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逆天唯我 > 第一卷 困龙在渊
第1章 矿场少年
作者:路人家  |  字数:3000  |  更新时间:2012-06-11 18:29:13 全文阅读

金秋九月,草长鹰飞。一只黑色的雄鹰翱翔于蓝天之上,在鹰的下面是一片占地极广的矿场,鹰能够自由地在矿场的上方飞翔,可是矿场里的人却只能抬头看着这个自由的家伙,满心的羡慕了。

这里是位于大宋西北方的一处大矿场,在这里工作的都是受刑的奴隶,所以他们不但每日要做常人难以想象的繁重工作,不得自由,而且每天的伙食也很是简陋,只能保证他们不因为食物的缺乏而饿死。但是在高强度的劳动之下,每一天都有人饿死在这里,死去的尸体,就会被看管着这里近三万奴隶的看守丢到外面,然后落入那些觅食的野兽的腹中。

即便如此,在这里的奴隶却也不敢有任何的不满,因为在每一块区域里,都有数百手持弓弩的大宋士兵在虎视眈眈地看着,一旦有任何的异动,等待他们的将是最严酷的折磨。

一个个光着脊梁的汉子喊着号子将那从矿洞里挖出来的原矿石给抬到矿场另一边的熔炼房里,这种重达千斤的矿石除了一部分是用来造刀枪等武器的铁石外,还有很多是用来熔炼出一种更要紧的物件的,这里的奴隶称其为血石。

因为这种矿石不但坚硬很难从石壁上凿下,而且很是稀少,而矿场每过一段时间都要向各个奴隶工头收取一定数量的这种矿石,一旦不能达到标准就会对有重刑施加在其身上。工头为了保护自己,自然会拼了命地督促着奴隶们去寻找这种矿石。奴隶们为了从工头那里得到些微的好处,经常会为了一块矿石而大打出手,闹出了人命来,所以这些矿石是用人命和鲜血得来的,被称为血石一点都不为过。

但是矿场却压根不把这点伤亡放在心上,因为他们也要向上面交差,这血石可是大宋朝廷要交到神族手上的供品之一,他们自然要尽一切的能力来做好了。

正因为血石是衡量一片区域里工头和监工的重要标准,这里的奴隶就只有拼了命地寻找它。今天,一个孱弱的身影便因为一块血石而遭了殃!

在矿洞的东北角上,一片灰黑色的铁矿石的背后,赫然有一块近丈方圆的血石被这个年轻而孱弱的身影所发现了。他强忍着兴奋,便想转头去向自己的奴隶工头禀报。在来到这里三个月后,本不属于这个恶劣环境的他也必须遵从这一切的规则了,为了能得到更多的食物,为了能更好的活下去,他就必须找到足够的血石。

但是几个月来,他并没有找到过一块象样的血石,这已经让他有很长时间吃不饱了,身上也留下了纵横交错的鞭伤。但今天,时来运转的他却终于找到了一块任谁找到都能得到重赏的血石,这让他很是兴奋。

但是他的反应却落在了不远处的三个壮汉的眼里,当他向工头走去的时候,三人中的两个挡住了他的去路,而剩下的那人则来到了那块血石的前方,然后那人的眼中就冒出了惊喜之色:“老三,老五,这下我们发达了!”

“你们想做什么……这可是我发现的……”那少年壮着胆子对眼前两个凶神恶煞道。

“你放的什么屁,这血石自然是我们发现的了!”其中那个光着头的汉子狠狠地盯着他道:“不要没事找事,不然有你好受的!”

“就是,小侯爷你身份尊贵,怎么能与咱们这些苦哈哈们抢这功劳呢?”另一个脸上有道醒目的刀疤的壮汉用调侃的声音道。他们知道这个少年的身份,据说他是大梁城里某个权贵家的庶子,因为得罪了正房而被投进了这如炼狱般的矿场做了奴隶。这里的奴隶除了一些宋国在对外战争里捉来的俘虏外,更多的便是犯下大罪的凶人了,这三个大汉就是后者。这些出身低微的人,在这里碰上看上去地位远高过自己的少年时,自然是百般凌辱,为的就是满足自己那扭曲而变态的报复心理。所以这几个月来,少年没少受到折磨,这一次自然也不会例外了,何况还跟血石有关。

但少年已经有数月没有真正吃过一次饱饭了,如今机会在眼前,他不想再放弃,所以便壮着胆子道:“不行!这分明是我先发现的,你们不能如此……”

