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敌从降妖除魔开始 > 第一卷 长夜神国
第四十六章 他比你更像剑士
作者:棠鸿羽  |  字数:3031  |  更新时间:2022-08-11 07:40:01 全文阅读

亥时三刻,栖霞街。

骆岘山老神在在,笑着说道:“这便是常祭酒教出的弟子?鱼渊学府确是很会误人,或许这便也是首领为何看帝师不顺眼的缘故,有本事的嚣张那是理所当然,没本事还要四处叫嚣,当真蠢货一个。”

蔡棠古未来得及阻止苏凌夷,又有骆岘山挡在身前,他阴沉着脸闷声说道:“苏凌夷资质颇高,只是被发现的时候太晚,假以时日,他定能有很高成就,骆尊者该清楚,有天赋的修士,朝堂是多么看重。”

骆岘山说道:“苏凌夷的资质高不高,我没看出来,但姜望的资质确是很高,我终究只是武夫,没有你们修士那般手段,想来你比我更清楚姜望的资质,朝堂又会更看重哪个?”

蔡棠古沉默。

哪怕怀疑姜望是依靠祁国留下的瑰宝,但若是自身没有半点资质,也无甚作用,事实证明,姜望的资质确非同凡响。

能打败东重阳,蔡棠古甚至无法估算出姜望的资质得有多高。

只道最高的资质,是生来便已铸就黄庭。

他自能看出姜望是有黄庭的,但又哪里看得出是生来便有,还是后天铸就的。

最奇异的是,当姜望慵懒躺在藤椅上时,蔡棠古根本探知不到其黄庭,这也因此让他第一时间觉得姜望只是个普通人,而在姜望真正出手的时候,黄庭就能被探知到了。

他只能合理怀疑是祁国留下的瑰宝能帮助姜望藏匿黄庭。

不管怎么样,姜望的天赋必是拔尖的。

正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便忽见姜望挥刀斩向苏凌夷的画面。

“重阳兄!”蔡棠古一声高喝。

东重阳便已执刀拦截。

骆岘山的神色也变得凝重。

谢吾行惊讶道:“他居然真的敢杀苏凌夷?”

萧姓男子瞥了他一眼,说道:“姜望确比你更像剑士,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剑士手里的剑便该是笔直的,若犹犹豫豫,满是顾虑,怎堪称剑士?”

谢吾行皱眉说道:“剑士虽宁折不弯,但也绝非莽夫,在此刻杀死苏凌夷的后果,是他根本承担不起的。”

萧姓男子若有所思,看来此方剑士跟他熟识的不太一样,到处都充斥着所谓人情世故,如此顾忌繁杂,剑又能有多锋利?

若那位剑神也是这般,他怕是会很失望。

姜望手里的刀挥向苏凌夷,同时侧目看向东重阳,长夜刀回返,跟东重阳的刀相撞,但其左掌握成拳,狠狠砸中苏凌夷的胸膛。

东重阳被刀反震的力量迫使接连后退。

而苏凌夷也喷着血,胸膛直接塌陷,飞出数十丈远。

姜望以刀杵地,单臂挥刀又半路折回,虽击退东重阳,但手臂也因此受创,轻微颤抖着。

看着跌至脚下的苏凌夷,杜言若面色惨白。

其嘴巴里不断往外涌着血,浑身抽搐。

蔡棠古怒不可遏,厉声道:“姓姜的,你怎敢如此!”

姜望抬眸,轻笑道:“老蔡啊,你也听到了,是他一直在威胁我,虽然平时我性格很好,但有时我的脾气也很不好,像他这种废柴留着没什么用,只会给你们鱼渊学府招恶,我这可是在帮忙清理门户啊。”

他摆手打断刚要再说话的蔡棠古,看向骆岘山说道:“尊者,可能护我?”

骆岘山沉默了片刻,笑道:“我既站在这里,自能护你,只要常祭酒敢来,我便让他哭着回去。”

姜望也跟着笑道:“尊者果然霸气。”

蔡棠古看着他们,气得胸膛起伏,满是褶皱的脸抖来抖去。

“真是好样的......”蔡棠古朝骆岘山说道:“武神祠真的甘愿为了他跟鱼渊学府为敌?你可清楚,但凡祭酒亲至浑城,便很可能会是武神祠和鱼渊学府的战争,你们那位首领在神都闭关,真把事情闹大了,他可来不及护住苦檀武神祠!”

骆岘山沉声说道:“你也要想清楚,武神祠在苦檀可比鱼渊学府势大,整个苦檀的武夫都对武神祠敬若神明,帝师不介入,常祭酒真敢惹我武神祠?”

“若是为了区区一个苏凌夷,把事情闹得神都也知晓,那般后果,你可能承担得起?”

看着满脸悲愤的蔡棠古,骆岘山又说道:“活着的苏凌夷也便算了,若人死了,常祭酒是选择息事宁人的好,还是拼着毁掉整个鱼渊学府,最终依旧什么也捞不着的好?”

