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养刀客 > 正文
第1章.上门找茬
作者:听君胡诌  |  字数:3158  |  更新时间:2022-06-17 11:37:26 全文阅读

弦月32年,秋。

月天王朝。

自百年前妖族第十几次北征失败后,九州大地再度恢复平静,只是这平静的底下,却是暗流涌动,隐藏着更大的危机。

京城,观星楼。

夜幕中,一位白衣男子坐在观星楼顶楼的巨大平台上,目光遥遥朝南方望去,大抵是天阴的缘故,今夜不仅看不到月亮,便是星星也躲了起来。

晚风阵阵,吹在白衣男子身上仿佛进入了一个无底洞,除了那身一看就不是凡品的衣袍纹丝未动之外,就连头发丝都没有吹动一根。

白衣男子正是当朝国师,当代道门执牛耳者武当山掌教的师弟。

然而,此刻这位修道数十载,即使面见当朝皇帝陛下也依然心无波澜的道门强者,脸上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三圣封印日渐削弱,沉睡几千年的妖祖…要临世了!”

如今天下,很少有人有人知道,数千年前,九州大地尚不是如今的九州,那时人族只是妖魔两族的奴隶,只是后来有人族先行者开创出各种修炼之法,以及道门天师,释宗佛陀,儒家圣人相继成道,这才带领人族赶走妖族,镇压魔族。

如今,被镇压的妖祖即将出世,九州又将陷入腥风血雨。

微微一叹,白衣男子自语道:“只希望妖祖能晚些出世,如今的人族,武道之路因书院那位的缘故已经没落,何况,即使武道不没落,也没有人能抗衡妖祖。”

“岌岌可危啊岌岌可危!”

偌大的平台上,回荡着白衣男子叹息的声音,可叹发展了几千年的人族,竟又要重蹈几千年前的覆辙不成?

另一边,距离京城万里外的云州。

陈兴镖局。

会厅内,一个面容俊美,白衣蔽身的年轻人坐在主位上,他叫陈述,是陈兴镖局总镖头的儿子。

此刻,陈述正安静看着下方单膝跪地的中年男子,询问道:“刘叔,你亲自去雍州调查的结果如何?查到我父亲的消息了么?”

中年男子身材瘦削,面容冷峻,听到他的话微微摇头道:“抱歉少镖头,属下无能,并未查到陈镖头的消息”

陈述闻言暗自皱眉。

俄顷,起身叹了口气:“我知道了,你这几天也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说着给中年男子拿了些银两。

是夜,陈府内。

“小少爷!”见到陈述后,看门的小厮毕恭毕敬的喊道。

陈述笑着点点头,小厮心里立即受宠若惊,呆呆愣在原地,等他再反应过来时,四周已经没了陈述的身影。

陈府某栋别院,一个青衫老者坐在院中央的桂花树下,独自一人对着漆黑的夜空自饮自酌。

这酒是他自己酿的,不似云州之地的酒水,绵软无力,反而无比辛辣,不胜酒力之人怕是喝上一口就醉了。

察觉到他的到来,老者打量了陈述一眼,马上又继续自顾自的喝起了自己的酒,似乎没有什么事能影响到他一般。

陈述对此有些无奈,一屁股坐在老者对面,疑惑道:“老头,你这酒明明那么难喝,为何你还天天喝?”

青衫老者冷笑道:“小屁孩懂什么,说吧,这么晚来老夫这里所谓何事。”

此时若是有外人在此,肯定会惊掉下巴,因为这老者只是陈府的管家,竟然敢对身为少爷的陈述这么说话。

陈述自己却是习以为常,搓搓手拍起了马屁道:“老头你果然英明神武,神仙下凡,英武不凡,竟然连这都知道。”

青衫老者脸上冷笑更甚,这小子每次这般,十有八九是有事相求,要是被他几句话忽悠百分百要吃大亏。

见老者不搭理自己,陈述尴尬的摸了摸脸,随即困惑道:“老头,这三年来你教我武功,却又不肯让我暴露在外人面前,到底是为何啊?”

这些年,陈述已经不止一次询问,青衫老者每次都避而不谈,只是这次却似乎不同。

他叹了口气道:“你现在什么修为了?”

“六品。”

陈述眼前一亮,搓搓手道:“老头,难道你…?”

“才六品,真是差劲,就你这修为出去闯荡江湖还不得让人打死?老夫让你老老实实修炼别暴露修为,就是怕你被人打死。”

青衫老者嘲讽了一番,正色道:“你这次来是关于你父亲的事吧?”

陈述点点头。

半月前,他父亲陈莫带领陈兴镖局一帮镖师押送一件物品前往京城,途径雍州时一行人却突然人间蒸发,陈述不止一次派人去查过,但都查不到任何消息。

此时就算傻子恐怕也明白他父亲恐怕已经出事了。

所以,陈述今晚才会来找青衫老者,他想亲自去一趟雍州,调查父亲失踪的真相。

老者看出了他的想法,嘲讽道:“就你那三脚猫的修为,出去随便遇到一个人都能打死你,你怎么查?”

