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御神之卷
作者:落雨星辰  |  字数:5037  |  更新时间:2012-03-26 17:45:07 全文阅读

公元2012年,某实验室内,

巨大的培养槽内充斥着各种试验用药剂,隐隐可见其中的生命体,一个全身赤裸的少年躯体,紧闭双眼,嘴部巨大的输氧装置显示此时正处于实验中。

“快要成功了,吴旭,我们的‘杰作’”一旁的白衣研究人员眼神狂热的抚摸着培养槽。像是在爱抚一件艺术珍品。

“空~我总觉得这次的实验已经超出了科学的范畴,这样真的好吗?”被称作吴旭的另一位科研人员担忧道,操作着机器的运转。

“对于科学家而言,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无视的,宗教、信仰、伦理,呵呵,这些都只是阻挠科学进步的绊脚石!”空的眼中闪过一丝狂热,

“嗡嗡~”培养槽传来巨大的波动,研究室内的众人将眼光聚集于同一处,嘴角的惊愕清晰可见。

三十分钟后,

一个穿着正式的传令官步履匆忙的行走在接廊上,

老实说,作为一个优秀的军官,自己本可以有更好的选择,诸如特种部队、军政处、甚至于情报部都是十分不错的。怎奈何现在竟然因为那本不该有的贪婪而进入这个恐怖的地方。

每一天都可以目睹非人的实验与残酷的训练,以及那一声声哀嚎。

轻叹一声,传令官还是敲了敲面前的门,

“进来~”女声传来,却是严肃非常,仅从声音便能却能是一位合格的上位者。

“报告,1号生命体生命迹象消失。”犹豫再三,传令官还是将实情转述,“第一部分实验室被完全破坏,无法断定是何种力量所为。”

办工作上的制服丽人轻轻敲打着桌子,少见的皱紧了眉头,“是吗,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传令员紧张的身躯终于放松了下来,在这位boss的气场下坚持2分钟可不容易,在他关上门的片刻似乎可以依稀的听到某句话“唯一的空间大能力者,可惜了呢~”

丽人的脑中不由回想起那个倔强的少年~

“这次实验之后,欠你的,我就还清了~”

与此同时,某混沌空间,名为星辰的少年注视着面前名为阿赖耶的神灵,

“没有什么想说的吗,作为一个人类?”神灵没有任何疑惑的语气,配合威严的气质甚至能让普通人在瞬间崩溃,如果这不是一句疑问句的话,根本分辨不出到底是责问亦或是其他的目的。

“没有。”简短地回答着神灵,少年的眼中闪过一丝轻松。自己所背负的东西,已经全数卸下,现在所有的不过是久违的轻松感。

“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人类”阿赖耶缓缓道,“没有恐惧、没有迷茫、如果是众神之战前,或许你能够成为一方神邸也说不定”

少年的表情依旧没有变化,对于神明,只有作为人的尊重,却没有其他的想法。

看着无声的少年,阿赖耶终于还是做出了安排,“作为对人类企图制造神灵的愚蠢行为的惩罚,我夺去了你的生命,虽然你也是受害者,但我不能任意妄为你们继续实验,作为补偿,送你去你想去的地方吧。”

“又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吗?那么我的身份是什么?”淡然的语气好像问的是与自己不相关的事情,少年终于有了一丝表情。

“御神一族,落羽星辰,从你的电脑里的快龙我会应允你,但终究只是数据上的一百级而已,你自己小心吧。祝你好运吧,少年。”

芳缘地区,千里宅外,名训练家——千里在门外焦急的等待,夫人已经生产一天了,为什么还没有出来。而且这种天气,乌云密布,难道有什么不好的倾向。忽然一声产婆的惊呼“终于出来了。”

千里急速奔向里屋,望向已经几经虚脱的妻子,“美津子,怎么样?”

床前的雍容贵妇显然状态不大好,原本柔顺的长发已经湿漉不堪,无暇的脸蛋已经有了病态的白色,显示主人经过了如何的痛苦过程,强撑着看向千里“孩子怎么样?”

千里这才想起自己进来为什么没有听到婴儿的啼哭声,转而迅速的望向孩子,该不会有事吧,只见婴儿淡淡的望着自己,这种眼光怎么这么像,打量呢,总感觉被看着毛毛的。

婴儿是不应该有这种眼神的?千里将脑中的杂念清洗,

随即,婴儿闭上了双眼,沉沉的睡了过去。眼尖的千里注意到婴儿的双肩各有一个翅膀图案,瞬间瞳孔一缩,“难道是。。。与那个传说有关”。

摇了摇脑袋,管他传说,握紧了拳头,自己的儿子,自己会用双手保护。

正待询问妻子的身体状况,窗外一声巨响,貌似来了不速之客啊。

向妻子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千里奔出门外,看到的是一只墨绿色的快龙,无视千里众人,快龙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襁褓中的婴儿,好像找到了世间的珍宝一般。

