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东域游侠传 > 正文
第一章 针对一场寿宴的算计
作者:十月重阳  |  字数:3035  |  更新时间:2022-07-05 09:16:18 全文阅读

长庆城。

“曲前辈,您可算来了!快请进,快请进!”一名身穿紫金色道袍、面容干瘦的老者满脸笑容地躬身施礼道,“云豹,快去让小翠把最好的蜜兰仙茶沏好端到客厅去!”。

“是!”旁边,一位结丹期修为,长得与老者有几分相似的中年人忙朝来人深施一礼,转身离去。

待众人分宾主落座,身穿紫金道袍的老者恭恭敬敬地抱拳说道,“曲前辈能应邀而来,我刘家真是蓬荜生辉!我已将长庆城银鼎轩的大厨全都请到了府中,稍后为曲前辈接风洗尘!”

“罢了罢了。”老者旁边的太师椅上,坐着的是一位看起来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身穿黑色长袍,细腰乍背,身材魁梧,四方脸,络腮胡,五官端正,威风凛凛,“刘金虎,若不是你托逍遥派的薛莲请我,我根本不会来掺和你们这种事情。说吧,明日云家寿宴你究竟想要如何?”

“曲前辈,请容我给您细细说来。”老者笑呵呵地说道,“曲前辈有所不知。在这长庆城中有两个大家族,素有‘东云西刘’之称。那西刘便是指我西城刘家,而东云则是指东城的云家。我们两家数百年前便在长庆城中扎根了下来,长庆城中的客栈、酒肆、布行、茶庄、青楼等诸多店面,以及服务修道者的拍卖行、宝器阁等,十成之中有八成都分属我们刘、云两家。几百年来,我们两家之间也算是势均力敌、不相上下。往日云家最为鼎盛之时,族中有元婴期者四人、结丹期者八人,对我刘家是处处相逼,强夺我家铜矿、铁矿两座、店铺数间,实在是欺人太甚!

“但到了如今,云家早已不复往日的辉煌,元婴期者只剩下了一人,结丹期只剩五人,而反观我刘家,我兄弟五人均已是元婴期修为,小儿辈的八人也都是结丹期修为,若不是长庆城严禁修道家族间彼此征伐,我刘家早就有剿灭云家的实力了。”

黑袍男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缓缓说道:“你把我请来,真的只是想让我给你们壮个声势?”

“曲前辈,实不相瞒,”刘金虎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个玉匣放在桌上,推到了黑袍男子跟前,“这次请曲前辈来,既是想请曲前辈给我们撑腰壮个声势,也是想请曲前辈为我们兄弟几人坐镇——那云家老祖虽是元婴期巅峰的修为,但毕竟只是一人,孤掌难鸣!万一他因此有了拼个鱼死网破的心思,为了寿宴宾客的安危着想,届时就需要请曲前辈帮我们出手镇压了。”

黑袍男子的神识之力侵入玉匣之中,见里面恰是之前说好的酬劳,便将玉匣收入了储物戒中。“好,不过,若是真需要我出手的话……”

“加钱,加钱,自然不会亏待了曲前辈!”

“好,那,说说你们的具体安排吧!”

“我们想在寿宴之上,逼其将城外的几座矿山让给我们刘家,他若是不从,我便会……”

听刘金虎将其计划说完,黑袍男子这才说道:“我曲无名向来是收钱办事,今番既然收了你的酬劳,便会答应你的诉求。不过,你们这牵扯家族商场之争,况且我也打听过,那云家并无什么大奸大恶的行径,因此,我只坐镇,不出手、不伤人。”

“是是是,有曲前辈坐镇,我刘家这次必然能够狠狠挫挫云家的威风,将他们赶出长庆城!哈哈哈……”

刘金虎见曲无名答应了下来,终于放下心来,心中暗想道:“哼,有曲无名坐镇,我倒想看看你云华还能翻得出什么水花来!千岁寿宴?明日我就让你们办成丧宴!”

……

第二日,长庆城东郊的一座大宅院门前。

高大院门上横挂一面牌匾,上写“庆云园”三个大字,遒劲有力,龙飞凤舞。大门两侧的大石狮子上挂着红绸和绣球,就连院墙之上都挂着红色的丝绸,若非知道是云家老祖在此庆贺寿诞,不知道的人怕是会以为这家宅子有人要娶妻办喜事呢。隔着高高的院墙,远远便能听到院中隐隐传出的丝竹之声。

当刘金虎等人带着曲无名来到庆云园时已经临近中午,寿宴的宾客们早已入席,宅院门口也只剩下了几位仆人正在洒扫。

见刘金虎一行十几人迈步走来,看门的仆人忙迎了过来,抱拳施礼道:“不知几位贵客可有请柬?”

