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不败神王 > 正文
第八十六章 葛洪
作者:折骨书生  |  字数:3069  |  更新时间:2022-08-10 09:35:16 全文阅读

“好强大的神魂,他的神魂至少要到化神境了吧?”望着那盘坐的人影,云羿眼中的震惊之色无法掩饰,神魂达到化神境的强者,其实力至少可以与元婴境的强者匹敌,怎么会被锁在灵衍地底?

“救我,救我,只要救我,整个灵衍派都奉你为尊!”就在云羿望着那枯瘦身影的时候,那身影之上竟然有强烈的神魂波动发出,那深陷的双眼陡然睁开,略为生涩而嘶哑的声音从那人影身上传出,在这寂静的黑夜之中,如鬼哭一般,让人心生颤抖。

云羿皱眉:“你是何人,为何被困于此?”

看着那被无数铁链锁起来的如同骷髅般的人影,在昆仑镜的照射下,云羿看清了洞底的情形,数十条黑色的锁链从此人身体穿过,然后钉在四周的洞壁上,这些铁链之上符文闪烁,俨然一个巨大的阵法,阵法之中不断地传来阴寒的吞噬之力,这吞噬之力似乎专门吞噬神识之力,让人的神识之力不断地被消耗着,但同时又不会让神魂直接消散,只能这样慢慢地死亡。

“嘶,做此局的人好狠的心,这比直接杀了还狠毒……”云羿轻抽了一口凉气,没想到在这灵衍山之下,居然还有如此大阵。

“我是药丹阁主,葛洪……”听到云羿的问题,对方喘息了一会儿,才缓缓地开口,他的声音略微带点沙哑,然而却有一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书卷气,这让他看起来有些儒雅,很奇怪,明明如骷髅一般的人影,竟然会给人一种儒雅的感觉。

“救你出去,灵衍派就是我的了?”云脸上浮现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但凡我有,皆可予你。”那人影抬头,看向云羿,淡然的目光之下,还有一丝乞求,但竟然没有一丝奴意。

“我可以救你出去,但我每个月要你给我十条灵衍派弟子的性命。”云羿微微扯起嘴角,一抹邪恶的笑容出现在他的嘴角。

“你,你是那逆徒派来的?滚!你给我滚!”听到云羿可以救出自己的话,那葛洪眼中刚刚升起的感激就在他听到后面的话时陡然消失不见,面色略带狰狞地冲着云羿吼道。

说完,此人便闭上了眼睛,整个人生机尽失仿佛一具尸体一般。

见此,云羿双手抱拳沉声道:“我在此诡异之地发现你,若不做试探,谁能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药丹阁主,所以才做此试探,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话音落下,那葛洪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一张骷髅般的脸上古井无波,云羿无奈,信任的小船说翻就翻啊,无奈叹息一声,云羿才道:“阁主,你可知那赵丹现在开启了护山大阵,将所有弟子困于灵衍山上,不知长老会的长老们是否被控制,正值灵衍派生死存亡之际,若你不出去主持大局,到时你如何与在外云游的掌门交待,待他日掌门回归,你打算交给他一座死山不成。”

云羿此番话声音之中夹杂了一丝神魂之力,立刻便是在那葛洪的耳旁炸响,他的眼睛猛地睁开,眼瞳血红,原本儒雅的脸上露出一丝狰狞之色:“那个畜生,啊,不仅把我困于此地受了十数年的噬魂之苦,竟然还祸害我灵衍,我定要让其神魂俱灭!”

无穷的怨恨从其眼中涌出,低低的咆哮声在这洞底空间中回荡。

云羿听了,心中暗暗咂舌,这种环境下居然待了十数年,居然还没死,这吞噬之力持续吞噬之下,若是普通弟子,恐怕三天也用不了就会直接神魂破灭,变成傻子了。

“那赵丹为何不直接杀了你,这样他也不用挖这么一个洞了。”云羿有些好奇地道。

“哼,你以为他不想吗?但他找不到我药丹阁至宝玲珑玉鼎,这不仅是药丹阁主的信物,只有拥有玲珑玉鼎,才能算得上是名正言顺的药丹阁主,而且还是代掌门信物,那赵丹小人知道,若他拿不出玲珑玉鼎,等掌门回来,他无法交待我的去向,会引起掌门的怀疑,所以,他便用噬灵阵把我困在这时,受尽折磨,以期能拿到玲珑玉鼎。”葛洪恨恨地道。

“以那赵丹的心性,恐怕你拿出玲珑玉鼎,会死得更快。”云羿冷笑道。

“如今赵丹似乎已经掌握了灵衍派,派内长老也不知何故竟然任由他作为,我认识的执法堂堂主魏正恐怕也不太好,目前赵丹的实力恐怕已经至化虚境初期了,堪比元婴境强者。若阁主出去,可有把握制住此獠?”云羿沉吟道。

