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至尊无敌之称霸江湖 > 第一卷 死生契阔
第二十三节 重出江湖
作者:超级大彩笔  |  字数:4297  |  更新时间:2022-07-01 12:05:38 全文阅读

“剑法有形,皆可破之。”伊超然说道,“九剑乃是我窥伺天机所得,已尽数传于你,领悟多少,就看你的机缘。”

说完,他又进入呆滞状态。仿佛他在思考什么难题,只是百年岁月悠悠,还是无法念头通达。

萧安意从回雁塔归来时,感觉被伊超然深深地装到。江湖门派之中,有如此隐世高人,何愁岁月留芳,百年衰朽。

九剑略有所得,又似乎朦朦胧胧看不破玄机。借着感悟,帝女真经进入第五层,功法再次如撒欢的野马,失控地急速运转。这种感觉,与遁字诀觉醒极其相似。

毫无征兆,却有迹可循。达到这种状态似乎与功法的完整性息息相关。经过那么多年的时间流淌,帝女真经的一些篇章肯定已经不是最初的完美版本。萧安意猜测,是后人由于传承断绝、记漏记错等种种原因导致真经章节遗失、错漏,后面又不断有能人异士进行修补整理,才形成现世流传的这个版本。

萧安意将功法运行到极致,想再次感受那种玄妙境界。

万籁俱寂。

虚空中漆黑的大门似乎亘古永存,他又来到门前。门内究竟有什么,曾经发生过什么,他不得而知。既然有机缘再次窥探,又怎能入宝山而空手回?

或许,门内即是伊超然所说的天机。潇湘门人,自当有相似的缘分。

李非常看着萧安意,感觉是在看着一把时隐时现的利剑,他似乎刚刚突破某种境界,功力不稳,难掩锋芒。

萧安意举手投足间都给人很不和谐的感觉,他自己也很无奈。自他醒来,看到的一切似乎都变的很慢。风撩起风铃,叶尖露水滑落,雏鸟展翅腾飞,一切都犹如慢放。当有人敲响房门,他瞬息间就拨起门栓,他知道是因为他快。

他尚未完全适应这种快慢错位落差,李非常告诉他远行的时机已经到来。

“唉。”李素素黛眉微蹙,惆怅地叹息。

她不施粉黛,素衣木钗,却难掩芳华。身材婀娜,腰细如束,肌肤嫩白胜雪,红唇鲜润,姿态优雅妩媚,隐隐散发出幽兰的清新香气。

她幽幽拜倒在李非常膝下,说道:“父亲安康。女儿此去便是生死别离,生不能膝前尽孝,侍奉终老。望死后魂归来兮,为老父带来一缕清风,吹散愁思与辛劳。”

李非常伸出枯瘦的手为女儿理理山风吹乱的发丝,有千言万语,有万种悲愁,却不知如何说出口。一转眼,膝下承欢的稚女已长大成人。一转眼,自己已是风烛残年、垂垂老矣。曾经暗暗许她世间所有美好,如今却是无力护她周全。

他转头交待萧安意:“素素任性妄为,你多担待。”

萧安意也行礼拜别,说道:“弟子自当全心尽力,完成所托。”

李素素跟着萧安意,一步三回头,走下了衡山。

刚到山脚,李素素转头就往西南而去。

萧安意愕然,唤道:“长白山在东北,你这可是南辕北辙,背道而驰了啊。”

李素素头也不回,边走边说:“谁说要跟你去长白山,本姑娘爱去哪就去哪。”

萧安意手扶额头,这姑娘的性子变化果然多端,刚刚还温柔贤良,转头就换一副面孔。感叹完只能跟过去。

“你是不是觉得我翻脸比翻书还快?很不可理喻?”李素素站住,转头问萧安意。

萧安意定定看着她,不予回答。

“你是不是被刚刚父慈子孝的离别场面感动到?”李素素晒然,继续说道,“本姑娘告诉你,那都是假的!知道我的母亲是怎么死的么?就是李非常整天在外面喝酒赌钱打架,活活给气死的。活该他孤独终老,无人送终。”

萧安意依然呆呆不说话。

“你是不是聋的?还是弱智?”李素素恼羞成怒,左手插着柳腰,右手伸出纤细的食指点着萧安意的鼻尖问道。

萧安意叹气,说道:“我猜想,你刚与父亲离别,心情不好,所以发脾气,我不介意。”

父母感情如何且不说,李非常对女儿的宠溺和疼爱,他可是有目共睹。他相信感情都是相互的,李素素不可能对父亲没有孺慕之情。

李素素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指着萧安意说道:“你这人不止自作聪明,还贱得很哪!”

