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敌从降妖除魔开始 > 第一卷 长夜神国
第一章 长平十四年
作者:棠鸿羽  |  字数:3030  |  更新时间:2022-07-01 14:56:24 全文阅读

“长平十四年,有海市蜃楼屹立长夜,妖怪蠃颙大规模出现,浑城栖霞街多处房屋被毁,幸,无人伤亡......”

镇守府衙里,浑城镇守正在接待来自鱼渊学府的两位客人。

他们是一男一女。

身穿黑衣,腰间悬剑的男子,看着卷宗记载,深深皱起眉头。

浑城镇守赔笑道:“说来倒也奇怪,这些蠃颙就像凭空出现的,而且都在栖霞街,因事发突然,等我们赶到时,发现妖怪都僵在原地,根本没有遭遇到任何反抗,就把它们全除掉了。”

这里面存在着很大问题。

另一位穿着白裙的女子,轻声说道:“苏师兄,我们得去栖霞街再查证一番。”

根据古籍记载,仙人临世,总会伴随着异象出现。

传闻中,隋国神都里便有一位仙人。

而浑城有‘海市蜃楼’的异象降临,又有数十年难遇的妖怪群袭,都跟古籍中描述的场景很像。

他们奉命前来,若能再寻到一位仙人,必是大功一件。

......

栖霞街路口,很突兀地摆着一张藤椅。

姜望就躺在上面,他的那张脸虽然如同精细雕刻般好看,但却很是苍白,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

有独臂男子蹲在旁边,收拾着眼前的画,嘴里嘀咕个不停,“有病就在家里躺着,非得往外跑,要是再有妖怪冒出来,可如何是好?”

姜望正以一种探寻的目光扫量着路上行人,闻言心想:是啊,妖怪怎么还不来?

“镇守府衙到处在宣扬剿灭妖怪的功绩,但我觉得肯定是有传闻中的修士出手,只是没有露面而已,否则明明很凶恶地妖怪,怎会突然僵在原地,任人宰割?”

姜望犹豫道:“我要说妖怪是被我控制住的,你信不信?”

赵汜转头看着姜望,“你觉得我信了么?”

果然啊。

这的确是很难让人相信的事情。

其实就连姜望自己都觉得可能是错觉。

但妖怪出现在栖霞街又是事实。

两日前,他刚刚及冠。

老管家取出了据说是父亲历经艰难险阻捡来的一把刀,作为礼物,送给了他。

在接触到那把刀的时候,他的脑海里便忽然浮现出了一座隐匿在云雾中的‘海市蜃楼’。

没等他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栖霞街里就冒出了数不尽的妖怪。

拥有着四只大眼睛,十八条大长腿,高约两丈,形似蜘蛛的妖怪蠃颙,疯涌到他面前的时候。

姜望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

你别过来啊!

然后。

妖怪便真的全都停住了。

他最终猜测是跟那把刀有关。

老爹历经艰难险阻捡来一把刀,这种事情本身就很离谱。

他觉得这把刀肯定大有来头。

但在老管家那里也没有询问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虽然期盼妖怪再袭浑城,是很不道德的事情,可要证实自己是不是能够控制妖怪,总得再遇到妖怪才行。

他现在看路上每一个行人都像妖怪。

然而,事实证明,连个妖怪毛都没有。

此时,有马蹄声响起。

穿着一黑一白的男女,骑着两匹高头大马,缓缓而来。

白裙女子勒马止于藤椅前,居高临下看着姜望,嘲弄道:“这不是小侯爷嘛,数年不见,这么快就把侯府家底败光,沦落到在街头卖画了?”

“我现在已经就读鱼渊学府,未来甚至有机会直接面圣,你应该很后悔当初的选择吧?”

姜望侧头瞥了一眼,没有搭理,想着今日妖怪怕是不会来了。

以往浑城里也确实没有妖怪频繁出没的事件,像两日前那般情况,纵使是在整个隋国里,都是数十年难遇。

想到这里,他便有些惆怅。

白裙女子则神情一僵。

他刚才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是挑衅?

还是根本就瞧不起我?!

过往的一幕幕涌上心头。

两年前第一次在侯府见到姜望时,他便是这般态度。

当年杜家高攀侯府,被瞧不起也就算了。

我现在已经接触到更广阔的世界,身份地位皆不同往日而语,你凭什么还敢用这种眼神看我?

杜言若冷着脸再次说道:“瞧你那半死不活的模样,长得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妖怪蠃颙出现在栖霞街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把你弄死,想来当时你也是被吓得很惨,真可惜没能亲眼看到那副画面。”

姜望终是忍不住看向杜言若,“你谁啊?”