“哼,不仅仅是那赵丹一个人的阻碍,长老会中的核心长老中,也有他的亲信,但我想,长老会八人中,他的亲信人数应该不超三人,虽然长老会的核心长老都是结丹大圆满的强者,要击杀有些困难,但若我出去,拿出玲珑玉鼎,其余五位长老应该也是会站在我们这边。前提是,你能将我救出去,若你将我救出去,我以灵衍派代掌门的身份承诺你,你就是我灵衍派的掌门亲传大弟子。”葛洪目光灼灼地盯着云羿,沉声道。

“我本来就是来救你的,至于这掌门亲传大弟子的位置,还是等灵衍派安全渡过此次难关之后再说吧,不然灵衍派不复存在,那什么都不用谈了。”云羿洒然一笑,但很快他的笑容就收敛了起来,“但是,阁主大人,我还有些怀疑,我要看看那玲珑玉鼎。”

听此,那葛洪的脸上也出现了一抹怀疑,但很快,当他看到云羿的实力只有筑基期圆满的层次的时候,但缓缓地点了点头:“好。”

说完,他微微地闭上了眼睛,脸上涌现出痛苦的神色,然后云羿便看到,一个翠绿的碧玉小鼎便从他的眉心泥丸宫处浮现也来,虽然只是一闪即逝,云羿还是从那之上察觉到了一股极其庞大精纯的神魂之力,想来,这葛洪能在这种环境下待上十数年,与这宝贝脱不了干系。

这玲珑玉鼎只是脱离他的身体刹那地时间,这葛洪的身体就更加破败了一分,然后,更加虚弱的声音从葛洪干枯的嘴中传出:“我之所以受此折磨而没有形神俱灭,全是因为这低阶仙器玲珑玉鼎的守护,所以,恕我不能将其取出,不然我也会瞬间化为飞灰的。”

原来是仙器啊,虽然只是低阶的但只要是仙器,便是远远超于灵宝的珍贵。

看着云羿脸上表情,那葛洪的脸色变了变,心中有些后悔把这玲珑玉鼎拿出来,然而他的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云羿的眼神只是微微闪烁一下,便道:“如何救你?把这些铁链扯断吗?”

“这些铁链你扯不断的,真正困住我的并非是这些铁链,而是我身下的阵法,这阵法之中的阵眼,便是那居于死门处的那枚吞噬符印,这符印有极强的吞噬之力,只有将其毁坏,才能破坏整阵法,但你要小心,那吞噬符印之上有着赵丹那畜生留下的一丝神魂震压,你小心。”葛洪道。

云羿轻轻地点了点头,走到那阵法的死门之处,缚神灵丝从他的识海之飞掠而出,如一根丝线一般缠绕上了那铁链的尽头处,果然在那里发现了一枚有一缕神魂震压的符文。

当下缚神灵丝猛地用力,那缕神魂瞬间便被缚神灵丝绞得粉碎,一股奇异的嗡鸣声传出,失去了神魂加持的吞噬符印竟然如活物一般地缓缓地蠕动,然后那黑色铁链上的诡异符文也是迅速地朝着那吞噬符印回缩。

待收回了所有符文,那吞噬符印像是吃饱了一般,竟然飞起要逃走。

云羿见此,眼急手快地一把将这符印抓住了,这符印能封印一名化神境的强者,肯定不是普通货色。而就在此时,那洞中的吞噬之力也是消失不见,捆缚住葛洪的铁链瞬间全部崩碎。

“成功了?我自由了?”分出神魂封印吞噬符印的云羿,听到一声蕴含着狂喜的笑声,“哈哈,我葛洪,终于出来了!”

正当云羿释放出葛洪之时,那灵衍派的大殿之中,却是聚满了人。

那首座之上坐着的,正是赵丹,此进正有两位面容清丽的女弟子站在他的两边,而居于其下的,则是长老会的几位核心长老,他们的修为皆是结丹期大圆满,但若仔细看,八道身影中,除了其中三道身影动作灵活之外,其他五道支皆是动作迟缓,眼神也略有呆滞,而在大殿之下,则聚集着数千灵衍派弟子。

“掌门云游在外,门事事务繁多,我们急需一位代掌门,十数年前,我师父因练功走火入魔,带着代掌门信物消失踪影,但我灵衍派不可一日无可主持大局之人,今日便请几位长老,在这白玉灵莲之上烙下灵魂印记,以重新确定掌门信物,你们看……”

突然间,正在说话的赵丹的声音戛然而止,脸上的微笑陡然凝固,眼中有着一抹震惊之色涌出,细微的声音在灵力的包裹下,传给了另外三位核心长老:“阵法被破了,我那丝神魂被人震碎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