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至尊无敌之称霸江湖 > 第一卷 死生契阔
第二十五节 蜀中唐门
作者:超级大彩笔  |  字数:3147  |  更新时间:2022-07-03 11:07:16 全文阅读

“他们两个来干什么?”龙启新满脸嫌弃,乜斜着司空长空、路不同两人,对旁边的黄宇飞、王孟龙说道。

他们都是世家子弟,结伴前来瞻仰天下第一美人的风采,自然不屑于跟司空长生、路不同两人相提并论,认为两人连给李素素舔鞋底都不配,跟他们站在一起直接拉低自己的逼格。

“投资取巧之徒,想过来趁火打劫,分一杯羹吧。”王孟龙也是非常不爽,厌恶地说道。

“你们两个。”黄宇飞见他们这么说,果断朝司空长生和路不同大声吼道,“退后点!听到没有?”

司空长空微愣,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黄公子,与路不同交换一下眼神,毫不犹豫就率家众挪马后退。路不同暗骂他胆小没骨气,却也乖乖退后到黄宇飞看不到的角落。

“哈哈哈,宵小鼠辈。”黄宇飞哈哈大笑,旁若无人。

“黄公子。”昆仑剑派陈长青见他太过目中无人,苦口婆心劝道,“江湖险恶,切记谨言慎行。”

黄宇飞心中不以为然,但陈长青是长辈,礼数不能减,慌忙收敛形态,恭敬向陈长青行礼,说道:“陈伯伯说得是,小侄记住啦。”

“咦?!那少年好快!南宫平抵挡不住啦!”人群中有人惊呼。

司空长生很是好奇,难道比我还快?无奈推到人群后边,死命偷过人头往里看还是看了个寂寞。

回雁楼内,萧安意见楼外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担心自己力竭,不再留手。剑影再起,速度达成极致,一时间身上如同伸出数十只手,数十把剑,血光四起,挡者披靡,受伤挂彩的倒了一地,哎哟叫个不停。

“老先生对不住啦。”他冷喝一声,速度又似变得极慢,一剑如同穿越浩瀚虚空而来,钉在南宫平的胸口。

火光直冒,没有穿透,南宫平冷笑,说道:“小友你的剑不顶用啊。”

谁知第二剑又点中原来的地方,第三剑、第四剑,无数剑影如约而至,绵延不绝。

水滴而石穿,在于其坚持不懈,在于其始终不渝,利剑贯穿南宫平的胸口,将他钉在了酒楼的承重柱上。整栋酒楼都随之晃荡不停,尘埃纷纷落下,可见这一剑的威力。

萧安意一剑功成,在众人惊诧莫名的目光中轻轻掸掸衣袖,姿态极其潇洒,缓缓走到李素素身前,温柔地问道:“你可走得动?”

李素素嫣然一笑,妩媚至极,长身而起。

两人联袂向往走去,酒楼内伤者遍地,无人能挡。

“你的剑法不错。”门口的岳山峰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玲珑剑岳山峰皮肤漆黑,满脸黑头,酒糟鼻、招风耳,还脱发,样貌如同老农。他抱剑而立,白衣如雪,衣袂飘飘,却完全没有独行剑客的飒爽英姿,纯粹的背影杀手。

曾经有人取笑他的样貌和形态不符,就被他削去了耳朵和鼻子,取笑他的人甚至连他的剑长什么模样都看不清。

“应该还可以。”萧安意似乎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笑道,“兄台你也想试试吗?待我去把我的剑取回来。”

长剑还与南宫平一起钉在柱子上。

李素素觉得他说得轻松写意,完全没有面临强敌的紧张和严肃,不由扑哧一笑,娇颜如同昙花惊现,晚霞倾泻,明媚众生。

男的俊美,女的艳丽,岳山峰恨得咬牙切齿,他憎恶世间一切美好。风未动,旗未飘,只是人的心在动罢了。师父说,要练剑就要绝情绝爱,要摒弃一切惑乱人心的东西。所以他要杀光世上所有美艳女子,毁掉世上所有能让他心动的东西。

真是个多情而富有爱心的汉子!

“你不要动。”岳山峰冷冷地说道,“哪里动,我的剑就砍你哪里。”

剑还在岳山峰怀里,仍未出鞘,但他就是有这种自信。只要他眼睛看到的地方,剑就会到达那里。

“这位兄台真有意思。”萧安意一摊手,苦笑着说道,“不准我动莫非是想带我回家过年?”

剑光一闪,萧安意的双手衣袖顿时多了道裂痕。

岳山峰依然抱着剑,冷冷地说道:“你可以再试试。”

李素素吐吐舌头,对萧安意说道:“他的剑好像比你还快呀,如果他再用力几分,岂不是将你的手臂削去?”

