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风云倾天 > 少年袅袅天涯恨
第三章 风波已起
作者:杀手的挽歌  |  字数:3585  |  更新时间:2022-07-07 22:10:42 全文阅读

没等孟明哲继续说些什么,孟元乾挥了挥手道:“这份信的来龙去脉,朕自有定断,明哲、山岳,你们无需多言。朕想先听一听柴先生对这封信的看法。”

孟明哲有些悻悻然地道:“是,父皇。”遂与关山岳两人再次落座。

柴野臣作为孟元乾最为信任的人之一,近年来,以布衣身份参赞朝事,为孟元乾的诸多施政出谋划策,贡献甚巨。孟元乾在朝政上不管有什么事,也都从不避讳柴野臣,对柴野臣的意见极为重视,为此,庆国上下有不少人暗地里甚至将柴野臣称作是“布衣宰相”。

今晚,柴野臣从一来到南书房后,就觉察到了事情的不寻常。除了早就在场的锦衣卫指挥同知关山岳外,孟元乾深夜传唤了五个人,其中公孙凤岐与谷吉祥是宦官,柴野臣自己是布衣,姑且不论。剩余两人中,孟明哲身为太子,羊侃之是首辅,看似顺理成章,实则却不然。

庆国朝中,论权势,论地位,论才能,以六人为尊。为首的自然是太子孟明哲,其余五人则是首辅羊侃之、定远侯风弈、安王孟元逢、吏部尚书顾廷桓以及兵部尚书钟天南。安王孟元逢是孟元乾的亲哥哥,执管宗人府,半个月前因兴化老郡王薨,奉皇命前往吊唁,此刻并不在奉天城内。兵部尚书钟天南巡视边关已一月有余,至今未归。吏部老尚书顾廷桓与定远侯风弈是忘年交,传闻若不是风弈早有师承,顾廷桓都想将风弈当作自己的衣钵传人。

在这个敏感之夜,商讨的是关于定远侯风弈的事情,本应列席的人中,唯独老尚书顾廷桓没有被孟元乾传唤,在柴野臣看来,这本身就是一个信号。

作为昔年帮助孟元乾夺得皇位的头号功臣,风弈同时也是长乐公主孟芳菲的驸马,文韬武略,全都出类拔萃,恩宠之盛,更是无以复加。近些年来,孟元乾虽然表面上对风弈一如既往地器重,内心中却又渐生忌惮之心。最主要的原因,恐怕就是因为风弈的影响,江南风氏一族的实力日渐强盛,无论是在朝廷中,还是在江湖内,风氏一族都有着不可或缺的地位。

风氏一族的势力在江南一直都是根深蒂固的,大庆立国以来,历代君王都试图削弱着风氏一族的影响。长期以来,孟氏皇族对风氏一族的打压都是比较成功的,风氏一族的影响力基本只局限在武林中,直到孟元乾在风弈的帮助下,夺得皇位,许多风氏族人方才得以进入庙堂上,一展拳脚。

孟元乾让柴野臣这么一个布衣参赞朝政,固然是欣赏他的才华,同时也有借助柴野臣来制衡风弈的想法,这一点柴野臣心中非常明白。也正是在柴野臣的提议之下,孟元乾对风弈进行了明升暗降的处理。将风弈从原来的兵部尚书、九门提督、太子少保晋升为了内阁次辅、工部兼刑部尚书、太子太傅、武英殿大学士,爵位也由定远伯晋升成定远侯。兵部尚书军权在握,九门提督管辖奉天城防,均是一等一的要职,而内阁次辅看似仅次于首辅,可终究并不是首辅,工部、刑部与兵部同属六部,重要性却不可同日而语,至于爵位,风弈本就没要任何封地,所差的不过就是品阶与薪俸不同,但对于出身富甲江南的风家的风弈而言,金钱纵然不是粪土,却也无足轻重。

对于这封突然冒出来的信件以及信件上的字迹,柴野臣也难辨真假。字似乎的确是风弈的字,可风弈是否真的会暗中联络灵宗孟元奎?柴野臣对此持怀疑的态度。可万一这字不是出于风弈之手,而是孟元奎设计陷害,甚至如果不是出自孟元奎的手笔,那么是不是有可能是孟元乾自己想要借机除去风弈?这些种种的问题,柴野臣一时之间也没有答案。

柴野臣思忖片刻,斟酌着措辞道:“陛下,草民以为,假若信的出处并无问题,信上的字迹的确极似风弈大人的笔法。但草民素闻灵宗极有谋略,也不能排除这封信其实是灵宗的离间计。当今之计,依草民愚见,恐怕还是需要让风大人自证清白。”

“哦?”孟元乾问道,“怎么个自证清白法?”

“陛下不如将此信直接交给风大人,问询风大人对这封信的看法。风大人一向光明磊落,若是否认这封信出自他之手,定会请查明这件事。彼时,陛下即可派人去定远侯府内搜寻蛛丝马迹,看风大人是否真的与灵宗有所瓜葛。”

孟元乾明白柴野臣的言下之意,风弈假如否认与这封信有牵连,却又没有主动让自己搜查他的府邸,恐怕就是心中有鬼。孟元乾不置可否地唔了一声,转而对公孙凤岐问道:“公孙公公,您老人家可有什么高见?”

