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球在脚下 > 正文
第一节 意外的信函
作者:dleer  |  字数:3140  |  更新时间:2012-05-07 12:28:24 全文阅读

三月里的天气,乍暖还寒。虽然只是六点刚过,但是天色已经暗淡下来了,路边的小吃店里,老板把‘水煮鱼10元特价’的牌子往招牌下面挪了挪,好让它在灯光下更显眼一些,而后就站在门口看着店里的客人。

小店不大,只有十来张桌子,墙角的一张桌子上,三个岁数不大的学生,点了两盆水煮鱼,一碟花生米,一份炸香菇,吃的正起劲。地上放着半捆啤酒,另外半捆,已经变成了桌子上的空瓶子。

“宁子,我觉得你还是报体育生吧。”李恪说这话的时候,正大口的吃着水煮鱼,以至于在三月份,他红扑扑的脸上,都挂着一层汗珠。但是看他的神色,他绝对是一本正经,至少没有喝多,“你那个成绩,太次了点。就你那个分数,什么大学都上不了,考也白考。你真不如去考体育生。你又不是我们,你是真有那个能耐啊。”

赵亚宁没有吭声,这是默默地端起酒杯,闷了一杯。

“体育生毕竟还是有照顾的,你现在虽然不碰足球了,但是好歹也是踢过球的,体校出来的人,找找门路,体育考试过了不难。”张竣在一旁也开口了,“你这个分数真是没什么希望。咱自己兄弟也不说那虚的,你这样下去,什么都不是。”

“我就想着过了会考就行,总得有个高中毕业证吧?”赵亚宁笑着摇了摇头,回应着李恪的话,“有那个就行,我想好了,还有一年多,一年过了以后,高中毕业,我拿到毕业证就直接找工作去了。去他妈的上学吧,我上够了,我自己去找个工作,自己闯荡去了。”

“尽扯淡了,现在靠着爹妈找个工作都不易,还自己闯荡?电视看多了吧?就你那个脾气性格,再拿上个高中文凭,还找工作?你是能写能算,还是有力气可卖?别扯淡了。”张竣反驳道,“回去跟阿姨说说,让她给你掏点钱办办事吧。是不是一辈子的大事不说,再怎么说,至少关系到你今后十年吧?”

“我家里要是能掏出那么一笔钱来,我又何苦从球队出来?当年我舍得给教练掏点,我现在说不定都成球星了。”赵亚宁心里默默的说着,但是却没说出来。

学校课程正紧,兄弟三个逃课出来喝闷酒,没必要提那些不开心的。

“你要是真的不上学了,就这么去上班去,贝贝那,你准备怎么着?”李恪再次开了口,“她总不能陪着你去闯荡吧?她的分数考个二本没问题,要是有运气的话甚至能上一本。你去闯荡去了,就放心她一个人去上大学?”

“她去哪上大学我就去哪打工行不行?反正我高中毕业了,一切都好办了。”

“你想好了,她可是想考北京的学校,那边的物价你高中毕业在那留得住么?而且上了大学,你以为贝贝还看得上你?”

“行了,你个三八,人家正式的男朋友都不操心,你起什么劲。”张竣看着赵亚宁越来越不好看的脸色,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赵亚宁什么都没说,一口把酒闷了。

李恪没说什么,只是不肯一口闷了杯中酒,而是端起酒杯慢慢喝着。

“我说宁子,你觉得这个赛季罗马有戏没有?”张竣看出了两个人的尴尬,随口岔开了话题,“我看着怎么总感觉挺玄的,巴蒂这又开始春眠了,今年冠军感觉悬了。”

“蒙特拉不是发挥的不错么?”赵亚宁低头喝着酒,“这些问题你考虑的到,你以为卡佩罗想不到么?说不定人家早有计划,问题应该不大吧,我觉得希望比米兰和尤文大多了。”

“也该罗马夺回冠了吧,拉齐奥都拿过冠军了,他们还被罗马5:0呢。而且巴蒂都这个岁数了,再不夺冠以后真的没机会了。”张竣咂摸着嘴,一脸的沮丧,“哥的托蒂啊,你就不能让哥高兴一回啊。”

“你自找的,没事看什么罗马。”李恪毫不客气的评价着,“我就没这个烦心事。”

“我就不明白曼联那种比赛有什么好看的,小姑娘看看贝克汉姆也就算了,你跟着起什么哄。”张竣反驳着,“是吧,宁子?”

“也别那么说,每个联赛特点不同……”

“滚,又来和稀泥。”张竣笑骂一句,“就托蒂的那个传球,那个射门,他曼联谁比得了?除了一个靠脸吃饭的小贝,他们还有点什么?”