七年后,

芳缘联盟,

“如果想要称霸芳缘联盟的话,你们已经做到了”,身着考古装的青年淡淡道,面前站着两个风格迥异的少年,虽然各有不同,但眼眸中的执着却是如出一致。

两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大吾先生,我们想要挑战那个人,希望您能够成全”

“你们确定吗?”大吾皱了皱眉,“即使是我,胜率也不会太高”

“他是站在芳缘最顶端的训练师,不是吗?”左方的红发男上前道,

“史提尔,你已经是联盟公认的战略训练师了,只要完成这次的芳缘称霸之旅,前途不可限量~”大吾还是轻声劝道,

“对于我们训练师而言,挑战强者的战斗远远高于那些虚无的荣耀”史提尔微笑道,

“我明白了,你们去吧”大吾挥了挥手,示意送客。

两人兴奋无比的退出殿堂,向联盟内部的另一处进发,

穿过长长的走廊,一栋巨大的战斗型建筑进入视野,巨大的门板自行开启,一个瘦小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站在不远处的少年貌似只有六七岁,但却无法让两人轻视,慎重的向前几步,

“‘芳缘,壁垒’?”

“。。。。。。”少年转过身,天使般的容貌却有着玉质的银发,一股出尘的气息扑面而来。

“里刹~”

“唔~”

两道身影出现在少年身后,火红色火焰鸡与宝石蓝巨沼怪,

“呜~吼~”天花板整个崩裂开来,一只墨绿色的快龙降下,

“打败我的三只手持精灵,你们的芳缘之旅便以胜利告终”少年稚嫩的嗓音传来,却是平稳异常,“开始吧,芳缘巅峰的战斗!”

战斗场地传来碰撞声,久未平息。

下午时分,

千里宅的客厅内,“什么,你说小姐不见了,怎么不早告诉我。”千里焦急的问道,丝毫没有平常的风度。

蓦然间一声龙吟响彻四周。

“这个声音,是血翼飞龙,该死。”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千里迫不及待的向外跑去,

“妈妈。。”小女孩奋起的拿起一根小树枝,妄图面前的血翼飞龙作战。

处于暴怒状态的血翼飞龙可不会管面前的人类是否有抵抗能力,一道火焰放射妄图将其燃尽,就在小女孩恐惧的闭上双眼的时刻。

“巨沼怪,高压水泵。”直接冲抵火焰直流,而后冒出大量水蒸汽。一道人影挡在小女孩前,看着以前一样稚嫩的身影,小女孩梦呓似的喊了句“哥哥~”

少年回头笑了笑“遥啊,出来的时候记得说一声。”急速转身,“火焰鸡,跳跃到血翼飞龙正上方,战鸟。”

黄金的光芒将四周照耀的如正午一般,战鸟中的火焰鸡直接撞击在血翼飞龙双翅的中间,使其垂直下落,好似要将其钉在地上一般,只是在落地之前,攻击并没有停下,

“巨沼怪,对准双翅,绝对零度。”瞬间,血翼飞龙的双翅便如冰板一般,一声巨响后,血翼飞龙一声哀鸣,而后倒下。

“……就是现在~”一颗精灵球飞出,笼罩着血翼飞龙的身体,

傍晚时分,“少爷,小姐,你们回来了。”

老仆弯下身,恭谨道,

千里闻声迅速赶了过来。

“阿,我累了,去休息了。”星辰向自家老爸示意了一下就回去了,顺带扔出一个精灵球,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千里看着自己女儿那吓得懵懂的样子,也不好责怪,只是轻声问道:“今天怎么自己一个人跑去密林玩?不是说过很危险的吗?”

“小遥想采花做花环给爸爸过生日吗~”

是啊,再过几天是自己生日,这事倒忘了……

“那怎么这么晚回来。”

“小遥碰到了血翼飞龙噢!爸爸的书上画的那个,不过好可怕,它的眼睛是红色的呢,还好有哥哥在,眨眼就收服了。”仿佛为了验证真实性,白嫩嫩的小手比划着,让一旁的老管家大笑不止。

“管家爷爷,我是说真的”

千里握着精灵球的手紧了一紧,红眼,是逆鳞没错了,即使是这种状态依旧应对的如此轻松嘛?

晚饭过后,千里在草坪上找到自己儿子,只是普通的站在那里,双手插兜,但总感觉有一股气势隐隐散发出来,与那七岁的身躯充满着不协调但又有另一种神秘。

“血翼飞龙既然是你收服的便自己留着,无需给我。”千里拿出精灵球,

“不需要了,我只要有火焰鸡和巨沼怪就行了,况且还有快龙呢,这个以后给小遥或小胜吧。”少年回头,星眸闪耀,

老管家看着这个少年的眼睛则充满了期待,大少爷不愧是芳缘最强训练师啊。血翼飞龙都没有丝毫的兴趣。

至于千里则是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个铁铉家的长子,

初为人父之时,自己曾经遐想过儿子是不是会很调皮、好动,找来大把大把的育儿书籍,却发现毫无用处。儿子十分的正常,正常到不一般,初时大半时间都处于睡眠中,不哭不闹。饿了渴了都会叫唤两声。

