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死宅之剑与修仙少女 > 第一卷 邂逅
第四十八章 随风而去
作者:镜流  |  字数:3111  |  更新时间:2022-08-10 22:10:33 全文阅读

——用自己的手。

飘荡的记忆,带着夏千雪回到了风雨飘渺的那一天,蓝色的双瞳点燃起的猩红,小手比划动作演绎起一个又一个瞬间。

祈灵一族,在异族社会中也是最底层的存在,受到于其他种族的特殊照顾是家常便饭。这让村子的商队贸易非常不稳定,时断时续,一断数年,仅剩不多的食物让大家恐慌着。

在这样的背景下,那一年千雪的家显得格外富足,因为居住于森林入口处,常年狩猎的习惯,囤积了些许的肉干,还有各种晒干的野果。

平凡记忆的轰然崩塌,就像暴风雨前谁也不知道,一切戛然而止了。

那一天是村里的人撬开了门,闲言碎语恶言相向之人,千雪不在乎不关心,但是狰狞的样子,却是她第一次有好好记住同族的脸。

父亲和母亲都……明明千雪可以做到,刀就在手上……

“千雪!”

抿着双唇,那双蓝瞳里的烈焰在慢慢燃烧。

“前辈,有心无力,对规则产生疑问的感觉有吗?”

“千雪,你说我听……规则呀,按照我的那位笨蛋的说法就是世间之理,无外乎一个期望。当大家都期望什么的时候,什么都会被扭曲。”

“嗯……呜……”

仰视半空中姹紫嫣红,夜风荡起发捎,小手卷了卷她重重点头,喃喃低语着。

“那些都是曾经在千雪身边轻言细语的那些人,很烦人就像小虫子爬到鞋子里一样,想掐死就安静了。

但是,母亲教过我的规则,让我知道杀人是不可以的,千雪杀人就会死。

但是闯入者们,破坏了大门与窗子,还有家中的一切,翻箱倒柜什么也不剩了。

被打死的父亲,被俘虏的母亲,被撬开的地窟,但他们没有死。”

巧手一顿,衣袍甩动,低头看着小手的夏千雪,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却让福遛感觉到了一丝毛骨悚然。

那个笨蛋这年纪还在草里和老家伙摘花游历吧,夏千雪她是杀了多少呀……

让他没想到的是,本应中断的话题,这位正靠着剑身的少女,就这么直接回答了他的疑问。

“在这样的情况下,千雪我,认为已经没有必要遵守规则了。他们已经破坏了属于村子这个集体的规则。那么千雪再破坏规则的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千雪拿出了刀,顺手拿出了棍棒。

挑出了十个,千雪认为最烦人的十个,先解决了。他们很弱。”

平静诉说,那冷如深潭的脸庞,就像并非是血肉之亲。

在存世甚少的祈灵一族,如此封闭的小社会中,哪怕是完全不认识对方,同族都可以称为血亲这样子的地方,千雪她……

“但千雪之前还是犹豫了,那帮人拿母亲作为要挟,让我放下武器。

他们又突然遵守了规则,没有杀害她,当千雪正在犹豫是否要按规则……准备放下武器的刹那。

片刻的安静没有了,他们找到了,一人偶然间找到了父亲在房子暗格里,留给千雪最后的一小点食物。

他们都疯了,被撕碎的衣袍,无数的手,伸向千雪,只感觉悬空脱力的手看着眼前的一切……等注意到母亲在那抽搐低喃,就在自己的眼前喷涌而出之时……

千雪我,很努力了。

不,还不够快,不够快跑到她身边。

哪怕,瞬间斩杀了母亲周围那八人。但是失去温度破败不堪的身体,那血怎么也止不住。她就这样死了。

教会千雪规则之人,很可惜,太可惜了。”

“是啊,很可惜。”

可惜他们不能陪着他,那么快作古圆寂了。福遛呆然,只有不住暗叹和感叹。

“之后千雪就遇到了我第二个养父和养母,他们也同样是村子之人。他们与母亲还有父亲都是关系非常好的人,所以收留了我。

但是那几天,村子里的碎言碎语越来越多,我完全无视了他们。

养父母俩每天也在争吵着什么,我不是很懂那种感觉,说不出来,他们也多次询问我关于我的意见,最后我做完全部家务,把规则中的本分履行后。

我告诉他们,我想独自上路,然后他们送了我出了村子。

只是时不时还会想起,自己用双腿走出村子,再次回到森林那时的样子。

当初答应他们去玩,只是因为他们家庭要比父母好太多,所以在过去我一直去他们家玩耍。

说起来这还是,父母与他们一起的约定,他们没有孩子,千雪每周去玩都很快乐。

最后完全住在他们家仅仅只有三天,但是那种感觉,前辈,想起就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像她离去的那个时候……”

“千雪呀,好好哭吧。人族们对于这种感觉起了名字,是一种被称为名为悲伤的状态。

它超越了一切,因为这种悲伤的感觉谁都会有,包括福遛我呀,但是如果你不清楚这种感觉等于悲伤的话,就永远不会明白悲伤的意思。

世间最可笑的是,他们现在对祈灵一族所做的事情,和千百万年前祈灵一族对他们做的事情又有何区别?”

