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风云剑神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青梅,竹马
作者:陈不虚  |  字数:2848  |  更新时间:2022-07-05 20:18:08 全文阅读

“你真要和我打?”男子看着面前的少年,脸色逐渐变得平淡。

陈虚点头,自己现在太需要一战了,而面前人的刀道,与自己的剑道产生共鸣,他有预感,自己突破的契机,就在这一战中。

李肥肥对着陈虚道:“陈虚,凉叔在我家辈分排行第二,是我父亲的弟弟听爷爷们说,他从小就对刀近乎于痴迷的程度,现在他已经是皇级六阶了,你真要和他打吗。”

陈虚对着李肥肥笑了一下,道:“只想和前辈切磋一下,领悟一下刀皇的风采。”

“好小子,倒也不愧是青云前辈的子孙,有点胆识,如此的话,就让我来看看你的本事!”男子也不再纠结,豪爽的笑了一声,应到。

“凉叔,你可不要伤到他了!”李肥肥娇嗔道。

“放心,我就是看看这小子有什么本事。”男子回道。

“多谢前辈成全。”陈虚又是一礼。

“你是李凉城?!”一声惊讶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却是在一旁站了半天没有存在感的言山。

他终于认出了这个人,这个煞星!

李家李凉城,当年为了找一柄趁手的兵器,竟然独身闯入通天宫内,夺走了南殿殿主的最钟爱的一柄刀,险些引起李族与通天宫南殿的大战。

后来此战还未开始,得到刀的李凉城有所感悟,进阶刀皇,出现在双方战场之上,仅一刀便击败南殿主。

但并未下杀手,所以落败的南殿主也只好撤退,此事不了了之。

李凉城闻言扭头看了一眼言山,眉头微皱:“通天宫的?”

言山尴尬的笑了笑,悄悄后退两步,道:“北殿,北殿,和南殿不熟。”

李凉城笑了笑,不再理会,对于自己年轻之时所做之事,他并无后悔之意,但若是人家不找他的麻烦,他也不会去找别人的不痛快。

他转头对陈虚示意了一下:“可以开始了。”

他话音刚落,陈虚身影已经消失,后面刚刚到来的陈家众人一愣,陈虚再次出现已经在李凉城的侧上方!

他并未拔剑,而是手中剑意凝聚,一柄云白色的长剑当空向李凉城的面门直刺而下!

李凉城伸出一指,抵在那长剑之上!

一道光幕出现在他身前,任由那剑意凝聚成的长剑如何锋锐,但却再也无法突破分毫!

锵!

陈虚长剑出鞘,身影已经出现在李凉城的身后,一道横斩便向着他的后腰斩下。

李凉城笑了笑,脚轻轻在地面上一踏,一股气息猛的向陈虚冲去,竟然将他掀飞在了半空中!

陈虚在空中翻滚了几圈,手臂一招,剑插在地面之上,勉强让身子停住,抬头看去,只见围观的众人丝毫没有受到波及,那股气息只针对自己一人而已,好恐怖的控气手段!

他直立起身,眼见李凉城面前的云色长剑就要消耗一空,心知这是最后的机会。

眼眸微闭,细细体会刚刚那股刀意,回想之前自己的状态,他身上云白剑意环绕,几乎是瞬间在场中形成了一股剑气风暴!

陈虚的眸子猛然张开,一股剑意刺破云霄,竟然发出铮得一声剑鸣!

必胜之剑!

这一剑,我必胜!

他身上的云白剑意藏于剑内,脚步微微退后半步,膝盖半屈,执剑的手和身体后倾,整个人蓄势待发!

陈虚任由那股信念在心中肆意流淌!

此剑已经是自己当前状态下最强一剑!

李凉城背后的长刀刀身一颤,便要出鞘!这是剑意与刀意之间的惺惺相惜所产生的共鸣,与修为高低无关,与刀剑本身高低无关!

李凉城的刀意,认可了此时陈虚的剑意!

此时的李凉城却是眉头微皱,他通过剑意察觉到了少年的心态,转头看了看坐在一旁的李肥肥,想了想,叹了一口气。

陈虚的剑势已蓄到极致,一剑如龙!

在空中咆哮着向李凉城冲去!

李凉城的动作却十分的简单,手伸向背后,抽刀,竖立在身前。

云白色剑意压缩到了极致,藏于陈虚手中的青钢长剑中,狠狠的击在了刀背之上!