李素素笑了半天,见萧安意还是一副淡定自若、面不改色的模样,又怒极而走:“李非常的人果然跟他一样毫无生趣。”

萧安意摇头叹息,紧紧追上。

小镇,集市。

已是中午时分,艳阳当空,街上行人匆匆。

萧安意就像是影子,李素素走到哪他跟到哪,也不出声询问,也不加以阻挠。

李素素偶尔回头骂他两句,见他毫不理会,也觉无趣。

回雁楼。

只是家酒楼,上面没有伊超然。

李素素走进来时,已座无虚席,她径直走到一桌坐满彪形大汉的桌前坐下。

酒酣饭饱正在高谈阔论的几名汉子错愕哪来的美艳女子,只听她冷冷说道:“滚!”

“哥几个分了,你们这顿我请了。”萧安意丢了几两碎银在桌面,同时将手中的长剑立在地上,双手轻抚着。

几名汉子只是普通人,见他带着兵器,又有银子可拿,果断选择拿银子走人。

见萧安意张罗好饭菜坐下,李素素冷冷说道:“你不用献殷勤,本姑娘可不领你的情。你尽管去哪里玩耍个十天半月,再回去找李非常复命就是。反正我走到哪,死在哪,李非常也不会知道。”

萧安意微微一笑,说道:“也许,我答应护送你,只是因为你,与你的父亲无关呢。”

李素素冷冷说道:“那你更死了这条心吧,当年愿意为了本姑娘赴汤蹈火的,最终都没落得个好下场。”

萧安意只好苦笑埋头吃饭。等他吃得差不多,李素素却还没有动。

“你吃好了?”李素素问。

萧安意点点头。

“你吃好了就去刚路过巷口的水果摊帮我买点李子。”李素素说,“天气太热,我没有什么胃口。”

萧安意记得那个水果摊,因为路过的时候李素素脚步稍顿,原来是想吃李子。他买完李子回来,酒楼外围着人群指指点点,暗道要出事,好不容易挤进去,果然看到桌翻椅碎,碗碟饭菜倾倒在地,一片狼藉。

李素素不见踪影。

“你莫要跑,你要赔钱的。”店掌柜认出了萧安意,慌忙扯住他不给离开。

萧安意苦笑,问道:“这是发生了什么?”

“你的同伴刚刚跟一个卖艺的瞎子打架,瞎子打不过跑了,她去追了。”店掌柜说道,“好凶的姑娘,你看把我的店都砸成什么样了。”

李素素为什么好端端的要跟一个瞎子打架?如果是人家垂涎她的美色调戏她,瞎子看不见也分不出美丑啊。

萧安意哑然失笑,无奈地赔偿店掌柜银两,说道:“具体什么情况,你再给我说说。”

店掌柜见他虽然带着兵器,却十分和善,又赔偿了银两,话就多了起来:“那是个五十岁左右的瞎子,带着个小女孩经常在周边拉琴卖唱。你的朋友看见了就说要听曲,唤他们过去。谁知没说两三句话,瞎子突然狂性大作,冲上前就要撕打你的朋友。你的朋友虽然是个女子,却也有点功夫,就跟瞎子殴斗起来。瞎子终究身有残疾,目不视物,渐渐不支,就骂了你的朋友几句,带着小女孩跑了,你的朋友不忿就追了出去。”

店掌柜忽然脸色一变,说道:“你的朋友可能有危险。我听人家说过,那瞎子可是有帮派后台的,认识武四郎,武四郎可是四海帮的帮主。瞎子要是往四海帮跑,你朋友追击过去,可是要吃大亏的。”

店掌柜果然料事如神,李素素的确落入瞎子的设计,被四海帮帮众层层围困在中间,击倒几个人后,帮众越来越多,双方都有所顾忌,李素素与瞎子和四海帮帮主对峙起来。

“族叔,你去哪里招惹的小辣椒,伤了我这么多兄弟。”武四郎狠狠地瞪着瞎子。

瞎子桀桀笑着,问武四郎:“你瞧这妖女怎么样?”

“妖女?小丫头长得的确是极美,但就是太凶恶。”武四郎说道,“难道族叔你调戏了人家?”

