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魔一念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觉醒
作者:肚子上有个封印  |  字数:4127  |  更新时间:2022-08-10 09:49:37 全文阅读

过了个把时辰,黑衣人站起身来,四下看了看,随后以剑做笔在地上写道:“你要去哪?”

李尝春不答反问:“林凰儿呢?她在哪?你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

黑衣人大剑在地上那几个字下一划,又杀气腾腾地指向李尝春。

意思显然是让李尝春不要问,只需要回答他的问题,否则就杀。

李尝春根本不惧,道:“你杀不死我,而且你要杀我就不会三番两次救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黑衣人果然杀气顿消,又用剑写道:“她很安全。”

李尝春看着他握剑的手,修长白皙而有力,此刻又起一阵晚风,黑衣人宽松的黑衣被吹的贴身,显露了身姿,他的胸大肌似乎格外伟岸。

虽只一瞬间,李尝春却看得真切,道:“你是林凰儿的母亲!林夫人?”

黑衣人扭头看向赵龙寄,也不知是什么表情。

李尝春道:“林凰儿身材高大和男子一般,而林堡主身材并不十分高大,那么应该是她格外高大。你的身姿,你的手,你身上的香味,无疑你就是个女人。所以你一直不开口说话。你一身剑术都出自林家堡,除了林夫人还能是谁?”

黑衣人还是看着李尝春,李尝春道:“林堡主曾说过,林夫人在林凰儿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林堡主能成为修士,做为他的夫人自然是林家堡最有希望成为第二个修士的人。”

黑衣人依旧一言不发,李尝春道:“我不想知道你和林堡主之间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说你死了。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如此隐秘行事,你要干什么?”

黑衣人写道:“复仇。”

“我就当你默认了是林夫人了。”李尝春道:“复仇,你知道仇人是谁吗?”

黑衣人顿了顿,似乎手中的剑重了许多,缓缓写道:“月神山。”

月神山,虽然在月神印之后没再接触过月神山修士,但那可是和空门并列的大势力。李尝春道:“所以你进入外阁,想有朝一日借助新天盟的力量去复仇?”

黑衣人缓缓点头,李尝春又问:“那林凰儿呢?你怎样安置她?”

黑衣人毫不犹豫写道:“和我一样。”

李尝春心中一颤,要复仇月神山这个过程会极其漫长艰难,穷毕生之力也未必做得到,就算有新天盟的帮助只怕也是九死一生。这个做母亲的竟然毫不犹豫带着自己的女儿去做这件事。

李尝春思索片刻说道:“也好,既然你出现了,那她就交给你了,你们是母女,林堡主在天之灵会保佑你们的。你们尽管去,若今后我还活着,必定来助你们一臂之力!至于林麒,我也会继续寻找。”

黑衣人一听林麒,慌忙写道:“他还活着?”

“我不知道,但只要没确定他死了,就还有希望。”李尝春说着用怪异的眼光看着黑衣人,到现在她竟还是用剑写字沟通,问道:“你当时和赵大哥说话也是用写字的?”

黑衣人写道:“只是不愿和你说话。”

李尝春长叹一声道:“理解,林家堡之事,别说你怪我了,我自己也怪自己。”

黑衣人写道:“和你一起的那个人呢?”

李尝春面露担忧之色,道:“赵大哥为我引开阁主,现在也不知道怎样了?”

黑衣人写道:“受伤未愈,凶多吉少。”

赵龙寄去的太快,李尝春何尝不知道会凶多吉少,但他不敢这么去想,黑衣人写出来的这几个字在他心头狠狠扎了一下。

“如果出事了,花花应该会回来的啊,它逃命最有一手。”李尝春自言自语道,可心里却明白,如果真的遇上不测,花花明白自己的心意,肯定不会抛下赵龙寄,不由急得不停徘徊走动。

黑衣人拽住了他,写道:“可能去哪里?带你去。”

妙缘已经离开,也不曾听赵龙寄说过还有其他朋友,唯一能去的地方只有华光府,那里有他师父留下的气机,而且万一碰到他师父回来就有救了。这是李尝春唯一能想到的地方。

“华光府!应该是华光府!”

黑衣人写道:“指路!”

