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诛天邪帝 > 正文
第一章 玩世不恭是本性
作者:酥小默  |  字数:5028  |  更新时间:2012-04-08 14:08:36 全文阅读

玄幻8001年,距离上古时分的神魔大战已经历有四千多年时光,此时光正好是八大世界中混合世界里的1787年。在这个强者为尊,以人族为主导的混合世界里,上古魔帝嗤尤的肉身段飞已经长成了一个翩翩美少年。

神魔两界经历了两次大战之后,最终以神界的惨胜而告终。魔帝嗤尤临死前发誓四千多年后重生定要剿灭神界,重新主宰诸天宇宙。

四千多年后的今日,魔帝肉身段飞已经出现在了混合世界里,不过只是一个没有任何潜能的富家公子哥,成天游手好闲,游龙戏凤。

神界当今的统治者黄帝之玄孙幽帝接到了天庭的上神千里眼与顺风耳关于魔帝重现的通报,知此情形,也没多在意。只命雷公天雷诛灭了段飞全家,命瘟神施下诅咒让段飞一生坎坷,好人遇见段飞就会被其晦气所害,让段飞成为人人讨厌的扫把星。

幽帝存心戏弄魔帝嗤尤的肉身段飞,要看他受尽凡人疾苦,经历千世坎坷。随后幽帝不顾神界大神的劝阻执意留了魔帝肉身段飞一条性命在混合世界里苟延残喘。

另一方面魔界之中三十六天罡以及其下属守护魔界之中的旧界为魔界的复兴保存实力,而魔界中的七十二地煞全部下凡进入混合世界,组织了黑道总坛混淆神界视线,同时也是在秘密的寻找魔帝肉身并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

...................................

...................................

“呦,这女的谁啊?波涛汹涌的,走起路来一踮一踮的,这胸都快甩出来了。快看!不光是这胸大,就连那臀都翘的正合适,真是羡慕她男人,啧啧啧……”

段飞看见美女就是有点不知所措,他的情绪总是掌握在这些个美女的身上,如果有美女的地方就是他的晴天。哎,这人呐,就是这样,女人不媚对不起社会,这男人要是不色那那些穿着艳丽打扮得无比妖娆的女人们都还给谁看呢?

楚默看见段飞的见色辟又开始发作了,不免有些小怒的说道:“段飞,你他妈的都从公子哥变成霸天府的一名后备小杂役了,你怎么还一天到晚的想这些不着边际的事,这是我们身份这么低贱的人能想的事么?!”楚默心里有点纠结,他跟着段飞这么多年了,可是段飞还是什么都没变,还是成天的游手好闲。楚默看着段飞从公子哥变成小杂役,从小杂役变成小混混,唯一一直没变的就是段飞那玩世不恭的个性。

“还是好好的干好你手上的事吧,不然今天又该没饭吃了。我说你能不能正经点,虽说我们俩是兄弟,无话不说,但是你小子也不能老是连累我吧,我都和你一样好几天没东西吃了。我说,大哥!你能不能消停点啊,这趟货如果不能按时送到,我们今天又该没饭吃了,那大管家可不是好惹的。”楚默没等段飞回话就又接着刚才的话茬说道了起来。好几天没有吃过一顿饱饭的楚默开始有点想念饭的味道了,可是看段飞的样子倒是一点都不饿,而且好像有永远都用不完的力气一样。

楚默是段飞的好兄弟,他们俩从小一起玩到大,虽然是一起经历过许多的是是非非,只要是段飞到哪楚默也一定会跟着段飞,他们两个总是一起行动,看上去比亲兄弟还要亲,但是两个人的性格却是截然的不同,楚默考虑的事情会多一点,而段飞就知道及时行乐。

看着街上偶尔穿着官服路过的小官,段飞突然想到了以前在皇宫里有一种不过的差事,如果楚默去了一定会混的不错。想到这里段飞忍不住大笑起来说道:“楚默,你他娘的就该回到遥远的古代,回到古代多好啊,刀一挥,你就能捧上个铁饭碗,身边还到处是美女,虽说不能用,看看也好啊,哈哈……”

“你就知道拿我打趣,你那么能的话,你有本事去摸一下啊,你不是成天喜欢看那些个什么图么?老是沉迷于理论的高度,你丫的,有种去摸下那个大胸妹啊,你不是最喜欢么?现在猎物就在你前方五十米不到,正好是攻击范围之内,你小子是不是怂了?!”楚默哪是好惹的,看到段飞话语犀利,还不得反将一军。

狗急会跳墙,兔子急了也咬人,段飞和楚默你一言我一语的,针锋相对,谁也没比谁少说一句,段飞是个爱面子的人,被楚默的激将法一激,哪还淡定的了?段飞就像是那弓上的箭,即使是自己不想射出去都没有办法了,开弓哪有回头的箭?“你,你等着,我这就去,小子好好学着点,今天大哥我就教你一招怎么去占点小便宜。”段飞一边说着一边朝楚默挑了几下眉,一脸的洋洋自得。