“所以我这不是来找老头你了嘛…”

陈述搓搓手,一脸谄媚道:“您老多教我两招,这样你徒弟我也不至于让人打死在外边不是?”

“呸!”

哪知青衫老者并不按套路出牌,目光嫌弃的看着他:“就你这样式的,还有脸说是我徒弟,你看看你,修炼了这么多年也才是六品,还想当老夫的徒弟,要不是看在你父亲收留老夫这么多年的份上,就你这天赋,老夫看都不看一眼。”

听到他满是鄙夷的话,陈述心里顿时郁闷不已,自己真的有那么差劲吗?要知道,他父亲陈莫练了几十年也才七品,而那已经是文县数一数二的高手,自己明明比他还高了一境好吧,怎么到老家伙这里却这般不堪了。

“怎么,不服?”

青衫老者挑了挑眉毛,讥笑道:“老夫有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轻轻松松打你十个!”

陈述撇撇嘴,干脆不说话,反正他说一句这老家伙就能呛他两句,干嘛自讨苦吃呢。

至于老家伙说的打他十个,陈述对此半信半疑,毕竟这老家伙太能藏了,来陈府这么多年,几乎从未出过手,以至于根本没人知道他会武功的事实。

就连陈述自己也不清楚这老家伙到底是什么修为,之前他突破六品时曾因为好奇暗中探查过,却得出老家伙只有九品的结论,很有可能是他故意为之。

一刻钟后,见时间也不早了,陈述便打算离去。

临走前,他开玩笑般道:“老头,身体不好就少喝点酒,免得哪天你死了,到时候我可不替你送终哈!”

老家伙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又往嘴中灌了一大口酒。

陈述早已经预料到这个会是结果,摇摇头离去。

很快,小院内就只剩下青衫老者一人。

此时,这个在陈述面前充满神秘的老人,却一脸落寞的低喃道:“三年入六品,可惜啊可惜,又是一个苦命娃子…”

老人说着突然重重咳嗽两声。

半晌,院子里传来他虚弱的声音:“希望老夫还能坚持到那个时候吧…”

翌日。

一个锦衣少年抬头看着陈兴镖局几个大字,满是鄙夷的吐了口唾沫。

“呸!什么陈兴镖局,简直就是一群垃圾,怎配与我刑昌镖局相比,来人,把它给我拆了。”

说着,他大手一挥,当即有随从搬来梯子,正欲将陈兴镖局的牌匾拆下时,一声怒气冲冲的声音传来:“住手!”

片刻后,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走出镖局,锦衣少年打量了他一眼,发现此人气息平稳,一双浓眉大眼暗藏精光,心里立刻门儿清这人应该是一位高手。

当即对他抱拳道:“晚辈刑升见过前辈。”

“刑昌镖局的人,谁给你的胆子敢来我陈兴镖局放肆?”大汉一脸阴沉的看着他。

锦衣少年笑嘻嘻道:“若是之前,给晚辈一百个胆子晚辈也不敢放肆,但现在陈莫下落不明,还带走了近乎九成的镖师…”

“哼!那又如何!”

大汉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赶紧带着你的人滚,虽说陈镖头不在,但我陈兴镖局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哦,是么?”

一道饶有兴趣的声音自锦衣少年身后传来。

听到这声音,大汉目光一凝,眼睛死死盯着从人群后方走出来的劲装男子,突然大笑道:“原来是刑镖头造访,怪不得有这么大的底气,一上来就敢直接拆招牌。”

劲装男子眯着眼睛笑道:“张老弟近来可好啊,你陈兴镖局如今还剩多少人,一并叫出来吧!”

“不知刑镖头如此大费周章所为何事?”大汉目光一闪,不动声色地问道。

“我刑昌镖局得到消息,陈莫违反行规,私吞雇主货物跑路,特来为民除害,砸了他的陈兴镖局。”

劲装男子仍旧笑眯眯道:“至于张老弟还有剩余的人,我相信你们是无辜的,不如加入我刑昌镖局如何,刑某保证一定不会亏待你们。”

“刑镖头真是扣得好大一顶帽子。”

似乎在回应劲装男子,一个面容冷峻的黑衣男子缓缓走了出来,冷冷道:“陈镖头为人光明磊落,又岂会做出此等自毁前程之事,刑镖头就这样无凭无据污人清白的吗。”

“刘文,张龙。”

劲装男子凝视着二人,询问道:“还有其他人吗?一起出来吧。”

话音落下,四周一阵雅雀无声。

“看来是没有了。”劲装男子满是失望的摇摇头。

就在这时,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

“抱歉啊,路途遥远,在下来迟了,还望刑镖头勿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