“我说了我是索尔斯克亚的球迷,我不喜欢贝克汉姆。”李恪怒道,他还想说什么,一阵铃声在他腰间响了起来,他从包里掏出了自己的那个小灵通手机,放在耳边听着,瞬间脸色大变。

“坏了。”李恪抬头看着两个兄弟,“老班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去班里盯自习了。”

赵亚宁和张竣对视一眼,同时知道坏事了。

“这才上了几天的课,就这么逃课成风,无组织无纪律!”班级里的讲台上,被学生们戏称为康师傅的康老师正在破口大骂。歇斯底里的喊了半天,让他头上的发胶都被汗水打湿了,露出了光秃秃的头顶,分外可笑,“还有人给我请假,说病了!还想高考不!所有请假的,一律不准,李恪他们三个回来以后,上我办公室去!不想上滚蛋,这才高二,什么样子!”

“报告!”李恪出现在了门口,三个人现在异常狼狈,刚喝了不少的啤酒,酒劲还没过去就跑回了学校,站在教室门口,浑身散发着一股酒味,让靠近教室门口的女生皱起了眉头。

“回来了啊?晚自习无故缺席,你们给谁请假了?”

康师傅看着三个人,眼神中百味交杂。对赵亚宁,他只有厌恶和不满,这个孩子是个体育生,有着一切坏孩子的特点——早恋,喝酒,上课不听,作业不写,五毒俱全。但是李恪和张竣,却是班里数一数二的好学生,天天和这种孩子混在一起,只能让他感觉到惋惜。

不过好在以后不会了。

三个人站在门口,一语不发。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旷课跑去喝酒被抓了现行,身上还带着没散去的酒气,指望老师原谅他们太难了。不过他们也没有太过害怕,学校是子弟学校,轻易不能开除学生,他们顶多也就是挨顿骂,写写检查而已。

谁还不会写检查了。

“李恪,张竣,回你座位上坐着去!给我写一篇检查,早自习在班里朗读!赵亚宁,跟我到办公室来!”

康师傅厌恶的挥挥手,率先出了门。张竣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趴下之后直接呼呼大睡。而李恪则苦笑着回到座位上,等待着新一轮的挨骂。

果然如他所料想的,齐蓓蓓盯着他的颜色一点绝对不能用温和来形容。

“你们干什么去了?走了也不和我说一声,我都不知道怎么帮你们打掩护!康师傅刚才骂了半天了,知道我多担心吗?每天不学好,就知道玩!”

贝贝每次一开口,那种连珠炮一样的责骂就绝对不会停止。李恪虽然一直都觉得贝贝是个好女孩,但是他还是很不理解,赵亚宁到底是怎么忍受贝贝的。

“贝贝,我们刚喝完酒,头晕着呢。”李恪侧过身,不停地赔着笑脸,“张竣过生日呢,我们几个出去喝两杯。宁子没和你说吗?我还以为他跟你打招呼了呢。”

贝贝愤怒的盯了他一眼,但是还是从书包里掏出了一包纸巾,抽出一张面巾纸,递了过去

“擦擦脸,给竣儿一张,一脸的汗就睡觉,小心着凉了。把水杯给我,我给你倒点水。”

说着,贝贝拿起了自己的杯子,“别天天光知道玩了,你们做兄弟的,把他惯得都没样了,会考你们帮着他作弊也就算了,这眼看快高考了,你们还帮他作弊不成?”

李恪耸耸肩,喝了一大口水,“就他那成绩,帮他作弊也没用。政治都能考零分的强人,我这辈子都只见过一次。”

“那你们还天天拉着他出去玩!”贝贝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抽屉里有我给他卖的晚饭,不吭一声就消失了,东西还在那呢。一会儿他肯定嫌丢人直接回宿舍,晚上带回宿舍去给他,喝多了半夜容易饿。”

李恪低头看看抽屉,一袋牛奶,一个面包,放在一个塑料袋里,团在一起堆在赵亚宁的书包上,东西不是很多,但是还是让李恪不停地咂嘴,“贝贝,早知道你这么贤惠当初我就追你了。”

他的头被贝贝狠狠地敲了一记。

而就在这个时候,赵亚宁推开了教室的门,慢腾腾的走了进来。

“宁子,怎么了?”

李恪意识到了有些不寻常。平时的赵亚宁,绝对会像贝贝估计的那样甩袖子走人,而不是回到教室里来。

贝贝也一脸询问的盯着赵亚宁,连睡觉的张竣也爬了起来看着赵亚宁——显然,他只是想避开贝贝的唠叨,故意装睡的。

“老康告诉我说,”赵亚宁的声音吞吞吐吐的,连他自己都不相信是真的,“有信函发到咱们学校,说是让我参加一个去法国的足球培训。”

三个伙伴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盯着赵亚宁。

“我的天啊,我难道真睡着了,开始做梦了?”

张竣不可置信的摇着头,说什么也不能相信这个事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