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白虎征祥 > 正文
第42章 莫灵珑意外收徒 段重柯被迫治病
作者:璞浑  |  字数:3158  |  更新时间:2022-08-11 09:16:19 全文阅读

少女救下阮思,又带她沿途找寻阮黎,终于在大雨夜里找到了饥寒交迫昏倒在破庙中的阮黎,阮氏姊妹遭遇家庭变故,抱头痛哭不止,少女本欲离去,阮黎央求道:“请姐姐教我们武艺,好让我们找仇人报仇,我们两个只要能报仇,愿意终身侍候姐姐。”少女道:“别别,你看起来比我年纪大,我应该叫你姐姐。”阮黎道:“你救了我姊妹二人,别说做姐姐,就是做我们的师父,也是理所当然,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说着便拉着妹妹行跪拜礼,少女名叫莫灵珑,是彭溪老祖的弟子,见二阮如此境遇,不免心生恻隐,便把姐妹二人带回东海住处,教练武艺,姐姐改名阮璎璃,妹妹改改名阮媤媤,此后数年姐妹日夜苦习杀人技艺,学成之后辞师返回交州,屠戮姬家满门,得报血海深仇,此后闯荡江湖,专司受聘杀人,以专取移情负心男子性命闻名江湖。

回想到这里,成可期感慨道:“都怪我那时候一心要找出坑害大军的幕后凶手,明明知道你朝思暮盼,却没能早些派人来接你,否则也不会有那么惨痛的结果。”

阮璎璃微微欣慰地看着成可期,浅声道:“万般皆由命,半点不由人。我倒是感谢上天总算能让你我再续前缘。”

成可期点点头,继续说道:“当年我回到长安,向先皇禀明了大军覆灭的始末,当时朝中有流言说神策军内部有人通敌,先皇大怒,一时间被诛杀的将领有数十人之多,搞得军中人心慌慌,可我一直觉得,背后真正的贼人还隐藏在暗处。没等我查到线索,也被奸人构陷,下了牢狱。”

阮璎璃道:“当时我心里的仇恨,除了对姬家,便是对你这个‘负心人’。我几次来长安,都没有打听出庄玉这个人,直到有个叫梅似贾的,认出你给我的这块玉佩,我才知道原来是长安西府成家所有。”谁也想不到,阮璎璃得知成可期真实身份后,第一件事并不是寻他问个负心之罪,而是找到了晋公田令孜的府上,因为她听说成可期即将被田令孜派往潼关驻守的消息,心知这是个必死无疑的去处,便许诺以杨楮的下落作为交换,使改派他人去守关。

“我原本以为自己会恨不得一刀杀了你,剖出你的心来瞧瞧,可得知你已经是数万神策军的统帅,心中竟然替你高兴。想起咱俩好的时候,我问你玉佩背面刻字的含义,你说你的祖辈对子女没有过多期盼,唯望国家安宁,百姓富足,所以在给孩子的护身玉佩上,都刻上‘重熙累叶’四个字,你还说报国安民是你的毕生宏愿...”

成可期听得动容,手抚阮璎璃的脸庞:“我自付为国为君一片赤诚,只是对不住你...”

“期哥!”阮璎璃打断道:“你已经为国为君效忠过了,黄河水没有把你带走,这是老天爷的旨意,是要把你送还我了。”说着紧紧地抱住了成可期。

“你们两个不要腻歪了,这儿还绑着个大活人呢!”

阮媤媤俏皮地边说着,边把段重柯扯进里屋来。

成可期疑惑道:“阿黎,这个人是谁?”

阮璎璃喜笑道:“这个人叫段重柯,外号‘盅祈圣手’,有他给你医治,你的伤很快就能好起来的。”

成可期冲段重柯点点头,笑道:“有劳高人为我诊治。”

“哎,姐夫,你谢他干嘛,这个人可不是什么善类,姐姐我俩险些被他捉去!”阮媤媤见成可期言语客气,急得大声制止道。

成可期一脸惊诧:“谁?你说嵇昀?媤媤,这到底怎么回事?”

阮璎璃生怕成可期太过激动紧张而伤身体,忙道:“期哥你放心,我们俩个平安无事,倒是这个家伙被媤媤用发簪封住了天宗穴,暂时不能再作恶了,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俩早上去长安城中给你拿药,偏偏遇上这段重柯,他意图捉了我们两个去献给黄巢,厮打时幸好有位少侠出手搭救,我俩这才脱险。”

成可期一听黄巢的名字,登时浑身发抖,愤恨道:“原来是巢贼的爪牙,我要亲手杀了他,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成可期无力地强撑身体要站起来,阮璎璃急忙阻止:“不行!期哥,我们还需要他给你治伤,现在杀不得!”

