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逆天唯我 > 第一卷 困龙在渊
第2章 往事不堪回首
作者:路人家  |  字数:3171  |  更新时间:2012-06-12 17:32:00 全文阅读

矿场东北的角落,是寻常人都不愿意过去的地方,因为这里便是掩埋那些累死,或是斗殴而死的人的尸体的所在,每次接近这里,就会让人感到寒毛倒竖。不过这也不是你不想来就能不来的,当有人暴死的时候,总有人会被强命着将尸体带到这里进行掩埋。

当夜色降临的时候,两个卑微的奴隶就将一具刚刚被人打死的年轻的尸体搬到了这里。抬头看看昏暗的天空,一阵冷风吹来,使得正搬动着尸体的两个奴隶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为了能给自己壮胆,他们只有用说话来分散注意力了。年纪稍大些的叹了口气:“哎,这孩子也算是得到解脱了,我们在这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象他这样……”

“是啊,不知道哪一天,就轮到咱们成为躺在这里等着被人埋的了。最近血石是越发地少见了,听说上面已经下了死命令,这个月必须要达到五百斤,不然就有许多人要倒霉了。”

“嘿,我在这里已经五年了,矿洞是越挖越大,可这血石的产量却是越发的少了,想必是这一片的血石已经被咱挖光了吧。即便再下死命令,只怕我们也……”说着两人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时候那个用来掩埋尸体的浅坑已经挖好了。

因为这些奴隶整日里都是干的力气活,每天这个时候已经筋疲力尽了,也就只能凑合着挖一个八尺长,两尺宽,两尺深的一个浅坑,够把尸体埋下去就行了。两人点了点头,一抱起尸体的两只脚,一抱起尸体的脖颈就要把他往坑里放。

“啊!”突然那抱着脖颈的人发出一生惊呼,倒是吓了后面那人一跳:“你这是咋了?怎么一惊一诈的?”他很是不悦地道。也是,在如此阴森的环境里,大家都经不得吓。

“他……他的眼睛还在动……”那抱着头的奴隶用颤抖的声音道:“不是诈尸了吧?”

“什么?你可不要吓我啊!冤有头,债有主,又不是我们害死的他,他就算要作怪,也不应该来找我们啊。”年长者也惊疑不定地说道。然后他很快地就双手合什,向那尸体连拜了几下:“你可莫要再动了,咱们也只是受命行事而已。啊……”在他连连拜下的时候,双眼正好看向了那尸体的面庞,却好看到了那张本来很是平静的脸上出现了痛苦的神情,然后那紧闭的双眼也猛地睁了开来,这让他吓得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张着嘴只能发出啊的一声了。

另一人也是吓得不轻,一撒手就把“尸体”掉在了地上,他已经吓得四肢无力了。好在他们只是将“尸体”抬起了不过两三尺,所以倒没有太的伤害。饶是如此,却还是让那“尸体”吃痛不轻,发出了一声闷哼。

“你……你是人是鬼……”两个奴隶已经吓得腿肚子转筋,就连跑都跑不了了。还是那个年长的见多识广,大着胆子问了一声,因为他从这“尸体”的表现上来看觉着这人应该是没有死,现在又活了过来。

躺在地上,死而复生的这人却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他张开了双眼,看着四周的一切,满脸的迷茫和难以置信:“我在哪里?我又是谁?”两个就算是哲学大家都无法做出准确回答的问题从少年的口中问出,身边那两个奴隶自然更难回答了。

不过他们却是放下了心来,这个人既然能说话,就代表他不是什么鬼魂,至少两人是安全的。年长的奴隶有些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后,才回答道:“这里是云州的矿场,至于你,当然就是和我们一样的矿场里的奴工了。”

“矿场……云州……”少年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旋即无数的画面从他的脑海里闪过。自己叫许惊鸿,是一个尚在就读的警校学生,因为某件事情来到了省城,然后就被人给劫持了,打中头部后便失去了意识,怎么一醒过来却出现在了这么一个荒凉的所在?而且就他所知,可没有一个叫云州的地方啊,而且这些人身上所穿的粗布破衣,也和自己所认识的完全不一样。

同一时间,另一些画面也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比起刚才的记忆,这些却要清晰得多。他也叫许惊鸿,却不是什么警校的学生,而是当今中原王朝大宋的世袭忠勇侯府的庶子,不过现在的他却成了这个矿场里一个卑下的奴隶矿工。

