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金簪记 > 正文
第一章 因财生贪
作者:林中燕  |  字数:2093  |  更新时间:2011-12-14 23:56:57 全文阅读

话说宋仁宗年间,浙江金华赤松乡有一员外,姓苏单名一个齐字,三代单传。靠祖上基业,家有百亩良田,富甲一方。苏齐平日好读书,经史无不通晓,多结交些文人志士,四处游历,不善管理家财,家中上下一应大小事务都由管家刘喜打理。苏齐娶妻赵氏,闺名心桃,南京江宁府人氏,温柔娴淑,年过三十方得一子,夫妻爱如珍宝,取名漫修。漫修长得眉清目秀,家中无有不欢喜他的。赵氏还有一胞姐,闺名心梅,嫁与南京江宁府团练使林义,也生有一子,唤做林雨清,比漫修长两岁。在林雨清刚出生不久后,赵氏父亲去世,苏齐曾携妻远赴南京江宁府给岳父大人奔丧,在林团练家中住过一段时日,夫妻二人对浓眉大眼、一个劲儿咯咯直笑的雨清那是喜欢的不得了。返回金华家中不久后赵氏便有了身孕,产下漫修,并托人捎信给江宁府的姐姐姐夫处。赵氏姐姐收到来信后欢喜至极,母亲早丧,现今父亲又去,林团练衙门里事多,因此每每更加思念妹妹,又想见见这个外甥侄儿,便常托人捎信到金华,让妹子妹夫携子来南京江宁府居住。赵氏因漫修年纪尚小,夫君又无变卖家产搬到江宁府居住之意,便一拖再拖。

且说管家刘喜,此人八面玲珑,对上是恭恭敬敬,对下也是客客气气,百万的家财管理的那是有模有样,不仅苏齐夫妻对其信任有加,整个乡镇的人见了他也都是毕恭毕敬。刘喜三十有二,曾娶过一房妻室,不到一年,居然没了。刘喜对苏员外的丫鬟兰儿一直有意,多次试探,兰儿也似有心,无奈府里有府里的规矩,一直不敢有妄动。一日,刘喜应酬完酒后归来,恰在书房外遇到了奉命前来取书的兰儿。刘喜按捺不住长久的压抑,挑逗了几句后便把兰儿推进了书房,欲行苟且之事,不料苏齐恰来书房,给撞了个正着,兰儿面羞夺门而出,刘喜几分醉意全无,因他知苏齐为人最是正直,最看不惯这些苟且之事。刘喜酒也醒了,是连跪带求,自己掌了好多个嘴巴子,连连称自己酒后失态,做出这等下贱的勾当,罪该万死。苏齐心软,便训了几句,饶过了他。兰儿后来被赵氏主母调到内宅,因漫修最近接连胃肠不好,赵氏又把最心腹的灵儿派去照顾他,自此刘喜却是难得能见兰儿一面,心下十分郁闷。

过上半载,乡里新上任了父母官陆彪陆大人。此人极其贪财,且心眼儿极小。新上任听得苏齐是这里的首富,便召其衙门相见,变着法的要见面礼钱。苏齐平日只吟风月,对人情交际素来不通,而且生性耿直,最看不得人如此下贱,何况还是父母官,真是丢尽了读书人的脸,不但一文不给,还指桑骂槐,把个新知县弄了个新上任就碰了一鼻子灰。苏齐愤愤而回,陆知县也记下了这笔仇,时不时的派人到苏家找麻烦。刘喜深知此事起因,便瞒着苏员外,私下里给衙门里的人打点,给了陆大人不少好处,这才算息事宁人。不料这事不知是哪个下人说漏了嘴,让苏齐听了去,当时登时火冒三丈,把刘喜叫过去狠狠的训斥一番,并要他收拾行李立马走人,不要给苏家丢人。刘喜在苏家管事多年,深得众人尊敬,其实之前衙门里也都每每打点,只不过苏齐不知晓,应当说从未过问罢了,如今却因这事要在众人面前被扫地出门,颜面何存!在众人的求情下刘喜继续留在了府中,并发誓今后再也不犯。但刘喜心中冤屈气愤,又不敢多说,只得每日借酒消愁,闷闷不乐。

一日,又在酒馆喝酒时,恰巧碰上了陆大人衙门里的差官张大。张大见到刘喜便忙拱手见礼道“哟,这不是刘大管家吗?平日里总看您忙得不可开交,如何有空在此消遣啊?”张大跟刘喜素有交情,平时可没少受刘喜的好处,因此说话极为客气。“唉,别提了……”满脸愁容的刘喜深深的叹口气,欲言又止,继续拿起酒杯喝酒。“哟,这是怎么了?这赤松乡,还有谁敢惹咱们刘大管家不高兴了?说,张大哥替你抓他去官衙,让他尝尝爷几棒子就知道厉害了。”“呵呵,张大哥说笑了。张大哥平日里公务繁忙,小弟的事怎敢劳大哥操心。再说了,这人又没犯法,如何说抓就抓得的,王法何在啊。”“哈哈,王法!衙门就是王法!自古有王才有理,王是什么,就是官儿啊。我不是说啊,以您的才能,当个小小的管家当真是委屈您了。”“嗨,就这,还差点做不成了呢。”“什么?怎么回事?”刘喜因把苏齐如何得知自己关照衙门里的老爷差官,如何辱骂自己,如何要敢自己出门,并让发誓再不如此的事统统说给了张大听。张大不听则已,一听那是怒火冲天,这不是瞧不起衙门里的人吗?还敢断我们的财路!便摆出一副为刘喜愤愤不平的模样,“刘老弟这前前后后的为苏家操尽了心,呕尽了血,这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如今他苏家粮多田广,富甲一方,还不都是您刘老弟一手经营的,指着那个只会抱着书过日子的书生,家业还不早得败落百八十回呢!如今却完全不顾情义,说赶就赶,这是兔死狗烹,过河拆桥啊!再说了,与衙门里的人交往如何就丢了他苏家的人不成?”张大愤愤的说着,“要是我啊,才不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把他宰了,自己当家,可不快活!”“哎呀呀,张大哥此话可不能乱讲,被听到是要惹麻烦的。”“又待怎地?俗话说了,有能者居之,他没这个本事还楞装大爷,这是哪里的道理?”张大骂骂咧咧了好长时间,后愤愤而去。但刘喜心中此刻已萌生了一个念头,其实这个念头已经在他脑海里过过多少回了,不做管家,做主人的滋味多好啊!

人离不开贪色嗔三字,而恰恰又因为这三个字引来了多少风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