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一苇渡天 > 正文
第七十一节 焚天谷陷
作者:蒲公英在飞翔  |  字数:4026  |  更新时间:2022-08-11 09:25:01 全文阅读

卓不凡清了清嗓子,继续讲述当日发生的故事。

此时,卓不凡面露羞惭之色,言道:“这少年年纪不大,但一身魔功却是非同小可。俺一套烈焰焚天掌没使完,便被他斩伤腰部三阳络,所以便输了。”

宋韶诧异道:“难不成,这少年胜了你,还能胜过你们丁谷主?”

“对,也是这少年。”卓不凡低下头道:“这少年对付俺估计只用了不到三分功力,对付俺师傅,这少年就使出压箱底的功夫了。”

“若说一个不满二十的少年,能胜过你,宋某人还相信一二,若说能胜过尊师,宋某人万万不信。”宋韶还是摇摇头。言罢,宋韶望望苇江。忽然想着,就是苇江这般资质,若再给苇江三年,苇江能否胜过金丹境渡劫期的丁烈阳?

宋韶摇摇头,丁烈阳修为差不多和归云长老伯仲之间,那岂不是三年过去,苇江能胜过自己师傅了?

卓不凡见他们不信,还是继续言道:“宋师弟啊,俺本来也这么想呢!这小子挑战俺师傅,不是找死吗?”

“结果,这小子十分拿大,一身冷哼,全身忽然被一层黑气雾气笼罩起来。师傅祭起碧焱宝剑,这小子也不知道从哪儿取出一柄月牙儿般的弯刀,以金丹境混元期的修为,和师傅渡劫期战了个旗鼓相当。”

萧瑜晴言道:“那最后怎么输了?”

“这个漂亮的大妹子,”卓不凡言道:“这小子有一门奇怪的法术,也不见他做法,但是旁边的人呐,看他们打不了几招就神情恍惚起来。俺亲眼看到师傅本来好好的一剑过去,这剑法名为‘地火撩天决’,本来一剑三式,不知怎么的,师傅把第一式使完就好像忘记了后面两式,这精熟的一环三式,使出来还不如有些入门不过十年的弟子。”

萧瑜晴言道:“若是这人真有这般本事,那么赢了你师傅也不算奇怪。”其实言语中还是不信。

“大妹子,俺从来不骗人,”卓不凡见他们兀自不信,焦急道:“要不是师傅中了邪术,不然早把那小子斩于剑下了!后来师傅一看这样不行,运用神功,手中的宝剑从青变红,从红变赤,上面一道烈焰烧得这小子退后三尺。俺们便知道师傅要使大招,结果师傅一剑‘烈焰焚天’斩下,这小子眼睛一瞪,七师兄却木头木脑地冲过去挡在师傅的面前——我们都以为七师弟疯了。”

卓不凡吞了口唾沫,继续言道:“师傅生怕伤了七师弟,碧焱剑偏了一偏,还是把七师弟的一只胳膊带肩胛给斩了下来。七师弟痛的嗷嗷叫,像个血葫芦一般满地打滚。师傅心里一乱,便被这小子抓住机会,他手中魔刀忽然一分为二,手中一柄招架住师傅的碧焱剑,另外一柄则从后面绕个大圈从师傅背后偷袭。”

这汉子低声道:“俺们大喊一声师傅小心,师傅还是被魔刀所伤。”

众人听得目眩魂摇。这功夫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若是意念到处便能摄人心魄,掠人神识,那大伙儿修真还有何用处?

“卓师哥所言,事关他师尊丁谷主生死,断然该不会说谎的。”宋韶见大家仍是将信将疑,继续言道:“至于这种影响人心神的功夫,宋某有一日听掌教真人说过,西域有一门功夫,名曰‘心修’,只怕说的就是这门功夫。”

萧瑜晴哦了一声,回道:“宋师哥,是哦,爹爹好似说过。”

“这门功夫来历甚是奇特,似乎是从域外传来。”宋韶想了想,又言道:“再说,这门功夫也不是大家想得那么吓人,使用起来肯定有不少限制条件。”

“是啊,”苇江半天不说话,就在想这个,他接着说:“大个儿也只是说他师傅丁谷主只是有点迷糊,影响了功力发挥,并没有说他就受了别人控制。”

萧瑜晴答道:“若是真受了控制,干脆让弟子跪下,一个一个杀了,然后自己抹脖子,岂不更加干净利索?”

