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笑傲之嵩山冰火 > 正文
第一章 嵩山
作者:日坠  |  字数:3777  |  更新时间:2012-04-29 11:39:00 全文阅读

嵩山位于河南省西部,古时曾称外方嵩高崇高,五代后称中岳嵩山。嵩山同时也是武林中的圣地,被奉为武林泰斗的少林寺就坐落在嵩山少室山下。但嵩山上的武林门派并不仅仅只有少林派,位于嵩山胜观峰的嵩山派同样在江湖上享有盛誉。

嵩山派与泰山派、衡山派、华山派、恒山派同气连枝,统称为五岳剑派,分别坐落在东岳泰山、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以及嵩山派所在的中岳嵩山。

五岳剑派中的各大派都是江湖中的鼎鼎大牌,人才济济,只是早年间魔教十长老攻打华山时,五派看家剑法尽为所破,高手伤亡惨重,许多剑法就此失传。五派恼羞成怒,虽设毒计把十长老诱入山腹石洞中害死,但仅凭一些传下剑法继续称雄武林,却每况愈下。

由于各派长老精英大多殁于与魔教一役中,可谓损失惨重,留下的都是小猫三两只,到如今经过多年的默默发展,却仍旧不复当年盛况。

五岳各派中,嵩山派如今的掌门正是左冷禅,精通内功、掌法以及剑术,当今武林中能与之比肩的少之又少,不过五指之数。江湖中甚至有将其与少林派的方证大师以及武当派的冲虚道长并称为“正教三大高手”。

当年五岳剑派与魔教十长老两度会战华山,五派好手死伤殆尽,五派剑法的许多精艺绝招,随五派高手而逝。左冷禅汇集本派残存的耆宿,将务人所记得的剑招,不论精粗,尽数录了下来,汇成一部剑谱。这数十年来,他去芜存菁,将本派剑法中种种不够狠辣的招数,不够堂皇的姿式,一一修改,使得本派一十七路剑招完美无缺。他虽未创设新的剑路,却算得是整理嵩山剑法的大功臣。

最近本应该是左冷禅意气风发的日子,如今却神情落落的坐在大殿上垂头丧气,人称“托塔手”的丁勉以及“大嵩阳手”费彬也神情担忧的陪坐在左冷禅旁边。原来此刻本该是五岳各派齐聚于嵩山封禅台商议对抗魔教,并趁机提出五岳结盟的事情。如果五岳各派最终能够顺利结盟并称为五岳剑派的盟主,做到盟主前辈从没做过的事情,嵩山派在江湖上的声誉将更上一层楼,与少林武当比肩的成就更近一步。

想法虽好,现实却困难重重。但左冷禅说道魔教今年愈发猖獗,提议五岳结盟共抗魔教的时候,华山岳不群、泰山天门道人才一听左冷禅开了个头就以各种理由推脱极力反对结盟,恒山的定闲师太更是以出家人慈悲为怀表示不愿参与,至于南岳衡山派的莫大先生最是可恨,竟圆滑的说衡山派小人微愿以其它人的意见为自己意见,纯属睁着眼睛说瞎话。

最终左冷禅也只能压下话题,宣告五派结盟的想法破灭。就在这个时候,魔教教主任我行却率领魔教教众悄无声息地攻上封禅台,一场大战后任我行虽然莫名其妙的收兵离开嵩山,但五岳各派却是颜面无存。不仅天门道人、莫大先生先后败于魔教左右使之手,自己与岳不群更是先后被任我行击败,自己更是差点被任我行的吸星大*法吸尽真气变成废人。

真是想到就生气,任我行那个魔头吸星大*法太过厉害。丁勉听到左冷禅的话也是眉头紧邹:“那师兄,如果任我行再次攻来,我们有应该如何面对?”

左冷禅思索片刻,表情渐渐缓和:“暂且如此,我想既然任我行这场突然退去,一定有其原因,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攻上嵩山,总有办法的。”

丁勉两人看到左冷禅的神情不再焦躁,想到定然是师兄想到了什么办法,也不再纠结于任我行身上。费彬上前一步,拱手道贺:“倒要恭喜师兄了,任我行这个魔头却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如今五岳剑派总算是结盟了,师兄也能够以盟主号令其它各派。”

左冷禅摆摆手,说道:“师弟,没那么简单,那么也看到封禅台之上岳不群他们的态度了,有哪个是愿意结盟的,一群不识抬举的家伙。要不是魔教就在眼前,迫于压力,他们岂会让为兄担当盟主之位,不过是寻求庇护罢了,有哪一个是真心实意的。”

三人想到岳不群等人的嘴脸,也是恼怒不已。左冷禅看着丁勉,问道:“丁师弟,魔教攻上山时,我嵩山损失怎样?”

听到左冷禅问及这次的损失,丁勉的脸色不禁变得难看,答道:“那狠毒的魔教,守山的弟子已经全部遇害,没有一个活口,我嵩山派的实力起码要下降两成。”

左冷禅的脸色发黑,咬牙切齿的说道:“任我行,我左冷禅在此立誓,今生绝不会放过你,定要你魔教灰飞烟灭。”

“师兄,如今紧要的是安抚好伤亡的弟子家属以及是否要招收些弟子补充。”费彬接着说道。

左冷禅沉吟半响,点点头,说道:“费师弟说的不错,要将伤亡弟子的后事办好,我们嵩山派不想岳不群那样,我们不缺几个银子,另外看看那些死伤弟子中是否有后人符合标准的,降低些要求收录些进来补充,就先这样吧。”

