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乾天儒圣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察觉
作者:三尺气概剑仙风流  |  字数:3031  |  更新时间:2022-08-10 14:42:21 全文阅读

叶子玉此时也看到了崔彦文双腿的情形,略一沉吟,便将他整个人轻轻提起,崔彦文只觉得恍若腾云驾雾一般,不过一瞬就离开了岸边,来到了对岸的一棵大树下。

还不待他稍作喘息,忽听得一旁的灌木丛中发出一声轻响,崔彦文神色不由的一紧,还以为又有什么猛兽到来。

过了片刻,却是一道婀娜的身影映入眼帘,原来是一位头戴斗笠,身着白衣的女子。

小宁皱眉看了一眼血泊中惨烈的景象,这头灰熊的实力少说也达到了妖怪的层次,也就是相当于人类炼气七层以上的修士。

不过这头强大的熊王,在叶子玉的手下却不是一合之敌,仅仅一剑就被劈成了两半,可见叶子玉恢复修为后,实力比之在云雾村时,更加强大。

叶子玉对小宁道:“他受了重伤,腿骨和肋骨都断了,内脏也有不小的损伤,还有劳你去为他寻些草药。”

小宁这才看见躺在树下的崔彦文,见他浑身上下满是鲜血,果然是伤得不轻。

她随即朝叶子玉点了点头,身形一晃,便进入林中去寻找疗伤的草药。

叶子玉手心一翻,便出现了一枚玉瓶,他从中倒出了一颗丹药,放进了崔彦文的嘴中。

崔彦文吞下丹药后,只觉腹中似有一条热线穿过,浑身上下变得暖洋洋的,十分舒服,就连骨头折断的地方,都没有先前那般疼痛了。

紧跟着,叶子玉便伸手一招,上流还未被熊血浸染的河水,瞬间凝成了一道细小的水柱,汇聚在了他的掌心处。

“我先为你清洗一下身上,不然受血气刺激,外伤会感染的。”

崔彦文感激的点了点头,从小到大,除了已故的爹娘,还没有谁对他这么好过。

叶子玉低头看了一眼崔彦文身上破烂的衣衫,此时已经可以称之为碎布条,已经着实破的不成样子。

他微微一叹,俯下身去将那些破烂的布条一一撕碎,忽然,叶子玉手上动作一顿,崔彦文怀中竟还有一块硬物。

将其取出后,叶子玉也并未细看,只隐约看见是两张图纸,似乎画着人像,让他微微有些讶异的是,图纸中似乎还包裹着一件东西,竟还有丝丝缕缕的灵气流动。

不过叶子玉没有太过在意,将两样东西轻轻放在了崔彦文身旁,从储物囊中取出了一套自己的衣服,递给了他。

崔彦文此时的状态已经好了许多,神志也越发清醒,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叶子玉递来的衣服。

穿衣服时略微有些费力,足足花了一刻钟的时间,次勉强将衣服穿上,叶子玉身量高大,比崔彦文高出了一个头,衣服就显得有些宽大。

叶子玉微微一笑道:“看起来不是很合身,就请兄台先将就一下吧。”

崔彦文连忙抱拳道:“恩人这么说,真是羞煞小人了,能苟全性命,还得一衣蔽体,全是靠恩人搭救,怎么敢说将就二字呢?”

叶子玉俯身将那两样东西捡起,随手就递给了崔彦文道:“这是刚才你怀中放着的东西。”

崔彦文这才想起酒楼中接下的悬赏令,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幸亏当时用布条绑在了衣服上,这才没有被水流冲走。

他感激的将玉牌和图形双手接过,忽又想起图形是纸质的,恐怕已经被溪水给毁了,崔彦文急忙将图形展开,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份图形是由专精画工的炼气士绘画而成,所用的纸张也非凡品,所以才能抵御住流水侵袭。

如今上面的人像依旧清晰,不曾有半分损坏。

猛然间,崔彦文的神情一变,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图形上的人像,又用眼角余光扫视过叶子玉的面庞,青衫少年的容貌竟和画像重叠到了一起。

他心中一紧,刚想要卷起画像,叶子玉却已经敏锐的注意到了崔彦文的神情变幻。

叶子玉的视线一转,就移到了那张画像上,他眉头一皱,嘴角噙着的笑容逐渐消失。

漆黑的双眸看向了崔彦文的眼睛,崔彦文知道此时就算想瞒也瞒不住了。

可是,难道就这样放弃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吗?他的眼中闪过挣扎之色,不知该怎么决断。

出乎意料的是,眼前的青衫男子并没有立刻翻脸,只是轻声道:“能给我看看吗?”