楚默瞟了段飞一眼,一脸轻蔑的说道:“去啊,我可等着你活着回来呢,哈哈……”楚默故意用言语刺激着段飞,因为楚默知道段飞这小子爱面子,越是有人刺激他,他越是什么事都敢做。从小和段飞一起玩到大的楚默最了解段飞这小子了。

“你就瞧好吧!”段飞话音刚落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了大胸妹,看段飞这副成竹在胸的架势,看来是势在必得。

这已经不是段飞和楚默两个人因为斗气而去乱摸女人的胸了,他们是这越龙城里的小混混角色,没有什么正经的行当,整天的游手好闲,虽然是现在在霸天米行做着挂名的小杂役,但是却还是改不了那孩童般的性格,游戏人生,这就是王道。

段飞和楚默就像是一对兄弟,有时候又像是对冤家,只要这两个人斗起来,其他的人就要遭殃了,两个流氓之间的斗气耍狠,倒霉的还不就是广大的妇女同胞么?唉……真是作孽!

“啊!!”那大胸妹发出了一声尖叫,街上的人群都停止了脚步,我靠!这一声叫比那河东狮吼可不逊色多少,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大胸妹的周围。

好家伙,虽说这已经不是越龙城内第一次发生这样的抹油事件了,但是却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重点倒不是这摸人胸的段飞,而是这被摸的大胸妹。这大胸妹可是越龙城内除了名的胸器,迷死过多少的男人,现在是浩天赌坊的老板娘,虽说她是很多男人的梦中情人,但是很多人也只是想想而已,谁敢那么不要命的去招惹浩天赌坊这样的恶势力,真的是在找死了。看热闹是人的本性,无知少年大摸胸器女神,这下这街还不得炸开了锅啊?所有的人都在等着看这出好戏。

“哈哈……段飞那小子还真是什么都敢做,这下玩笑可开大了,这么多人看着,段飞这次想不出名都难了!”楚默一边看着一边喃喃自语道,他真的是无法掩饰自己想笑的冲动。

楚默也没什么别的爱好,活到现在也没有什么追求,他就是爱看段飞的笑话,段飞的糗样就是他生活下去的乐趣。段飞样样都比楚默强,虽说是好兄弟,但是偶尔看看段飞出出丑,那也算是一种平衡心态的办法。

“你个瘪三!老娘的豆腐你也敢吃!”看这大胸妹长得倒也算得上标致,瓜子脸,柳叶眉,樱桃嘴,斜刘海,最重要的是身材凹凸有秩,别看她身高并不高,看上去就像是个大家闺秀,可是她的一声叫骂,真是令人乍舌,谁能想到天使面孔下的魔鬼爆发起来竟然是如此模样?

大胸妹的酥胸被重重的摸了一把,段飞这小子还真是不靠谱的很,你说你摸了人家的胸也就算了,他居然还腾出了另一只手捏了人家的臀,唉,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大胸妹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摸了一把,那还不得骂娘啊。

段飞听了大胸妹的叫骂眼睛都直了,他简直是不敢想象,如此小巧玲珑,看上去乖巧可人的女孩居然能像个泼妇一样的叫骂,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不过段飞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被骂了哪有不还口的道理。“你个三八!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你连我都敢打?!”段飞这家伙自己理亏倒像是别人的不是了,一句暴跳如雷的怒吼居然还把那大波妹给震住了。

“霸天米行?!”被段飞唬得愣住了的大胸妹突然间看到段飞穿着霸天米行样式的服饰,不禁大笑起来,心想原来只是个小小的米行杂役,听那口气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呢。

知道了段飞的霸天米行小杂役身份,身为越龙城第一赌坊的第一夫人的大胸妹哪还肯退让?一副气势凛人的样子喝道:“你一个小小的霸天米行的小伙计也敢在这里撒野,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小子也不去打听打听老娘是这越龙城浩天赌坊的老板娘,你小子是瞎了你的狗眼,居然光天化日的吃老娘豆腐!”

大胸妹虽然表面上一幅气急败坏的样子,不过她仔细的端详了下眼前的这个吃她豆腐的毛头小子,倒也还算的上英俊,“坏男人”一定要有好容貌,否则,他不配做坏男人,不配做女人心中的坏男人。大胸妹看眼前这穿着霸天米行服饰的小杂役的长相也不禁开始有点心动。瞧这小子一双单凤眼,一对柳叶眉,唇色比胭红,口似小樱桃,肩宽真合适,身高七尺有余。若是不在近处仔细看,倒还真有些像是个小女人。这不仔细看还好,大胸妹这仔细的看了一下,达胸妹这心里真叫一个痒啊,眼馋得很。大胸妹心想,如果站在她眼前对着她做这一切不是个小伙计而是一个翩翩的俏公子,那该多好啊。