成可期伤感地摇摇头,说道:“我宁死不让贼人给我治伤,阿黎,我知道你希望我好起来,可是我带往潼关的弟兄都死在了疆场上,我身为主帅,又怎能苟且偷生。”

阮璎璃听了不禁泪珠在眼中打转,阮媤媤见此,当即怒气涌上来,指着成可期训斥道:“你口口声声为自己的兄弟报仇,把我姐姐的情谊都忘到脑后了,她可是对你深情一片,你难道就一点不为她考虑嘛!”

“媤媤,你住口...”阮璎璃制止阮媤媤,不要她再说下去。

阮媤媤瞪了一眼成可期,悻悻地不再说话,成可期叹气道:“我这一辈子,唯独对不起的就是阿黎。”继而抬头又说道:“刚才怪我一时冲动,就让他给我医治吧。”

段重柯见此,央求道:“阮二妹子,既然让我治病,请你把簪子取出来吧,我这穴道被封,实在痛痒难耐,哪里能静下心为你姐夫诊治啊!”

阮媤媤呵斥道:“你别想耍花招啊,三步之内,还没有人躲得过我的刀。”

段重柯急道:“那是那是,你们阮氏姐妹人美心狠,我受制于人哪里还敢耍花招。”

于是成可期在阮璎璃的搀扶下躺在床上,阮媤媤拔出发簪,用藏袖刀抵住段重柯的后背,段重柯弹指封住伤口周围血脉止血,然后为成可期诊断验伤。

查验了一番伤情,段重柯眉头紧皱,惊讶道:“怪啦!怪啦!”

阮璎璃满脸担忧,急切问道:“怎么样啊?”

段重柯并不答话,只是不住地摇头,眉头还是像卷云般紧缩成一团。

“喂!你别故弄玄虚啊,要敢动你的坏心眼,我一刀在你胸前捅个窟窿。”阮媤媤话语间时时透露着对眼前这个卷毛怪人的提防和不信任。

段重柯为保命,忙解释道:“不敢不敢,实话说,你姐夫虽然被刀枪伤了筋骨,但是对我来说,治愈金创绝不是难事,可是不知道你们察觉到奇怪没有,他这身金疮,少说也得有一个月了,可是迟迟不能痊愈,反而身体愈发羸弱,浑身虚汗,这绝非外伤所致。依我看,他是受了水毒。”

“水毒!?”

“不错,伤口一旦侵入过深,就要防范风症和水毒,想潼关外,三水交汇之处,水质更是特别,又赶上秋凉之时,他深受重伤在黄河里侵泡过久,乃至染毒。”

阮璎璃道:“既然知道症结所在,那该怎么医治?”

段重柯摇摇头,轻声答道:“难呀。”

“这叫什么话,不难还用你做什么。”阮媤媤急道。

阮璎璃道:“请你想想办法,真能医好期哥,我一定放你走。”

段重柯虽说一向狡黠凶恶,但是今天撞见成可期与阮璎璃多舛的感情,也未免有些动容,于是思索了会儿,说道:“办法是有,只是难些。”

阮璎璃兴奋道:“只要有用,再难也要试试。”

段重柯继续说道:“祛除水毒,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换血...”

“换血?”

“对,就是用另一个人的血注入他的体内,把毒血排出体外。”

阮璎璃点点头,问道:“用我的血可以吗?”

“姐姐!”

“阿黎!”阮媤媤和成可期同时打断了她,成可期吃力地用胳膊撑起上半身,急切道:“不行,你要用这个法子的话,我宁可去死。”

“期哥...”阮璎璃抚着成可期的后背,二人神情地凝视着对方。

“你再想想,就没有别的法子了吗?”阮媤媤着急地追问着。

段重柯沉思了片刻,缓缓说道:“别的方法倒是还有一个,只是...”

“你不要卖关子了,快些说!”

“东方蓬莱海上有个火岛‘重黎岛’,重黎岛上因为有火山岩溶,终年燥热难当,鸟兽皆不能活,传说岛中有片水潭,潭中养不活鱼虫,却偏偏长着一种奇莲,这种花不怕沸水的烧灼,毒瘴的侵染,其中的莲子热性极强,要是能有这种莲子做药,让他每三天服用一次,过上一两个月,兴许能将水毒排净。”

阮媤媤道:“姐姐,这个岛在东海,为什么没听师父提起过?”

段重柯道:“我和你们的师父莫灵珑同拜在我师彭溪老祖的门下,我入门早她七年,我知道的她不知道,有甚么新鲜?”

话音未落,忽听窗外有人声喊道:“段重柯,该回去了!”

“谁?”阮氏姐妹虽然拳脚功夫算不得上乘,但是一向耳聪目明,但此时院中人显然已经近在咫尺,姐妹俩却毫无察觉,心下不免悸动。

“啊!”段重柯闻声失口大叫,身子如同触电般打个寒战,眼中闪过无比惊惧的神色,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颤巍巍地回头,口中慢吞吞地蹦出两个字:“九...天...”

姐妹这时候透过窗棂,也已然看到了院中伫立着方才说话的人,他身着黑袍,皮面具遮住头脸,身体长大,双臂低垂,若非光天化日,这副容貌恍然如幽灵一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