿着一件单薄的T恤,洗发白了的那种。下身是一条同样洗发白的牛仔裤,再下面是一双普通的帆布运动鞋,看得出有点旧了,而两肩处则有两条勒紧的袋子,支持着背后的负重。

人群中的罗君以一个极为古怪的姿势手弯向后背,抚摸,头扭向身后,仿佛想要看到自己后背的跳蚤。然而他看到的是书包。书包上面还特别大义凛然的印着——“NIKE”!

My_God!自己几乎脱离了遥远学生时代古董级双肩包,竟然重新挂在自己的身背后,而且还是如此赤裸裸的盗版!

首先想要搞清楚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的罗君认为现在最明智的无非是找一面镜子,最终站在学校书店厕所那块碎了半片的镜子面前,罗君看清楚了自己的全貌。

年轻了5岁有余的面容还带着几分青涩,头发亦没有染烫过的痕迹,反而是一头柔软,然而略显凌乱极达额前的蓬散中短发,下身是T恤勾勒出略显单薄的身躯,牛仔裤,运动鞋,典型的学生装束,高度比自己之前本就不高的的个头还矮了将近五公分确实是自己高中年代的面貌。

在原处愣了半分钟之后,罗君终于问出了平生中最为狗血的一个问题,“老板,请问今年是几几年,几月,几号?多少时间?”

面前有着英俊面貌的老板眨了眨眼睛,呵呵一笑,“孩子你这样可是不对的啊,看你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昨晚玩游戏玩过火了吧,你这样可是不对的啊!看你应该是高三的学生,马上就要高考了,今年几年都不晓得,活转去了嘛!”

罗君心忖您老还真说对了,我现在的状况,大概就是活转回去了。

“09年,五月,十三号。”面前的老板说完,然后莞尔一笑。罗君这才发现这个店员正是书店的未来老板,只是那个时候的他是事业小有成就的老板,而现在他不过是二十岁左右的普通店员,看来是以后做大做强把这店给盘过来了,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至少这算的上是莫名其妙回到了五年前的罗君,第一个能够辨认的人物。

“老天爷真的让自己重生了,既然上天让我重生了,那么方林,沈媗一切曾经算计过我的人,这一世我想你们要上一世的债来了。”罗君在心中暗暗嘀咕道。

“对了,就连今天几月几号都不知道的小弟弟,你们一个月后后就是高考了,要保持轻松的心态面对噢,不过看你连时间都搞不明白的样子,一定是班上的尖子吧,用功的同时,偶尔也要注意休息啊。”

“嗯啊?什么,高考!?”罗君正在整理五年前凌乱的思绪,一幕幕往事在脑海重现,永远无法忘记的那个叫唐豆豆的少女,无法忘记她那张清秀却楚楚无助的脸孔。所有这些事,都加大增厚了自己心中的那个死结……今世,我还能让这一切发生吗?不,绝不可以。力量,对,就是力量,这一世我要有足够的力量来保护那些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那个对他人平凡,甚至平庸的的罗君已经死了,这一世我会让那些在背后给自己一刀的人更惨重的代价,晴天等着我,我又来了,我用这一生来弥补那一世的‘错’。“狠,这一世我一定会比你更狠,我会让每一个与我作对的人受到自己应有的惩罚。我罗君又回来了,这一世少爷我要颠覆这一切,少爷要改变这一切,少爷从哪跌倒就从哪再爬起来!方林沈媗你们等着我的到来吧!突然听闻未来老板鼓励性的说话,错然出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