大剑一抛,带着李尝春御剑飞起,李尝春凭着记忆中的方向给黑衣人指路。

花花和赵龙寄是他的一切,李尝春急得浑身颤抖,越急越错,连着换了几次方位都是错的。黑衣人只是默默随着他的指引御剑。

李尝春心中不妙的预感越来越强,大脑一片空白,转着转着又回来了刚刚路过的一个地方,突然一阵马嘶传来,李尝春赶紧让黑衣人低飞。

只见花花一身是血,皮开肉绽。正躺在地上对着李尝春嘶叫。

李尝春扑倒过去,抱着它,一人一马心意相通,无需言语。

黑衣人将灵气输送给花花,花花颤颤巍巍站起来,顺着来时血迹回头走去,李尝春跟在后面,每一步都感觉前所未有的沉重。

顺着血迹来到一溪边,地上趴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不是赵龙寄是谁。

李尝春颤抖地走过去跪倒在地,赵龙寄一只手臂已不知去向,他还没死,见到李尝春呼了一口气,道:“来了啊。”

李尝春伸手去扶他,赵龙寄道:“别动我,浑身骨头都断了,疼。”

李尝春伸到半空的手随即停下,不住颤抖,赵龙寄却强笑道:“新天盟果然厉害,随便几样法宝就破了师父的华光府。”

说着咳嗽一声,随之喷出一大口血,接着说道:“也不知妙空那和尚到底看到了些什么,说得好像你我要有很长的路要走,很多的事要做一样。可我已经不行了。”

李尝春强忍悲痛道:“不会的,他是佛门巨子,他怎会撒谎,你不会有事的。”

“我自己有没有事,自己比他更清楚。不行了……”赵龙寄忍着剧痛将腰间玉佩拿起,递给李尝春道:“师父说,捡到我时,这玉佩就在我身上,应该是我父母留给我的。你把他取下好好收着,将来要是能遇上我父母,告诉他们,我不怪他们。告诉他们,他们的儿子是个男子汉。还有,师父。师父待我恩重如山,你以后可不可以代替我照顾他老人家?”

李尝春吼道:“不,我不去!你自己照顾他。”说着又垂下头,萎靡道:“我就是个灾星,我要是去了你师父也会被我拖累而死。”

赵龙寄眼神逐渐涣散,他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眼中的李尝春也越来越模糊,看到李尝春张大嘴在说话,却听不到一点声音,四周静的出奇,视线也慢慢变为白茫茫一片,浑身疼痛也不再……

李尝春颤抖着伸手去探呼吸,摸脉搏,二者无一不在说明赵龙寄已经死了。

而新天盟杀了赵龙寄之后又怎会一走了之,新天盟要杀赵龙寄又怎么可能还给他留一口气,无非就是吸引李尝春罢了。

院长早就留了两个外阁修士在暗中盯着,两人本来还觉得就在这里是浪费时间,李尝春不可能傻到命都不要来找一个必死的人。

可李尝春他来了,两人大喜之余却看到黑衣人也走来了,以为黑衣人是暗中跟踪李尝春的。相互给个眼色,一人攻向黑衣人,一人去抓李尝春。

同为外阁修士,自然知道黑衣人和李尝春的底细。两人按实力高低,厉害的去对付黑衣人,只见他直接窜出,一掌攻向黑衣人,黑衣人大剑怒劈,掌剑相交,黑衣人的剑劈在掌风之上竟再也不下去分毫。

而那修士却还有余力,单掌牵制住黑衣人的大剑,另一只手掐诀,一道水枪凭空出现,这人已触摸到了一丝魂灵境界的感悟,可以凝聚自然之力。

李尝春依旧垂头看着赵龙寄,抓他的修士一掌按在他肩头,却整个人都呆住了,只见李尝春身上突然冒出阵阵黑气,触手之下,自己的手臂竟然肉眼可见地破碎跌落。

李尝春缓缓回头,他的眼中一片漆黑没有眼白,一张脸冰冷的像是地狱的无情恶鬼。

只是那眼神和气势,已经让那修士连疼痛都忘了,李尝春抬手抓着他的脸,一捏之下,那修士整个脑袋瞬间爆开。

而黑衣人却陷入绝境,那水枪蕴含魂灵修士的自然之力,比起面前这一掌更危险。实力差距太大,胜负就是这么快能决定,受他一掌也是死,被那水枪打中也是死。

但胜负未必马上就能决定生死,黑衣人千钧一发之际,大剑回撤,挡住水枪,在那修士掌风打中她的同时,腰间寒光一闪,一柄软剑刺向那修士心口,那修士万料不到还有这一手,连忙收力后撤,险之又险,只是胸口衣物被刺破。否则就同归于尽了。

