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乱世烽烟长歌起 > 正文
第一章 阿云雷
作者:绯叶  |  字数:3461  |  更新时间:2022-07-01 16:13:02 全文阅读

历史

每个乱世,都是一个悲哀的时代,如九天之上火鼎将万物熔于其中,血泪痛苦煎熬着。

犬戎族占据北方的白州,分封十九氏,歃血为盟,他们得到土地和荣耀,共同拥护大君的威严。

华州古老的燕朝已经腐朽不堪,被新兴的王朝宁朝所取代,宁太祖陈长云以同宗为屏,八王如同卫士一般守望着他们的皇帝。

妖域则依旧保持分散的势力,只有四大王族维护着松散的联盟,偏安一隅。

宁朝长兴二年,西戎三王子出世,传说他会毁灭整个西戎。而事实上自他出生后西戎常年灾荒,民间称他为灾星。而灾荒导致西戎原本脆弱的产业更加崩坏,为了生存,他们扩大战争,用刀剑和血肉来获取他们生存的土地。

宁和帝死后传位他的儿子惠帝,但惠帝天性愚钝,面对灾年,竟说出何不食肉糜?

面对如此帝皇,下面的人们内心欲望开始膨胀,他们架空皇帝,皇权旁落.八王不再是皇帝的卫士,而是一群伺机发起攻击的恶狼,皇帝在他们的眼中变成了一块人人都可以咬的猎物。

而妖域各族因为地盘分配爆发一场惊天内战,血流成河,枯骨相藉。

旧有的秩序已经不再满足各族的生存,而新的秩序还没形成,乱世即将来临,谁又能在这场诸神黄昏中站到最后?

谁也无法知道,但强者们已经磨好自己的利爪,随时做好战斗,而老弱者们只能相拥,蜷缩着看那昏暗的天空,期盼着和平到来。

三十年后,宁武帝终结华州乱世,史官们回过头来重新看待这段时期,他们是这样来描述的:

九极之境,苍独当空。曜日不落,雨糜不绝。人君失权,月桂凋零。

僖帝七年,六年旱涝。百姓饥馑,流离失所。盗匪并起,鸡犬不宁。

然帝昏而不知政,吏贪而不知足。国黯黯如昏夜,民恂恂如狡兔。

强侯缮甲兵,积粮草,以天下为弈局,落子征伐。

老弱食草木,着弊衣,以四海为家乡,飘絮分离。

然,天地弈局,妇孺血肉刻成子,壮士尸骨铸成盘。棋盘之上,啼哭号号。

神悲世悯人,遂降英雄于凡尘。英雄手持三尺青锋,斩乱世之火,帝王手握天下雄权,立太平盛世。

......

长兴十三年春

从去年到今年的雨相当稀少,就寥寥几场毛毛雨,降在干得发裂的土地上。水源严重不足,导致小麦牧草无法正常生长,这对于西戎原本脆弱的农牧业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底下的平民和奴隶们因为水源问题又开始爆发起义,炤多那将军夜里紧急出军,率领精锐的千云骑离开王都,在夜色笼罩下,他们的背影苍凉而又带着几分肃杀。

阿云雷躺在床上,听着旁边的姆妈在默念祈祷着,祈祷着她的丈夫出战一切顺利,平安。每次将军出战,她总是这样做,以求心里一份平静。

“姆妈,我听父亲讲,从去年到现在收成很不好,羊群也饿死了不少。这是因为我吗?”阿云雷轻轻问道。

在他很小的时候,便在下人口中得知了以前的事情,自已出生的那个夜晚,雪都城出现了九颗明星,那是九极之境,传说中大凶的星相,而苍独星在宫中上方,代表着自已的命格将是孤独。

背负九极之境,苍独星选中的人,生来就是带来不祥的,当初要不是炤多那将军以一己之力镇住贵族们,恐怕自己早已经死去了吧,在那个雪夜里,和自已那从未见过的亲生母亲一起死去。

炤多那将军的妻子人称炤氏夫人,性格温柔温婉,对谁都一视同仁。

“阿云雷又问这种问题了。”她把阿云雷从床上扶起身来,自己起身在桌子上轻轻摩擦萤火石,萤火石发出光芒照亮整个卧室。

“旱涝灾害这些都是上天已经决定的。阿云雷怎么可能决定这些呢?就连人族,妖族,甚至传说中的巫族基本没有人可以改变上天的旨意。”她安抚道。

但阿云雷没有回答,两人陷入了沉默。

炤氏夫人叹了口气,又道:“阿云雷还只是个小孩子,不要想这么多。”

阿云雷抬起头来,萤火石的光照在他的脸上,十岁清秀的小脸此时却十分认真。

他开口道:“可姆妈,我走在外面,大家都在躲我,眼神很怪异,我感觉到,他们很多人在怕我,就像那些雪原上那些狼一样,甚至是狼妖,他们都不和我说话。即使是父亲也很少和我说话,虽然他给了我很多东西,很多精致的玩具。但我只是一个人玩着,我不想要这些,我不想要一个人孤零零的!就因为我是那个什么九极之境,大家都在排斥我....”

他说到后面已经略带着哭腔,炤氏夫人哀怜叹了口气,没想到他的心里积压了这么多情绪,抬起手来摸摸他的头发,松软温暖,就像春天里的小草一样,蓬松而有生命力,这样的孩子绝不可能会带来毁灭。

把阿云雷抱在怀中,将他深深埋在怀里,阿云雷有些意外,问道:“姆妈?”

