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莫道桑榆晚 > 人挪活,树呢?
第1章 直播意外
作者:千里握兵符  |  字数:2138  |  更新时间:2022-08-01 06:05:39 全文阅读

“这人呐,说没就没了……”

抖音直播间里,一位穿着朴素的银发老太太坐在小矮凳上,双手慢慢地搓着干玉米棒,慢条斯理地讲述着村里刚发生的一件大事:

前天,大年初一,多喜庆的日子。

村里的“大管家”严守辙走了,走得很不体面。

听说是犯了脑梗,倒在外屋地上,冻了一天一夜呢。

乡里的干部有事联系不上他,跑到家里下通知,才发现人已经快不行了。

都来不及叫救护车,他们开车往乡卫生院送,听说半路上就咽气了。

“唉,你说说,老了老了,还遭这么大的罪。”

老太太摇头惋惜,忽然又想起来什么,欠身朝着直播镜头凑过来,两手比划着小声道:“噢对了,他走的那天,村口的老槐树裂了这么长的大口子,你说奇怪不奇怪。”

直播间里冷冷清清,观众来了又走,大多是观看几秒钟,觉得没意思就退出了,右上角的同时观看数字始终没有超过3人。

她也不在意,就这么自顾自地说着话,手里的活计不停,两根玉米棒交错对搓,玉米粒就刷拉拉“流淌”到身前的大簸箕里,一会儿工夫就隆起小丘。

“唉,这两天我心里也不得劲。昨天还能上山拾柴禾,今天就出不去门了。这山外闹病毒,守辙的孩子回不来,他遗体火化了,骨灰存在殡仪馆里,啥时候才能入土为安呢……”

她这么说着,俯身端起簸箕,可刚要直起腰,忽然“哎呦”一声,紧接着脸色蜡黄,胸口绞痛,豆大的汗珠子涌上额角。

老太太喘不上气来,手一松,满簸箕的玉米粒撒了一地。

紧接着就看到她脚步踉跄,捧着胸口身子一歪,头前脚后倒在直播画面里。

一个误入直播间的网友恰好看到了这一幕,在直播间留下了第一条评论:“这是怎么了?”

有两个同样乱入的网友看到了评论。

他们没有冷漠离去,而是通过留言询问发生了什么,祈祷老人平安无事,马上就能醒过来。

然而一分钟过去了,直播间的观看人数增加到15人,可老太太丝毫没有起身的迹象,大家的心渐渐提了起来。

现在是冬天,虽说这几天不太冷,可老人趴在冰凉的地上久了也会出问题的。

几只散养的土鸡就在她身边溜达,时不时啄食地上的玉米粒,除此之外院里再无其他活物。

有人提议:“报警吧?”

“对,时间就是生命,耽误不得!”

“你们知道这是哪里吗?”

“直播平台应该会有定位吧。”

“我打110,我现在就打!”

“我也打,多几个人打,他们会重视起来。”

“对对,我也打!”

“哭了,老奶奶坚持住啊……”

祈祷平安的手势表情在评论区刷屏,并且越来越多的人涌入直播间。

5分钟过去了,在线观看人数从几十迅速飙升到几百、上千,有很多人汇报说打过报警电话了,可是老奶奶身边始终没有出现抢救人员。

石墙、土鸡、枯树、暖阳、一地金黄的玉米粒,以及老人倒下的身躯,凝固的画面上承载着无数网友的牵挂与期盼。

然而十分钟过去了,直播画面仍然没有任何变化,紧张和不安的情绪在直播间里蔓延。

“为什么一直没有人来?”

“直播平台不能及时定位村子位置吗?”

“警察找不到老人的亲友家人和邻居?”

“不可能啊,只要知道手机号,肯定就能定位的。”

大家开始猜疑警方行动不力,也开始埋怨平台毫无作为。

观看直播的人数已经飙升到一万,有人开始将直播截图、老太太以前的视频发到其他平台,请大家分析画面背景中的山、房屋、树木,来判断老人的具体位置。

这时直播间出现一条置顶评论,显示来自平台官方:“大家冷静,我们已经配合警方救援,老人独居山村深处,情况比较复杂,救援人员已经在往那边赶了。”

有人计算了时间,一直到老人倒下的第27分钟,终于有人闯入了画面。

那是两位同样白发苍苍的高龄老大爷,他们先把老太太翻过身来略微检查,然后一个出去敞开大门,另一个从屋里抱了两床棉被。

有辆机动三轮车倒进院子,车上跳下来个稍微年轻一点的庄稼汉,三人合力将老太太抱到三轮车的后斗里,给她盖上被子,然后驶离了直播视野。

其中一位老人拿起了正在直播的手机,关闭了有八万人观看的直播间。

网友们满腹疑惑,纷纷跑到社交平台上发帖:

老太太是生是死?

这是被送去了哪里?

救援为什么来得这么晚?

为什么要用三轮车送她?

这是博眼球还是真实发生的意外?

……

抖音、微博、知乎、微信群、百度热榜等等,凡是能够发帖引起关注的平台都出现了相关的文章。

这时有人截了图,在最后出现的那辆机动三轮车侧面有一行白漆大字:“大槐荫村垃圾清运”。

大家立刻去地图上搜索“大槐荫村”,发现全国只有鲁西山区的西御道乡有这么个村子。于是纷纷找媒体,要求他们介入调查和追责,给全国网友一个满意的答复。

在这件事发生的时候,西御道乡领导班子近20人正在召开防疫工作调度会。

年近四十、轻微秃顶的乡党委书记纪怀山刚要做总结发言,桌上的手机响了,是县委宣传部长的电话。

他拿起来还没接通,旁边乡长郭伟民和主管人大、纪检监察、乡村振兴等工作的其他干部的手机也同时响起来。

不同的铃声一起回荡在会议室里,所有人都意识到:“出事了!”

纪怀山点头示意大家接电话,自己则快步离开会议室去了走廊。

大约一分钟后他回来,郭伟民告诉他:“省台记者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说是上级安排的,拦不住……”

纪怀山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们马上去大槐荫村,先调查清楚情况再说。”

乡党委领导班子全体成员立刻收拾东西出门,已经五十五岁,挺着大肚腩的乡长郭伟民脚步停顿,向一个高挑清瘦、精神干练的年轻人道:“秦锋啊,你是宣传委员,又是新任命的大槐荫村的包村干部,媒体那边你先应付着。”

小伙子坚定点了头:“请领导放心!”

千里握兵符
作者的话

万水千山总是情,加个收藏行不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