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冥书天逆 > 失忆篇
【第一章 天灾人祸?】
作者:无十五  |  字数:3527  |  更新时间:2012-05-19 10:59:38 全文阅读

“哥哥,我饿了……”

一道细细的声音带着些许的疲惫,若不是听得仔细,恐怕这懵懂的声音,就会随风而去,消失在陨梦的尽头。

在一个破旧的屋檐下,相互依偎着两个孩童,一男一女,男的十三四岁模样,灰头土脸,眉间隐着一层淡淡的忧伤。但是那模样却丝毫没有寻常小孩子,本应该有的稚气,反倒如瘦弱枯迈的老人一般,满是沧桑与悲凉之感。

“玖玖乖,哥哥这就去找吃的……”

少年名叫秦云,他轻拍了拍,躺在自己怀中的玖玖,眼神中充满了柔和。

小心翼翼的将她扶起,靠在墙上。

他从怀中取出一块,印有凤飞龙腾图案的玉佩,挂在她的脖子上,这是他们的父母,在这世上唯一所留。

手掌磨砂着那块玉佩,秦云若有所思,他又给玖玖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擦拭掉她俏脸间的那抹污渍。

玖玖安详地闭上了眼睛睡去。

年丰村,绿荫铺地,四季不断的清流环村流淌,花雨之香缠绵,矿脉丰富,地利人和,是一个十分富饶的鱼米之乡。

富裕的土地,年年岁岁的收成,从而造就了年丰之名。

秦云走在年丰村的小巷子里,看在眼里的却是一幅幅断根残垣,狼藉破败的景象。远处近尺,哪堪入目?

他转过一个拐角,映入眼帘的事物,竟只有森寒的白骨,造成这一切的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恍惚间,一名尚存于白骨间的中年男子,他呼吸微弱,眸光木讷,望向四周的累累白骨,早已淡漠,根本就不会去计较他所处的画卷中是狰狞,是恐怖,还是悲凉!

然而,小小年纪的秦云亦是如此,他眸子里拥有的同样是无尽的漠然。

几个月前,年丰村还是一个富饶的天堂之国,却是于一夜之间,竟变得如眼前这般片片狼藉,满是萧索凄怆。

这一切的一切,宛如是一场梦,仅在顷刻间改变,没有人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

而秦云的父母,也是在那一夜之间,为救自己年幼的儿女,惨死于夜空之下,这魂灵一去,也就再无归时。

几个月来,那些死去的人依旧延续死前的轨迹,凌乱地摆在那里,根本无人去料理,腐臭的腥味已扑鼻弥漫,令人作呕。

然而,这里的人,似乎早已习惯。

“救命啊,救命……”

清澈的童音响彻,一个与玖玖差不多年纪的小女孩,俏脸间满是惊惧之色,她冲天大声呼喊,于她的记忆中,那里似乎会有美丽的天使下界,拯救她于危难!

“臭丫头,老子生你,养你,今儿个要你来偿还,还有那么害怕,告诉你,你的命是老子给的,现在就还回来吧……”

女孩的父亲,一头的发丝凌乱不堪,状若癫狂,宛如一个疯子一般,残忍的眸子,散发出野兽似的光芒。

“爹,不要啊!不要……不要吃我,我一定会找到吃的,我一定会找到吃的,我……我现在就去找……”

她踉跄着挤开那个或许曾经疼爱,溺爱过她的父亲,眸子中闪过的竟是一道悲凉。

“老子就是饿的忍不住了,丫头,就一只手,一只手,绝对不会再多的,就一只……”他的父亲,宛若疯魔,撕扯着她的衣袖,用力啃噬着她那白皙瘦弱的手臂。

“爹…”

小女孩疼得声音已是模糊不清,她的人立在当场,弱不禁风的身子,瑟瑟发抖,摇摇欲坠。

秦云停下脚步,淡漠地看着周围的人,他们好似看戏一般,有的目露凶残,有的早已麻木,但更多的,却是希冀!在他们眼中发出一缕,宛如鬼怪般的幽光。

看到周围的人如此势态,秦云的心里突然有种难言的愤怒,就好像那个小女孩就是自己的妹妹一样被人欺负。

作为哥哥,作为唯一的亲人,亦或是看不惯事态,继续炎凉下去……秦云没有理由坐视不理,而在他的内心深处却也很同情那个,快要被当做午餐的女孩。

“住手…”他终于还是有着狭义心肠,他心底深处还是不能完全淡漠。

然而此刻,数十道贪婪的,狡黠的,兴奋的,不解的目光,宛如幽光般,一齐射来,好像要把秦云的内脏都看破。

秦云目不斜视,他发现那个躺在地上的小女孩,手臂上已是鲜血横流,她竟已被那个混蛋……所谓的亲生父亲残忍地咬破了手臂。

“哪来的野小子,你父母呢?”中年男子放开小女孩的手,口齿间还残留着本该属于她的血液,他看起来,面目是那么狰狞。

“你放开她……”秦云的眸子里竟要喷出火来,他的声音也有一丝颤抖。

但是他却并没有发现,那围观的众人,眼中迸发出了怎样的精芒。

“那小子只有一个人,大伙儿分吃了他吧……我看得他都想流口水了,白白嫩嫩的,今天终于可以饱餐一顿了,好久没有吃过东西了……”一个饿的全身骨骼都清晰可见的老者说道。

他的眼中已然迸发出一种异样的色彩,贪梵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秦云身上打量,好像是在考虑哪个地方最好吃。