而他一后撤,后续掌力也就消失,黑衣人虽活了下来却也被掌力打飞出去。

那修士被这一剑惊出一身冷汗,他是一个即将入魂灵境界的修士,而黑衣人的灵气并不强大,运用也不是很纯熟,显然刚开窍不久。

就这样一个开窍剑修竟然差点和自己同归于尽,这修士怒道:“留你不得!”

退后一步,再次掐诀,他不愿接近这个剑修,召唤出一把更大的水枪,对着黑衣人刺去。

半空中那水枪却被一股黑气化成的大手握住,一捏即散。又一股黑气罩住了那修士的头颅,他并没有感到不适,整个脑袋却不由自主地随着黑气流转而转了一百八十度。

临死前他看到了同伴的尸体,也看到了魔神一般的李尝春。

黑衣人被一掌打飞的同时,头上面纱也被震飞,嘴角还挂着血迹,手上拿着的那柄软剑正是林凰儿那把,而她的人就是林凰儿。

林凰儿看着李尝春不禁想起在归魂庄的时候,她曾近距离感受过那种恐惧,如今自己开窍成为修士,却对这个状态的李尝春更为惊惧。

李尝春也看到了她,林凰儿苦思脱身之法,她知道李尝春这个时候是没有意识的。

“原来你是林凰儿。很好,你竟然这么短时间内开窍了,而且实力比你爹还强。你相信林家堡人不是我杀的了?”

李尝春竟然说话了,而且还认识自己,林凰儿松了一口气道:“我看到竹简内的剑谱就信了,爹曾说过剑谱的原本是个竹简,葬剑坡一事爹也只对我以及哥哥说过,并说这个秘密绝不会告诉外人,就算堡内人也只知道林家堡有个禁地,并不知道葬剑坡的存在。而我也是在葬剑坡开窍的。”

李尝春往天沉默片刻,说道:“但你对我仍心存芥蒂,毕竟我对林家堡曾心怀不轨,继而见死不救,还让林家堡上下那么多人因我而死。”

林凰儿听到这里也再度气恼,道:“不仅如此,康伯,小宝哥,福妈,老武叔都是因为你才在飞羽山被杀,林麒也不知所踪!”

李尝春这才知道,原来在这之前就与林家堡有过交手,林凰儿说的人他一个都不曾见过,但显然是林凰儿被抓那晚与她同行之人。事已至此,他不想再多说,也完全能理解林凰儿。

李尝春低头看着自己周身黑气,感受着四肢百骸中强大的力量,喃喃道:“赵大哥,兄弟我觉醒了。原来这就是我变身之后的样子。”这力量并不是来自灵根灵海,而是源自灵魂深处,与魂灵修士有些相同。

这黑气按赵龙寄说的,是一种火焰。李尝春发现只要他心念一动,这黑炎就会随心所欲地变化。

他俯身取下赵龙寄腰间的玉佩,血红的朱雀,和赵龙寄真是绝配。

李尝春将朱雀玉收入怀中,走到花花面前,花花一身是伤仍欢欣雀跃,它对这个状态的李尝春毫无惧意,甚至很是欢喜。

李尝春抚摸着花花,身上黑炎顿时附着在花花身上,不但没有伤到它,反而在黑炎的暖流中,伤势肉眼可见的复原了。黑炎又涌向林凰儿,林凰儿也痊愈,不禁感慨这黑炎之强,不但可以杀敌,还能疗伤。攻防兼备,且都有绝佳效果。

“找到华光府,带赵大哥回去,我随后就到。”

这句话虽然很客气,但话音中带着一种唯我独尊的霸气,让人不敢拒绝。林凰儿讷讷道:“哦,好……”

李尝春上马,花花一身长嘶,展开双翼冲天而起,卷起一股黑色风火,瞬间空余林凰儿一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