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吞天妖帝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无了
作者:小白郎  |  字数:3246  |  更新时间:2022-08-10 23:42:42 全文阅读

“木姑娘!”苏纤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木桃回过头,发现苏纤正满脸惊恐的向着她跑来,左肩上还有一道殷红血渍,想来是受了重伤。

苏纤如同看见了救命稻草,连忙躲在木桃背后。

在他身后,聂月明双眼完全覆盖上一层骇人的黑色,举止癫狂,口中不断吐出污言秽语,手中提着一块青黑砖石,正对在对苏纤穷追不舍。

看到木桃,他原本就肮脏不堪的言语,愈加轻浮放荡。

“猥琐!”木桃骂道。

身子一低,闪过聂月明拍出的砖块,用剑柄在聂月明背后轻轻一点,后者就此昏死过去。

这个男人心狠手辣,选不到心仪法器就算了,结果连被人操控了心智都这般猥琐下流。

她觉得有些恶心,脚尖在昏死的男人头颅上踩了踩,忽然想起苏纤还在她背后,尴尬的咳嗽两声,悄无声息的收回踩在脑袋上的脚。

“木姑娘,我师兄他......不知怎么的就忽然发起疯,还说要......”苏纤气喘吁吁,一行清泪落下,委屈极了。

“别担心,他只是被控制了神智,只要脱离这马哭坟大阵,就能恢复如初了。”木桃抱着苏纤安慰道。

苏纤擦了擦眼泪:“那宋老爷子和李猷他们也是......”

“嗯。”木桃轻轻点头。

殊不知在这时,原本还楚楚可怜的苏纤,双眼瞳孔也变成了漆黑色,一只手缓缓摸向背后,取出一把锐利匕首,高高举起,用力刺向木桃脑后,那架势像是要连自己一同贯穿。

一恍神间,苏纤忽然感觉胸前一空,原本抱紧她的木桃,变成了那把金簪长剑,她惊呼一声,刚要回头,她身后悄然出现的木桃,一击凌厉手刀,击打在苏纤背上。

“得罪了。”木桃抱着瘫软如泥,昏睡过去的苏纤,轻声说道。

远处,又是一轮震动四方的拳拳对拼,天空中的乌云,被一阵阵惊天动地的拳罡,打成了一面平整的‘鼓面’,每当有新一轮的拳罡气劲拔地而起,鼓面上便荡起一道波纹。

木家老祖已经完全顾不上业火对自己神魂的焚烧,强行吸入两口天地灵气,再度将自身修为拔高一境。而后两腿像千斤坠地的打桩,纹丝不动,上半身向后倒去,好巧不巧,夏泽的一记鞭腿被巧妙躲过。

即便如此,这一记攻势中的神意罡风还是将他胸口划出深深地一道伤口,木霁顶着满身烈焰,紧紧锁着夏泽双臂,如同倒栽葱一般,整个人裹挟着夏向后倒去。

地面一颢,夏泽的双脚朝上,直挺挺的被扎在泥土里。

木霁强忍着剧痛,眼中凶芒闪动且放声大笑,随即双拳顶天,悍然锤向夏泽。

眼前一花,原本倒栽葱般插在土壤里的夏泽,变成了散发着浓郁火灵的离火八荒剑,有一条若隐若现的火龙,蜿蜒盘踞在剑身上,不时传出燃烧柴火爆裂声。

“剑解?”他自言自语道。

夏泽陡然出现在他身后,毫无保留的将所有符箓挥出。

“玄雷符!”

“炎君试火符!”

“冰魄符!”

“箕主簸扬符。”

雷电、烈火、寒冰、飓风,一时之间,竟然有各式各样的符箓术法频出。

木霁一一接下,一拳破开汹涌电光,以肉身硬撼烈火,冰魄符的寒冰只是稍稍冻结他的脚踝,就被轻松破去。

在应对箕主簸扬符召来的四道呼啸狂风之时,老人才显出几分认真。最终,以一己之力,将夏泽的符箓术法,完全化掉。

夏泽面色凝重,虽然符法只是用来拖延时间的手段,但是这个老人的肉体,实在是太过强悍,完全超出了他对武夫体魄认知。就像是在岩浆里滚了一遭,在扑天海啸浪潮中打磨出来的,十境明王境武夫,恐怖如斯。

他掩藏的再好也没用,在他的背脊上,有三道深深地拳印,皆是被老人老道的拳罡命中,若不是有这件蕴含了太乙救苦天尊至高神格的法袍抵挡,他恐怕早已身死道消。

更别说以区区武夫二境的实力,对阵压境到七境实力的木霁。当下这件白色法袍已有多处破损,连上边的光芒,都暗淡了几分,恐怕不久之后就会消耗殆尽。

木霁像是一尊威武的金刚,随着大战的深入,战意愈发旺盛,强忍着汹涌的烈火带来的剧痛,他招招手:“来!”

