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盛唐风流 > 第一部潜龙在渊
第一章生与死的交响乐
作者:凤鸣岐山  |  字数:3087  |  更新时间:2012-01-01 00:05:04 全文阅读

大唐中宗景龙四年夏,天热无雨,关中、河南等地旱情初显,各州县告急文书如雪片般涌入内廷,中宗大急之下,累日处理文书,数日不离神龙殿,惫顿已极,时值酷暑,将近午时,天热难耐,然,帝虽汗流浃背,却兀自伏案速书不已,几近忘我,那副苍老而又憔悴的样子令人不忍目睹,这不,早已在殿中侍立了多时的内侍监高邈终于再也看不下去了,心疼地瞄了中宗一眼,小心翼翼地凑上前去,低声提点了一句道:“陛下,时已近午,您该用膳了。”

“哦。”

白发苍苍的中宗李显听得响动,有些茫然地抬起了头来,露出了张憔悴到了极点的面孔,双目无神地看了高邈一眼,不置可否地吭了一声,伸手揉了揉额角的太阳穴,嘴角嚅动了几下,刚想说些甚子之际,眼角的余光却瞅见了一名手持托盘的宫女正从殿外款款走来,便即停住了口,只是用探询的眼光看了过去。

“陛下,皇后娘娘说您国事操劳,特意亲手蒸了饼,请陛下品尝。”宫女婷婷袅袅地走到了龙案前,款款地福了福,将手中的托盘高高地举过了头顶,脆生生地禀报道。

“好,甚好,皇后有心了,递上来,朕这便好生品尝一二。”

中宗素来喜欢食饼,加之此际腹中空空,这一见托盘中的饼蒸得白嫩,自是食欲大动,兴奋地一击掌,招手便令那宫女将托盘呈上,很有些迫不及待地拿起张白嫩嫩的蒸饼,蘸了下小碟子里的蜂蜜便往口中送去,一边咀嚼着,一边含含糊糊地叫着好。

或许是因饿急了之故,中宗的吃相着实大失帝王之体面,那副狼吞虎咽的样子令一众侍候在殿中的宦官们都不禁抿嘴偷笑了起来。

“陛下,您慢用,奴婢告退。”

送饼来的宫女见中宗已吃将开来,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精光,内里有着几分的激动,几分的慌乱,还有着几分的不安,紧赶着低头福了福,语带一丝颤音地禀报了一声。

“唔,唔。”

中宗正吃得开心,自是无心去管那宫女的去留,挥了下手,含含糊糊地吭了一声,示意那宫女自便,他自己却头也不抬地大啃大嚼个不停。

“唉呀,疼死朕了……”

送饼来的宫女刚走不久,正吃得开心无比的中宗突觉肚中一阵绞疼袭来,大叫了一声,人已滚倒在了龙榻之上,口鼻中不断有污血狂涌而出。

“陛下,陛下!来人,快来人!”

内侍监高邈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坏了,呆立了好一阵子,这才狂呼了起来,满殿宦官宫女们顿时就此乱成了一团……

史记:景龙四年六月初四(公元七一零年七月三日),唐中宗李显被皇后韦氏及其女安乐公主毒杀于神龙殿,时年五十有五。

公元二零一二年七月三日,西安某五星级大酒店一间豪华包厢内,一场盛宴刚刚开始,十数位衣冠楚楚的中年人围坐四周,一个个气场都不小,令人一看便可知都是身居高位的官员,实际上,也确实如此,这些中人,哪怕最差的也是副处级官员,随便拿一个出去,都是跺一跺脚,西安城立马就得打颤不已的人物,然则一众官员们看向高坐在主位上的那名年不过三旬出头的年青人时,眼神里都不由自主地透着几分的敬畏,很显然,这个年轻人的来头绝对小不了,诚然如是,这年轻人正是西安新任副市长李盛。

副市长尚算不得高官,尤其是刚上任的、还没能挂上市委常委这么个衔头的副市长,在西安这么个大市里确实没啥了不得的,然则,考虑到李盛那刚满三十的年纪,那意味可就完全不同了,没有谁敢忽视李盛的前景之远大,也没有谁敢轻易得罪了这么位新贵,恭谦与奉承便成了一众官员们不约而同的选择。

感受着同桌官员们的敬畏目光,李盛脸色虽平静依旧,可内心里却还是不免有些子得意,当然,他有着十足的得意之理由——十年,自打大学毕业考上公务员至今,仅仅不过十年而已,就在绝大多数的同窗们还在为了能拥有一套蜗居而奋斗不休之时,李盛已然迈上了副市长的宝座,风光自是毋庸置疑之事,然则这其中的辛酸与凶险却又有何人能知,好在一切总算是都熬过来了不是吗,如今虽不能说是功成名就,前途似锦却已是不争的事实,李盛自然可以好生得意上一番的,不过么,这等得意自不可能当着一众下属们的面表露出来,故此,面对着一众官员们的阿谀与奉承,李盛只是随和地浅笑着,却并不急着发表甚高见。