他的态度依旧慵懒散漫。

只是觉得这个女人突然挡住自己视线,叽里咕噜一大堆话,简直莫名其妙。

杜言若的面色变得很难看。

见此一幕的黑衣男子,若有所思。

两年前,他跟随教习蔡棠古途径浑城,遇到孤身一人待在城外竹林里的杜师妹。

因蔡棠古观察到师妹有些资质,便想将其带回鱼渊学府。

拜会杜家的时候,得知是杜家想要把师妹许配给浑城侯府的小侯爷,但遭到拒绝,故师妹才羞愤之下跑出城去。

虽然没有小侯爷的拒绝,师妹便不会有入读鱼渊学府的机缘,但黑衣男子此刻也有意想帮师妹出口气。

他微微一笑。

故意拍马上前,马前蹄踏翻摊位,那些画作皆有破损。

赵汜黑了脸。

姜望眉头紧皱。

想着莫非是赵汜得罪了人?

刚要让赵汜离自己远点,免得殃及池鱼。

便见黑衣男子忽然拔剑出鞘。

看着抵在眼前的剑尖,姜望很无语。

“你指错人了,冤有头债有主,虽然我跟这画画的待在一块,但根本不熟,我又没得罪你。”

赵汜脸更黑了,说道:“他们明显不是冲我的好嘛!”

姜望不理解。

他一出生便有病,可以说,整日里都处在身体被掏空的状态。

在及冠之前,基本很少踏出家门,根本不可能得罪谁啊?

黑衣男子淡淡说道:“一个落魄侯府的小侯爷,若不懂得审时度势,迟早被人打死。”

杜言若说道:“苏师兄,犯不上跟这种人计较,现在的浔阳侯府,在此刻的我眼里,也就是大点的蚂蚱而已,跟他说话,都是有辱我们的身份。”

苏凌夷持剑指着姜望,说道:“师妹莫要脏了手,师兄帮你出气便可。”

杜言若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冷眼旁观。

想着姜望肯定是装作不认识自己,兴许是明白两者身份上的转变,掩饰所谓的自尊心罢了。

剑锋轻颤,便是一股莫名气息爆涌。

姜望有了极强烈的窒息感。

“我好好的在这里晒太阳,你们一来就各种自说自话,甚至还要杀我,未免太过分了些!”

杜言若觉得有必要撕开姜望的伪装,冷声说道:“我是浑城杜家的杜言若,你还敢说不认得我?”

姜望恍然道:“原来是你啊。”

装得还真像。

看着姜望那番才知道的模样,杜言若心里的气又冒了出来。

刚要让苏师兄好好教训教训对方,却发现此刻的苏师兄,状态有些不对劲。

原本剑锋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散了。

苏凌夷保持着执剑的姿势,额头上有冷汗簌簌而落。

他紧紧盯着面前的姜望,“你做了什么?”

姜望微微一愣。

似是想起了什么。

他拍了拍赵汜的肩膀,示意其把地上的石子递过来。

然后,他直接把石子扔在了苏凌夷脸上。

苏凌夷嘴角抽搐,眼眸里喷涌着怒火,但身体却再无其他反应。

姜望喃喃低语道:“莫非还能控制人的身体?”

赵汜在旁闻言,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控制人的身体?

他的嘴角渐渐勾起了一抹弧度。

姜望侧头看着他,说道:“虽然你什么话都没有说,但从你的表情来看,你肯定在想什么龌龊的事情。”

赵汜慌忙擦掉嘴角的口水,义正严词反驳道:“我是一名画师,亦通读四书五经,我的思想绝对正义,莫要以你龌龊之心度我君子之腹!”

姜望懒得搭理赵汜。

他现在稍微有点兴奋。

若仔细观测,方能感触到周围一些轻微的灼热感,虽然微弱,但是真实存在的,且范围就正好笼罩着苏凌夷。

但想要彻底弄清楚,需得再验证几次。

姜望依旧坐在藤椅上,只是身子前倾,看着苏凌夷,挑衅地勾了勾手指,“你来打我啊。”

苏凌夷气急。

握剑的手,已经暴起青筋。

他使出浑身力气想要往前迈步。

但毫无作用。

他渐渐有些惶恐。

这是很不正常的。

难道这浑城小侯爷也是修士?

而且还是境界很高的强者?

苏凌夷面色苍白,冷汗直流。

杜言若此时看向淡定自若,甚至还在挑衅地姜望,把注意力从苏凌夷身上挪开,也未曾多想,沉声说道:“苏师兄已经是半只脚跨过门槛的修士,你如此行为,实在是找死。”

姜望笑着说道:“你最好让他快点弄死我,但我觉得,他好像没有那个本事。”

“苏师兄。”杜言若很生气,朝着苏凌夷说道:“以我们的身份,就算杀掉他,也没人敢说什么,你不用有任何顾虑。”

苏凌夷欲言又止。

看着笑眯眯地姜望,他内心的恐惧不断滋生。

心里想着。

你快闭嘴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