崔彦文一咬牙,将手中的两张画像递给了叶子玉。

叶子玉接过画像仔细端详,确认这就是自己和小宁的画影图形,经过炼气士的手笔画出,就连眉宇间的神态都画的惟妙惟肖。

这让他不禁皱眉沉思了起来,他和小宁并未在人前显摆,知道他们相貌的人,整个梁国也没有几个。

可是这两张图像如此清晰,只有近距离接触过他们的人,才能将二人的相貌如此详细的告诉画师,画师凭此才能画出这两张图像。

叶子玉在脑海中不断搜索,最终将目标定格在了一个人身上:吴钧。

在湖边酒店陈墨出手截杀内卫,在柳县郊外对阵余松,现场除了吴钧逃脱之外,就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将他们的相貌流传到梁国朝廷。

陈墨和李绪想必已经离开梁国,至于李益,他毕竟还是李家的人,同朝廷有不共戴天之仇,应该不会投靠朝廷才对。

他缓缓将两张图纸折叠整齐,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树下的崔彦文,竟是又将两份图像递还了过去。

崔彦文此时哪敢去接,就欲跪倒请罪,却被叶子玉伸手拦下,崔彦文神情慌乱,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自处。

叶子玉看出了崔彦文的挣扎,轻声道:“这两张图像是从哪来的?能和我说说吗?”

崔彦文刚才下跪被叶子玉再次扶住时,只觉心中怅然,片刻间,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是人,而不是狗,别人既然对他如此恩义,崔彦文纵然是死,也不会用恩人的头颅去换自己的前程。

接下来,崔彦文便将在酒楼中所发生的事情,以及两张图形和那枚玉牌的用途,详细的讲了一遍。

忽听身后传来一声轻响,崔彦文急忙扭头看去,原来是那位身姿婀娜的女子采药返回,在听到云雾村被屠这几个字后,手中的草药便落在了地上,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叶子玉神色变幻,心情也不由的沉重了起来。

云雾村会遭到青云派的报复,这倒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没有想到,青云派下手这么狠,一出手便杀了数百人,屠掉了一整个村落。

而更麻烦的是,还把这件事嫁祸到了自己和小宁身上,又以小宁的妖族身份和自己的浩然正气大做文章,恐怕此事将要惊动真正的大人物。

毕竟,妖族和儒家弟子勾结,哪怕是放到大汉,也足以掀起一阵不小的风波。

如今元凶已经可以确定,定然是青云派在背后作祟,勾结梁国皇室,想让自己身败名裂,以报云雾村之仇。

此刻他心中不由的涌起了一股无名怒火,有一种被人在背后阴了一把的感觉。

忽然叶子玉心中一动,问道:“你说数月前的京城大战,青云派的青峰被人一剑削去了一截?”

崔彦文想了半晌,这才坚定的答道:“听那振威镖局的何岳是这样说的,什么青峰被人削矮了一截。”

叶子玉眼中一亮,顿时就有了计较,出了这档子事,想要低调离开梁国已经不可能了,那便所幸闹他个天翻地覆,揪出在背后捣鬼的那个人。

心中主意已定,叶子玉竟是对着崔彦文一抱拳道:“多谢崔兄以诚相待。”

崔彦文急忙抱拳还礼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如今恩人还是尽快离开此地为好,现在整个梁国都是搜捕恩人的告示,被人发现只是早晚的事情。”

叶子玉却轻轻的摇了摇头,招呼一旁的小宁帮崔彦文包扎身上的伤口,忙活了一阵后,三人席地而坐,小宁和崔彦文的脸上满是不安的神色。

过了半晌,他忽然问道:“崔兄,既然是去参加江湖聚会,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

崔彦文神情一黯,苦笑道:“小人桌上贪吃菜肴,惹恼了两位江湖大侠,被他们逼着跳下了悬崖,头上还中了一剑,也幸亏我命大,才得以遇到恩人搭救。”

一旁的小宁怒道:“就这点小事,他们就要杀你?”

叶子玉对这些江湖中人脾性十分清楚,睚眦必报,一怒杀人,本就是再寻常不过。

“崔兄,你可想报仇?”

崔彦文神色一怔,紧跟着脸上却闪过一抹无奈之色,摇头道:“他们都是身怀绝艺的江湖高手,在京城也是有权有势的大人物,我这样的角色,能逃出性命就已经不错,至于报仇,这辈子恐怕是没指望了。”

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更何况,我这次离开家乡,就为了在外面闯出个名头,最好能谋个一官半职,也好回去造福乡里。”

崔彦文说到此处,不由的自嘲一笑道:“这也是我痴心妄想,像我这般文不成武不就的人,去哪都一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