周围的那些奴隶也都发现了这边的争执,但是却没有一人站出来为那少年说话,大家都冷眼旁观,看着那三个大汉狞笑着将少年围在了中间。之所以会出现如此冷漠的一面,除了这里没多少人是好的之外,也与这三人的凶悍有着很深的关系。

一个秃头,一个刀疤,一个胖汉,这三人虽然不是这一片区域里的工头,却是奴隶里最强悍的人物,称之为奴霸。他们不但有着一身的气力,而且心狠受辣,这一片的寻常奴隶都不敢惹上他们。有时候即便是他人寻到的血石,一旦被这三人看到了也只有让出来的份,不然就会被这三人狠狠地教训一顿,甚至是丢了性命。

现在这个一直不被奴隶们所待见的少年居然和他们杠上了,自然没有人敢于替他出头了。眼看着自己被这三个人围住,三人的眼中更是闪烁着凶光,少年这才后悔了。他不是没有头脑的人,一般来说是不可能和这些凶人起什么冲突的。可是长期以来的食不裹腹,以及被工头的辱骂责打使得少年急着想要改变眼前的一切,这就让他对危险的出现失去了判断能力。

当他猛地清楚面对的是三个什么样的人时,已经无法挽回了。三个恶汉一见这少年胆敢挑战自己等的权威,顿时就怒从心头起,在少年还没说软话之前,三只其大如钵的拳头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少年立刻就想要躲避,奈何他本就身体单薄,再加上一直处在饥饿的状态下,如何是这几人的对手呢?“砰!砰!砰!”三只拳头几乎是在同时打在了少年的面颊之上,他整个人如破沙袋般高高抛了起来,然后重重地跌落在地。

“小样!真当自己是小侯爷了吗,竟敢这么跟咱兄弟作对!不让你尝尝我们的厉害,你是不会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的!”那秃子说完,重重地又是一脚踏在了少年的胸口,他整个身子立刻就佝偻了起来,口里喷出了鲜血和黏液。

其他两人也没有停手,和那秃子一起对着已经完全没有动弹的少年一阵猛踢,直到发现这人已经入气少出气多后才住了脚。“看清楚了,这就是与咱们作对的下场!”三人扫过了周围那些人,然后才小跑着去见那工头,他们还得靠着这块血石获得赏赐呢。

周围的人冷漠地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少年,没有一人上前搀扶他,没有人去看他的伤势。在这个只靠拳头和凶恶为尊的矿场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怜悯,而死个把人对他们来说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不一会工夫,众人便又散去忙活着自己的事情了,一片凿石的叮当声,以及喊着号子抬动矿石的声音又响彻了整个矿洞。

倒在地上的少年已经进入了弥留的时刻,他拼命地想要呼吸空气,从而使自己能够继续地活下来,可是每一下呼吸都让他的口鼻里溢出鲜血,他胸口的肋骨折断,更是插进了肺里,每一下的呼吸都让他感到无比的痛苦。

但是求生的意志却还在支持着他活下去,少年的脑海里不断地给自己鼓着劲:“许惊鸿,你一定要活下去!娘亲为了你而死,你已经不是你自己一人的性命了!那些欺你辱你的人,你不是发过了誓要向他们报仇的吗?怎么能就这样死在这个矿洞里呢?你要坚持住,你一定要活下去,去争取到足够的力量,向那些迫害过你的人报仇!”

强烈的怨恨一直支撑着少年,使他没有立刻就断了气,可是意志再强,身体所受的创伤也不可能得到舒缓,鲜血还是不断地随着呼吸涌出。许惊鸿发现自己的视线已经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虽然不忿,可他知道自己终究敌不过命运,将要和这个残害自己一生,又不想离开的黑暗世界告别了。

“我不服啊……”临终之前,许惊鸿用最后的力量呢喃出了这么一句,这才睁着眼不再呼吸了。同一时间里,原来还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就乌云密布,一道闪电划过了天际,一道震雷炸响了“轰隆!”……

矿场里的奴隶却并没有因为这突变的天象而停下手里的活计,当有一个奴隶扛着一大块矿石走过那年轻的尸体前时,只是投上了冷漠的一瞥。

苍天似乎也为这冷漠的一幕而感到悲伤,豆大的雨点劈啪而下,倾泄在了这个罪恶而冷漠的土地之上,似乎想要以此来洗刷这一切的肮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