“我说美女,我只是帮你拍下蚊子,你看这大夏天的,你又穿的那么少,皮肤又那么的光滑如玉,弹指可破,你说要是让那该死的蚊子来个新蚊连波,那你的美貌不是要带上些许瑕疵了吗?”段飞看见情形不对,话音也变得软了起来。

段飞原本是这越龙城内大富大贵人家的公子哥,只因为一场天雷劈在了他家,家人全部丧生在了那场天火之中,家中万千金银也随那场大火付之一炬。无奈为了生计四处打工只为了能继续的活下去。

浩天赌坊他是听说过的,以前他做公子哥的时候还经常光顾那里,只是那时候他并没有见过如此娇艳的老板娘,想比是那长得像癞蛤蟆一样的浩天赌坊的掌柜陈浩天的新欢。浩天赌坊打手众多,段飞也不想招惹那许多是非也就只能软下口气,先用糖衣炮弹搪塞一番再说。活人还能被尿憋死不成?这谁处于低迷的势头还不得见风使舵啊。有道是忍得事中事,方成人中人啊。哎,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吧,谁让人家那么有势力呢,段飞虽然心里一百个一万个不愿意说趋炎附势的话,也不爱奉承人,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人啊,就是一个命。

“你小子倒是油嘴滑舌的很,看你那小鼻子小嘴的,倒也算长得不错,如果你喜欢老娘你就直说好了,何必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来这一出?人家毕竟是女孩子,你这不是存心让我难堪吗?”大胸妹一边说着一边用手绢半遮着脸,看上去一脸的羞涩,刚才的撒泼的劲一下子全没了,开始变得扭扭捏捏,做作起来,看的段飞是想死的心都有。

“哎哟妈呀,我的个神啊,现在是什么情况啊?”在一旁看热闹的楚默有点摸不着头脑了。看了那么久,楚默还以为这次段飞惨了,有好戏看了,可现在那大胸妹一改常态,倒让楚默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身临其境的段飞看上去比楚默更加的纠结,段飞的鸡皮疙瘩都快掉一地了,他最怕这个,今天还偏偏被他给遇上了,唉,女人啊女人,永远都是那么的难以捉摸。以前段飞不信,别人说女人就像是这天,说变脸就变脸,现在的情形让段飞深刻的明白了一个真理,惹谁都行,千万别惹空虚寂寞的女人。

“段飞,快走了,我们还要在天黑前赶回去呢!”楚默看到段飞有些难以下台了也忍不住喊了一嗓子当是原了个场。虽然楚默很爱看段飞的笑话,但是说实在的楚默更在意可以吃上一顿饱饭。

大胸妹朝着楚默不屑的瞟了一眼,然后又仔细的瞅了瞅段飞说道:“那人谁啊?你们一块的?哎哟,一个闹笑话的,一个看热闹的,你们还真是一对活宝,啧啧啧……”

段飞没有听懂大胸妹的意思,或许是没有正经的朝那方面想,也难怪,段飞是出了名的缺心眼,哪里会听懂这大胸妹话里有话呢?“我说美女,我现在还有点事,你能不能改天再聊啊,今天真的是很忙唉,如果天黑之前敢不回去,我们又该……”段飞是个很爱面子的人,他刚想说又该没有饭吃了,可是刚到嘴边的话他硬是又把它咽了回去。

“也罢,我叫杨乐乐,人称越龙一枝花就是我,看你眉清目秀的,倒也还算是个人物,这样吧,改天老娘高兴了,再找你玩玩,哈哈……”大胸妹一边说着一边扬长而去。

“杨乐乐?…………”段飞傻不啦叽的看着大胸妹的背影嘴里喃喃自语地重复着大胸妹的名字。

楚默看着段飞含情脉脉的样子不觉一阵好笑,段飞可是出了名的花心大萝卜,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现在居然盯着一个少妇的背影在喃喃自语,真是稀奇的很。“我说段飞你他娘的还走不走了,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胸大臀美的极品少妇了吧?!”楚默一半讽刺一般打趣地说道。

“扯蛋,她要是鲜花,那以后牛都不敢拉屎了,我要是爱上她,除非天上不下雨,直接下铁块砸死我算了!”段飞说完把嘴翘的老高,都可以挂油瓶了。虽然段飞嘴里虽然是这样说,可是他看了看刚刚摸过大波妹的双手,全身依然还有一种过电的感觉。

楚默看这天色已经不早了,如果段飞再这样傻呆着,可能他们又不能按时回来了,所以楚默只得催促着段飞,“快走吧,别在那美了,好好打拼,有了钱,你就什么都有了。像这种女人等你有了钱之后一大堆的潮水一样的向你涌过了,你以前做过公子哥,这一点应该不用我解释了吧?!”在楚默的心里,一直都是钱比较的实际,在他看来钱就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如果没有钱,吃顿饱饭也是最最实际的。

“好啦,我们还是快点走吧,太阳下山前我们一定会赶到的!”段飞朝楚默笑了笑,一脸的灿烂的回答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