湿润的眼眶,小手不停地擦拭着眼角,就像抚平的深坑怎么填土也不够一般,轰的一声再次炸裂的光球,犹如流星撒过的天际,划过千雪忽暗忽明的脸。

“千雪,那嘉兰城里生活,也很辛苦吗?”

“不辛苦!之前一直住在谷妍姐哪里。一个人之后住回过森林几天,后面……因为有前辈呢!前辈非常非常厉害的嘞,又住在了房子里,又吃上了好吃的东西,又能看这样的美景了。

千雪很喜欢,最想和前辈在一起了。”

“哈哈。对了,千雪,人族们称呼现在的那种感觉叫喜欢。”

“喜欢?”

“嗯,千雪可是遇到了很好的人呢。”

“前辈,谷妍姐姐呀。姐姐她可是非常好的人,她和母亲他们很像,如果那一天不是谷妍姐姐的话,我也不会在在这个城市得以正式登记,加入修士联盟住在这里。更不会去刑堂成为一名断罪人,之后遇到前辈你呀。”

“遇到我?走那么远的路?”

“很远的路?是一个被叫做秘境的地方,一道门,一转眼就到了。”

有些傻掉的福遛,掰着的手指头自己已经那么久没见世面了,怎么就落伍了……现在山那里通了空间传送的法阵了?

“那去秘境里选剑,是不是那毕谷妍的建议?”

“是啊,谷妍姐姐要打开一次秘境,花了不少时间与精力呢。不过,和千雪之前所遇到的人相比,与前辈的这种感觉好像不一样。

千雪也不知道是什么,那天选剑的时候,就是有一种似曾相识让我找到了前辈,摸到剑柄的刹那。

来自灵魂的感觉,有一种情愫,想要做什么的样子,在与前辈对话后更加强烈了,唔……”

“嘛,和一柄剑去了解这种莫名的情感是什么?哎,是什么呀?”

“嘻嘻,前辈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吗?

“嘛,千雪笑了耶,本座姑且明白这种感觉是什么,千雪是不是也有相似的感觉呢?我想在最后的时间里,为所遇到的千雪做些什么,千雪也想为这样的我做些什么,对吗?”

“嗯,前辈。没错,就是这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可能……对了,有人偷偷地告诉过福遛,叫做‘爱’吧。前辈我,也不是很清楚这种感觉,是过去的持剑人,不!是那位臭老头的主人告诉我的。”

“那千雪也想成为前辈的主人呢,想要变得更强,把前辈用的锃光提亮,直到前辈觉得千雪够格了,到那时候,再称呼我为主人吧。”

“嘿嘿,可以呀,不过千雪以后有什么不理解的感觉,都可以来问我,虽然我也只是一个初出茅庐半瓶子水的状态。

但是请相信我,一定能解答你的问题。”

“才没有呢,前辈最快乐了!”

“曾蒙夸赞。”

福遛不自觉地笑了起来,是苦笑还是发自于内心,就不得而知了。

此刻的烟花大会好像也接近了尾声。轰的一声,炸裂而开的硕大光球照亮了大半的夜空,五颜六色漫天灿烂火花,照亮了恢复了元气满满笑颜的夏千雪。

“噗——噗——”

拉长的汽笛声,吸引住了众人的目光。停泊在迎海台上的巨舟,暂时解开的锚绳,它悬停在了半空之中。

烟火大会迎来了最高潮,最后的收尾表演自然是由它领衔主演了。

“呜——呜呜——”

一长两短鸣起的长笛,传动的灵力迎风展开的巨帆,巨帆之上出现了星星点点的光粒,慢慢汇聚成了波澜壮阔的画卷。

上百门舷炮,一颗颗炮弹在夜空倾泻,甚是热闹。

由此一幅幅绝美的画卷铺展开来,那画卷上滚动的画面,其所画的就是数千万年前,他们的祖先飘越重洋来到岚风这块土地上,在这里建立了宗门城市以及现在的一切。

“时间到了,溜了,溜了!前辈,明年还想再看一次呢。”

“嗯,明年再看。”

翻下的小巧身形,顺势没入了黑影之中,夏千雪悄无声息地随着退场的人流入了城。

随着烟花的表演的谢幕,摊贩陆续开始收摊。宗门的修士们也陆续的返回上城,嘉兰城又一次慢慢地陷入了寂静之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