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人间从来不长生 > 正文
第一章 十六年前的事(1)
作者:背面君  |  字数:2352  |  更新时间:2022-09-28 09:19:32 全文阅读

夏历六百八十年,是人君继位第六年。

夜,夏国皇城里的秋意极甚。一派肃杀死缠灯火通明的皇宫,任是雕梁画栋、珍楼宝屋,也被泠泠秋风夺去风头。

夜凉透骨,来往侍女纷纷裹紧纱裙,遇上提灯巡逻的御前侍卫,皆是低头颔首,不敢抬眼打量。夏国尚武,纵使在喧嚣的秋风里,金甲银翎的御前侍卫依旧比婢女高出半个位份。

安静的殿内,金漆雕龙的宝座上,人君轻倚微凉的椅背,左手捏着一本泛黄的古书,右手搭着扶手,手指轻点在上,一门心思品读古籍。

“君上,夜深秋凉,不如早回寝宫,元后正候着呢。”一个声音在人君的耳边响起,明明是男声,却透着几分女声的尖细。他手中捏着件虎皮毯子,作势要为人君披上。

人君将高举在脸前的古书微微移开,露出清瘦俊朗的脸颊,他穿一身宽袖圆领金线袍,腰挂翠玉,作为一国之主,年纪不过二十来岁,眉宇间却隐约可见几道浅纹,想是平常思虑太甚的缘故。

此刻人君没有答话,只是微微摇头,不去看那人,也不再看书,而是若有所思地望向殿边,那里有扇留了条缝的窗户。

“君上?”那个尖细的声音又开口探询。

“不必,我再坐会。”被称为人君的男子有几分厌烦地再次摆手,眼神里皆是雾蒙蒙的幽深。

尖细声音的主人,是人君最贴心的仆从季长海,他两打小便在深宫中一同长大,人君极其信任他,掏心窝子的话说过不少。对人君而言,纵然不是生死之交,也该是肝胆相照。

“还在为今日朝堂上的事烦心呢?”季长海又问,虽然人君的心思深似海,旁人断是难以猜透,不过搁在这贴身仆从、书童、朋友多重角色傍身的季长海面前,总归是能猜个八九不离十的。

人君闻言没有点头,更没有摇头,只是将手中的书悄然放在龙椅上,理了理华贵的衣袍,站起身来。

“元后她,仗着宠幸,如今是越来越过界了。”人君轻叹一句,他知道殿中就他们主仆二人,也不多加顾忌。

“君上,小的倒是有一言,但…不敢说。”季长海拖长的声音有几分颤抖,又有几分犹豫,好像他真的很害怕一般。

人君闻言转过头去看着他,脸上浮现出半分笑意,竟有些打趣般地说道:“怎么?你今天还有不敢说的话了?”

季长海见人君有了笑意,之前脸上的踌躇也一扫而空,立马换上谄媚巴结的笑容,本就不算上乘的脸,显得更加拧巴了。

“小的倒觉得八王爷实在小题大做了,元后出生荒国,那荒国就是君上的亲家,两国交好既是元后的意思,也是君上您的意思。虽然八王爷他对您恩重如山,但也不能由他持着如此重的敌意啊。”季长海一边说着,一边悄悄打量着人君的脸色。

听了此话,人君愣了一愣,深深地看了季长海一眼道:“怎么,你又知道是我的意思了?”

“不是小的妄猜君意,您当初为娶元后,可是跟先君大闹了一场呢,您要是没这意思,两国交好也不能这般顺遂了。再说了,这不仅是您的意思,更是天意啊!”

“天意?”人君反问一句,他有些玩味地看着季长海,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小的愚钝,国家大事是猜不透的,只不过人人都说人君是天子,人君的意思就是天意,那这不就是天意所为嘛。”季长海阿谀奉承的本事那是打小练起,二十年溜须拍马的功力天下第一。

知道季长海是在拍马屁,人君虽然早已习惯,但也受用,只是喃喃说道:“如今天下太平,我们的国力远盛于荒国,八王爷其实也是多虑了。不过…”

见人君停住,季长海微微抬起头来,看着人君。

“不过,他们这一辈人也是跟荒国军队在刀山火海里拼杀过来的,有此担忧也是常情。只是如今元后与八王爷嫌隙已深,日后如何平息纷争,我也着实头疼。”人君说罢叹了口气,有些郁闷地一甩衣袖,往前踱出几步。

正当季长海眼珠子直转,欲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殿外却传来数声大喊,“有刺客”三个字震耳欲聋,只从四面八方钻进殿内。

人君听见这如雷喊声,心中一惊,不待他有所反应,门却是豁然洞开,一个黑影刹那间便半跪于他的面前。

定睛一看,来人一身黑衣,精壮有神,腰悬一个硕大荷包,里面塞满了黄色符纸,正是排行东极门二代弟子第七位的曹子步。

待人君回过神来,一群侍卫才涌进殿门,将这黑衣人团团围住,金刀银剑纷纷出鞘,寒气深深。

“都下去吧,他要真是行刺,哪能让你们察觉到。”人君笑着摇了摇头,对众侍卫说道。

想必是侍卫长,一个孔武有力的大汉连忙跪下地去,低头说道:“属下无能。”说罢,便是起身呵斥着众侍卫离去。

“曹先生快请起。”人君见众侍卫离去,赶忙上前扶起半跪在地的曹子步。

“人君,十万火急之事。”曹子步也不再客气,站起身来立刻切入正题。

“讲。”人君也急忙说道,平日里,曹子步不仅是他的心腹暗探,更是他跟东极门联络的信使,平常有事来报,都是提前报请而来,今日横刀直入,必定事态紧急。

曹子步没有说话,而是斜睨季长海一眼。

人君随他看去,登时明了他的心意,连忙摆手道:“但讲无妨。”

“元后…要杀八王爷一家。”曹子步正色而言。

话语虽短,却如春雷入夜。惊得人君倒吸一口凉气,身形晃了一晃,但他还是勉力站稳脚步,手指微颤着指住曹子步,大急:“何时?”

“明晚子时。”

听是明日,人君心中稍稍舒了口气,但仍不敢怠慢,此刻他也无暇去追问细枝末节,只是奋力一拂衣袖道:“请周掌门来,事不宜迟。见到周掌门,你就说…”人君突然顿住,迈开步子在殿中疾走几步,又猛地回过头来:“你就说,勤王救驾,刻不容缓!”

曹子步闻言,双手猛地抱拳,低头应道:“是!”

话音一落,身影已然没入天际。

“君上…”季长海刚一开口,却被人君的连连挥手打断。

“你下去吧。”人君说罢,忧虑地看了他一眼,长叹一声,竟泄了气般,缓缓走回龙椅之上,步履显得有些蹒跚。

见人君如此,季长海皱了皱眉头,嘴上唯唯诺诺地应了一声,便是低着头,也看不清他此刻的脸色,只听得他缓步退出殿外。

人君深陷在龙椅里,他看着季长海离去的背影,眉头紧锁,怔忡出神,想到八王爷今日在朝堂上的怒争,元后如今的毒辣,甚至愈加捉摸不透的季长海,他只觉得背脊有些发凉。

此刻秋风更甚,直刮得殿中的烛火明明灭灭,好似在告诉他,风雨交加夜,就要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