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识冲进了少年许惊鸿的脑海之中,让他头疼欲裂,在发出了一声狂叫之后,他便重新陷入了昏迷之中。那两个奴隶见状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好半晌后,那年长的才道:“算了,将他先带回去吧。”现在自然不可能将一个活人给埋了,所以另一人也没有什么异议,点头之后就合力搭着许惊鸿回去了。

忠勇侯许家,在现在的大宋朝中地位很不一般,不但因为他家出了几个能保家卫国的将领,更因为在一个甲子前的那场叛乱中,他们的老家主做出了最英明的决定,使得神族都褒奖了他们,这让许家的地位在宋国很是超然。

不过这超然的地位只是指那些嫡系的许家子弟而言,对庶出和旁出的许家子弟来说,这一切根本与自己没有丝毫的关系,而许惊鸿便是后者了。

他的母亲,本来只是一个身份卑下的青楼艺姬,名叫舞衣。因为她是贱籍出身,一辈子都得靠着卖笑为生,但因为她长得极之美丽,所以便被人看中了,最后辗转来到了忠勇侯府,成为了那里的一个舞姬。但从青楼这个火坑出来后,舞衣的生活反而更加的悲惨,在某一个悲情的夜里,喝醉了酒的家主许万友将她的清白之身给夺去了。

而这之后,许万友就迷恋上了这个美丽多才的女子,几乎天天都来找她。舞衣在这个时候为了保护自己,只得曲意逢迎,很快她就怀上了对方的孩子。可如此一来,就惹起了许万友那几房妻妾的憎恶,她们担心老爷会将这个卑贱的女子提为侍妾,便连起了手来对她百般的欺辱。

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和自己,舞衣忍受下了一切,但这却并不能保护自己。在对这个女人感到厌倦之后,许万友就将之弃如敝屣,这样一来,舞衣的日子就更加的难过了。那些善妒的女人见她没了靠山,更是变本加厉地折磨她,最终她不但不能再在府上当那比较清闲的舞姬,而且被发落到了最累最脏的杂物房中,每日要浆洗许多的衣物,还要做更多的事情。

虽然生活已经窘迫成了如此光景,舞衣却还是咬着牙挺了过来,因为她活着已经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自己的骨肉。许惊鸿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起来的,真说起来,他这个庶子的地位还不如府上那些下人的子嗣呢。

但许惊鸿却并没有放弃自己,因为他有一个好母亲。即便是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下,舞衣也努力地教着儿子读书认字。许惊鸿也果然懂事,不但努力地向母亲学识字,而且还找着机会地去府上的学堂听那先生讲课,居然也有了不错的学识。

但这样一来,也给他自己带来了麻烦,学堂里的那些许家的少爷们很快就知道了他的身份,这些人自然不会放过欺辱这个在他们心目中只能算野种和杂种的“兄弟”了。

从十来岁开始,许惊鸿就总是被这些名义上的兄弟所欺负,但他却也忍了下来。因为他虽然年纪幼小,却知道一个道理,现在的自己根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只有忍下来,不反抗,才能避免更大的伤害,才能好好地活下来。

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年,受尽了苦难的舞衣终于支撑不住,在三十岁的年纪上就要离开这个黑暗的世界了。她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这个儿子,她知道,儿子只有自己一个亲人,自己一旦走了,儿子孤零零地在这个世界上就会更加的艰难。

在那狭小的木屋之中,舞衣含着泪躺在门板之上,用早已不再柔美的手摸着儿子的脸庞:“鸿儿,你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即便再苦再难,也要活下去。因为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来改变这一切,你能做到吗?”

“娘……”哽咽了半晌后,许惊鸿坚定地点了点头:“孩儿记得您给我取这个名字的用意,就是让我有鸿鹄之志,要做出让人吃惊的事情来。孩儿不会让您失望的,孩儿会好好地活下去,改变这一切,以报答您的生养之恩!”

“那娘就放心了……”舞衣说着,从脖子上取下了一块看上去很难看的玉佩:“这是娘的娘亲在临终前给我的,现在我将它交给你。她说过,这块玉上记载着我们家的一切,希望你能找出我们家究竟姓的什么吧。”

“是……娘……”许惊鸿接过了玉佩,将之戴在了颈上,在他心目里根本没有那个当侯爷的爹,有的只是这个娘,所以对这个嘱托没有一点的犹豫。

最后一次不舍地摸过了孩子的脸后,舞衣带着深深的无奈和牵挂终于闭上了双眼……

PS:上来就虐主,路人也是满心的无奈,但为了主角能迅速地成长起来,只能先委屈他一下了。不过这种悲惨的日子很快就会过去的,相信我,很快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