本想着让儿子的童年能够好好的玩一玩,却发现他的兴趣只在训练师之间的战斗。不旦自学教材,翻阅群书,甚至自主性的找到了芳缘最著名的博士——小田卷博士的家中。

回忆起他带回两只精灵球,十分‘淡定’的告诉自己是小田卷博士的见面礼时,自己那表情,千里不由苦笑一番。

傍晚时,明月高悬,

卧室内,一男一女相拥而坐,“呐,千里啊,你上次跟大吾先生讨论星辰的胎记有什么结果啊?”右侧的年轻丽人缓缓的说道,皮肤的色泽完全看不出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看来是落羽的胎记没错了。”

“什么!”不同于以往的淡然,美津子当然知道落羽两个字意味着什么,

最强人类,一亿分之一的变异概率产生的最强人类战斗单位,其强度可以与神兽作战,并且将其收服的传说中的存在。

可是风险与利益并存,落羽的代名词却是死亡,因为只有活过七岁的孩童才能拥有落羽二字,实则是因为落羽的少年一般会伴有异类能力,火焰,雷电甚至是传说中的空间能力,(除去不可逆转的时间能力之外,人类之躯是经受不起时间的操纵的。)

七岁的时候,海量的能量就会开始洗涤落羽的身体,即为化蛹,如果身体承受不住而事先崩溃,那么就会化为齑粉,成为羽毛散落四周,这个概率为百分之一,亿分之一的变异,百分之一的存活,故成为“失落的羽翼”。

“我不相信,我不能接受,千里,小辰不会有事的对不对?”美津子抽泣着,完全没有一个贵妇该有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受了极大委屈的孩子一般。

“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千里轻轻拍着妙子的脊背,即像是安慰自己的夫人,又想是安慰自己一般。

两日后,千里宅四周静悄悄,管家及几个仆人都伫立在议事厅外,实则是今天来了个了不起的客人,芳缘的冠军,大吾先生。

“是真的吗?古拉顿和海皇牙怎么会觉醒,并向这个小镇过来。”声音的主人显示千里的心境已经极为不稳定,

“不知道,调查的结果显示,可能是火岩队与水舰队企图控制古拉顿和海皇牙失败而导致两只神兽暴走吧。”大吾此时非常无奈,任谁面对大地与海洋的创造者,都不会轻松,虽然联盟已经将三神柱送来,但也只是控制暴走的范围,届时这个未白镇,就~,

“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吗?”千里思索道,

“天空支柱——裂空座”大吾缓缓道,“据说落羽在化蛹期之前,有三成的几率能够不用战斗便得到一只一级神的认可,将其收为手持精灵。”

“可是你要知道,这样的话落羽在进入化蛹期之后的存活率也将由原本的五成降为一成!”

“不行”千里果断的打断大吾的提议,“我可以为芳缘牺牲,可我的儿子不行!”

“千里,你是芳缘的训练师”大吾淡淡道,

“可我首先是一个父亲!”

大门外,

少年安静靠在墙面上,眼睛依旧没有任何变化,自己在三年前已经觉醒了空间能力,与身体同化的时间也越来越近,这个档口使用能力的后果不用说也知道。

“原来,我并不是一无所有呢,这样的话,就够了吧”,少年的眼眸中,一滴泪水滑下。

房间的讨论一直持续到午夜时分,依旧没有结果,最终大吾决定暂留此地,与千里一起抵挡两个传说中的存在。

神兽——海皇牙,古拉顿,传说中创造大地与海洋的存在,不是普通的小精灵能够应对的。即使是作为冠军的大吾也是一样。

生活了几亿年,见证了整个星球繁衍的生命,怎么可能败在区区十几年训练的普通小精灵的手上。

能够对付传说的,仅仅只有传说。

第二日中午,美津子抱着一岁不到的小胜等在厨房外,厨房内星辰站在凳子上切着菜,与身高不成比例的厨房用具却是使用的如此熟练。

“咦,美津子,今天怎么回事,我们出去吃吗?”千里自楼梯走下,

“不是哦,是小辰想做喔!”美津子点着下巴,可爱的样子丝毫不亚于十七八岁的女生,看的千里是心跳加速。

两小时后,大吾顶着两个黑眼圈,看着面前的丰盛大餐,犹然如梦中一般,简单的中餐,虽然日本也有中餐,但口味如此纯正,且出自一个七岁孩子之手,任谁都不会相信,虽然已经见证过奇迹的存在了,但,唉......自己这个年纪还在玩泥巴呢。

“那么,爸爸生日快乐!祝您青春永驻!”星辰高举着杯子,

“恩,爸爸很开心。”微眯的双眼掩饰不住其中的骄傲与欣慰,千里也是少有的目睹儿子的笑容,

“小遥也祝爸爸健健康康!”看着自己女儿满是果汁的杯子与身旁的夫人,千里觉得十分的幸福,“好!好,爸爸也希望小遥能越变越漂亮。”饭桌上一片笑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