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起雨 > 第一卷,年少当挚云
第一章,天凉秋风起
作者:暖雪  |  字数:3067  |  更新时间:2022-07-18 09:25:42 全文阅读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推翘勇,矜豪纵。轻盖拥,联飞鞚,斗城东。轰饮酒垆,春色浮寒瓮,吸海垂虹。闲呼鹰嗾犬,白羽摘雕弓,狡穴俄空。乐匆匆。

(贺铸,六州歌头,少年侠气)

........

........

大虞立国,武德十一年,秋风萧瑟。

南阳郡的南边,临海而起的有一座城市,大名城。

大名大名,起因便是无数年间这里不断涌出的骄傲名人。

作为大虞南边最繁华的城市,临海而建,无数条广阔的河流从西北方而来汇入其中,滚滚江河,东逝流水,带来的是繁荣的商贸和天然独厚的资源。温润的天气则更是养人,文豪书生,才子佳人,诗词歌赋几乎成了一种象征。商贸汇聚形成的是雄厚的财富,楼阁庭院里则是一间间朗朗的书院。

大名城景致颇佳,时在夏末初秋,阳光正好,微风拂面,花开叶黄各表一方,雾气若有若无,仿若云中仙境。

镇上的居民行走其间,早已经习以为常,酒楼上的游客们则是赞叹不已。

三位书生模样的男子在窗边喝茶,早茶最养,只是不知尝出了几分味道。神色如常,各怀鬼胎,应该就是这个模样。

“千世之家犹如百足之虫,尤其是商家,向来极会分散投资,自然不可能一铺赌错,满盘皆输。只是方家起事之后,白家自然会受到影响,家产的十分之三被没收为军费,陈家一直不争,王家则一直紧跟,反而相对来说要好过很多。”说话的那人穿着一件崭新的布衫,似乎是刻意装扮成书生的模样:“在这个过程里,王家做了很多事情,所以事到如今,王白两家牵扯了太多利益。”

“江湖就像一场雨,身处当中的雨滴,因风吹来,必定会受到一定的牵扯,被迫的或者自愿的站好队伍。有的运气好,落入了河中小溪,最终汇聚成海成一大器。有的呢,则成了泥土的滋润物,转眼间或者消失不见,或者成了他人的养分。即便雨滴再如何的密集,终究敌不过的是土地。”白衣书生手持折扇,微微轻摇。接着他似乎犹豫了一下,收起折扇示意大家喝茶,然后说道:“新朝上任,终究有人会遭殃。所以说庙堂与江湖一样,并没有什么错与对,只是你站错了方向。”

“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江湖中的规矩也是一样的。”崭新布衫的书生没有喝茶,而转头看向旁边那位书生模样的商人。

那人一直没有说话,虽然面无表情,但脸色却因此惨白了几分。

一身新衫的书生整了整衣服,不是因为不舒服而是因为不习惯,他刻意的想让自己放松起来,可是越是这样,身子就越是紧绷,表情越是不自然。

手持纸扇的书生看到后,轻轻摇头,继续说道:“新朝初立,为显皇恩浩荡,自然大赦天下。太平日子是会有的,但是太平的日子也会有过完的时候。等到新朝稳定,新皇自然会去除碍眼的东西了。接下来白家的日子会很难过,或者说会很惨,改朝换代终究会发生一些这样的事情,这样赌错了,旁观者也就成了当局者。”

“几十年的时间你将大名城大半的家产转移到了世界各地,买卖生意也都开始了大范围的尝试,你想在新朝稳定之前在各个领域都有立足之地,从而牵一发动全身,让朝廷有所顾忌。只可惜,还是差了那一步。”说着,那人摇了摇头。

听到这句话,那位书生模样的商人表情终于有了动容。

“亭台楼阁,山水园林,城中仓库.....你给世界看到的,你没有给世界看到的,朝廷都知道!”一身新衫的书生说道这里,表情也从开始的不自然,变的冷血了起来。“即便你早把家人转移到了青山岭,依旧逃不过朝廷的耳目。”

“罪名呢?”商人模样的书生终于说话了,他的声音很硬,像是风雨打碎的岩石。

“密谋叛国如何?陛下没有下令让你们都死,只是有很多的人都想你们能够灭族。”

的确,白家在这百年的时间,得罪了太多太多的人。

“苏兄,可有一线生机?”白家主望向那位书生,平静的脸色终于有了几分惨白,语气也低了几分。

手拿折扇的书生摇了摇头。

晨光渐胜,一道黄色的光芒突然从远处的天空射了出来,那是阳光划破云雾的样子。白云向两边散去,像是一把锋利的剑分开了天空。

浓雾渐散,原本热闹的大名街角却逐渐安静了起来,民众好似各自回家,游客也都回到了客栈,街上很快没有了行人,薄雾里隐隐有一排排身穿甲胄的军人。

忽然有风起,道畔的大树落叶纷纷,枫叶微红,落满一地,好像附了一层鲜血。

......