“是,师兄,我们这就去办。”丁勉、费彬看到左冷禅没有再谈下去的兴致,行礼后躬身告退。

嵩山派的练武校场上,此时零零落落的站在好些人,有老人小孩,也有二、三十年纪的妇道人家。抽泣声此起彼伏,不少人擦着眼角,眼泪却怎么也停不住。丁勉和费彬站在高台上,也是眼角泛红。两人也算得上是狠毒、凉薄之辈,但那都是对外人的,看到门派中的弟子丧命,家属哭成一片,对魔教越发忌恨。

林寒就在那些哭泣的人之中,呆愣愣的站在那里,嘴巴一张一合。如果有人还有心情凑近,竖耳倾听,一定能够会以为他发疯了。

林寒呆若木鸡的站在人群中间,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吐槽:“我了个去啊,不就是出门之前没有内裤外传么,怎么就被雷劈了,我冤枉啊。”

想到自己就那么莫名其妙的穿过来了,真真是无语的很。看着高台上那背插三剑套的胖子,林寒真真是欲哭无泪了:“你穿就穿吧,你去三国、大唐之类的也行啊,至少那里美女资源丰富足慰平生;可跑到笑傲的世界里来做什么,除了小师妹就只剩下姑姑的,外加个小尼姑,还都是主角的;就算到了笑傲吧,不要求令狐,给个平之也行啊,现在来个大反派嵩山的路人甲,过来就发现唯一的大哥也被魔教KO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站在高台之上的丁勉、费彬师兄弟并不知道下面视线所及之处,一个叫做林寒的空降品正在吐槽,丁勉朝费彬点点头,费彬会意,抬起双手向前平于胸口,运起内劲高声说道:“各位静一静,静一静,我费彬有些话要对大家说。”

当人群中抽泣声渐止,逐渐安静下来的人都将目光转向高台处时,费彬接着说道:“这一次魔教攻山,穷凶极恶的杀害我嵩山众多弟子,此仇我们嵩山一定要报,我嵩山弟子与魔教势不两立,一定会给众多死伤的兄弟一个交代。”看到群情渐愤,费彬抬高声音:“但是,在此之前,我们要让死去的亲人入土为安,要风风光光的送走他们,他们是嵩山的骄傲,他们的血不会白流,他们是为守护活着的人而牺牲的,我们活着的人一定要让他们安心的走。”

丁勉走上前,接过费彬的话头,说道:“费师弟说得不错,为了能够让他们放心的走,掌门左师兄决定给予每家每户十两银子做后事,并且将在家属中选取部分人成为内门弟子,十五岁以下的都有机会。”

听到每家将得到十两银子的安家费,这些嵩山派弟子的家属倒不怎么激动,要知道在左冷禅的领导下嵩山派近年来越发的强盛,财源自然滚滚来,就是普通的记名弟子也不缺乏钱财,但是当丁勉说道十五岁以下的人都有机会成为内门弟子时,人群中发出了阵阵雀跃声。内门弟子和记名弟子自然是不同的,别看嵩山势力庞大,弟子成百上千,但其中绝大部分只是挂着嵩山派的名头,能够成为内门弟子的寥寥无几,总共也就百几十。

因为与魔教华山一役精英尽失,如今五岳各派传承断节,只有一、二代弟子,如左冷禅、岳不群这类是一代,其下弟子则为二代弟子,嵩山派这里所讲的内门弟子就是二代弟子。能够有机会成为内门弟子,也就是说能够成为一代弟子的徒弟。

嵩山十三太保的名声在江湖上那是响当当的,其每一个的武功都极强,排在前几位的更是能够媲美其它门派掌门级别的人物。如果成为这类人物的徒弟,将来学得一身武功只是时间问题。

林寒站在人群中,眼睛冒着绿油油的光,毫不掩饰心中的激动,也无需掩饰,因为周围是绿油油的一片。虽然当时看小说、电视剧的时候极度鄙视丁勉、费彬之流,对左冷禅的人品更是嗤之以鼻,几乎所有人对嵩山派都毫无好感,但是不得不承认,嵩山派的武功绝对是一流的。尽管对左冷禅无限鄙视,但不得不承认其武学宗师的地位,堪比方证大师、冲虚道长,绝对有正道三大高手的实力,原著中就是学了辟邪剑谱的岳不群也不一定是其对手,只能费劲心机用假的剑谱算计左冷禅,更是突施冷箭以辟邪剑法偷袭才最终用绣花针射瞎左冷禅双眼。如果不是没有想到岳不群会辟邪剑法,以左冷禅能够数次力拼任我行的实力未必就会败于岳不群的辟邪剑法。

林寒的野心并不仅仅是成为一个内门弟子,托塔手丁勉、仙鹤手陆柏、大嵩阳手费彬等人虽然厉害,但较之笑傲中的顶尖强者仍有一定差距,所以林寒的目标是左冷禅。既然是收内门弟子,丁勉可以,陆柏、费彬可以,那么左冷禅也就未必不可以。

其时左冷禅也是个悲剧人物,不要说什么人品不人品的,不过是成王败寇罢了。要说狠毒,在多少小说中青城派绝对是正派的不二人选,可余沧海做灭人满门的事也是顺手拈来;华山岳不群还要偷袭尼姑呢,武林泰山北斗少林武当也未必有多干净;就连小小的洛阳金刀门,不也是先嫁女儿给福威镖局林震南、再将外孙与华山派联姻么。

其时未必有谁是绝对干净的,不过是真小人、伪君子的区别,舆论总是掌握在胜利者手里。笑傲的世界是少林的世界,终极BOSS非方证莫属,其它武当、魔教、五岳剑派统统靠边站。嵩山派想要与少林、武当并称武林正道三大势力,少林是绝不会答应的,一不小心让武当站出来,少林都是最悔莫及,同样的错误少林绝不会犯第二次,搞臭搞垮嵩山派,让五岳剑派内斗正是少林希望看到的。很不幸,原著中令狐冲就是少林手里的一把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