“我要他的大腿…”

“我要他的内脏,哼哼…”

“谁也不要与我抢他的眼睛……哈哈,又大又圆的两只眼睛……”……

那老者的声音就像是一根导火索,在场所有人的眼睛都亮堂了起来,那明亮的光芒就仿佛是黑夜中指路的明灯。

他们目光猥琐,又宛如变态般七嘴八舌的开始分刮秦云,但却丝毫不把他看在眼里。

“都给我闭嘴…”

突然之间,那嘴角还未擦去血迹的中年男子猛喝一声。顿时,四周鸦雀无声,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秦云也如被雷霆击中,他的眉头跳动,身躯猛地抖动起来。

“我们同时为人,怎么可以做出吃人这种有违天道的事情来,将来必会遭到天谴的…”

闻言,秦云心中一沉,脸上瞬间布满了黑线。那人说话前后矛盾,说的与做的完全相反,他就连自己的亲生女儿也要噬咬,此刻却再讲仁义道德,究竟是为何?

没有人与那中年男子争辩,只见他目光一寒,继续说道:“小兄弟好骨气,还从来没有人敢跟我这样说话,你知道吗?敢和我这样说话的人,都已经死了……”

秦云身体颤了颤,死或许并不可怕,但是他却不能死,因为玖玖还在等着他回去,他如何能够丢下她不管。

而那小女孩此刻岂不正如玖玖般,两只大眼睛中蓄满了泪水,秦云那坚毅刚强的眸子与她相对,竟发现她正在不住摇头。

他目光冷唆,在他稚嫩清秀的面颊上已凝结了一层寒霜,他漆黑的眸子又如两颗晶莹的宝石死死盯着那中年男子。

这对父女究竟是怎么回事?

秦云当然是疑惑的,年丰村惨遭巨变,但他眼前的几人,于他印象中根本就不是这里的村人。而秦云自小就住在这里,无论是谁他都熟悉的很,但是这几人……

他的目光里已充满了警惕,脚步微微倾斜,稚嫩的小手微微握紧,他毕竟练过一些功夫,摆这个架势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

但是中年男子似乎并不理会,他魔鬼般的手突然伸出,干枯瘦弱,色斑点点,宛如刚从棺材里爬出来一样。

秦云身形微顿,眼角的余光却已瞥见中年男子手背上,星星点点又如胎记模样的色斑。他的面孔竟已变了,指着中年男子的手,大声道:“这……这是……尸斑?”

他的背脊似已凉透,目光逗留在众人脸颊上,他们竟都并非活人,秦云的嘴巴张大像是刚吞下一个鸡蛋。

年丰村此刻尸横遍野,尸斑原已不是什么奇特的东西,但是拥有尸斑的“人”,秦云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

“怎……怎么会像个正常人一样,这个村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是天灾吗?不是人祸吗?”一个一个的疑问如雨后的春笋般冒在了秦云的心头,他的神情亦瞬间惊恐到了极点。微风吹拂,不禁令他寒毛倒竖,“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这……这些人都死而复生,变成了鬼怪?”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表情随即又归于寂静,见身份被秦云看穿,也不气恼,他黑洞般的眸子里已有一缕幽光,如磷火,又如森芒。

“现在才发现,不觉得太晚了吗?”他的笑容竟有些诡异,他的头微微抬起,眸子里已有一道森寒的杀意。

突然间,他又出手,一巴掌框在秦云的脸上,而秦云的人重心顿失,向后倒去,宛如一片轻飘的落叶,他眸光闪烁,竟有一丝痛苦之色。

秦云伏在地上,那一巴掌的力道果真大的骇人,他的脸上已有五根清晰且又血红的手指印,他的模样,着实狼狈。

中年男子冷笑,嘴角上翘,勾起了一道森然的弧度,道:“哼哼哼,在你死之前,就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原本我们是看不到你的……”

闻言,秦云心中巨震,他根本无法理解,他的手重重抓紧地下的泥土,用力间,只觉自己的心脏处流出一道气力。

中年男子当然无法察觉秦云的变化,他声音更冷,但却更加疯狂:“哈哈哈哈……可笑可笑……你还真是可怜……别以为在你身上施个法咒就能瞒得过黑狼大人……还不是略施小计就手到擒来……”

“这些个该死的一族人,就算死也不肯说出来,害老子们找了那么多天……喂!小子,给你一个生还的机会……”中年男子话锋一转,用一种施舍的语气说道。

“告诉我,冥书在哪里,就绕你一条狗命,如何?”他微微笑了笑。在他满是尸斑的脸上竟有着一丝笑意,无论是谁看到都会觉得诡异。

“你们不是这里的人,你们是谁?”秦云感受心脏处流出的气力,突然觉得全身一阵舒畅。

他缓慢地爬起,微沉着脸,眸子里竟要射出两道逼人的精芒。思绪转动,他便发现这个村子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定然与他们脱不了关系。

“我们是谁?告诉了你又怎么样,你还是无法逃脱这命运……所以,还是乖乖告诉我们冥书在哪里,否则……”

秦云猜到他们并不会安什么好心,而此刻,他又发现随着心脏处气力的流淌,他全身竟又充满了力气。

所以若是给他一个机会,他又怎么可能再呆在这里?他选择逃跑……

但是——

“想跑,晚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