“陛下,老奴认为此事极为简单。”公孙凤岐的声音十分沙哑,犹如碎木屑摩擦一般,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灵宗的存在,始终是本朝大患。任何人,即便是风驸马,若有勾结灵宗之嫌,都该拘禁起来严加审查才是。在这件事,老奴以为,宁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无论风驸马是否真的与灵宗勾结,早日查明真相,才能不至姑息养奸,贻害无穷。老奴恳请陛下下旨,即刻将风驸马羁押起来审理,同时彻查定远侯府,将这件事弄一个水落石出。假使风驸马真是被陷害的,老奴愿承担一切后果。”

孟明哲对柴野臣先前的一番言语已是颇感不豫,此时见公孙凤岐这般说道,哪里还忍耐得住,急忙开口道:“公孙公公您此言差矣。姑丈一心为国,绝非奸佞之辈。灵宗失德,父皇替其位,乃是上顺天意,下应民心。但是,当初若无姑丈之助,灵宗岂会败得这么容易。昔年,姑丈助父皇将灵宗从皇位上赶下去,如今岂会与灵宗勾结,于情于理,都难令人信服。并且,没有任何真凭实据,只靠这么一封不知是何人所书的信件捕风捉影,贸然羁押一个当朝一品大员,恐怕会寒了满朝文武的心。”

公孙凤岐摇了摇头,对孟明哲道:“殿下,老奴对风驸马向来敬重,绝没有针对风驸马的意思。但此事涉及灵宗,关乎重大,绝不能等闲视之。风驸马位高权重,他背后的风氏一族更是庞然大物,殿下是否想过,风驸马如果真的与灵宗勾结,今晚之事若稍有泄露,或者他从灵宗处听到什么风吹草动,会造成什么的后果将无可预料。”

孟明哲听到公孙凤岐的回答后,愣了一下,风弈以及风氏一族在庆国的权势之大,这是人尽皆知的。风弈与风氏一族假如真的有反叛之心,不论最终结果如何,对庆国造成的动荡将是无可计量的。孟明哲只是不相信风弈真的会有反意,但正像公孙凤岐所言,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即便只是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可谁也不能否认这种可能的存在。毕竟哪怕孟明哲无比相信自己的这个姑丈和老师,那封信上的字迹,在孟明哲看来,真的与风弈的笔迹一模一样。如果真的是仿造的,那么仿造之人的书法造诣至少也是海内名家的水准。

“吉祥,你有什么看法?”孟元乾再一次阻止了孟明哲继续说什么,转过头来问御马监领事太监谷吉祥道。

“回陛下,奴才胸无点墨,这封信的真假,恕奴才愚钝,无法分辨。奴才只知奉命行事,唯陛下龙首是瞻。只要陛下的一道旨意,不管是谁,奴才这就去把那人带回来。”谷吉祥起身答道。

“你的忠心,朕是知道的,你也不必站着,坐回去吧。”孟元乾压了一下手,示意谷吉祥坐回原位,“你们的想法,朕都明白了。”

随后,孟元乾没有再说话,好像陷入了沉思。

其他人也是缄默不语,南书房内一时之间陷入了一片沉寂。

良久,孟元乾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短短的一小会,他的面容仿佛憔悴了许多。最后,他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眼神中又恢复了杀伐决断的帝王霸气,正声而道:“谷吉祥听旨。”

包括谷吉祥在内的六个人全都站立起来,安全忠则站到了一旁的书案边。

“朕命你即刻召集武骧、腾骧、金吾左右六卫赶往定远侯府,不得让任何人进出侯府,若有擅自强闯者,格杀勿论。”

“奴才遵旨。”谷吉祥低下头,脸上透露出一副皮笑肉不笑的神态。

孟元乾紧接着又继续道:“公孙公公,烦请您亲自带着天璇、天玑、玉衡三人陪谷吉祥去定远侯府走一趟,以策万全。”

公孙凤岐双目精光一闪,答道:“老奴遵旨。”

“父皇!”孟明哲见孟元乾动真格了,心中焦急。

孟明哲的话音未落,孟元乾反而对他沉声道:“明哲听旨。为父知你一心向着你姑丈,认为他是被陷害的。那么,为父就让你自己来判断这件事的真假。你亲自带人,会同公孙公公与谷吉祥,羁押风弈,搜查侯府,不得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如果风弈真的是陷害的,就由你来还他一个清白。”

“儿臣领旨。”在孟元乾主意已定的情况下,孟明哲感觉自己被委派搜查定远侯府,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他道,“但是,父皇,姑姑那里怎么办?”

孟元乾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对众人道:“非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你们不得为难长乐公主。搜查过后,无论是否有结果,暂且将风弈秘密押往天狱关起来,长乐公主与一众家眷则先全部送往宗人府。”

“山岳,朕知你车马劳顿,但今夜朕还有件事需要你来办。”孟元乾又道。

“陛下尽管吩咐,微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关山岳昂然答道。

“好。朕要你协同陆钦率锦衣卫将京城内所有风氏一族的人全部监视起来,若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回报,除非事态紧急,不得伤风氏族人性命。今夜,若有任何风氏族人往京城外传递任何消息,朕唯你是问。”

“微臣遵旨。”关山岳明白孟元乾的潜台词,在这个不同寻常之夜,如果风氏族人真有异动,事态紧急之下,他们锦衣卫可以直接出手。

一旁书案边的安全忠根据孟元乾刚才的几道命令草拟好了三封圣旨,呈给孟元乾过目。孟元乾快速地浏览了一遍,确定一切无误后,让安全忠盖上玉玺后,分别交给孟明哲、安全忠以及关山岳三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