......

大名城内,有驻扎军人。

这是负责守卫南阳郡最重要城市的强大军队,不比皇城的紫衫军,但也拥有着难以想象的强大力量,拥有着大名大家族的修行者,拥有着皇城遣派最强大的军人。

依照虞法,这样一支军队只会听从南阳郡守的命令,只是今天有人带着虎符来了。

天气微凉,黎明时分的时候,南阳驻军就开始集结,然后出营。在地方官员以及隐藏在民众中眼线的帮助下,街道被清空,空荡的街角传来的只有整齐的步伐和盔甲碰撞的声音。

大名城南,那条被城中居民称为南阳以南的街道里,有一座最为壮阔的府邸——白府。红色涂满朱砂的红木门紧锁着,门口的石狮屈身怒吼,面朝一排排身披战甲的南阳驻军。

城东,万千河流中的一条穿流而过的地方,有一处豪华的庄园,里面种满了从北方运来的江柳,其名万柳园。

城西,一处不起眼的角落,有一座不高的茶楼。茶楼里面的客人早已散去,就连老板小二也不知去了何处。楼上的一角,坐着那三位书生模样的男子。一只老猫倚在墙头睡醒了过来,却被吓掉了墙角。街道里都是军人,将酒楼牢牢的围了起来。

青山岭的孤峰里,隐秘的刺客慢慢的潜行着。

南海的货船后,有着一帆远影,悄然跟随。

.......

.......

永安城的初秋下了一场雨。

细腻的雨滴,将阳光撕的碎裂,晴空万里却有这样一场雨,预示着有大事发生。

皇宫的望月台上,虞皇陛下迎着风雨,望着南方的天空。

或许是因为风寒,处在中年的虞皇,将披在身上的厚衫紧了紧,自顾自的说道。

“天凉了。”

城东的郊外有一座山,山上满是苍翠的竹子,林尽水源,有清澈的山泉隐于当中,与之遥遥相对的是一座学府。

学府很大,云深不知处。

学府很小,只在此山中。

学府是竹山有名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因为一个人。

大虞有双圣,世人皆知,文圣凌来,居于竹山。

老人坐于山顶望景迎风饮酒,酒是陈酿,每一饮,老者都赞叹无比。

圣人的解读便是,才德完备,至善之人。因为心如明镜亦非台,走的路多,看的景多,自然心中豁达明亮。

不与俗世相争,自居自好便是从圣之道。

若两者相同,定是贤者。

老者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举着空杯望着新雨,满怀伤感的说道:“代代如此,一朝新朝换旧梦。

......

......

这一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头落地,多少庄园田地被夺,多少婢仆流离失所。

南阳郡白家迎来了最可怕的一段时光,凄惨到了极点。

白府的石狮碎成了两半,威武的狮身满是伤痕,狮头也不知去了何处。

万柳园生了一场大火,火苗乱飞,焦柳倾倒,井断墙垮。往日里美丽无限的万柳园,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焦土,远处有些柳树还在燃烧。

大名城外,落叶知秋。一位黑发披肩的年轻男子出现在林中,他腰间别着长刀,面无表情,满身杀气。他一步走出,满树秋叶纷落,像是悲鸣。

就在这位男子准备一步入城,大开杀戒之时。

一位年轻的樵夫乘风而来,树枝轻摇,枫叶起舞,他伸手轻放在男子的肩膀上,再不见有任何动作。两人便如风消散,似乎从来没有在这里出现过。

在青山岭的一处孤峰里,一位少年牵着一位孩童的手从无数棵青树里走了出来。黄叶飘落着,铺满了一地。落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却也没能掩盖身后的惨叫。叶落满山,然而也没能掩盖脚下的鲜血。

孩童天真无暇的脸上还残留着惊恐,那位少年没有看他,也没有看身后不远处的血雨腥风。或许是好奇,或许是不舍,又或者不知名的恐惧,那名孩童想转头向后看一眼,却被少年阻止了下来。

“你只需要记住这一天,然后就像你的名字那样,活的更久一些,这样你才有机会向这个世界讨一个公道”

这一年,秋风萧瑟,白久五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