众人皆点头称是。

宋韶见卓不凡呆呆地听大家说话,便言道:“卓师哥,你接着说。”

这卓大个儿继续言道:“这人手脚好快,他一招偷袭成功,前面魔刀忽然化成一道黑气,砰的一声击打在师傅胸口,原来这小子的魔刀一分为二,前面只是一道魔气,后面才是刀的本体,后面那刀子瞬时刺进师傅的天枢大穴。师傅腿一软,就坐在地上。”

“这时,那小子得意洋洋,对师尊言道,‘若是你此刻归降我们拜月神教,我们便饶过你性命,哼哼,若是有半个不字,我们先取了你这老儿的性命,然后把这全谷上下杀得干干净净。’师尊当然不从,破口大骂,这奸邪小子竟然把师尊家眷一个个捉来了,便如老鹰抓小鸡一样串成一串,言道若是师尊不从,便先从师尊的小孙儿头上开刀!”

宋韶和萧瑜晴同时喝道:“无耻!”

“师尊的家眷多是住在山谷外,这群魔崽子处心积虑地抓了来,说明他们准备攻打焚天谷已不是一天两天了。”卓不凡继续言道:“俺们一拥而上,和魔教崽子战成一团。混战中双方都有死伤,但好歹俺和猴儿师弟把师尊护送到火炎坑旁,那地方易守难攻,又有不少机关,魔教崽子也不急着进攻,就在外面喝骂。”

众人皆黯然,拜月教滥杀凡俗中人,如此做派已是修真大忌,眼看一幕人间惨剧就即将发生。

卓不凡呜咽道:“这拜月教什么少主吃饱喝足,带着一众魔崽子到焚天谷火炎坑前喝骂,要师傅交出焚天决,归属魔教,要不就把从师尊家人开始,一个个地宰了。师尊老人家的那脾气您是知道的,宁折不弯的性子,就没谁能拗得过他老人家。师尊把那群魔崽子一阵好骂,忽然少年手起刀落,当即就把师尊才八岁的小孙儿一刀杀了,眼都不带眨的。”

“俺也不是没杀过人,但都杀的有修真功夫的大人啊!”

这大个子呜呜有声,哭了片刻,擦干眼泪继续道:“当时俺见到那小小孩童一刀被这少年斩断脖子,连哭都没哭出来。俺从来天不怕地不怕,当时都吓得尿了裤子。这个惨啊,血流了满地,弯弯曲曲的像蚯蚓一般。这魔教少年看起来俊得如同女子一般,不知道为什么这般蛇蝎心肠……呜呜……”

这卓大个儿又哭了起来。

萧瑜晴喝道:“如此妖人,本姑娘下次见到,一定不给他活口!”

宋韶恻然,连苇江都是无言以对。

过了片刻,卓不凡继续言道:“俺师傅当时被这封闭了天枢穴,俺们又打不过这群魔崽子,大伙儿都一筹莫展。这时,师尊见小孙儿被杀了,急怒攻心,哇地一口吐出半碗鲜血,真气逆冲,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强行把丹田处的禁制冲开了。他老人家祭起碧焱宝剑,劈头盖脸地向这少年杀去。这少年见师傅不要命了一样,手一挥,身后又出现两名金丹境魔教高手,听说是魔教的什么护法还是坛主。这三人虽然修为差着俺师傅老大一截,但俺师傅本来就在这少年手下受了伤,刚又逆转经脉冲击要穴,已伤了心脉,完全抵挡不住。没办法俺们随着师傅边打边退,又退守到山谷深处的一处夏阳石的矿坑中。”

宋韶对萧瑜晴言道:“这矿坑便是我们在山谷入口处看到那一片红色的岩石的下面。”

卓不凡继续言道:“师傅说,夏阳石乃是天底下至阳至燥之物,所以矿坑中常年热气蒸腾,寻常人别说进入洞中,便是靠近一会儿都抵挡不住。俺们焚天谷修真修炼的功法多属火性,平日里就排队在此处汲取火灵真气,所以在这里我们反而呆得住,那些魔崽子进来一会儿就受不了。好几个魔教狗崽子硬着头皮钻入洞中,便被师尊一脚踢入洞底的火山熔岩中,化成一团飞灰。那一帮魔教崽子攒头攒尾的在这洞口不肯离去,俺们也出不去,就这样对峙了一天一夜。”

萧瑜晴便问道:“那后来呢,丁谷主还是没能脱身?不是说你们在这里根本不怕魔教教徒吗?”