“阿云雷,姆妈不能生育,没有孩子,一直把你当做亲生儿子看待。十年前炤多那把你抱过来。说以后我来抚养你,那时我看着你,蜷缩在襁褓里,心中很高兴。从炤多那手中接过你,抱在怀中,看着你一天天长大,对于姆妈来说,你就是我自已的孩子,不管将来怎么样,姆妈都一直站在你的身边。”

“姆妈...”阿云雷低声道。

“而且外面那些人不是说你会带来毁灭吗?那么我们阿云雷就努力成为一个对西戎有用的人,明天你就可以去觉醒体脉了,只要有了体脉,你的身体一定会强壮起来,到时候我让炤多那教你练刀,练剑,成为像他,像你叔叔瀚海王一样的人物,西戎的人一定不会再认为我们阿云雷会带来毁灭,他们一定会像拥戴大君一样拥戴你的。”

她的话犹如明灯一样在阿云雷黑暗的心中亮起,是啊,自已可以努力成为一个有用的人,那么大家一定不会再像之前那样看待自已。

他兴奋地点了点头,“嗯!”眼中闪烁着明亮的光。

“乖,阿云雷一定可以做到的。夜深了,别着凉了,咱们再睡会儿,现在离天还早着呢。”

“嗯。”阿云雷乖乖点头,躺下。炤氏夫人替他盖好被子,确认盖的严实,没有着凉的可能后自己也躺下休息了。

很多年后成为西戎皇帝的阿云雷,常在一座坟前静坐,抬头仰望着湛蓝的天空,看那白云悠悠从头上飘过,偶尔叹道:“姆妈,我保护了西戎,可却保护不了你。”

第二天阿云雷醒来,炤氏夫人已经不在了,他打开窗户外面已经十分明媚,是难得的好天气,可以听到外面长街上行人的声音。

衣服夫人已经放在床边,是一套天蓝色的衣服,上面绣着白色的条纹,汇成一个图案,是宵。那是传说中拯救西戎的神兽之一,作为图案绣在衣服上,是贵族里相当流行的款式。

阿云雷穿上,走出房间。仆役们见到他,连忙尊敬喊道:“三王子殿下。”

总管走来,谦卑道:“三王子,夫人已经先去圣朱之地了。早饭已经给你准备好,吃完坐上马车直接去圣朱之地。”

“嗯。”阿云雷点头,坐在桌子上,奴隶们端来饭菜,是一碗香味四溢的肉粥和一杯温热的马奶。肉粥熬得很黏稠,大块大块的羊肉铺在上面,还洒了西戎难得的香料,这是平民享受不到的东西。

很快他吃完在总管的带领下坐上马车离开,车身上绘制着灿烂的凤阳花,那是代表着炤氏家族的图案,整座雪都城里,没有人敢拦截印有凤阳花的马车。

车上阿云雷一个人有些紧张,心随着马车晃荡着,这觉醒会不会痛?会不会出什么意外....他脑子里不安的思索着,思绪随着风飞到了外边的天空...

在他胡思乱想时,马车停下来了。马夫从车上跳下来,站在外边小心翼翼道:“三王子殿下,圣朱之地快到了,但属下卑贱之身不能过去,还请三王子自己下车走过去。”

“嗯。”

犬戎族的人在十岁时会进行一次觉醒,整个西戎共二十来个可以觉醒的地方,其中最大也最神秘的圣地便是阿云雷所要去的地方--圣朱之地。

这个地方被王族严格管控着,一般的平民,奴隶甚至小贵族都无法进入,只有身份尊贵有着悠久传承的贵族才可以进来。

下了马车,马夫在旁边依旧保持着弯腰的动作,没有抬头看他。

阿云雷感觉到他在躲避着自已,叹了口气,心里略微有些发酸,轻轻的说:“谢谢你送我过来。”随后他向着前方走去,几位穿着银盔的士兵向他走来,那是来护送他的。

马夫有些讶异,以为自已听错,但抬起头来阿云雷的身形已经消失不见了。

圣朱之地的阴气很重,薄雾飘散在空中。刚踏进去,阿云雷感到自己体内一阵阴寒,像是一条毒蛇从心中爬出,可接下来又感到心里内部有什么东西在呼唤,跨越远古的蛮荒,依托血脉而显现出来。

脚下石板是青色,一块接一块,延伸至峡谷里面,在石板和石板间隙里面已经长满了不少青苔,岁月在这些坚硬的石板上还是留下了一些痕迹。

前方带路的士兵,身形坚毅,手持长枪,寒光四射。阿云雷突然有些期待自己觉醒后会是什么样子,如果能像前面的士兵一样强壮那该多好啊。

走过青板路,雾气终于消散,映入阿云雷眼睛的是一片开阔的空间,八根石柱雕刻着八条神兽,它们形态各异,但眼睛都看向了中间。

那是传说中拯救西戎的八头神兽,他们与西戎的先祖杀敌,但在最后的决战中也深受重伤死去,西戎人为了纪念他们,在很多建筑上雕刻了这些神兽,有仇必报,有恩必还,这是深根于犬戎人心中的理念。

在石柱的中心有一个高台,下面是一排又一排的士兵,警戒地守望者。里面密密麻麻的纹路像是牛肉切开的纹路一样分布着,散发着奇玄的气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