夏泽并未因木霁挑衅举动,气息大乱。缓缓吐出一口混浊气息,如老树盘根,稳稳扎下一个天地两仪桩。

头顶天公,脚踏清流地母,双拳一上一下,护卫乾坤。

这边的木霁率先按耐不住,冷笑一声,重重踏地,身形一闪急掠而来,这一拳,风雨变色。

夏泽秉持着一口武夫真气,稳如泰山,一拳轰出。

两拳对撞,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而后一拳收回,下一拳又至。

木霁惊叹于这小子拳法之精明,虽然经验不足,可这看似朴实无华的一拳,实则暗含神意,一丝一毫利用的都相当精妙,竟然悄无声息的将他的拳劲化去。

背上鼓起两只鼓包,木霁身上火势再度扩大,两条崭新的粗壮手臂破体而出,稳稳接住夏泽双拳。

轻蔑一笑,另外两条手臂向内一拍,这一合掌下去,甭管你什么天仙地仙,脑袋都会化作一团浆糊。

夏泽眼眸中白色光华流转,踏进一步,以铁山靠的拳招,整个身撞入老者怀中。

木霁喉间一甜,在难以置信的眼神中,被夏泽蕴含全身拳意顶峰的至高一拳,不偏不倚正中面门。

木霁只察觉到周身经脉,四肢百骸传来的剧痛,像是一根即将被拉断的弓弦,身子一轻,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砸在一处深坑内。

夏泽缓缓收式,实则气府内,早已是一阵翻涌,全身筋脉竟然像卷曲的线团,疾驰的灵气在窍穴之中运行受阻,不得已反冲气府,让他脸色一白,吐出一口鲜血。

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喘息,双手在胸前虚握,心念一动,离火八荒剑被他抓在手中,立即以起剑姿势,严阵以待老者的下一轮突袭。

果不其然,深坑中有一团气势像是要开天辟地的剑气,冲霄而起,将积蓄已久的雷云,完全冲散,这昏天暗地的马哭坟,即便没了乌云遮挡,也是漆黑如昼夜。

身形高大的老人从深坑中走出,面无表情的撕扯掉一只残废断臂,全身充盈剑气,震荡环宇。

“又是武夫、剑法也颇有造诣,还能使符箓,你这小子配上木桃,当真是门当户对。”说这话时,他漆黑眸子里微微亮起星光,展现出几分一闪而逝的清明。

不过下一瞬,夏泽就见识到了这老匹夫强悍的实力,他手中无剑,随手一挥,大地在阵阵轰鸣声中,被一道浓烈如海啸的剑气,切割开来。

木桃悄无声息的站在夏泽面,原本那件花青色长袍,被一件赤色的法衣取代,一条黄色披帛挽在手上,在后者错愕的眼神中,不可置否的说了句:“站在这别动,有我。”

赤色法衣光芒大作,在夏泽看来,此时的木桃,要更像她背后的女子神灵。

剑舞成圆,迎面而来的剑气竟被木桃一剑挡下。

这股凶猛如海啸的滔天剑气,像是在和木桃全身的神意角力,谁也不让谁。

夏泽虽然不能动弹,可一双眼眸却看得真切,此时的木霁,虽然手中无剑,却更像是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草木竹石,信手拈来,皆可为剑,或者说,他本身就是这天幕内,最强的一柄剑。

木霁眼见木桃挡下了这一击,暴喝一声,再度挥出两道手刀剑气,撞击在先前那一道上。

木桃面色如常,脚尖一碾,赤色光芒夺目耀眼,用了一个巧劲,巧妙的将这两道剑气转向另一头。

斜后方的童子峰,遭此重创,山石滚落,山体上浮现出一条深深地沟壑。

木霁似乎有些恍惚,眼中黑色散去,看着身着法衣的木桃,脸上竟有些惊喜,只是这丝丝不易察觉的情绪,很快又被阴冷残忍覆盖。

“抱歉,完全接受这半截仙体,花了些时间。”木桃说道。

夏泽摇摇头,说道:“不过木姑娘再来迟些,就真给他打死了。”

“对不起,是我不好。”木桃没有去看他。

少年没有多余的情绪,只是悄悄说了句:“我是木姑娘跟班,山刀山,下火海,你去哪我去哪。”

没等木桃作何反应,他轻揽木桃纤细腰肢,将其一把抱起,径直向背后的葫芦峰跑去。

木霁脸上罕见的出现一抹慌张,但仍是迅速砍出道道剑气,劈向众人。

他忽然惨叫一声,紧紧捂着头颅,脑海中像是有千百个声音,在瓜分他仅存不多的神智,最后他横起心思,一鼓作气重上山腰。

飓风起,女子赤色法衣霞光艳艳,步履轻盈,剑势如飞凤天翔。

雷火至,少年白色法衣如明日当空,气冲斗牛,狂龙口中吐出一柄神剑。

怎料老人不做任何防御,张开双臂,任由那一把两种截然不同剑气融合而成的巨剑,贯穿了他的身躯。

木霁脸上挂着欣慰的笑容,像是一下子耗尽了所有的精气神。

一盏茶的功夫,这缕阵势才消散而去。

木桃和夏泽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一个面容完全覆盖在黑袍中的男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木桃身后,一掌拍向她脑后。

“小心!”夏泽来不及做出任何防御,情急之下,一把将木桃推开,结果就是自己的天灵,完完整整的接住了这致命的一掌。

木桃全身的血液像是在这一刻完全凝固,身处地狱中,瑟瑟发抖。

“夏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