意料之中的胜利并没有如约而至,陈虚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压力在自己身前出现,任自己如何努力,也无法前进分毫。

本以为的必胜一剑,也泥牛入海,完全失去了感知。

李凉城手握住刀柄,随手向上挥刀,只见这一剑便被带偏了方向,陈虚的身体也顺势向前方倒去!

可是李凉城并未就此停手,身形闪动,出现在陈虚的身前,膝盖处狠狠的顶在了他的腹部!

陈虚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在这一顶的作用下向后飞出,砸在地上!

还未来得及反应,只见陈虚头顶之上一柄巨大的刀向着自己的身体凌空劈下!

陈虚瞳孔微缩,一股死亡的感觉包围了他的全身!

那狂猛的刀气还未临身,已经刺的陈虚皮肤生疼!

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

李肥肥站起身来,眼中有些担心的看着陈虚的方向。

烟雾散去,只见李凉城手握长刀,长刀停在了半躺于地上的陈虚脸前,而陈虚的头顶处的地面,有着一道长长的裂缝,正是刚刚那道刀气所致。

陈虚脸色有些迷茫的看着面前的刀。

李凉城将刀放在了背上,转身看向李肥肥,道:“肥肥,我们要走了。”

李肥肥看着地上的陈虚,有些沉默。

李凉城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放心,他若是走不出来,那也配不上你。”

说罢,他拉着李肥肥的手便要走。

作为李肥肥的二叔,从小看着她长大,从少女看陈虚的神色之中,他早就明白了李肥肥对这少年,似乎是有着一些不一样的情感,不然他又怎会接受陈虚这种蝼蚁的挑战。

他就是要让陈虚明白,李肥肥,李族的小公主,不是什么人都能配得上的。

所以他毫不留情的以强横的修为斩断了陈虚节节攀升的“势”。

甚至一刀破了陈虚的道心,让陈虚刚刚领悟的自信全然崩塌。

“为什么。”地上的陈虚声音有些嘶哑,此时的他,劈头散发,眼中被灰暗之色所充斥,仿佛失去了精神支柱一般。

陈虚体内的虚影,见陈虚如此颓废,眼神闪烁,终未开口。

男子并未打算理会陈虚,只是突然身形一顿,低头看去,却是拉着自己衣袖,脸上露出祈求神色的李肥肥,心中终是不忍。

他叹了一口气,道:“你要明白,自信,不是自大。”

“你一个小小的剑尊七阶,有什么资本向皇级强者挑战。”

“若是生死之战,此刻,你已经死了。”

听着李凉城所说之言,陈虚沉默了。

“我的路,到底要如何走……”

他身体再无力气,瘫倒在地上,仰望着天空。

见他如此模样,李凉城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一次失败都接受不了,如何配得上自己的宝贝侄女。

以自己侄女的天赋,早晚都是要踏足皇级,甚至飞升天界,达到传说中的帝境,也不是不可能。

若是少年就此一蹶不振,那就证明,不过是个草包,自己干脆就借此机会,杀了他,断了侄女这份念想算了。

想到此处,李凉城目中泛起一丝杀意。

而陈虚却丝毫未曾察觉,此刻的他出神的看着天上漂浮的云,那空中一块小小的云突然被一阵风吹散开了,不一会又缓缓的聚在一起。

那些云一会聚,一会散,一会又融合成一块新的云,无论如何,它们却从未停止过变化,从未停止过向一起靠拢,无论将它们分的多远,它们总能找到对方。

他手缓缓伸出,好像要触摸到云层一般,

“肥肥,你要走了吗。”陈虚再次开口问道。这是他第一次没有称呼李肥肥为李姑娘。

李肥肥轻轻嗯了一声。

“我们还会再见吗?”陈虚有些犹豫。

李肥肥没有说话。

……

“我们还会再见的。”沉默一会,这次陈虚说出的话,已经是斩钉截铁般坚定。

李肥肥闻言,笑了笑,松开李凉城的手,走到了陈虚面前,蹲下身子。

看着仰躺在地上的男子,她抬起自己手中的碧色长剑,道:“这柄剑,自小就跟着我,因为它全身青碧色,我在很小的时候给它起名为“青梅”。

陈虚愣了一下,不明白她所言何意。

李肥肥指着自己小腹处:“这柄剑,从小就与青梅护在我的身边,保我平安,我那时给它起名为……

李肥肥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羞红,但还是坚持的说了下去。

“我叫它……”

“竹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