话可以不多说,可酒却不能不喝,不单要喝,还得喝个尽兴,喝个不醉无归,李盛本就是好酒量,心情一爽,喝起酒来,那可就真是爽快无比,无论谁来敬酒,一律是杯到酒干,如此这般一喝了开去,那可就是天昏地暗,从正午一直喝到了黄昏,硬生生将“酒精考验”的下属们喝倒了一大半,喝着,喝着,李盛突觉得一阵头脑发昏,身体不由自主地晃荡了起来,一阵无力感袭来,正端着的酒杯就此脱手落了地,紧接着,整个人身子一歪,在一片惊呼声中,软塌塌地滑落到地上……

公元二零一二年七月四日,《西安日报》发表讣告:我市副市长李盛同志于办理公务中突发心肌梗塞,送往医院抢救无效,于今日凌晨逝世……李市长因公牺牲,乃我党、我市的重大损失,经市委研究决定,授予李盛同志烈士称号,遗体告别仪式将于……

麟德元年十二月十二日(公元六六五年一月三日)辰时,天已大亮,肆虐了一夜的北风总算是停了,可雪却依旧下得很大,鹅毛般的大雪洋洋洒洒地落着,将一切都染成了苍茫的白,唯有墙角的几株腊梅却不肯在这等大雪下低头,顽强地从挂满了枝头的积雪中绽放出一树淡黄色的花朵,那淡雅的幽香在院子中悄然弥漫,硬是为枯寂的院子平添了几分的生机,自然也就成了庭院中唯一的亮点,煞是引人注目,这不,一名身穿紫色王服的少年正依在窗前,目不转睛地看着院子中的那几株腊梅,不动的身形宛若木雕泥塑一般。

“殿下,时辰已到,您该进宫了。”

就在王服少年发愣之际,一名小宦官匆匆从室外行了进来,轻手轻脚地行到了少年的身后,躬着身子,小声地提醒了一句。

小宦官的声音并不大,可那王服少年却有如被雷亟了一般,瘦弱的身子猛地一颤,僵硬无比地扭回了身来,一双眼直勾勾地看着那名小宦官,脸上的神情怪异至极。

“殿下,您这是……”

小宦官显然被吓得不轻,颠颠地退了两小步,疑惑万分地打量了一下少年王者,呐呐地说了半截子话。

“殿下?殿下……”少年王者迷离地念叨着,脸上的神情迷茫至极,就宛若中了邪一般。

“殿,殿下,该,该进宫了,您看这……”

一见少年王者神情不对劲,小宦官不禁有些个慌了神,有心去喊人来,却又担心少年王者见怪,无奈之下,只好强咽了口唾沫,嘶嘶艾艾地提醒道。

“你,你是高邈?”少年王者发了好一阵子的愣,紧接着像是突然一个大步窜到了小宦官的身前,一把拽住小宦官的胳膊,语带颤音地追问道。

“是,是啊,奴婢,奴婢……”

小宦官高邈压根儿就闹不明白眼前这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吃惊万分地瞪大了眼,结结巴巴地回答道。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少年王者“噌,噌,噌”地连退了三大步,抱着头,面色惨淡地呢喃了起来,一幕幕往事如同放电影一般在眼前闪过,少年王者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一件匪夷所思的怪事——眼下的他就是唐高宗李治第七子周王李显,只是记忆里却有着“因公牺牲”的李盛所有的记忆,同时还有着那位被自家皇后与女儿同谋毒杀的中宗之记忆,三种前生今世的记忆缠杂在一起,彼此交错,难分难辨,如幻如梦,生生令少年李显头大如斗,面色惨淡难明。

“殿下稍候,奴婢这就去传太医前来。”

小宦官高邈见情形不对,自是呆不住了,慌乱地躬了下身子,便要向室外窜去。

“站住!”

一听高邈要去请太医,李显的身子猛然一抖,面色阴沉地一瞪眼,断喝了一声。

“殿下,您,您,您……”

李显生性柔弱,素性胆小,可这一声断喝里却有着股不容违逆的霸气在,登时便将高邈给镇住了,手足无措地看着李显,一时间竟不知该说啥才好了。

“孤这就进宫去!”

李显并没有去管高邈究竟在说些甚子,木讷地站在了原地,面色变幻了良久之后,长出了口大气,缓缓地摇了摇头,丢下句话,一拂大袖子,头也不回地向室外行了去,高邈见状,心中虽疑,却不敢多问,忙不迭地小跑着跟了上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