瞎子状若疯狂,说道:“小丫头?你可知道,这妖女二十年前搅得江湖腥风血雨,多少青年才俊死在了她的石榴裙下。”

二十年前?武四郎怎么看李素素,也只有二十出头的模样,这族叔莫非疯了不成。

“或许你对她的美貌不感兴趣,但是你要是知晓她的名字,只怕激动得跳起来。”瞎子阴笑着,一字一顿说道,“她就是李素素。”

“她是李素素?!”武四郎惊骇莫名,江湖都知道,李素素是个传奇女子,江湖第一美人,又或诱骗或偷取,收罗了众多天下异宝,手中捏着江湖的一座宝库。据说她已经香消玉殒,今日为何出现在此?

如果不是李素素,世间又有谁能有此容颜?

“我不知道她现今容貌如何。只是她的声音,我至死也不会忘记。”瞎子咬牙切齿地说道,“当年我这对招子,就是毁在她手里。”

“瞎子,本姑娘可不认得你。”李素素喊道。

“你当然不认得现在的我,我眼瞎之后,落拓江湖,生不如死,早已不复当年神采。”瞎子说道,“当年我也算是文武全才,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谁曾想遇见了你,想要给你画一幅画,你却要了我这对招子。李素素,你可记得琴剑书生武思齐?”

“原来是你这个老色胚!”李素素唾了一口,说道,“老色胚明明馋本姑娘的身子,却说得好听,要本姑娘脱光了给他画画,不知羞耻。”

武思齐气得簌簌发抖,当年自己才貌出众,游戏江湖。多少黄花少女、闺中怨妇对自己投怀送抱,众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想不到最后折在了李素素手上。

武四郎也觉得自家族叔是个老色胚。

“四郎,你擒住了她,可就相当于得到一个宝库。”武思齐阴笑着说道,“要是这妖女重出江湖的消息传出去,整个江湖群起而攻之,哪还有你的份?”

武四郎怦然心动,他虽然对李素素的美色不是很有兴趣,却十分觊觎她手中的武学典籍、奇珍异宝。

“这位兄弟,四海帮经营不易,我劝你莫要轻举妄动。”萧安意缓缓穿过四海帮众,众人反应过来,他已出现在场中。

长剑驻地,神情淡漠,却有无尽萧杀之意从他身上发出。

“哪来的混小子,敢威胁我们帮主。”就近的两名帮众就挥刀砍向萧安意。

血花四溅,长刀落地。

还剑入鞘,萧安意还是淡淡地站在原地,仿佛没有动过。

两名帮众捂住流血的虎口,面面相觑,他们甚至没有看清楚他是如何出手,如果剑再深一点,他们的两只手已经保不住。

“你应该杀光他们。”李素素说道,“不然我重出江湖的消息传出,只怕你从此不得安宁。”

要是照着以往萧安意的性子,这的确是最稳妥的做法。脑海中又想起了顾非名的耳提面命,叹气说道:“他们罪不至死。我们走吧。”

“去哪?”李素素问道。

“你不是还没吃饭么?现在运动了一下,应该胃口大开吧?”萧安意微笑道。

瞎子武思齐见他两旁若无人地聊天,怒极拔剑飞扑过来。萧安意见他状若疯狂,知道他恨极,只是闪避也不还手。

“优柔寡断。”李素素冷哼,“你以为此间事情可以善了?你以为我那么轻易取他双目?你可知当年多少无知少女被他害的身败名裂,自寻短见?”

“他落拓江湖,受过诸多苦楚,心性已迥异常人,勿需与他计较。”萧安意边闪避边回答道,就是不愿出手。

武思齐久攻不下,渐渐力竭,他惨叫一声,回剑自刎。他猜测萧安意会加以阻拦,届时再出手偷袭,必然一击即中。

萧安意却吃过太多次这种亏,淡淡看着他血溅当场。

“爷爷,爷爷你不要丢下我啊。”小女孩趴在武思齐尸身上痛哭。

“至死还是个自私的家伙。”李素素冷冷说道,“这个小孩怎么办?”

萧安意愕然,问道:“什么怎么办?”

“武思齐丢下这小孩孤苦无依,以后流落江湖,必然受尽欺凌,风餐露宿,惶惶不可终日。”李素素痛心疾首,感同身受,说道,“不如我们送她与她爷爷相会,了结这一段惨事?”

萧安意竟然觉得她说得还有几分道理,哑然失笑,取了一些银两交予武四郎,嘱托道:“武帮主务必帮忙寻一户好人家,妥善安置这个苦命的孩子。潇湘剑派首席教习弟子萧安意拜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