苇江对萧瑜晴言道:“晴儿傻姐姐啊,他们焚天谷修真虽不怕这火气,但也不能没日没夜地在这里面呆下去啊,迟早是要被逼出来的。”

这卓大个儿点头称是,继续言道:“那个魔教的少年十分聪明,他进不来,也不让我们出去。他在门口摆下魔教的什么劳什子阵法,说要在这里坚守十天十夜,看谁能耗得过谁。这魔崽子还说,以后每隔半个时辰,便在外面杀一个人。这话倒不是吓俺们的,俺们看着这魔头把谷里亲人切瓜砍菜般的杀戮,都气得吐血,有几个弟子忍不住,刚从洞里一露面,便被那些魔头乱刀砍杀了。”

“我们修真不怕没吃喝,但是俺们在这火焰山一般的矿坑中也坚持不了多久啊……后天境的弟子,坚持个七八个时辰没问题,但是修为较差的弟子就不行了。待的时间过长,火炎之力会慢慢侵入三阳会,燥热难当,人就开始头昏脑涨;若是再久了,热气侵入脑府,热扰心神,就开始神志不清了。师尊修为高深,倒是无碍,但俺们都渐渐地忍耐不住。十几个时辰后,已经有好几个师弟热的晕了过去,还有一个发了狂,到处乱跑。师傅一声长叹,让俺把积攒在这洞里的所有夏阳石全都码成一堆,足足有柴垛子一般高。师弟们都吓坏了,这夏阳石只需一点火灵真气为引,爆炸开来谁也抵挡不住,这么多夏阳石,只怕连这整座山都要被崩上天。”

宋韶是见过这石头的爆裂火性的,此时叹息一声,心想这西域魔教为了达到目的,手段令人发指。到了此刻,丁烈阳除开玉石俱焚,也别无他法。

“最后师尊和俺说,他这辈子横行霸道,杀了不少不该杀的人,该当有此报应,只不过门下弟子及这些家眷却是无辜。师傅说一会儿要引爆矿脉,大伙儿一起冲出去,能逃的几个是几个,也算给这焚天谷留下一线传承血脉。俺和师弟们哭成一团,哪里肯走?师尊发火道,他如今三阳络已爆,其他经脉也破败不堪,即使活下去修为也是废了,若是大家不尊师命,都死在这里,他黄泉底下也不能心安,做鬼也要日夜嚎哭不休。俺们听得害怕,无奈只得答应了。”

“说罢,师尊和弟子们发一声喊,一涌而出,倒把那群魔崽子吓了一跳,师尊把全身真力一口气注入碧焱宝剑,一剑挥出,把魔教二个金丹修真逼开,然后一掌挥出,俺只觉得腾云驾雾一般飞出百来丈,师尊把怀里数个夏阳石灌注了真气,大哭三声,转头把那几块石头丢进矿脉深处。当时,俺只觉得两眼一黑,一股气浪冲了过来,然后听得震天价一声巨响,这焚天谷两边的山坡就此坍塌下来,冲天的气浪把俺推出几里地……”

这大个子说到此处,又呜呜哭了起来,哽咽道:“俺回头一望,这焚天谷已夷为一片平地,俺师傅死了,还有俺好些师弟都没活着出来。”

三人见这七尺长的汉子抖动着厚厚的嘴唇,满脸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心下恻然,想去安慰,又不知何处说起。

宋韶站起身,望着数里开外坍塌下的两座秃山,血红的岩石翻滚得到处都是,心道丁烈阳修真一世,修真江湖上声名虽不算显赫,但作为一派金丹宗主,也算得一代枭雄,竟然命丧一个魔教少年之手,昔日修真之所变成了埋骨之所,实在令人扼腕叹息。

苇江倒没那么多感叹,便问道:“你们还有那些弟子呢?”

卓不凡道:“有些从焚天谷跑了出去,还有好些师兄弟,还被拘在焚天谷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