“不对不对。”萧安意笑道,“他太过执着于快了,他本来达不到这种速度。但是为了快,他牺牲了利剑的威力,根本不足以砍断我的双手。”

“你可以再试试。”岳山峰再次冷冷地说道。

“好的。”萧安意点点头,一巴掌扇在岳山峰的脸上。

这次,萧安意的胸口多了道伤口。

“你看。他的剑虽然快,但只是小孩子的玩具,砍不动人。”萧安意笑着对李素素说道,他的胸口已经有血丝溢出,但他好像丝毫没有感觉,脸上带着满不在乎和轻松写意的笑容。

是经历过怎样的疼痛,才会对疼痛毫不在意?李素素愣愣地想着。

剑光再闪。

萧安意身上多了几道剑伤,都不致命,有的甚至鲜血都没流出来。

岳山峰倒在地上,像一条离了水垂死挣扎的鱼。他的脸,正垫在萧安意的脚下。当然,他显然不是主动故意垫上去的。他也很无可奈何,表情悲戚。

萧安意狠狠地踩着岳山峰,笑骂道:“人丑就不要出来多作怪,很容易没命的。”

“哈哈哈。”人群中只有黄宇飞肆无忌惮地笑着,他看到躺在地上的岳山峰居然还挣扎着怨恨地看向自己,笑得更欢了,他对同伴龙启新说道:“这丑八怪装的,居然还敢瞪本公子,一会你去把他的眼珠子给我挖了。”

龙启新摸摸鼻子,没敢应声,他的剑可没有岳山峰的快。

“公子好俊的身手。”唐飞坐在门口候座的长凳上,用手里的匕首剔着牙,匕首泛着蓝光,牙又黄又黑,人和长凳仿佛会动似的拦住了萧安意的去路,唐飞咧嘴笑道:“今日之后,只怕要声名鹊起,扬名江湖哦。”

泛着蓝光的匕首自然是淬满剧毒,但他却用来剔牙,因为他是蜀中唐门。

唐飞站起身,他身材魁梧,体型健硕,面貌粗犷,不修边幅,看似桀骜不驯,却非常热情。他把匕首往怀里一揣,就伸出布满厚茧脏兮兮不知多久没洗的双手要与萧安意握手,嘴里说着:“鄙人蜀中唐飞,希望多与少侠亲近亲近。”

萧安意果断后退抱拳,说道:“好说好说。蜀中唐门用毒和暗器冠绝天下,在下慕名已久。”

开玩笑,姓唐的浑身是毒,谁哪乱碰。

李素素第一次见他好整以暇、严阵以待的模样,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唐飞:“你也要与我们为难吗?”

唐飞挠挠头,咧嘴笑道:“鄙人刚巧在镇上用餐,看到少侠如此好功夫,不免技痒,想要讨教两招。”

萧安意果断摇头,说道:“雕虫小技,让唐兄见笑啦,若只是讨教,日后若是有缘再说吧。”

唐飞乜斜着眼扫了一下人群,忧心忡忡地说道:“鄙人十分担心少侠没有日后咯。”

“哦?何以见得?”萧安意笑道,“此间只怕无人是我萧某的敌手,他们又各自为营,心怀鬼胎,不肯同心用命,我是去是留还是易如反掌的吧。”

“不不不!”唐飞使劲摇着脑袋,往人群中一指,说道,“你看到那个大和尚没有?就是那个慈眉善目那个!他法号善因,早已经跃跃欲试,相信等我打完他就要上啦。因为他知道,跟我交过手,你不死也要脱层皮。”

善因和尚浓眉大眼,相貌英伟,头上戒疤显眼,他看到众人望向他,尴尬地一笑,朝人群挥手致意,意思是不好意思,被唐飞说中啦。

“看来唐兄真的要与在下为难啦。”萧安意苦笑。

“惭愧惭愧!鄙人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嘿嘿!”唐飞不好意思的搓着手,说道,“如果在下侥幸取胜,请少侠将天下第一美人给鄙人带走,鄙人也不贪心,享用三日便放她回来。”

唐飞说着还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人群里的路不同顿时生出既生唐飞,何生路不同的惺惺相惜之感。唐飞的想法就是他此时的想法,享用天下第一美人三天,当然不能长期留恋,毕竟浪子是不会太过深陷温柔乡的,最主要的是这个温柔乡可能惹来无尽的祸事。

只是唐飞有着嚣张的实力和背景,路不同只是浪人,在旁刷刷代入感。

李素素勃然变色,俏脸罩上一层寒霜,如同冬日傲雪的寒梅,愈加显得冷艳。

萧安意也收敛起笑容,认真地说道:“在下只是李姑娘的护卫者,无权以她作赌注,不过唐兄要欺辱我的朋友,在下只有以死相拼。”

“少侠应该珍惜生命,为了区区江湖贱女,没有必要拼命。”唐飞摇头叹息,满脸真诚地规劝着萧安意,话音未落,却漫天精芒闪过。

暴雨梨花,唐门的独门暗器,机括一动,瞬间射出毒针近千枚,范围广、射速急,唐飞相信萧安意不会躲闪,不然中毒针的就是他身旁的李素素。

九剑第二式,悱恻缠绵,入心入骨。剑如情丝,纠缠不断,扰人心神,摄人魂魄。

剑是李素素的宝剑,剑名纸鸢。向来只是用来装饰,从未染血。

剑在萧安意手中,他一剑斩落万千毒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