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至尊无敌之称霸江湖 > 第一卷 死生契阔
第二十四节 相思之苦
作者:超级大彩笔  |  字数:3019  |  更新时间:2022-07-02 12:05:03 全文阅读

李素素拉着萧安意又回到回雁楼。

用过餐,李素素说道:“我累了,我们就在此处歇息吧。”

回雁楼是酒楼,二楼是包厢雅间,三楼就是住宿的客房。虽然才是刚刚午后,萧安意还是点点头,同意李素素的要求。

“我们应该即刻跑路的,我的仇家马上会追杀过来。”李素素美丽的大眼睛盯着萧安意,很为对方的智商担忧而提醒道。

萧安意笑笑,温柔地说道:“你自然也知道这个情况,但还是提出要在此地滞留休息。我想应该是你大病初愈,身体太过疲劳。你放心地去休息吧,我会一直守护着你的。”

李素素又生气了,说道:“本姑娘爱走就走,爱留就留,你要怎样与我何干。”

萧安意苦笑,每次说中她的心事,她都要生气的。他默默起身安排两人的住宿事宜,见李素素喜爱洁净,还让人为其准备沐浴的热水。

李素素沐浴更衣后,精神稍稍恢复,躺在床上懒洋洋不想动弹。到了晚餐时间,萧安意见她久不出来,就叫店小二给她送去一些点心和零食。

萧安意的无微不至让李素素很生气,她也不知道为何。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李素素身体好转,下楼准备找萧安意一同用餐。

回雁楼已座无虚席,每桌坐满江湖豪客,有男有女,桌面摆满各类兵刃。人虽然多,却无人高声交谈。李素素刚出现,众人虽然有心理准备,还是被她的美艳震惊,如出水芙蓉,似皎皎之海上明月。明眸皓齿,顾盼生姿,窈窕而有万种风情,疏懒却明媚耀眼。

全体肃静,有人的手已经按上剑柄,气氛一时间萧杀。

萧安意孤单地坐着,品茗着手中的香茶,背影单薄却坚忍不拔,如同一把朴素的古剑,与世无争,独善其身。

他的面前已摆上饭菜,李素素坐下来径直开吃。

萧安意见她胃口挺好,微微一笑,说道:“慢点,无须着急。”

“李素素,说出你的藏宝地点,我不与你计较。”第一个拔刀上来的名叫金锦虎,乃是浪迹江湖的巨盗,他见越来越多的江湖人往这边赶,不敢逗留过久,准备速战速决。

李素素不屑于理会他,萧安意也置若罔闻。

金锦虎大怒,挥刀就向萧安意砍去,他要找的人是李素素,砍得却是她的男同伴,下意识就想给李素素一个下马威。

如果不是情非得已,没有人一个男人舍得对李素素动手。

剑光寒,剑如龙吟。

剑入鞘,剑在萧安意的桌上。刀落地,刀曾在金锦虎手上。

众人都没有看见萧安意动,只看到还在给李素素夹着青菜,口中说着:“多吃蔬菜,有助消化。”

“好剑法!好身手。”一个清瘦精干的老头边鼓掌边走进来,他衣着华丽,腰系宝剑,虽然年逾花甲,仍精神旺盛、神采奕奕。也不见他动作如何快捷,却似乎缩地成寸,只两三步就走入场中。他目光如电,扫视了一圈,走到萧安意旁边,笑呵呵地说道:“这位小哥好俊的身手,你看周边只有你这桌有座位,可否让老夫落座叨扰一杯水酒,我们也互相亲近亲近?”

萧安意见他身法,知道遇到高手。李素素见他不认得来者,便对他解释道:“这老头叫南宫平,自诩平平无奇,却练有金刚神功,刀枪不入,他可不怕你的长剑。他的儿子叫南宫俊毅,当年曾对我纠缠不休,这次来只怕没安什么好心。”

金刚神功配上神秘莫测的身法?萧安意的左手按住长剑。

南宫平没有强行坐下,一副受宠若惊非常开心的样子,呵呵笑道:“想不到李女侠还记得犬子,也不枉他对你痴心一片啦!”

“你也是为了我手中的宝物来的么?”李素素面寒如霜,冷冷说道,“对了,你家的金刚九转神功秘籍也在我这里。”

“绝无此意。”南宫平连连摆手,说道,“那是犬子心甘情愿送给姑娘的,送给人家的东西,怎好再拿回来呢?”

“哦?那你来干什么?”李素素蹙起黛眉问道。

“哈哈哈,的确有个不情之请。”南宫平搓着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实在是犬子太过思念姑娘,老父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恳请姑娘前去与他叙叙旧情,缓解相思之苦。”

“老头你言不由衷了吧。他要是那么想我,他自己怎么没有来?”李素素俨然不信。

“呵呵。”南宫平苦笑,说道:“实在是他来不了,只有请姑娘屈尊动身了。”

李素素见他态度诚恳,语气又非常和善,也不再咄咄逼人,问道:“他怎么了?生病了么?”

