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意外
作者:我不是四夕  |  字数:2197  |  更新时间:2022-07-14 10:43:59 全文阅读

东京某地傍晚十点左右,乌云飘飘悠悠的遮盖了月亮的一角,街道上人烟稀少,树木的影子在地上如鬼魅般张牙舞爪。

一位黑发少年快步穿过一条条熟悉的街道,右手提着一个系着绸带,略显精致的盒子。

羽生晴时不时提起盒子,通过透明的部分观察里面的东西。

“嗯,保存的很好”

想到家里那只馋猫妹妹可能还在等着自己投喂,羽生晴又再一次加快起了速度,熟练的穿过大街小巷。

在这里生活了三年,羽生晴觉得自己几乎可以闭着眼睛通过这条街上了。

当然,真的闭上眼睛走,那是不可能的,那是对自己生命的漠视。

穿过这个巷子,穿过这座桥,再过一会就到家了。

羽生晴心里默默计算着距离,踏入了阴影覆盖的小巷。

仿佛踏入了一个未知的领域,街道上嘈杂的汽车声音消失了,巷子里透露着诡异的安静。

羽生晴来过这里好几次。

这里虽然处在两栋废旧大楼之间,但白天的时候还是有不少人穿过这里。

“呼”

寂静的巷子中,羽生晴敏锐的听到深处传来呼吸声。

他顿了一下,轻轻的顺着来时的路打算退回巷子口,羽生晴感觉事情可能不太妙了,在习惯阴影的这几秒里,他勉强看到了几个人影交融在一起。

他慢慢的退到了巷子口。

幸好没有触发撤退必踩树枝,羽生晴轻轻呼了一口气,转过身时,一根球棒呼啸着映入眼帘,昏迷前的最后一眼,看到的是一个矮小的侏儒。

“砰!”

重物倒地的声音引起了巷子深处的注意。

“川原,发生什么事了?”

一个高壮的男人走了过来,透过朦胧的夜色,脸上狰狞刀疤一闪而过。

很快,他看到了地上躺着的羽高中生少年模样。

矮小的侏儒正提着那根球棒,由于视野原因,羽生晴没有及时注意到他,因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地面上有鲜血蔓延。

“他听到多少?”刀疤脸的声音带着森然的冷意。

“不知道,我刚回来就看到这小子探头探脑的偷看”

侏儒川原将球棒抵在少年的衣服上擦了擦。

刀疤脸从兜里掏出一个纯黑的手机,手机里只有一个号码,应该是专门打给一个人的,他拨通了那个号码,简洁的描述了一下发生的事情。

“这次交易,不容有误!”

电话里声音有些失真,但依旧透露着毋庸置疑的语气。

“明白了”刀疤脸,抬起手,比了个手势。

侏儒心领神会,拖着少年的脚,摇摇晃晃的走进巷子。

乌云完全遮住了月亮。

京都大桥下,奈落河旁。

侏儒慢慢悠悠的将麻绳缠绕在少年身上,一圈又一圈的,很快少年被绑成了一个“粽子”。

缠着缠着,川原感觉到眼前少年肚子处鼓鼓,像是藏了什么东西。

也许是一个装满福泽谕吉的钱包。

川原满怀着期待,直到打开盒子的时候。

“一块破蛋糕,还以为什么宝贝,捂这么严实”

川原不屑的扭头,朝地上吐了口吐沫。

盒子里的蛋糕早就在运输少年的过程中变得有些惨不忍睹,川原随手丢进了旁边的河中,精致的盒子打着旋沉入河底。

“到你了”川原费力拖动少年来到河边,狠狠一脚踹了下去。

“噗通”

看着少年缓缓沉入水中,川原耐心的等待了了一两分钟。

“好,收工”

侏儒收拾了痕迹,打了一通电话,离开了河边,只留下河中缓缓下沉的少年。

羽生晴被冷水刺激的醒了过来,他下意识的开始挣扎,绳子绑的很死,他尽力想屏住呼吸,河水依然从口鼻不断灌入,肺部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水进到肺部里,却像火一般带来灼烧感。

慢慢的,羽生晴减小了挣扎的幅度,大约50s过后,羽生晴停止了挣扎。

朦胧之中,羽生晴看见了一片紫色的光晕,透过光晕,好像看见了自己,又好像什么都看不见。

这就结束了么?

临近死亡,思绪流动的速度很快,他想到了妹妹,想到了父母,想到了小姨。

15岁那年,父母不幸发生交通事故双双殒命,留下羽生晴和羽生瞳兄妹。

远在异国的小姨羽生千代匆忙请假回国,安抚住俩兄妹,开始操办羽生夫妇的后事。

俩人留下的遗产不多,所幸有一处江东区三楼的房产,尽管如此,生活还是过的紧紧巴巴的,家庭的变故使得羽生晴变得孤僻早熟,他也开始通过各种渠道去打工,希望能够早日承担自己和妹妹的生活。

今天,他结束打工回家,还带瞳更喜欢的点缀了草莓的奶油蛋糕。

羽生晴的时间不应该就此止步,他还有很多放不下,他还有很多没有完成。

但是一切都结束了,因为他停止了呼吸。

羽生晴死了。

———————————————

羽生晴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呼吸着空气,他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脸。

“嘶”

下手不轻的他脸上很快红了一块。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掏出破旧的手机,上面清楚的记录着金曜日,早上六点,时间回到了死亡这天早上。

我所经历的是梦么,羽生晴开始自我怀疑,但是那肺部的撕裂感,与无法呼吸的窒息感,让他现在都还在隐隐幻痛。

房间里的布置没有发生变化,十分简洁,桌上摆着不少类似《打工不得不说的事》,《如何能够做好一份临时工作》以及《咖啡师速成功略》之类的书籍。

床头柜上摆着一个小巧的猫耳风扇,右边的衣柜里挂着寥寥几件衣服,校服则和书包挂在墙上,这是为了方便使用,羽生晴向来是一个方便主义者。

羽生晴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窗帘是绿色的,他小姨羽生千代不知道从哪看到的新闻说多看绿色对眼睛有好处,就毅然决然给羽生晴换上了绿色的窗帘,引发晴的抗议,也被小姨一句我为你好一票否决。

打开窗户,羽生家在三楼,现在正处于清晨,温暖的风吹打在他的脸上,羽生晴贪婪的呼吸着凉爽的空气。

看向奈落河的方向,一个矮小的身影浮现脑海,羽生晴皱着眉头,思考着对策。

一缕微风吹过,少年刘海扬起,剑眉星眸,面色冰冷。

像我这般普通人活的是多卑微啊。

羽生晴自嘲一番,现在的他就算知道那个侏儒是之前杀害他的人又能怎样,他总不能和警视厅说那个人将来会杀了他。

羽生晴走出房间,打算先洗漱一下,然后给妹妹做早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