“滚一边去!”一身劲装的刘云豹一挥手,一股神识之力随手而出,将那个仆人推得倒跌了出去,见又有几个仆人见状想要跑回去报信,刘云豹紧走几步,抬手一点,那几位仆人登时便晕死了过去。

曲无名见状微微皱眉,神识之力探知到那些仆人并无大碍,只是昏迷,便没有出声阻拦。刘云豹自以为得意,便就势走在前面开路去了。

“这庆云园是云家为了这次寿宴新建的宅院,之前只是听说里面占地极广,极尽奢华,如今一见,果然如此!”刘金虎背着手,一边走一边四处打量,跟旁边自己的几位兄弟说道。

“哼,据说是六重院落,云家看来是要把这里当做新的祖宅了。”刘银虎冷哼一声说道。

刘铁虎看着第一重院落中遍地的奇花异草,各处的假山奇石,曲径通幽,步步成景,眼中露一丝贪婪的神色,笑嘻嘻地说道:“日后倒是可以让云家将此处宅院让给咱家。”

刘铜虎点点头附和道:“虽说有点俗气,但确实花了些心思,在此宴请宾客倒是不错。不知第二重院落又有些什么?”

等众人走到第二重院落,绕过一面影壁,一座人工大湖映入眼帘。垂柳拂岸,碧波荡漾,彩莲盛开,锦鲤成群,一道曲折的回廊从湖水中穿行而过,将一座座亭台水榭连接起来,在假山奇石的掩映之下,仿佛又步入了水乡胜地,幽静怡然。

等走过第二重院落,喧闹之声顿时扑面而来。首先映入几人眼帘的,是每隔五丈左右一棵的菩提树,不知都是从何处移植而来,怕是棵棵都有数十年的树龄,高大繁茂的树冠如同一把把巨伞一般,投下成片的荫凉。地面上,整整齐齐地铺设的都是青色条石,硕大无比的院子中竟摆设了数百张圆桌。此刻,大院中已是人声鼎沸,饭菜飘香,酒香四溢,热闹非凡,云家的子弟和亲朋好友就座的就座,畅聊的畅聊,光是来来往往不停穿梭在酒桌间上菜的子弟便有上百人之多。

刘金虎远远望去,见云家老祖此时正带着云家的现任家主,在三四个家族核心成员的陪同下四处敬酒,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冷笑,运起功法高声说道:“呵呵,挺热闹的呀,看来你们云家还真是挺重视你这个老家伙的啊!”

这句话看似说得随意,却是以法力催动说出,竟然清晰地传入了所有在场之人的耳中。

“刘金虎!”云家老祖云华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呵呵,正是刘某。”随着一阵冷笑声,刘金虎带人缓步走了过去,沿途有两个云家子弟想要上前阻拦,却被刘云豹轻轻一挥手推到了墙角。

“我当是谁,原来是刘氏五虎、八豹!老夫似乎没邀请过你们啊!”

“呵呵呵,你云华过千岁寿诞,我们同处长庆城,怎么能不来向你道贺呢?”刘金虎笑道。

此时,云家老祖云华也注意到了刘金虎后面的曲无名,虽不认识,但却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安,脸上却毫无变化:“那就多谢刘家老祖给这个面子了!既然来了便是客人,是否坐下来一起喝一杯呢?”

“方才已经给你祝过寿了,”刘金虎咧嘴一笑道,“下面该跟你说点正事儿了。”

云华眉头微皱,冷冷问道:“你待怎讲?”

“今天难得你们云家的人都在,就连亲朋好友也来了不少,我们刘家的五虎、八豹今天齐至,就是想借机会通知你们云家,等办完了这场寿宴,就把黄叶岭的那几座矿山卖给我们刘家,价格嘛,好商量!以后咱们在长庆城里还是和和气气的老邻居,哈哈。”

“如果老夫不答应呢?”

“不答应?嘿嘿,你还当现在的刘家是当年的刘家,会容你不答应?如果不答应的话,恐怕以后长庆城里就没云家什么事儿了。”

“你!”云华强忍怒火,刚想发作,却被后面的一阵笑声打断了。

“哈哈哈哈……没想到云道友如此大的面子,千岁寿诞竟然还能请到大名鼎鼎的曲无名前来祝寿?”

刘金虎抬眼望去,并不认识对方。只见那说话之人身穿青色道袍,长相看起来约有六七十岁的样子,慈眉善目,须发皆白,三缕长髯飘洒前胸,怀中抱着一把黑色的拂尘,看不出对方的修为,但却能感受到对方仙风道骨的神韵,仿佛超脱于这个尘世间一般。

刘金虎一皱眉,刚要呵斥,谁知曲无名已经一闪身从自己身后走了过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