“那倒没有。”南宫平面色黯然,说道,“只是当年他弄丢了家族的无上秘籍,又被姑娘抛弃,心里承受不住,自尽身亡了。”

李素素与萧安意面面相觑,有些呆滞。李素素试探性问道:“你说的让我去与他相见?”

“那只有请姑娘亲临黄泉,与他地下相见咯。”南宫平理所当然地说道。

“哈哈哈。”本来被晾在旁边不知是去是留的金锦虎听着好笑,忍不住笑出声来,心想哪里来的疯老头,人家好端端地怎么可能赴黄泉去见你的死鬼儿子。

金锦虎笑声戛然而止,低头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胸膛。他的胸膛处出现碗口大的血洞,血洞里跳动的心脏已经不在。

南宫平疯狂地笑着,将手中跳动的心脏递到金锦虎眼前,当着他的面将心脏捏成肉泥,血水滴答直淌。

金锦虎呲目瞪眼,轰然倒下。

“李姑娘,是你自己动身。”南宫平拱手道,“还是我请你动身?”

萧安意叹息一声,这个老头已经由于丧子之痛,有些疯魔。还是开口劝导:“南宫前辈丧子之痛,晚辈深感遗憾。只是李素素也付出了二十年的年华岁月,那么漫长的时间都过去了,还有什么不能放下呢。”

南宫平狠狠地瞪着萧安意,说道:“你是要从中阻挠么?那可饶你不得。”

鹰爪般的手往萧安意胸口袭去。

萧安意长剑出鞘,剑与手撞击在一起,居然如遇金石,迸出火花。

南宫平金刚神功大成,金石不能伤之,以身体各个部位为武器,迅如惊雷,刹那间连续攻击上中下路各处要害。萧安意以快打快,湘妃剑如连绵不绝的夜雨般展开,与南宫平缠斗在一起。

“大家一起上!”不知谁喊了一嗓子,本来旁边观战伺机待动的江湖豪客趁势而起,兵刃纷纷出鞘,趁着萧安意与南宫平缠斗,一起朝李素素攻去。

李素素暗道当今江湖,不讲武德,却冷颜坐着,无惧生死。兵刃袭到眼前时,剑光闪过,是萧安意回剑来救,挡住四面八方的刀剑。

萧安意开始不再留守,边抗住南宫平的疯狂输出,边击伤趁乱偷袭的江湖豪客。不断有人中剑倒地,又不断有人前赴后继。

回雁楼外,马蹄声急,人流涌动,远方听闻消息的正在源源不断赶赴这场盛会。

美人与异宝,不正是江湖人的心头所爱吗?

回雁楼外。

十数队人马已经竖起旗号,陈兵布阵,将酒楼围个水泄不通。

跃马堂堂主司空长生来得最晚,他骑在马上,有些焦躁。跃马堂以经营马场业务为生,他却很久没有再骑过马,重操旧业硌得屁股生疼,腰酸背痛,比连喝几天花酒还要累人。他的身体已经严重发福,脸上肚子上都赘肉横生。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的手指依然纤细修长,手上皮肤白皙细腻,单单以手而论,别人还以为是哪个妙龄少女。

这双手,曾经靠一场豪赌赢得别人倾家荡产、卖儿鬻女,曾经用毒蛇般的软剑抹断别人的喉咙、饮尽鲜血,更曾经脱去无数青雉少女的衣裙、畅享温润。

感受着手指的柔软和灵活,司空长生觉得自己还是富有生机和活力的,还能游刃有余地应付那些刀光剑影和自己已经腻歪的八个老婆。

“现在是什么情况?”司空长生问旁边的路不同。

路不同是江湖浪子。浪子的意思就是没有家业,没有固定资产。身上偶尔有几两碎银,就要去烟花巷和酒肆花个精光。居无定所,常年不修边幅,不沐浴更衣。

偏偏很多闺中怨妇喜欢浪子,喜欢他的洒脱不羁、他的汗臭和污垢,还有他的狂野和持久。当然,最后一点是他自以为,有待商榷。因为他遇到的都是露水情缘,没见有过少妇因为他而抛弃家庭,追求长相厮守,甚至连梅开二度、再续前缘的都少之又少。

路不同不屑于与司空长生为伍,尽管司空长生请他喝过花酒。他认为养尊处优,连留宿烟花场所都要靠药物的已经不能算是江湖豪客,甚至不算真男人。

“有个潇湘派的少年护着李素素,还在与南宫平等人乱战。”不屑归不屑,但吃人家的嘴短,路不同还是回答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