蔡棠古哑口无言。

虽然苏凌夷是祭酒亲传弟子,可终究没有真正踏上修行路,谁也不能保证他能走多远,真要因此造成武神祠和鱼渊学府开战,单是圣上也不会同意。

看着苏凌夷再次咳血,直至躺在地上没了动静。

蔡棠古心里有滔天怒火,却也只能强行咽下去。

貌似在骆岘山来到,表明要跟侯府同一立场后,苏凌夷就注定死了也白死。

他很清楚,骆岘山肯定也不希望看到苏凌夷真的死了。

可谁能想到,姜望竟是这般果决,半点顾虑都没有。

他更有些怨恨苏凌夷,当真是愚蠢至极,若非说了那些话,何至于这般结果?

怕是他们都已经离开浑城了。

只要命在,想再报复姜望的机会不是多得是?

蔡棠古长出一口气,没有再说任何话,弯腰抱起苏凌夷的尸首,大步离开。

杜言若紧随其后,她现在可不敢说什么要救父亲和弟弟的事情,保命最要紧。

东重阳仅是瞥了姜望和骆岘山一眼,很快踏出栖霞街。

没有把他们全部留在这里,当然也是要给常祭酒一个面子,否则事情就真的无法收场了。

且更有故意留下些隐患的想法。

姜望挥手让青袍修士搬来藤椅,直接躺在府门外,抬眸看向高悬半空的萧姓男子,视线最终落到一处屋顶。

冯灵槐就坐在那里,面色苍白地喘着气。

谢吾行来到姜望身侧,说道:“若非骆尊者在此,你那般直接杀死苏凌夷,便是彻底把鱼渊学府得罪死了,虽然现在也不差。”

姜望笑道:“若非骆尊者在此,我可能便也不会杀他了。”

闻听此言,骆岘山眉眼微颤,说道:“鱼渊学府背靠着帝师,真要打起来,武神祠不见得能占到多大优势,只是因牵扯甚广,常祭酒懂得如何取舍,此举终究还是鲁莽了些。”

他念头微动,继续说道:“若是小鱼能真正入武神祠,甚至有机会成为首领亲传弟子,那么事情便简单多了,就算惹出再大祸事,首领也会帮忙平息。”

姜望挑眉。

在想借用骆岘山的威势来堵蔡棠古嘴巴的时候,他便已经猜到肯定会有后续麻烦等着,而武神祠首领确是能教小鱼的最好老师,但与之相比,小鱼能活着,才最重要。

骆岘山此刻很有自信,他帮姜望挡住鱼渊学府,可谓是扛着极大的压力,若非前面话说得太满,在姜望询问可否相护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本是要拒绝的。

但说出去的话正如泼出去的水,且不管心里愿不愿意,事实已然这般,姜望便没有理由不让小鱼前往武神祠。

事实上,若非小鱼有着血海深仇,且威胁直指神都,姜望哪可能拒绝这种好事,可很多事情并不会像想得那般美好。

姜望也很苦恼啊。

是我非要拒绝么?

那是根本没得选择嘛。

“武神祠首领能挡住所有麻烦?在神都里也能保证小鱼安然无恙?”

骆岘山说道:“我家首领毕竟非是隋国真正的第一人,若麻烦大到离谱,自是很难保证,但只要没有把天捅个窟窿,首领便能庇护。”

姜望思忖片刻,说道:“且容我考虑考虑。”

小鱼也未曾知晓仇家都有谁,若是麻烦大到真能把天捅个窟窿,纵使概率很小,姜望也不愿让小鱼冒险。

此事要深思熟虑,从长计议才行。

终是没有直接拒绝,骆岘山心情很好。

他随即看向愣在一旁的荣予鹿,怒斥道:“蠢货!被人利用而不自知,给我滚回去受罚!”

荣予鹿未敢做声。

姜望打败东重阳,又直接当着蔡棠古的面杀死苏凌夷,使得荣予鹿竟是生出一些钦佩之意。

但有自尊作祟,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最终被骆岘山拎着回了半日闲客栈。

姜望再次瞥向某处屋顶,却已没了冯灵槐的踪影。

高悬半空的萧姓男子也不见了。

姜望皱着眉头,冯灵槐倒是命大啊,居然还活着。

他往神国里探寻,“夜游神,你怎么搞得?当时把动静搞那么大,害我赔了好多银子,结果人家一点事都没有,合着就我自己倒霉呗?”

夜游神没有露面,但石像的眼睛微微闪着光,其声音传出,“他应是必死的,肯定有人用了什么神异手段,把他救活了,那位背着女式剑的男子,有着一股很特殊的气息,我似是在哪见过,总之那股气息很危险。”

姜望疑惑道:“能让你感觉到危险的,此人到底是什么境界?”

夜游神说道:“我看不出,是因他的修行路数,不属于世间任何一门,偏向剑士,可又有不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